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第53章 夜杀

    第53章 夜杀

    接下来几日,城南百户所人手全部散了出去,尽全力收集血煞门的情报。

    但不知为何,血煞门却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丁点消息都没有。

    按理来说,以锦衣卫探子的情报能力,纵使血煞门躲藏的再严密,只要他们还出来活动,总会露出一些蛛丝马迹。

    如今这种情况……

    只有一种可能!

    “血煞门在搞大动作!”

    当消息传回来的时候,所有人心中都浮现出这个念头。

    “所有总旗小旗,若外出执行任务,必须成建制结队而行,番子和校尉力士若无行动不得外出!”

    顾凤青下达了这样的命令。

    不是他太小题大做,而是血煞门凶名在外,有杀官、杀锦衣卫的前车之鉴。

    当初在青竹县时,血煞门甚至还打算全灭百户所。

    他们不敢轻视!

    整个百户所全部进入战备状态,以应付随时都可以到来的突袭。

    高压状态下,百户所内看起来十分平静,但谁都知道,这只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兆。

    转眼之间,就已经是几日时间过去了。

    ……

    皓月当空。

    一轮圆月挂在半空中,淡淡的月光宛如轻纱般,洒向大地。

    仿若将夜幕拉开,照亮了街巷。

    郭心远和陆文忠像往常一样,护送着顾凤青回家。

    虽然顾凤青表示自己不需要,但两人还是十分坚定,甚至在一开始的时候,还尾随在顾凤青身后,暗中保护。

    没办法,顾凤青只能同意了。

    “咚!咚!”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打更人敲响了铜锣,两声清脆的声音,代表着已经是亥时——也就是两更天。

    已经是深夜,街道上无有一个行人,除了打更人的声音渐行渐远之外,听不到任何的杂音。

    放眼望去,更是看不到丁点灯火。

    顾凤青忽然想到了深夜的庐州,宁国路上灯火通明,车如流水人如长龙。

    男男女女肆意的挥洒着青春和汗水——那时,他也是其中的一员。

    只是现在……

    “回不去了!”

    他暗暗叹息一声。

    不禁抬头,看着如盘的明月,忽然一愣——今夜又是月圆。

    回去之后,又可以进入‘如梦令’中修习武学。

    每月一次的梦中学武,是他最为期待也最高兴的时候,但今夜,却高兴不起来。

    反而有多般惆怅涌上心头。

    满打满算,来到这个世界也不过才经历三次月圆之夜,但所经历的一切,却让他有种恍如隔世之感。

    这三个月来,所经历的事情,要比他前世二十多年所经历的更加波折,更加丰富——

    也更加残酷!

    才仅仅三个月,前世的记忆就已经有些模糊。

    感受着腰间所悬着的绣春刀,他已经快要分不清,到底此世是真实的他,还是前世不过一场梦。

    “哎……”

    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停下了脚步。

    “大人?”

    看着顾凤青站在那里不走了,郭心远和陆文忠疑惑的问道。

    顾凤青嘴角咧出一抹笑容,紧了紧握着绣春刀的手,然后望向其中一个方向。

    “既然来了,还不现身?”

    他轻声的说道。

    此言一出,郭心远和陆文忠都是愣了一下,但很快就反应过来。

    “锵!锵!”

    两道抽刀出鞘声响起,两人已经握住了绣春刀,警惕的看着周围。

    凌厉的杀意,陡然弥漫在街巷中。

    在他们的前方,寂静无声,也看不到丝毫的身影。

    但……顾凤青三人的脸色却愈加凝重!

    “你倒是机警!”

    不知过了多久,夜色当中忽然传来一道声音。

    声音游荡,分不清从哪里传来。

    只是当这声音落下的时候,他们才骇然的发现,面前已经出现了一道人影。

    月光的照耀下,一道影子被逐渐拉长,然后慢慢倾斜……

    当影子逐渐变得和人一般无二大小的时候,他们终于看到了来人的相貌。

    身材消瘦,着一袭月白色儒衫,发髻被玉簪束着,随意披散在后,鬓角两缕长发垂下,随轻风飞舞。

    月色耀在其身,恍若披上一声白纱,手持长剑斜指,嘴角含笑,气度雍容,无论是谁见了,恐怕都要暗赞一声真谪仙人。

    可惜……

    这非是仙人!

    而是勾魂的使者!

    “席槐?!”

    望着来人,顾凤青皱着眉头,轻声询问道。

    虽然是在询问,但听顾凤青的语气,却已经像是肯定。

    “是我!”

    来人轻轻点头,笑语盈盈道:“顾凤青?”

    顾凤青微微颔首,随即略有诧异道:“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听这话,席槐仔细打量着顾凤青。

    身材修长,面容白净,月光照耀下,可以看清脸庞上的淡淡绒毛,仿佛在反射着月色的光芒。

    一身玄金色飞鱼服,腰间配着绣春刀,长身而立,更有一股儒雅的气质。

    双眸似点漆,嘴唇轻抿,带着一丝执着。

    整个人站在那里,仿若空谷中独自盛开的幽兰,又如悬崖边苍劲的青松。

    这两种迥异的气质,本来应是互相矛盾,但不知为何,却在顾凤青的身上完美融合。

    望之,席槐也诧异道:“我也没有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顾凤青微微颔首道:“我本就是这样的人!”

    “巧了!”席槐道:“我也是。”

    说完,两人皆是相视一笑。

    血煞门的门主。

    锦衣卫的百户。

    两个本是深仇大恨的人,在遇到之后,却只是互相通报了姓名,然后说了两句同样的话。

    两人一时无言,巷中恢复平静。

    只是,凝重的气氛,愈加浓厚。

    若即若离的杀意,也愈加显现。

    郭心远和陆文忠虽然不清楚两人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但这并不妨碍他们警惕。

    持着刀的手,指关节已经发白。

    面对二流……还是席槐这样的资深老牌二流高手,他们委实心中没底。

    可大人就在身后,他们只能硬着头皮顶上去!

    没让大人先跑,因为他们清楚——面对这样的高手,跑是没有用的!

    一旦跑了,反而会将破绽暴露出来,到时候等待他们的,将会是致命的一击!

    只能拼!

    拼命!

    “可惜了……你的刀染了太多血!”沉默许久后,席槐又开口说话了。

    只是这一次,他说话之时,杀意逸散了开来。

    “是啊,可惜!”

    顾凤青也换换抽出了绣春刀,轻声道:“你的心也肮脏不堪!”

    话音一落,绣春刀完全出鞘。

    他将刀抬起,抚上刀脊,月光照耀下,似有无尽光华溢出。

    随后,随意甩了一下,匹练划破夜空。

    绣春刀斜指地面,顾凤青眉眼一凝,无尽的杀意和刀意轰然之间,爆裂开来!

    “杀!”

    ps:第三更,欠更完毕。

    感谢大家的支持~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