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3.第373章

    第373章

    “经过验证。”

    “死者正是曾经盛世集团的盛夫人。”

    “......”

    电视机内传出的声音,令贪财老二接下来的话直接咽进嘴里,他转头,眼睛投看向屏幕,映入眼底的是盛母死前的巷口。

    此时很多警员都守在巷口处,法医戴着手套在检验。

    盛母的头部,从脖劲处切断,鲜血测满了整个墙面。

    这一幕,只能用惊悚和心狠手辣来形容。

    “那老太婆死了?”刚进厨房的江敌猝不及防听到这条新闻,她连忙转身看向电视机内,一眼就撞上屏幕上面的文字。

    现场没有发现任何凶手的痕记。

    盛母伤口没有任何利器吻合。

    就连监控都没有任何的异常!

    “她到底是谁杀的?”江敌心里已经有了一个惊骇的答案,但还是看向归华问出了一句:“你那个时候不是睡觉了吗?”

    “你出去杀她了?”

    归华否定道:“并非是我。”

    不是归华?

    那是......

    江敌移动目光,一眼就撞上纸人的身影。

    刹那间,她就想到了昨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纸人那布满杀气和戾意的气势。

    “唰唰唰-”

    一时间。

    江敌、贪财老二、男人婆老五都朝着纸人看过去,但是都没敢在归华面前,说出怀疑是纸人杀害的话。

    “???”归华也随即看向纸人。

    纸人抬头不解地望着贪财老二等人,然后又看向归华,一副单纯无害没有任何杀伤力的样子:“咿呀咿呀-”

    江敌:我真的是信了它的邪。

    绝逼就是它杀的。

    咋这么能装呢!

    “咿呀咿呀-”纸人从沙发上站起来,整个人就只有拳头那么大小,它朝归华伸出两只手,一副被冷落了要抱抱的委屈样。

    江敌:“呵呵......”

    纸人一张脸朝着江敌看过来。

    “盛夫人也是死得其所,那什么老子昨天早就看不惯她了,还敢说要把你嫁给一个老男人。”

    “还有你昨天晚上回房间后,它就在沙发上坐了一晚上,你都没有理它,特别可怜。”江敌立刻看向归华。

    扯出官方式的牵强微笑,替纸人说好话。

    纸人附和地点头:“咿呀咿呀-”

    男人婆老五啧啧两声,朝江敌投过去‘你怎么这么没出息’的目光。

    “哦。”归华淡淡地应了一声,听到盛母的死没有任何反应,甚至都不想要去询问原因,她表情淡漠地朝纸人摊开右手掌。

    纸人跳到归华的手心里,开心地晃着脑袋。

    贪财老二这个时候突然从沙发角落里掏出一个布袋,还是个缝的破破烂烂的布袋,朝归华开口说:“小归归啊......”

    归华一脸......@#%@的淡定表情:“你想去讨米?”

    “哦。”

    “好。”

    “你们走吧。”

    江敌当场笑喷,捂着肚子哈哈哈地进了厨房。

    贪财老二:“我看想来像这么穷的人吗?”

    归华沉默一秒:“不像。”

    他就说嘛。

    他全身上下都散发着有钱人的高富帅气息。

    归华:“你是。”

    贪财老二抹了把脸,看了一眼纸人的身影,硬着头皮说:“其实我这辈子最期望的,就是有一天,能够看到它重新归来。”

    “它这辈子最害怕的事情,就是在睁开眼睛的时候,看不到你的身影和存在。”

    归华一语击破:“它现在还没有眼睛。”

    贪财老二:没办法继续聊下去了。

    “我知道,但是总有一天,它会恢复的。”

    “它说过它讨厌黑暗的地方。”

    “因为黑暗的地方它看不到你。”

    归华一脸面无表情:“说人话。”

    “封闭式学院带上它?”贪财老二麻溜地举起手中的布袋,然后嘻皮笑脸地看着归华:“看看这个布袋,三十六十度无死角。”

    “防光线直视。”

    “还能随身携带。”

    “只要它不跑出来,绝对没有任何的问题。”

    “咋样?”

    贪财老二嘴皮子磨干了地朝归华开口。

    还没等归华说什么,纸人就已经用一种期待和让人不忍拒绝的表情看着归华,伸出手,蹲下身,在归华的手掌心写下几个字。

    它说,它会很乖的。

    “......”归华盯着手心看了几秒:“好。”

    “咿呀咿呀......”纸人高兴地跳到归华肩膀上,抱着归华的脖子,开心地叫着。

    男人婆老五抱着古剑,看着纸人那双标的对待方式。

    而这个时候星呈三人也从房间内出来,江敌一只手插着口袋,嘴里吹着气泡,另一只手端着早餐,心情挺好地摆在桌面上。

    “卧草开饭了!”

    “吃完饭就出发了,小归归,快来啊。”

    “我操别跟我抢蛋!”

    餐桌上贪财老二几人连忙坐在位置上,自顾自地拼命地往嘴里塞,可当他们即将去拿鸡蛋的那一刹,所有手都停顿住了。

    只见一张纸人站在摆放煮鸡蛋的盘子旁边。

    而归华就坐在它的身后。

    它会撬开壳,会去除归华不喜欢吃的蛋黄,会将蛋白摆放在归华的盘子里,会将牛奶全都倒掉,换成温度刚好的白开水。

    那一切是那么地熟络和理所应当。

    “咿呀咿呀-”它会乖乖地站在桌面上,抬头看着归华。

    江敌看到这一幕有些复杂,她转头,用手肘撞了撞贪财老二:“这张纸人成精了吧?”

    “哎呀这算啥,成精的还在后头。”贪财老二边吃边说。

    江敌:“真能成精?那它是男的还是女的?”

    坐在旁边的星呈优雅地擦了擦手,小声应话:“都不是,可男可女,非男非女。人都不是,怎么还有性别之分?”

    “你见过一张纸还分性别的吗?”

    那倒也是......

    但是可男可女是什么?

    是不是即可以变成男的,又可以变成女的?

    “那......”江敌好奇地看向星呈,还准备问什么。

    却被盛家大门口一道道刹车的声音给打断。

    有人来了?

    “谁啊?”难不是成记者来调查什么了?

    江敌等人想法刚冒出来,下一秒,就撞上一名穿着西装、身高一米六几、地中海、啤酒肚、且长相极为油腻的近五十岁男子。

    他身后方跟着几名保嫖,一进门,那炽热的目光就落在归华身上。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