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第54章 刀鸣

    第54章 刀鸣

    “锵!”

    电光火石见,顾凤青手中的绣春刀终于出鞘,只听见一声高亢的刀鸣声响起,夜幕中的街巷突然一片雪白,连黑夜都将其照亮。

    郭心远和陆文忠也同一时间持刀前冲,朝着席槐杀去!

    他们要先下手为强!

    对付这等高手,决不能坐以待毙,必须要主动出击!

    在疯狂的挥砍之中,令对方不得不回防招架,然后从中寻找破绽,求得一线生机!

    否则的话,一旦陷入对方的节奏当中,必死无疑!

    两人使出失魂刀法,分别从两个方向袭杀席槐。

    失魂刀法虽是基础的刀法,只有三刀,但确是最为凶狠的刀法,刀刀取人要害,追求一杀毙敌。

    两人配合锦衣卫天罗地网阵,以失魂刀法,疯狂的朝着席槐看去,每挥砍之下,破空呼啸,都有令人色变的杀意弥漫。

    然而,面对此等恐怖威势,席槐却看也不看。

    一边缓步向前,一边举剑招架。

    他的速度并不快,甚至仿佛闲庭信步般,在街巷中缓步走着。

    但他每一步踏出,就都有一道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剑气,以种种诡异绝伦的角度和如光似电的速度,激射开来。

    剑随人走,锋芒横空。

    剑气划破衣裳血肉的撕裂声,不断传来,此起彼伏。

    转眼之间,郭心远和陆文忠就已经成了一个血人。

    浑身上下,满是创口。

    可两人却恍若未见一般,丝毫不顾自身的伤势,只是疯狂的朝着席槐杀去。

    一刀接一刀,一刀接一刀!

    默不作声,只有刀器与剑器碰撞之声。

    只有剑气划破血肉的‘噗呲’声、和受创时的闷哼声……

    月光照在街巷。

    映照着地面上的几道人影。

    一道闲庭信步,随意挥舞剑器。

    两道不断冲杀、不断倒飞出去,又不断起来继续冲杀!

    “死!”

    顾凤青怒吼一声,虚空之中骤然响彻出龙象嘶吼,无边杀意与刀意融合,强劲的刀意仿佛惊涛拍岸般,席卷而来。

    一刀落下,直至头颅!

    蚀月三杀,三杀破脑!

    其威势之惊人,魔焰之恐怖,似要将地狱撕裂、佛国崩碎!

    面对此等刀法,席槐终于停下了脚步,止步不前。

    “好刀法!”

    他望着这一刀,面上露出赞叹之声:“我三弟死在你手上,不冤!”

    话虽如此,可手上剑器却陡然一扬,明明三尺青锋,可其剑尖却又突兀的增长,多出一尺锋锐。

    剑气吐露一尺,杀意弥漫巷中!

    此剑气刚一出现,便与顾凤青的惊天杀意抵挡对抗,最终彻底将其碾压!

    当威势抵达到最为高涨之时,一剑落下——

    “锵!”

    金铁交加声响彻,两人周身方圆丈许之地爆发出一阵无形的冲击,郭心远和陆文忠被这劲气一冲,前冲的身躯登时一滞,随后以更快的速度倒飞出去。

    而顾凤青,手中绣春刀与之碰撞之时,便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剑气从刀身上涌入体内,随即浑身气血翻涌,整个人倒飞出去。

    轰然一声撞在墙壁上,摔落下来,将墙边一处屋檐下的箩筐压倒。

    “噗~”

    抬起头,吐出一口鲜血。

    举目望去,便见席槐剑器斜指地面,缓步上前。

    “刀意?”

    “真是天资卓绝,可惜了……”

    他摇了摇头,话语当中露出一丝羡慕,又有一丝惋惜。

    更夹杂着一丝果决!

    即将踏足一流,却也不成触摸到剑意门槛,而面前之人不过三流,却能领悟刀意,如何不羡慕?!

    惋惜的是,这样的人,却不是他的同道!

    果决的是,如此天赋,更要将其击杀,斩草除根!

    “来世……”

    他举起长剑,沉声道:“做个普通人吧!”

    话音一落,长剑骤然落下。

    “大人快躲开!”

    值此之时,一道声音传来,紧接着顾凤青发现自己被撞到一处地面上。

    回过头来,就发现一抹雪亮的剑光,划破黑夜,落在了一道浑身浴血的身影上——就在他方才的位置上!

    是郭心远!

    他终于回过神来!

    随即满心的怒火骤然浮上心头!

    如此危急时刻,他丝毫都不觉得害怕!

    有的,只是满腔怒意!

    无法用言语所表达的怒意!

    这怒意之强,似乎要连黑夜都将斩破!

    将这天,都给杀穿!

    “给我死来!”

    顾凤青嘶吼一声,手持绣春刀,不顾一切的朝着席槐杀了过去!

    龙象怒吼,此起彼伏!

    蚀月三杀,凶焰滔天!

    ……

    月色笼罩,不觉间,已然月上中天!

    “咚!咚!”

    远处街巷,隐隐约约传来打更人的锣声。

    他们厮杀的声音此起彼伏,轰鸣声、兵刃碰撞声不绝于耳。

    这声音明明能够将周围的人都给吵醒,但诡异的是,周围并无一个百姓发出声音,也无丁点灯火闪耀。

    他们全都躲在屋里,在夜色中瞪大眼睛,噤若寒蝉。

    夜里强人争夺,寻常百姓谁敢出去看热闹?!

    他们只希望着,这些人能够早点厮杀完毕,然后离开!

    他们更希望着,天快快亮!

    虽然刚刚进入深夜,但他们却企盼天明!

    因为白天的明亮,总能给他们一丝安全感。

    顾凤青状若癫狂,奋力的厮杀着。

    每一刀都必然是至强一刀,裹挟着无边杀意和龙象巨力。

    面对此等威势,纵然是席槐也不敢掠其锋芒。

    只能出剑招架!

    不过他却并不着急!

    因为他已经看出来,眼前之人,已经是强弩以末!

    一旦泄了这口劲,或者真气耗尽,就是他的死期!

    所以,他可以慢慢的等!

    等顾凤青自己提不起刀的那一刻!

    顾凤青浑身浴血,飞鱼服上满是剑器切开的口子。

    但他却恍若未见,双眼泛着血红,目中仅有席槐,只顾闷头出刀!

    他没有发觉,一道淡淡月华在他厮杀之时,自天而降,落在了地上,罩在他的身上。

    将浑身的鲜血浸染上了一层银白,暗红色的鲜血,此刻反射着熠熠光辉。

    胸口处的如梦令,也骤然之间亮起光芒。

    ……

    挥刀劈砍的顾凤青,忽然感觉眼前一个恍惚。

    他面前不但有席槐,还有一道若隐若现的金色小人在眼前浮现,似是重影,又似蜃楼。

    那金色小人也是手持一柄长刀,挥砍之间,血气冲天,煞气惊人。

    然而顾凤青此刻脑海一片混沌,根本不作他想,只是闷头挥砍,不断的向着席槐砍杀!

    但在挥砍当中,却不知不觉间,模仿着金色小人所用的刀法!

    “这是……”

    举剑招架的席槐,忽然感觉顾凤青所用的刀法似乎变了,不禁一愣。

    这刀法当中,竟然带着一丝血气的意味!

    身为血煞门门主,修炼的自然是门中最强的血煞剑法,出剑之时,浸染血气。

    所以他对于这血气,十分敏感!

    此刻,感受着顾凤青这异常的血气刀法,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必须要尽快将其斩杀,以免迟则生变!”

    他这样想着,随手格挡开陆文忠的一刀,将其震退,随后后撤一步,打算使出最强剑招。

    然就在此时,却突然听的一身微弱的刀鸣,突兀响起!

    ……

    ps:打赏也应加更一章,今日还是三章。

    现在是第一更,我继续写,稍后还有。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