273.第273章 我想跟他一样……

    第273章 我想跟他一样……

    “入我麾下,可让你见识到刀道的极致,能让你登临刀道的绝巅!”

    “还能让你踏足以往根本无法想象的无上境界,更能让你……成为凌驾于江湖、朝堂、皇权、甚至是这一方天地的之高存在!”

    顾凤青的声音缓慢而平淡,听起来没有半点激昂慷慨。

    然而听在在场所有人的耳中,却恍若平地一声惊雷炸响在耳边,整个人都下意识的浑身打颤。

    这是怎样的狂傲,才能说出这样的话?!

    这是怎样的霸道,才能拥有这等野心?!

    这一刻,全场所有人,包括明仁国主、东瀛一众大臣,日海禅师等三大宗师,围观的上千东瀛武士,无一不是心神狂颤。

    他们想要说些什么,却完全找不到一个词语来形容此刻内心的震撼。

    这世上怎会有这样的人?!

    人又怎能有这样的野心?!

    要知道,顾凤青所说的可不是他自己!而是他麾下的锦衣卫,麾下的三千黑衣刀卫!

    让整个锦衣卫,让三千黑衣刀卫,全部凌驾于皇权、江湖之上,成为这方天地的主宰!

    这该是何等的野心?

    这样的念头,别说明仁国主,便是在场的每一个人,也想都不敢想!

    而顾凤青呢?

    非但想了,而且还这么做了!

    东瀛皇居论刀天下,三千刀卫攻破宫门,一人一刀碾碎皇权……

    他的所有举动,无一不是在诠释着他的野心!

    “此人的眼界,与我等根本就不一样!”

    “他的野心,更是早就超脱于这方天地之上!”

    霎那之间,所有围观之人,无一不是心神震颤连连,脸上毫无血色。

    他们看着屹立在皇居之中的顾凤青,心中骇然的生出一个念头。

    尽管这个念头是那么的匪夷所思,尽管这个念头是那么的令人不敢置信,尽管所有人都不愿意相信,可……

    他们不得不承认!

    顾凤青眼中的世界,和他们眼中的世界,完全不同!

    我等,还在天地之间,仰望苍穹!

    此人,却已居高临下,俯瞰众生!

    寂静。

    当顾凤青的话音落下之后,全场便寂静无声。

    明仁国主煞白的脸上,看不到丝毫血色。

    愤怒、恐惧之色交织在脸庞上。

    三大宗师则是立于原地不做声,脸上尽皆露出震撼之色。

    显然已经被顾凤青说出的这番话,这彻底的惊吓到了。

    至于一众东瀛武士,则是在低头沉思。

    皇居之中的气氛,陡然只见变得压抑了起来,四周的空气在这一刻都似乎凝固了起来,让人只觉得呼吸都有些困难。

    直到过了片刻之后。

    “在下天然理心流山下川崎,请三大宗师赐教!”

    “在下近藤勇,请三大宗师赐教!”

    “在下竹中重治,请三大宗师赐教!”

    “在下直江兼蓄,请三大宗师赐教!”

    ……

    上千名东瀛武士之中,忽然有七八人目中露出坚定之色,提着刀走出人群。

    他们在剩下所有人不敢置信的目光当中,一步步朝着三大宗师的方向而去。

    惊呼声,顿时此起彼伏。

    这走出的七八名武士,其实在东瀛都算是小有名气,近藤勇虽修习剑道,但却自认为刀道。

    东瀛武士刀其实说是刀,但却类似剑。

    刀道剑道的区分也并不很明显。

    而竹中重治、直江兼蓄等人,也只是一个在地区出名的刀客罢了,纵观整个东瀛,其实算不上什么顶尖的人物。

    也正是因此,他们才会犹豫良久之后,踏出了这一步。

    这固然是身为一个刀客,骨子里的骄傲让他们站出来,但更多的是……还是想着加入锦衣卫,从此扶摇直上,一跃成为人上人。

    他们的想法,很多人都清楚。

    因为大家都是这样想的。

    只是这些人想了然后便做了,而他们虽然想了,却终究还是没胆子去做。

    不过让人奇怪的是,山下川崎居然站出来了!

    此人出身天然理心流,虽然只是一个寻常弟子,可天然理心流在东瀛却是除了量大剑道之外,最大的流派。

    此人又年纪轻轻便已经成为剑客,明明有着大好前途,缘何还会站出来?

    所有人都疑惑不解。

    相比较之下,顾凤青却并没有那么多的好奇。

    在他们来,无论是什么愿意,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们踏出了这一步!

    区区七八名刀客,直面三大宗师,此情此景,无论是谁看上去,都有一众震撼的感觉。

    毕竟……

    勇气可嘉!

    然而,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却让全场不少人都大失所望。

    “你等这是找死!”

    虽然面对顾凤青他们心中胆寒,可三大宗师毕竟还是宗师!

    如今眼见着区区七八名不过剑客之流的武士便想要对他们出手,这简直就是找死!

    宗师在东瀛之所为被称之为神明,固然是尊重!

    但更多的,还是因为宗师之威,绝非之下的人可以抗衡!

    含怒之下,三大宗师浑身气势腾发,瞬间遍布全场,气机汇聚之下,竟是恍若怒海翻腾、泰山倾倒,裹挟着无边威势,碾压而下。

    “轰轰轰~”

    如此气势碾压,其中三名武士脚步顿时止住,脸色也骤然煞白,随后露出异常的绯红。

    眼中,更是露出恐惧之色!

    第一次直面宗师,他们怕了!

    也惧了!

    而剩下的五人,直江兼蓄又再度前行三步!

    竹中重治再行五步!

    近藤勇在第七步时停下来!

    刚刚还昂首而出的八人,竟是在这转瞬间,只剩下两人!

    其余六人,全部止步,竟是完全不敢再行一步!

    此时此刻,唯有山下川崎和另外一名武士依旧还在前行!

    他们距离三大宗师,尚且还是三十步之遥!

    可这三十步,却几乎成为了他们的天錾!

    所有人都震惊了!

    在他们的视线之中,近藤勇等六名止步的武士,各个皆是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眼中也露出极度复杂的神情!

    这是因为不甘,因为羞耻,因为恐惧!

    他们想要继续前进,他们想要继续前行,他们想要对着宗师拔刀,可他们……终究还是不敢!

    脸庞的表情几度变换,额头上的冷汗更是狂涌而下,他们抓着刀的手也随之颤抖。

    “嗡嗡嗡!”

    刀碰撞刀鞘发出的嗡鸣声急促响起,频率越来越快,声音越开越大。

    但不管如何……

    刀,终究还是没有拔出来!

    这一幕,此前曾在皇居之外的三千禁军身上发生过,当初他们还震惊,还不以为然,还不敢置信。

    可谁曾想,这才过去多久?竟然又一次的发生!

    而且还是发生在他们自己的身上!

    “终究……还是怕了呀!”

    “面对三大宗师,纵然有一腔热血,可实力的巨大鸿沟,却非是血勇所能弥补!”

    围观的上千武士议论纷纷,却并没有因此发出嘲讽。

    反而看向这六人的目光当中,无一例外都带着一丝怜悯之意。

    “面对三大宗师,他们不过一群刀客和剑客,如此之大的差距,他们岂能不怕?”

    “又岂能当真的拔出刀来?!”

    “畏惧三大宗师这很正常,但这六人却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那就是以为自己可以!”

    “他们认为自己可以拔刀,可却又在死亡的威胁下,不敢拔刀!”

    “固然有一腔血勇,却只是一时,在心性上,也不过如此罢了!”

    “更为重要的是,经此一事,他们的武者之心彻底的乱了,心乱了,自然拿不起刀了!”

    “换句话来说,此时此刻的他们,若是无法压制住内心的恐惧,依旧在此驻足而不敢前行半步的话,那他们的武道之路也就就此终结了!”

    “从今往后,再也拿不起刀,再也提不起剑!”

    “彻底的成为一个废人!”

    不得不说,这一幕,超出了在场众人的意料。

    可冷静下来之后,却发现这又在情理之中。

    毕竟面对宗师,寻常武者谁又能抵挡呢?

    而他们六人,看似只要在前行一步便能打破桎梏。

    可……

    走通眼前路容易,走通心中路难啊!

    想要打破宗师束缚,破除心中障碍,谈何容易?!

    这六人基本上大概率是没救了!

    而他们的行为举止——在心中鼓起血勇,却又被生生的吓到止步。

    这终究还是给东瀛武士、东瀛刀客带来了耻辱。哪怕这些武士是听从顾凤青的号令,对东瀛的三大宗师出刀!

    所有人都摇了摇头。

    这一刻,全场的所有人竟是不由自主的想起顾凤青此前的那一声叹息,那一句话语——

    “诺大东瀛,竟无一名刀客么?”

    难道他们这么大的东瀛,竟当真没有一名真正的武士吗?!

    一名不惧生死、心中唯有道途,一往无前的真正武士吗?!

    当然有!

    这样的刀客,当然有!

    所有人下意识的再度将目光投注到场中,投注到依旧还在奋力前行的两名武士身影上!

    山下川崎!

    外加一名不知名的武士!

    两人依旧还在奋力前行!

    三十步的距离,他们走的很艰难!

    一步,一步,又一步。

    额头上汗如雨下,身躯也逐渐佝偻。

    每走一步,每迈出一次步伐,身上都滴落无数的汗水,恍若倾盆大雨一般。

    “找死!”

    “你们居然还在上前!”

    “给我跪下!”

    三大宗师见此一幕,顿时再度怒火中烧——

    堂堂东瀛武士,面对大夏之人畏惧不敢出手,可面对东瀛自己的宗师,却表现的如此有骨气,简直是……

    一群精夏分子!

    三大宗师含怒出手,磅礴的威压浩荡而下。

    在两人的感应中,只感觉无比磅礴的气机碾压,浩荡如怒吼的波涛,而他们只是波涛中的一叶小舟,在巨浪之下,随时都有可能倾覆!

    “碰!”

    “碰!”

    随着两道沉闷的声音陡然响起,山下川崎和另外一名武士竟是承受不住重压,膝盖一软,跪了下去。

    只见两人纷纷双膝跪地,浑身早已经被汗水彻底浸湿。

    身躯更是颤抖如筛糠,但却依旧还在努力着坚持站起来!

    山下川崎一次又一次的想要站起来,可每次身体刚刚有所抬升,便感觉到无边无际的威压碾压而下。

    重若千钧的负担在头顶,似乎要将他彻底的拍成肉泥!

    他有预感,若是强行站起来的话,他的膝盖绝对会断!

    他的五脏六腑,更是因为承受不住重压而破裂!

    但是……

    “我山下川崎,岂能就此止步!”

    他手撑着膝盖,艰难的将自己的身躯抬起来。

    膝盖在抖、手臂在抖,全身都在抖。

    但他依旧还在缓慢的站起来。

    缓慢而又坚定的站起来!

    “我拜入天然理心流,世人皆言我前途光明,未来必定纵横一方,可我……又岂能甘心就此?”

    “天然理心流弟子数百人,我只不过其中微不足道的一个,若是循规蹈矩,何时才能纵横一时,出人头地?”

    “锦衣卫!”

    “唯有加入锦衣卫,我才能借此机会一飞冲天,真正的成为人上人!”

    ‘噗’的一口将鲜血吐出来,山下川崎咧嘴一笑:“我山下川崎,要成为人上人!!!”

    怒吼声中,他终于的彻底的站了起来。

    此刻,他距离三大宗师只剩下十二步的距离!

    十二步!

    他站起来,摇摇晃晃的走了一步,又走了一步!

    待到要走第三步之时,却忽然传来咔嚓之声,而自己也是陡然完全不受控制。

    低头一看,却发现双腿骨头已然断裂!

    “呵……以为这样就能让我屈服吗?”

    他握着刀,艰难的抬起腿,鲜血如注般狂涌而出,但他还是十分坚定的迈出这一步。

    他终于……

    走到了十步之内!

    然后,

    使出全身最后的一点力气,让握着刀柄的手微微用力……

    “锵~”

    刀,出鞘一寸。

    露出一点寒芒。

    而他,则是咧嘴,露出一口的鲜血,倒在了地上。

    他倒在地上之时,双眼依旧瞪的浑圆,刚好看到在他身侧,一人同样倒在地上——

    那是跟他一起前行的另一名刀客!

    “你……叫什么名字?”

    山下川崎轻声的问道。

    “上杉谦信!”

    那人浑身浴血,有气无力的说道。

    “上杉谦信……”

    山下川崎问到:“为何这么拼命,你所求的是什么?”

    “是什么?”

    上杉谦信脸上露出一抹思索之色,末了道:“为了权力!”

    他看着站在台阶上的顾凤青,身着飞鱼服,腰佩绣春刀。

    尽管他的站并不是很高,但在上杉谦信的眼中,却异常的高大。

    他倒在地上,仰着脖子看着,瞪大了眼睛看着。

    尽管又鲜血流淌到眼睛,遮挡了视线,但他还是极力的想要看清楚那道身影。

    “我想跟他一样……”

    上杉谦信道:“登临世界绝巅,踏足无人之境!”

    “我想跟他一样……”

    “意志所至,便是刀锋所指之地!”

    “我想成为举世之间最有权势的人,最有地位的人,也是最有实力的人!”

    “然后……”

    “将他击败!”

    ……

    ……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