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洪荒历

570.第570章 ,婚礼前夜

    第570章 ,婚礼前夜

    “请柬吗?也对,东皇太一与鲲鹏的婚礼,不可能是谁都可去,也不可能草率而行。”吴明点头道。

    在距离太一与鲲鹏婚礼还有一天时间时,在九大联盟之外有一只使团到来,被守卫在防御线以外的游骑兵所发现,然后通过预设的联络密码,穿透了玄黄气息后联络到了总指挥部,接着再通报了吴明,而这时吴明才知道,在十天前这只使团就在九大联盟之外了,只是因为天地玄黄玲珑宝塔的玄黄气息封锁了整个九大联盟,他们不得门而入罢了。

    这想来也正常,先不说吴明与鲲鹏的交情,光是吴明现在的地位都不容任何人忽视怠慢,东方太一与鲲鹏的婚礼,不可能不寄送任何的请柬给他,否则就是怠慢了他,那怕对于东皇来说都不是一个小事情。

    吴明就默然不语,虽然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当请柬真的到达时,他才忽然间明白,明日就是东方太一与鲲鹏的婚礼,明日就是人类命运改变之日,同时也是他命运改变之日。

    在很早以前,吴明就无意中窥探到了未来,在那个未来中,他被得到了东天二皇协助的鲲鹏,直接镇压入了低纬度之中,而这次,他与鲲鹏在低纬度中有了交情,而且他更不是单身一人,同时不周山也换成了天地玄黄玲珑宝塔,可以说命运已经是彻底改变了。

    但是吴明心中还是有着不安,这并不是预感中的不安,而是理性思维和感性思维中的不安,一联想到那个他被镇压的可能性,吴明心中就在颤抖。

    不光是为他自己,还有他的伙伴们,若是他被镇压,他真的不敢想象他们的下场会如何。

    在圣位面前,死亡连开始都算不上,圣位可以轻松将任何凡物的灵魂抽取出来,处于各种酷刑不说,更可以改造灵魂,让其生不如死,还可以安放入任何凡物或者连生命都算不上的物体中,受到万般折辱,这种痛苦比最恐怖的恐怖片还要让人头皮发麻。

    吴明怕的就是这个,他的伙伴,他的手下,这些都如他的亲人一般,被如此对待,直如这样对待了他,想一想都觉得肝肠寸断一般,所以他一定要避开这个未来。

    “唉,终究是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罢了。”

    当下吴明就召集了子牙等人,将这情况告之了他们。

    子牙立刻就恭敬做礼道:“大领主已可打开天地玄黄玲珑宝塔的防御线,早在两日前,大领主对全洪荒发布了人类革命公告之时,我已命令军队做了足够多的掩盖,所有的舰船都已用道韵网络进行了遮蔽,除非是圣位亲自降临查看,不然远程观看都会被道韵给扰乱遮蔽,大领主尽可以放心。”

    这时,阿莫尔也在旁边说道:“正是如此,明日便是大婚,我们本来都已经做好了最后的准备,只要不失掉战略先机,这时打开防护也是应该的,不然你明日去,天地玄黄玲珑宝塔还在保护着这边,万一因为防护力下降就被镇压封印了,那我们才真是哭不出来。”

    吴明一想也是,反正该做的事情他都已经全部做了,手下实力也几乎提升到了最大,再接下来,无非就是与东天二皇,或者还要加上鲲鹏一起做过一场,以此决定未来人类与万族各自的气运消涨之势,再继续龟缩下去,反倒是让万族给看轻了。

    “也好,那就开启这防护,然后用魔法传送阵将使团给请到我核心领地来,我亲自接了这请柬,”吴明想了想就如此说道。

    现在整个九大联盟都在实行军事化管理,各处行政命令的执行速度都是极快,一个小时时间不到,这只使团就来到了吴明的面前,而让吴明惊奇的是,带队的居然是一名圣位,而且还不是分身,是本体,这让吴明很是感叹,果然不亏是皇级,便是他的大领主位格与皇级等同,他也不敢这样去指使与折辱一名圣位,那怕是他手下的脑残财富女神,他好歹也是平等对话,哪里会像这样如同家仆一样派去干这种事?

    这名圣位对着吴明微微鞠躬,仿佛知道吴明在想什么一般,他就微笑着对吴明道:“大领主殿下请别误会,东皇陛下自有气度,拿我也当兄弟一般看待,是我和吾族受了东皇陛下的大恩德,无以为报,所以为东皇陛下跑跑腿还是可以的,并不是东皇陛下苛待我。”

    吴明也是笑着点了点头,他吐槽了一句道:“太一那家伙脾气这么暴,他居然拿你当兄弟,估计你与他关系很好吧。”

    这话说出口,在这圣位后的使团众人脸色都是大变,唯有这圣位微笑着道:“东皇陛下只是性情秉直,豪爽而大气,眼中容不得沙子而已,世人不知,就以为东皇陛下脾气暴躁,这其实只是误解。”

    吴明却是大笑起来道:“我可不是世人啊,我与东皇相交好几次,就是知道他脾气暴躁,不过这且不说什么了,他马上大婚,总要说些好听的,你把请柬拿来就是。”

    这圣位依然微笑,只是手掌似乎用了些力,依然恭敬的将一张水晶样的请柬递给了侍从,这侍从就递给了吴明的近卫,之后吴明拿到了手上,他也不翻看,只是说道:“那我就不多留你们了,这请柬我拿到了,明日我必定会准时赴宴,请吧,诸位。”

    圣位恭敬的低头,之后带领使团快速离去,待到他们离开了九大联盟领地,这圣位伸手一卷,已经带着使团离去了不知多远距离之外,然后这圣位满脸阴霾,望着不知道多远之外的九大联盟方向,就是一言不发。

    使团中就有人道:“殿下,这吴明好生无理,居然敢直呼东皇陛下之名,还口出妄言!!!”

    圣位不言,顿时使团中人人都在怒骂吴明,甚至还有人说出了一些污秽之言,这圣位就冷眼看着,顿时众人渐渐的住了嘴,圣位就道:“旁的我就不说了,你们也是跟随我许久的老人,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们心中要有个数,那吴明……还不是圣位,也还没成就完整大领主位格,所以说我们说什么他还不知,但是谁知道呢,要知道,他可是掌了那天地玄黄玲珑宝塔啊……”

    这话出口,在场怒骂的人都是脸色苍白,而那些口出污秽的更是浑身战栗,这圣位嘿嘿一声冷笑,继续卷着众人远去了。

    唯有他心中却是不停发狠。

    (由得你猖狂,且看你还能够猖狂多久,陛下大婚结束,立刻就解决了你这个祸患,一点敬畏之心都无,身为人类,偶得强大,真是小人得志便猖狂!!!)

    另一边,吴明把玩着这请柬,他呵呵一笑,将其放到旁边,就看向了众人道:“你们也看到了吧?便是我成就了大领主位格,那怕还没有完整,但这位格其实已经与皇等同,而且我的实力,你们的实力,军队的实力,他们都是不知,但是他们已经习惯性的傲慢了,反倒是觉得我们不恭敬听命,甚至不恭敬的献上财物,献上性命,甚至献上子孙后代,他们就会觉得是我们猖狂,是我们的罪过,说真的,我开始后悔之前与双皇谈什么和平了。”

    吴明站了起来道:“打,非得打上这一场,打得万族,打得这些圣位,高阶圣位,先天圣位们哭喊叫娘,非得打得他们灭族几十个,非得打得这洪荒大陆崩塌大半,他们才会清醒认识到现实……他们可以不尊重我,但是他们必须尊重力量!!!”

    “明日,听我号令,一旦事有不谐,立刻举全兵出战,除我们以外,全世皆敌,不要仁慈,不要饶恕,不要俘虏,尽灭一切之敌,把他们的肝肠肚肺全都打烂,把他们的脊骨给我压弯,到时候,要么跪下来求我们的宽恕,要么就去死好了!!!”

    众人都是恭然领命。

    当下无话,在当天夜晚时,吴明心有所感,从魔法塔中出来,就看到天空上一颗巨大的彗星划过。

    这是洪荒大陆,天上的星辰都是遥远的位面投影光辉,类似这种彗星是很少见的,几乎不可能出现,唯有几个例外,这在正统修真的知识体系中也有提及,一般都是有事关洪荒大陆气运走向,或者大灾害,大浩劫的事情发生时,才会有这样的彗星出现,而这些彗星,其实是极古老的位面,受气机牵引而出现在了洪荒大陆外围,这些极古老的位面都有特殊的能量辐射,会加重灾害或者别的情况发生。

    吴明夜观这天象,将这颗彗星与他脑海中的知识相互印照,最后得出了结论,这颗彗星是太岁星,大凶之兆。

    还没等吴明看得清明,忽然间天上又有数颗星辰划过,都是奇大如斗,闪烁光华,吴明脸色渐渐阴沉了下来,因为这些彗星颗颗都是凶星,有计都,罗睺,太岁,太白,贪狼,破军等星,还没等他继续看个分明,这时又有一颗彗星疾行而来,此星拉拽着一条巨大的尾翼,仿如一面旗帜一般划过天空。

    “蚩尤旗……”

    吴明闭上双眼默默计算,片刻后,他脸色阴沉似水。

    这些星辰都是凶星,最后那颗更是主战争,主杀伐的大凶星,这些星辰可不是无魔位面的普通彗星或者普通星象,而是真正的事涉气运之星,都是自鸿蒙时代,甚至更加久远的混沌历时代就存在的位面,都各有神妙。

    (看来明日婚礼之后,这战争不可避免,唉,果然是破心中贼难,我居然一直还抱着最后的幻想,还以为东天二皇会秉持仁慈,最后一步会有所缓和,有所改变,但是终究是这大势难违,他们以为万族就是大势,我人族就是牺牲品……终究是要做过这一场,就如当初的兔子那样,不将敌人打痛,他们只会以为用几门炮还可以打开国门……)

    吴明心中还有不详,但是却已经想通了这个道理,当下他就派人叫来了子牙,待到子牙到来,吴明也不多说什么,只是递出了一颗水晶球,就对子牙说道:“这东西你收好,这件先天灵宝名为天寻之珠,可以搜寻多元一切之物,或者搜寻你想要解决之事的人或事或物,只是随着所搜寻之物的强度提升,它可显示的可能性就越小,若是你想要完成一件不可能之事,那它就什么都不会显示了,虽是如此,它也是极珍贵的特殊先天灵宝,而且它并不认主,谁都可以使用,你收好,今晚就炼化了它。”

    子牙诧异,立刻想要说话,吴明却是一摆手打断了他,吴明就说道:“这只是我突来灵感,你就当我胡思乱想好了,总之,今日就尽快炼化了,若是无事,未来再还我也无妨。”

    子牙沉默,终究什么都没说,只是行礼离去。

    而吴明也没有回到魔法塔,而是向着城主府邸走去,很快的,他来到了伊露维塔的房间门口,本想举手敲门,不过最后还是什么都没做,只是叹息了声就此离去。

    接着在吴明打算离开城主府邸时,路过了女仆长的房间,这里面就住着路西法,他听到里面还有声响,当下就是一笑,然后房间大门忽然打开,他就看到正穿着睡衣,抱着一只布偶娃娃的路西法。

    两人大眼瞪小眼,至少彼此看了数十秒,路西法忽然叫了一声,就窜回到了房间中,然后嘭的一声就将这大门给紧闭了。

    吴明就靠在大门上,背对着这大门说道:“本来想的是,银色大地之战后就给你一个交代,但是谁知道峰回路转,各种事情蜂拥而来,特别是与双皇会谈后,什么都被耽搁了,也一直没想来找你……其实是我懦弱了,退缩了,对不起。”

    门内无声音,好半响后,路西法的声音才带着颤音传来道:“那你……那你现在来找我算什么?”

    吴明就苦笑道:“虽然这很立旗……忘记刚刚这段话,我想告诉你,我对你……等这场战争结束,你也嫁给我,好吗?”

    “那……”路西法的声音带着了更大的颤音道。

    吴明就继续说道:“我知道,我已经娶了伊露维塔,但是……有些事情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总之,除了正妻,还有平妻一说,我是大领主,虽然不是什么皇,但是多娶一个平妻也是可以吧?那你……愿意嫁给我做平妻吗?也是我妻……”

    路西法的房间中沉默了更久的时间,久到吴明都以为路西法拒绝时,路西法才说道:“我只有一个要求。”

    吴明就说道:“你说,我尽量做到。”

    “……不许死在我之前,我只有这一个要求,若是你能够做到,我就嫁给你为妻……”路西法的声音小小声的,仿佛随时都会停下一般的说着。

    吴明背靠着大门,看着窗外的月色,他的心情忽然一下子平静了,对于明天的担忧仿佛也消失了一样,再细想着来到这个世界上,与许多人的相知相交,不知不觉他居然笑了出来。

    “嗯……一定会好好的活下去,你也是,虽然我答应答应要死在你后面,但若你早早的就抛下我,那我也会伤心死的……”吴明嘀咕着说道。

    路西法的声音清脆的道:“……我也会努力的活下去,而且以后你可是要成为大领主的人呢,再成为高阶圣位,先天圣位……我也会和你一起努力,成为圣位,不死不灭不朽,就可以一直陪伴你了……”

    “是啊,能够长长久久的,那就真是太好了。”

    吴明看着天上的月色,他的眼神越发的温柔了。

    在这片同样月色的天空下,在洪荒大陆的某处,数个身影出现在了当场,他们各自沉默,都是不语,似乎一直在等待着什么。

    这时,天上彗星不停出现,一颗接一颗,到最后一颗彗星如同旗帜一般划过,在场众人眼见如此,都是深深呼了一口气,其中一人就说道:“果然是如此……合该吾等行动了。”

    “正是如此,天启都已出现,可见吾等所求才是正道!!!”

    “苍天有示,东皇与鲲鹏之合,会给多元带来巨大的灾祸!这世间如此纷乱,强杀弱,弱无助,皆是因为阴阳相合,这是邪道,是魔道!!”

    “所以,终于该吾等出手了……吾等组织,烧死异性恋,正是苍天所示的正道,我们暗中搜寻,终于找到了那枚模因,更是积蓄力量这么多年,累积了组织内如此多的圣位,明日,正是吾等出世之时!!”

    “让去死去死团分支,烧死异性恋之名,响彻整个多元,让所有的生灵,知道吾等的正道吧!!!”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