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5.第245章 顾凤青,你是人是魔?!

    第245章 顾凤青,你是人是魔?!

    七大武道宗师联手!

    两大阵法,等同于两位武道宗师的阻拦纠缠!

    外加少林八位先天二重的长老!

    天山剑派十余名剑修的舍命一击!

    云老三老的诡谲掌劲!

    这么多人一起联手,恍若一张遮天蔽日的天罗地网,其中每一个漏洞,被都他们给堵上了!

    就算他们堵不上,外面也都有不少先天虎视眈眈!

    这是一个死局!

    哪怕便是超凡七境中的蜕凡强者来此,也必然是个死局!

    可以说,顾凤青已经根本机会了!

    他将会彻底的葬身于此!

    “死!”

    “死!”

    “死!”

    “死!”

    一声声惊天动地的大喝,恍若一声声源自九天之上的雷霆,就这么炸响在灵雾山顶!

    震动山峰颤动,震的大地轰鸣!

    震得山脚下无数江湖高手人仰马翻,脸露痛苦之色!

    甚至震得连京城这偌大的皇城,此刻也是陡然一个颤动!

    如同地龙翻身,又如天塌地陷,让不少百姓茫然无措,下意识的抬头望天!

    而他们,却只能听到一声声隐约传来的‘杀’字!

    皇城内。

    少年皇帝正在宝座之上。

    大殿门是关上的,里面也只点了几根蜡烛,一片昏暗之下,没有丝毫声音。

    只能依靠着依稀的灯光,隐约可见少年皇帝面色虽然平静,可眼中却带着一丝慌张和恐惧之色。

    因为昏暗,看不清他的脸色。

    但此刻料想,他的脸色应当是有些煞白的。

    “王,王爷爷……那外间的情况……怎么样了?”

    皇帝轻声的询问道。

    声音颤抖,带着一丝掩饰不住的惊恐。

    听到此言,黑暗处忽然走出一名身穿太监服的老太监,他身形有些佝偻:“回陛下……”

    说话时,侧耳倾听了片刻,随即道:“料想那顾凤青,此刻已经被围住了吧!”

    少年皇帝一听这话,更是脸色煞白。

    他颤声道:“这么多宗师,王爷爷……不知您是否能挡得住?”

    “老奴挡不住!”

    老太监很认真,也很诚实的回道。

    “连王爷爷您都挡不住……那么多宗师一起出手,想来应当是活不成了!”

    少年皇帝站起身来,透过隐约的烛火,可以清晰的看到他脸色的煞白。

    而在煞白之余,却又带着一丝病态的绯红。

    “朕……朕的顾爱卿!朕的顾爱卿就这么没了!”

    他喃喃自语,脸上的惊慌也是越来越浓厚:“一群乱臣贼子竟敢袭杀朝廷命官,一群乱臣贼子……一群乱臣贼子……哈哈哈哈哈哈哈,一群乱臣贼子!”

    话到此处,他竟是突然放声大笑了起来。

    脸上的恐惧、担忧、震惊等各种神色也都一起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的,则是无尽的疯狂之色!

    “一群乱臣贼子!!!”

    “顾爱卿……你安心的去吧,等你走后,朕,一定会为你报仇!”

    “朕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话及此处,他转身,看着近在眼前的皇帝宝座。

    轻声问道:“王爷爷,此番那围杀的几大宗师若是少了一半,王爷爷您可能挡得住?”

    “这自然是挡得住的!”太太监轻声说道。

    “好!”

    一听这话,少年皇帝再次放声发笑。

    随后转身,背对宝座,面对大殿。

    这一次……

    他的面上,只剩下坚毅和果决之色!

    “唰!”

    双手一振袍服,少年皇帝缓缓坐下。

    他双手抚着宝座的两侧扶手,头上十二串冕珠相互碰撞,发出清脆之声。

    他目视远处,似乎能透过沉重的大殿木门,看到极为遥远之处。

    他似乎……

    看到了四海八荒,看到了天下无穷!

    “今日过后,

    朕,

    便是真正的大夏皇帝!!!”

    ……

    如此之多的杀招朝着顾凤青涌来,端的是微力无穷,非是人力可以阻挡。

    四大刀客,傅青冥、段玉、箫十三郎、鸠摩智见状,皆是面色一变,就要掠到顾凤青身边,打算联手余地。

    可就在此时,他们却猛然看到——

    顾凤青一招手,一把刀便落在了他的掌心之中。

    这是一柄绣春刀,一柄寒光四溢的绣春刀!

    当此刀落入掌中之时,顾凤青身后陡然出现无边血海虚影,轮回六道在其上若隐若现。

    磅礴无边的杀意和血气,似要经由虚幻转变为现实,降临这山顶之上。

    与此同时,顾凤青再一招手。

    又是一柄刀落在掌心。

    这是一柄弯刀,一柄恍若圆月的弯刀!

    这自然是圆月弯刀!

    当圆月弯刀落在手中之时,整个天空瞬间暗了下来。

    只剩下一道光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这道光,是为月光!

    “砰~砰~”

    此刻,天地一片寂静。

    寂静的甚至可以让在场的所有人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寂静的恍若这世界已经无有任何生机。

    当这反常的一幕出现在他们身边之时,所有人都是脸色大变——

    他们自然是明白,之所以会发生这样的情况,就是因为顾凤青!

    此时此刻,无论是魏忠贤等一种施展绝学的武道宗师,还是早已心存死志的天山一众剑修,心脏都在这一刻狂跳了起来。

    也就在此时,一股前所未有的不祥预感,从他们的心底悄然浮现。

    并且,逐渐占据全部心神。

    “神刀斩!”

    “天下封刀!”

    寂静之中,冷漠的声音陡然响起,传遍整个山顶。

    这是顾凤青的声音。

    这也是顾凤青自从来到山顶,与这些人交手了这么长时间后,第一次说出刀法的名字!

    所以,每个人都清楚,这一刀必然是杀人的一刀!

    也必然是惊天动地的一刀!

    更是足以杀神弑魔的一刀!

    ……

    为了杀顾凤青,他们事先做了十分充足的准备——

    顾凤青有什么杀招、擅长什么刀法、他出招的习惯……这些全都被他们认真的分析一遍。

    因此,他们自然是知道,顾凤青有一种刀法,杀气极为凌厉,一刀斩出之后,足可开江断山。

    而此刀,被顾凤青自称为‘阿鼻道三刀’,算是顾凤青最大的杀招!

    而后来顾凤青收编魔教,这些人甚至还做好了顾凤青手持圆月弯刀,学会神刀斩的心理准备。

    尽管在他们想来,顾凤青不可能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便学会神刀斩,但他们依旧还是将这一因素给考虑到了。

    因此,当顾凤青双刀握在手中之时,当天色昏暗下来之时,他们虽心中惊惧,却并不慌张。

    因为他们最好了应对的准备。

    然而,当这一刀真正的出现在他们面前之时,他们这才惊骇欲绝的发现——

    我们对这一刀的威力,似乎有些严重的估计不足!

    这一刀的威力……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锵!”

    双刀高举头顶,呈交叉状,发出金铁交加之声。

    而伴随着这道声音响起,以顾凤青为中心,虚空中蓦然泛起一波涟漪,就好似湖水中被投入了一颗小石子。

    声势并不大。

    当这波纹行进到周围高手的身边之时,他们却严防死守,不少人甚至都运势了护身罡气来阻拦。

    然而,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是,这波纹在触及他们之时,竟然没有任何声响。

    更没有他料想中惊天动地的威力。

    这是什么情况?

    所有人都一脸纳闷。

    难道是因为顾凤青体内的真气已经后继无力,所以这才雷声大雨点小?

    不应该啊!

    “不对!”

    就在所有人都纳闷不解的时候,魏忠贤却忽然脸色陡然一变,急声喊道:“不对!情况不对!”

    “所有人,加强戒备,小心顾凤青的杀……”

    他的话并未说话,便说不下去了。

    因为,他已经被眼前的这一幕,给惊骇的忘记了说话。

    不仅是魏忠贤,周围其余人也都是如此!

    几大宗师各自施展绝学,一众人视死如归朝着顾凤青杀去,还有外面那么多先天高手的封锁,将顾凤青锁死在这天罗地网中。

    但此时此刻,这些人却全都被眼前的这一幕给震惊到了!

    在他们的目光当中,就看到顾凤青双手持刀高举头顶,体内涌现出无数刀丝,这赫然是之前形成刀气风暴的刀丝,但此刻却全都化作一道道白痕,快速的涌入手中的两柄刀中!

    下一刻,在魏忠贤等人的感知和眼中,便看到顾凤青的绣春刀——

    活了!

    是的,这两把刀,活过来了!

    在所有人的感知中,刀还是刀!

    但这两把刀,已然不再是死物!

    它们就恍若有了灵魂!

    而当刀拥有了灵魂,他所能爆发出来的锋芒,毫无疑问是十分可怕的!

    尤其是……

    当在场的宗师们看到这一幕之时,先是惊骇,随即则是更多的惊骇!

    他们瞪大了眼睛,目中露出一抹不可思议的神色,甚至还下意识的惊呼出声——

    “这怎么可能!”

    “不可思议,真真是不可思议!”

    “顾凤青怎么可能做到!”

    魏忠贤、曹正淳、鱼朝恩、清风道长、空空罗汉、方问大师、薛笑人等其人皆是面露惊恐骇然之色!

    身为宗师,他们都在朝着超凡迈步。

    虽然体会的超凡真意各有不同,但毫无疑问,他们都在自家宗门典籍、或者门派师长乃至是自己的参悟之中,明白一个道理——

    唯有超凡,才能寄托神魂在物体之上!

    也唯有超凡,也能以神魂蕴养法器!

    法器之所以是法器,就是因为他拥有了灵性!

    而这灵性,是武者赋予的!

    可现在……他们看到了什么?!

    顾凤青居然给他手中的两把刀赋予了灵性!

    这顾凤青,到底是什么修为?

    他到底是什么境界?

    明面上看起来是先天二重,可他非但拥有无穷无尽的真气,更是能够施展出种种超出境界许多的刀法杀招。

    现如今,更是展现出此等匪夷所思的神技——

    这顾凤青,究竟是人是魔?

    若是人,为何会做道这么多常人难以做到的事情?!

    若是魔,他们又能否将其真正的、彻底的围杀?

    所有人都懵了!

    所有人心中都产生了难以言喻的恐惧!

    但他们手上的绝学,却并未因此停止,反而更加快速、更加凶猛的朝着顾凤青杀去!

    不管你是人是魔,今日都必死无疑!

    顾凤青双刀高举,活过来的两把刀,其上刀气肆虐,无数刀丝在刀的表面和里间穿梭来去,形成一道道细微的刀气风暴。

    因为刀气风暴的缘故,在这山顶上,竟是形成了极为恐怖的狂风!

    顾凤青面色冷漠,看也不看袭来的一众高手,而是全力运势体内的真气,朝着两把刀中涌入!

    给双刀赋予灵魂,这并不是顾凤青成就了超凡!

    而是无上刀体所赋予的神通!

    顾凤青打通了体内三百六十五处刀窍,使他的身体成为了无上刀体。

    后来顾凤青迈步先天之后,刀窍之中的刀丝可以尽数离体,甚至可以附着在刀上,让刀法的威力大增。

    只是那时,顾凤青仅仅只是附着一道刀丝。

    当时他便在想,一道刀丝便可以让刀法威力大增,若是他将所有的刀丝全部灌入刀中,又会产生怎样的效果?

    这样想着,顾凤青便这样做了。

    因此,在这灵雾山的山顶上,也就让无数高手见到了这惊人惊惧的一幕!

    三百六十五道刀丝涌入刀中,赋予刀魂,使得这双刀……活了过来!

    毫无疑问,将所有的刀丝全部灌入刀中,这需要海量的真气支撑。

    便是顾凤青先天二重的真气,在加上周身上下三百六十五处刀窍中蕴含的真气全部灌输进去,仍旧是将他差点掏空!

    但他终究,还是做到了!

    “嗡!嗡!嗡!”

    顾凤青双臂微动,开始挥砍这一刀。

    在他挥砍的刹那,脑海中却蓦然浮现出一道念头:当这一刀挥出之后,天下人从此将会知道无上刀体的可怕!

    如此想着,顾凤青忽然露出一抹笑容。

    他笑了。

    刀,也出来了!

    电光火石的刹那,一道霸天绝地的恐怖刀气从绣春刀之中狂斩而出,竟仿佛一轮圆月一般,朝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去。

    半透明的刀气如同波纹一般,疯狂蔓延——沿着先前涟漪泛起的地方,覆盖过去。

    相比较于先前涟漪泛起的毫无声势。

    这一次……

    波纹所过之处,虚空都震颤起来,仿佛随时都要碎裂!

    没有人可以形容这一刀的绚烂!

    圆月之光,刺目灼眼。

    照耀进魏忠贤等人的眼睛里,竟让他们有一种要被灼瞎的感觉!

    霸绝刀气毁天灭地,龙象怒吼伴随着无边血海翻涌而来,恍若大海倾覆,砸落头顶。

    随着双刀融合而成的刀气快速接近,他们竟感觉自己的身体,有种不受控制的撕裂剧痛之感!

    仿佛下一刻,他们的身躯便会被这无形物质的刀气当场撕裂、碾压成齑粉!

    “喀嚓!”

    “喀嚓!”

    “喀嚓!”

    碎裂之声忽然想起。

    视死如归的天山剑客,以人剑合一之势朝着顾凤青袭来,声势不可谓不隆重,威力不可谓不强大,但此刻……

    他们却在这刀气蔓延之后,手中的剑器陡然发出不堪重负的声音。

    然后……

    碎裂!

    在所有人匪夷所思的目光当中,天山剑客引以为性命的剑器,就这么碎了!

    顾凤青所斩出的刀气都还没有蔓延到他们的身上,仅仅只是气息的外泄,便让他们以无数天材地宝、一生精华蕴养的剑,碎了!

    天山剑客,乃是最为纯粹剑修!

    剑断则人亡!

    所以此刻,当他们的剑碎裂之后。

    他们的人,自然也是活不成了!

    “噗!噗!噗!噗!”

    一道道鲜血喷出,所有的天山剑客,在这一刻全都恍若如遭重击了一般,凌空吐出大口大口的鲜血。

    摔落在地上之后,所有人都面色萎靡。

    他们的生机,已经开始流逝!

    五脏六腑都伴随着剑的碎裂,而碎裂!

    他们自然是活不成了!

    “如此锋芒,不可正面硬憾!”

    “退!退!退!”

    魏忠贤急声暴喝。

    尽管被眼前的这一幕给吓到了,但魏忠贤还是很快做出反应。

    不仅仅是他,其余的六位宗师,也都是毫不犹豫的转攻为守,身形爆退。

    在外间的那些先天高手,也都是在电光火石之间,做出了反应。

    退退退!

    面对顾凤青如此恐怖的一刀,天山剑客连气息都承受不住,他们根本就无法力敌!

    只能退!

    然而,他们此前都是全力出手,此刻又是全力后撤,便是以他们的实力,也不可能做到毫无迟滞,终究还是需要时间的!

    有的人很快便暴退!

    而有的人,却多浪费了那么一些时间。

    他们仅仅只是慢了一丝,甚至不足眨眼的时间——

    可就是这快与慢的一丝,便成了生与死的瞬间。

    “呲~呲~呲~”

    一道道剑气被刀气斩碎,一柄柄长剑当空碎裂,一道道身躯当场炸开。

    瞬息之间,便有十余人化为齑粉!

    峨眉四剑死其三,仅剩下白衣剑客夏侯仁还活着。

    但他手中长剑碎裂,仅剩下剑柄握在手中。

    脸色苍白,毫无血色。

    浑身战栗,已然被骇破了胆!

    云中三老都未死,但却各个重伤。

    古来稀左九耳右臂被斩断,梅花千朵苍九公左耳被削掉,甚至刮下一层头皮,闹海老龙神苗九锡更是双足断裂,跪在地上惨叫哀嚎,鲜血溢流不止。

    追魂杖谭青,死!

    东厂郑掌班,死!

    魏忠贤心腹魏廷,死!

    雁荡高人何三匕,死!

    除此之外,还有十数名先天二重的高手,也都受伤。

    此刻无不是身躯狂颤,面色煞白,惊退连连。

    唯有魏忠贤几人,并未受创。

    可当他们都稳住身体,眼前刀气散开便要再次出手的时候,却尽皆面色剧变,全都将目光看向了他们七人中最左侧的位置——

    薛笑人!

    此时此刻,薛笑人那胖墩墩的脸上,再也没有了先前的红润,反而苍白的无有任何血色。

    苍白的可见脸上青筋鼓动。

    他身躯颤抖,满身的肥肉在抖动着,艰难道:“原来……这一刀……真正的目标……是我……”

    嘶哑的声音,从他的口中一个字一个字的挤出来。

    这一刻的薛笑人,再也不复先前的意气风发,再也不复先前的暴跳如雷,反而看着顾凤青的眼中,满是绝望和后悔。

    “我是薛家庄……薛衣人的弟弟!”

    “我是【隐形人】的幕后掌舵!”

    “我的宗师,剑道宗师!”

    他嘶吼着,死死的盯着顾凤青。

    顾凤青却无动于衷,眼睁睁的看着他。

    他终于失望了。

    声音低沉道:“这些……都不足以……让我活下来!”

    他低下头。

    他终于明白——

    这一次,

    自己,

    不该来此!

    顾凤青的这一刀,从出刀的瞬间,便根本不是与他们硬抗!

    七大宗师,数十先天二重,外加周围的那么多高手联手,便是超凡强者来此,等闲也不敢硬撼!

    顾凤青当然也不行!

    所以他先前那可怕、恐怖到极致的一刀,不过就是掩人耳目的幌子罢了!

    正如薛笑人所言,这一刀的目标,是他!

    而薛笑人却没有察觉!

    所以,他死了!

    就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这位剑道宗师、薛家庄的二庄主,【隐形人】的幕后掌舵,此刻却用尽最后的力气,嘶吼道:“顾凤青……”

    “你到底是人是鬼?!”

    “你到底是什么修为?!”

    这两个问题,很显然让薛笑人很纠结。

    若是不能搞清楚的话,他或许是死不瞑目。

    当这一句话问出来,便是魏忠贤等人也是下意识的看向顾凤青——

    他们,也想要答案!

    这一次,顾凤青没有让他们失望!

    “顾某是人,先天二重!”

    当这八个字从顾凤青口中轻描淡写的说出来之时,全场所有人无不是下意识的反驳!

    “这不可能!”

    “如此雄浑的真气,如此恐怖的刀法,这怎么可能才是先天二重!”

    “杀了我们这么多人,若仅仅只是先天二重,怎么可能还有余力斩出此等恐怖的一刀?!”

    没有人愿意接受这个答案。

    他们宁愿顾凤青从口中说出自己是超凡境界,便是叩宫这等他们无法想象的境界,也能让他们心里好受点。

    毕竟,修为比他们高,他们围杀失败好歹还可以自我安慰。

    可若是他们出动了一百多名先天高手,其中还有七大宗师,组成一个必杀的天罗地网阵,却连一个先天二重的刀客都无法拿下,反而被其杀的血流成河……

    这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说出去都让人感觉荒谬,甚至觉得是无稽之谈!

    但……

    这就是事实!

    ……

    ……

    ps:六千字大章,晚上还有,今日争取一万五更新!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