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第63章 执刀人!

    第63章 执刀人!

    “大人你心里究竟是什么打算?”

    回到百户所,楚休终究没有按耐住内心的疑惑,出声询问道。

    此次拳打南镇抚司,脚踩李季同,看似出气,但实际上,却是闯了弥天大祸!

    那李季同毕竟是锦衣卫指挥同知,权掌南镇抚司,又背靠西缉事厂,可谓是权柄滔天,对于今天的事情,绝不可能会善罢甘休!

    而大人明知道,又为什么会这么做呢?

    以大人的心思,完全不可能做出如此不智的举动啊!

    楚休非常疑惑。

    若仅仅只是为了立威,早在第一次大闹南镇抚司的时候,目标就已经达成了!

    可为什么还会在来第二次?

    若说是因为南镇抚司的那一纸调令,楚休第一个不信!

    那一纸调令固然可气,但这绝不是最主要的原因!

    郭心远、陆文忠和应含光也很不解,所以当此言一出,他们三人也是侧着耳朵,偷偷倾听。

    顾凤青坐在堂中,端着茶碗细细的抿了一口,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出声询问:“你可知本朝锦衣卫与东西二厂的矛盾和渊源?”

    楚休点了点头。

    自从来到了锦衣卫,耳濡目染之下,自然是清楚的知道。

    他下意识的说道:“百五十年前,锦衣卫还是威风一时,风头一时无两。可在之后,朝廷设立东西缉事厂,瓜分锦衣卫权柄……到得如今,东西二厂权势滔天,宦官之名轰传天下!”

    “而锦衣卫却威名不再,南镇抚司投靠西厂,北镇抚司投靠东厂……甚至连那内阁,据说都与二厂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瓜葛……”

    等等!

    说到这里,楚休忽然愣了一下!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猛然之间醒悟过来。

    脸上也露出一抹震惊之色,脱口而出道:“锦衣卫乃是天子亲军,东西二厂是皇帝家奴,内阁为陛下辅政,而如今的情况却是锦衣卫投靠东西二厂,内阁也与二厂有着瓜葛……这对于年幼的陛下来说,是完全不想看到的局面?”

    “是了!是了!”

    他急声说道:“先皇驾崩时将皇位传给当今陛下,那时陛下不过几岁孩童,懵懂无知,所以权利都被宦官把持,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陛下……已经十七岁了!”

    “十七的陛下,想要收回权柄,但苦于权利都被宦官内阁把持,皇命根本不出皇城!”

    “而大人您之所以如此肆无忌惮,就是为了将不惧东厂和内阁的名声,传入皇上的耳中?!!!”

    话说到此,后面的话,就已经不必多说了。

    郭心远只知忠诚,陆文忠心中唯有一刀,而应含光虽然心狠手辣,可毕竟眼光局限,听到这话,整个人都有些懵。

    下意识的说道:“这么说,咱们这次打了李季同,不但没有任何事,反而还有可能被陛下看重?”

    顾凤青和楚休没回话。

    因为楚休也犹自在震惊当中。

    他万万没有想到,大人竟然打的是这个主意!

    他混迹过江湖的人,自认眼光、心机、智谋还是有些的,可直到今日,他才发现,眼前这位顾大人,非但实力高强,手段狠辣,连带着心智手段也不同寻常!

    区区一介百户,竟然算计朝堂衮衮诸公和当今陛下……

    这种不动声色之间掌控一切的智谋算计,实是令人心惊!

    与之相比,自己简直就不入流!

    不知不觉间,楚休已经彻底臣服于顾凤青!

    “你很聪明,分析的也都很对!”

    顾凤青毫不吝啬口中的赞美之词。

    被顾凤青赞誉,楚休连称不敢,但心里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然而……

    就在此时,顾凤青却又说话了:“但你所说的这些,却太肤浅了!”

    “今日之事固然是算计,可难道你还没明白吗?所有的权谋算计,都不过小道罢了!”

    “唯有自身的实力,才是根本!”

    李季同有背景,但他自己实力不足,所以才会被顾凤青打上门,踩在脚下。

    倘若今日他有强横的实力,又怎会遭受到此等耻辱?

    顾凤青站起身来,朝着堂外走出,身后,楚休等人连忙跟上。

    “你看他们!”

    顾凤青站在门口,指着院中那百余位已经与顾凤青的身家性命彻底绑在一起的锦衣卫。

    刹那间,楚休、郭心远四人心神剧颤!

    只见这一百余名锦衣卫,在经历了南镇抚司的混战之后,虽然人人带伤,甚至许多人的胳膊腿都脱臼、骨折……但他们的精气神,却和以往,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最明显的,就是他们身上的气质变了!

    气质这种东西玄妙异常,无法捉摸,可今日,楚休四人,却很明显的就感受到了!

    这些人身上,似乎有某种东西正在逐渐褪去,那是……

    敬畏!

    对权势、对上位者,甚至是……对朝廷的敬畏!

    在这一刻起,在他们的心中,再也没有恐惧和敬畏,有的,只是一股崭新的气势!

    无法无天!狂妄嚣张!

    所向披靡!肆无忌惮!

    而这,正是顾凤青所要的!

    打从一开始,除了要算计所有人,将他的名声传到当今皇帝耳朵里之外,他最大的想法,就是让手下这群人,产生蜕变!

    而现在,毫无疑问,他成功了!

    有了这一股气势,他手下这百余锦衣卫,将成为他此后掌控锦衣卫,乃至是权倾朝野,甚至是马踏江湖、悬刀天下的一柄刀!

    一柄无坚不摧的刀!

    “从今天起!”

    “顾某再教你们一个道理,也是最后一个道理!”

    顾凤青目光如电,环顾全场,扫过每一名锦衣卫。

    目光所及之处,所有的锦衣卫皆是挺胸抬头,将自己最为精悍的一面展现出来!

    “身为一个人,当心存敬畏!”

    “但身为一名刀客,就要摒弃敬畏,一往无前!”

    “持刀在手,便要有无法无天的气势,目光所及之处,更是无有不可斩之物,无有不可杀之人!”

    “任他王侯将相、武林豪杰、江湖巨臂……只要绣春刀出,则必然见血!”

    “见得,一定是敌人的血!”

    “所以从今往后……顾某意志所至,便是尔等刀锋所指之处!”

    “绣春刀下,万事皆休!”

    顾凤青此言,绝对堪称大逆不道!

    若是传出去,定然会被记在无数本无常薄上!

    然而,听了顾凤青的话,此刻全场所有的锦衣卫却尽皆脸色涨红、热血上涌、身躯震颤!

    值此之际,一股浓郁的刀意从顾凤青的体内喷薄而出,笼罩在全场院中。

    被这刀意所牵引,全场百余锦衣卫腰间的绣春刀,包括郭心远、陆文忠等人之刀,竟然齐齐震颤起来,发出凌冽的刀鸣之声!

    汇聚之下,竟声振寰宇!

    被这刀意激荡,楚休原本一直在参悟却始终无法突破那一道门槛的刀意,陡然之间破体而出!

    刀意,从他体内逸散开来!

    虽然微弱,但却已经存在!

    楚休一愣之下,顿时面露狂喜之色!

    而陆文忠、郭心远两人,真气被刀意所引动,整个人身躯一颤,浑身散发着一股凌厉气息!

    他们,终于触摸到了刀意的门槛!

    所有人都骇然莫名。

    无坚不摧的刀意,带着一股锋芒和一往无前,仿若利箭一般,陡然穿透了他们的灵魂,让所有人都下意识的握住绣春刀柄!

    “绣春刀下,万事皆休!”

    爆吼声中,绣春刀出鞘!

    “锵!”

    百余名锦衣卫,同时拔出了绣春刀,一百多道刀光在顾凤青的刀意牵引下,竟然在出鞘刹那间合而为一,化作一道巨大的无形刀气,爆斩而出!

    刀气呼啸,锋芒毕露,似要将这天都给斩破!

    “轰隆!”

    只听见一声震耳欲聋之声响彻,顾凤青身后的百户所大堂,竟然被这一刀生生斩断了梁柱!

    随后轰然倒塌!

    顾凤青笑了!

    笑的非常狂妄,非常放肆,也非常嚣张!

    这一刻,眼前的这百余名锦衣卫,正在发生着前所未有的蜕变!

    要不了多久,他们会就变成一柄真正的、无坚不摧的刀!

    而他——

    是这柄刀,唯一的执刀人!

    ……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