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单身有爱

207.第207章 二零八,不孝之子

    第207章 二零八,不孝之子

    陆总管将陆小康带上二楼,几个保姆在玩手机,一看有人上来,都惊慌失措的停止了手中“活计”。

    然后匆匆的走到自己的位置。

    陆小康一看二楼的环境比一楼好些,屋内没有什么家具,有套破沙发,沙发的边上摆放着一个旧桌子,桌子上摆放着杂乱的药品。帘拉的严严实实,好像很怕光线照射进来,但屋内却点着灯。

    在屋子中央摆放着一个老旧的大床,床垫子和被褥还很新,床上躺着陆豪一动不动。

    难道这就是世界首富的病房吗?简直不如一个普通百姓的环境好,屋内混杂着药味和霉味。

    陆小康没想那么多,快速的走到床边。

    他看到父亲的脸色一惊,陆豪的脸色发青,嘴唇发紫,这是中毒的症状,怎么不去医院啊?陆小康大脑里立刻出现了药方。

    陆小康伸手摸向父亲的脉搏,他又一惊,脉象很杂乱,如果不及时治疗真有生命危险,但父亲并没像陆总管说的病入膏肓。

    陆小康很奇怪的看着父亲,内心充满愤恨和忧愁。

    父亲奋斗一生,最后得到这个下场,多么悲哀啊,陆小康脸上流下热泪。

    “陆叔叔!”突然陆小康将思维回到正常,现在急需救人,他擦了下眼泪赶紧说。

    “在,小康。”陆总管奇怪的看着陆小康说道。

    “我爸爸的病,急需治疗,现在我开个方子,麻烦您按着配方抓药,事不宜迟。”陆小康说。

    “好的,好的。”陆总管惊奇的说。

    他很纳闷,陆小康怎么变成医生了?完全是医生的口吻啊,没听说他会治病啊,陆总管懵懵的看着陆小康拿出笔在纸上写着什么。

    “哎呀,臭死了!”突然楼下传来余飞燕的声音,其他的保姆溜溜的跑到一边。

    “这老头啥时候咽气啊?”传来老大的声音。

    “哎呀,得等,能那么快就死吗?”老三的声音。

    “赶紧把遗产写出来啊,要不,死了遗产咋办?”老二的声音。

    “这屋内什么味道?难道要死的人都是这种味道吗?”老四的声音。

    随着声音传来杂乱的脚步声。

    陆总管一惊,听见他们的声音陆小康心情一下子糟透了,这是自己最不想见的人群,自己的亲哥哥们。

    余飞燕第一个来到楼上,看见陆小康一惊。

    脸“唰!”的一下耷拉下来,感觉见到了“瘟神”一般,陆小康没有主动打招呼,因为余飞燕根本不看自己。

    陆小康还在摸着父亲的脉搏。

    “陆叔叔,快去吧。”陆小康看着陆总管说道。

    “站住,往哪去?”余飞燕恶狠狠的看了眼陆小康,然后看着陆总管说。

    “哦,夫人,小康开个方子,我按照方子抓点药回来。”陆总管卑微的说。

    “他开方子,你胆子可真大,如果是毒药毒死老爷呢?”余飞燕恶狠狠的说道。

    陆小康一惊,从小就受她的气,自己忍了,可爸爸病危她并没有把父亲送到医院,而藏在这简陋的房子内等死绝对不能原谅,她是盼着父亲快点死去啊。

    几个哥哥陆续的上来,见到陆小康都一惊。

    “哎呦,这是趁我们不在来要遗产了,挺狡猾啊。”老大阴阳怪气的说道。

    “他怎么来了?看见就烦!”老三捂着鼻子说道。

    “啊呀,人家可厉害,信息灵通啊,不说不回陆家吗?知道老爷子快死了,这是来要东西啊。”老二也挖苦道。

    “算了,别说那些没用的,你们还能把他当人看?赶紧问问老爷子遗产。”老四急躁的说。

    这时大家都一惊,对呀,遗产啊。

    四个哥哥都要围过来。

    “你们还有没有良心?爸爸从小把你们拉扯大,爸爸病危中,你们哪个问过爸爸的病情?就奔着钱来的,你们畜生不如。”陆小康实在是忍不住心中的怒火而骂道。

    “哪有你说话的份?你已经被陆家驱离家族了,你没有任何资格跟我们说话。”余飞燕突然说道。

    对呀,五年前陆小康已经与陆家断绝了来往,属于被驱离出家族,陆小康没有说话的权利,要不是陆总管的劝说,陆小康连陆家的门都进不来。

    “你滚开,我要问问遗产。”老四不耐烦的对着陆小康说道。

    “我在,谁也别想来到爸爸身边,现在爸爸继续静养。”陆小康威严的说道。

    此时陆总管趁机悄悄的走出房间。

    “你是谁啊?信不信我叫保镖把你赶出陆家?”老大露出淫威喊道。

    五年前的教训,使这哥四个不敢对陆小康胡来,因为这不是陆小康小的时候,那时候任何一个哥哥都可以欺负他,可陆小康大了,强壮了,而且也打不过他。

    他们一直不理解的是,小时候陆小康就能打过他们,只是不还手而已,毕竟都是一家人,所以陆小康从没还手过。

    那时他们都认为陆小康软弱,好欺负,实际他们都错了;要不是五年前那场对父亲不尊敬的场面,陆小康依然不会出手,如果那样,哥四个还认为陆小康好欺负。

    陆小康转而一想,对呀,都是父亲的儿子,不能不叫看呀,好吧,我让开。

    “看父亲可以谁也不能对父亲不敬。”陆小康说完深深的看了一眼父亲,他撒开了父亲的胳臂。

    动作很迟疑和缓慢,从中能看出陆小康舍不得父亲。

    “滚一边去!”老大看陆小康走开,迅速凑到陆豪的旁边。

    他装作嬉皮笑脸状趴在陆豪的耳边说:“爸爸,我来看你了,我是老大。”

    余飞燕很瞧不起带有恶心的表情看着陆小康。

    陆小康并没在意,他时刻盯着自己亲哥哥们的态度,只要对爸爸有不敬的态度,陆小康立刻动手。

    这是陆小康的底线,决不容忍父亲被哥哥们“蹂躏”。

    因为五年前看哥哥们对父亲的态度,他很担心,就怕父亲被他们几个折磨死,好人都经不住何况病危的人。

    陆豪突然“咳!”了一声,老大的眼里立刻放出异彩,这种异彩带有饥饿的贪婪。

    “快!快!拿笔来,老爷子要说话了。”老大兴奋的喊道。

    还是老四动作快,他从公文包里很快的拿出了笔和纸。这是老四特意准备的,因为通知自己说老爷子不行了,他就知道有这一幕,所以准备了笔和纸,他想的很充分。

    老大接过纸和笔死死的盯着老爷子,这时陆豪像是要说话,四个孩子都将耳朵贴近陆豪的嘴边,很怕漏掉一个字。

    他们像嗜血魔鬼贪婪吸吮陆豪的肉身。

    每个人都想听真切,假如老大听见了,别人没听见,那么老大说啥就是啥,当然老大得向着自己说啊,那怎么能成?必须都得听见,要不,自己多吃亏啊。

    所以都极力的听老爷子讲话。

    看到几个哥哥这样,悲哀和耻辱立刻回到陆小康的体内,他们还是人吗?那可是大家的亲父亲啊,怎么一点孝心没有?为了钱财都能逼迫父亲去死,天理不容。

    余飞燕在旁边视而不见,她已经习惯了儿子们的态度,反正也快死了,爱怎么怎么着吧,早死早利索。

    即使陆豪身体健康的时候,余飞燕就掌握了陆家“大权”,但她是个女人,陆家的财产并不是她的,主人是陆豪,所有财产都是陆豪的名下。

    陆家的小事情都归余飞燕管,但只有财产大权得经过陆豪的同意,陆豪是什么人物啊?毕竟是世界首富啊,没有一定的头脑能达到巅峰造极的地步吗?

    陆豪是纯爷们思维,家里大大小小的事由女人去管吧,一个爷们没必要为柴油米盐去啰嗦。

    自己只掌管大局,自己操劳一辈子的事业,不想在为家庭琐事所烦恼,毕竟自己岁数大了,该享受天伦之乐了,所以表面大权都是余飞燕说的算。

    陆豪从不参与,即便是陆小康离家出走,陆豪也没阻拦,但他派总管与陆小康联系,叫他尽量躲避余飞燕。

    陆总管很聪明,事情办的很顺利,特别对汪小敏的事情,都是陆总管在暗处帮助,这也是陆豪的意见。

    陆豪听总管的汇报,说陆小康要娶个毁容的人,陆豪说啥不同意,咋说也是我陆家的五公子啊,怎么能娶这样的女人?所以总管按着陆豪的意思向陆小康转达了意见。

    陆小康已经脱离陆家,爱怎么怎么着吧,反正我告诉了父亲,”军在外将有所不受”这道理陆小康是知道的,所以,陆小康坚决要娶汪小敏,所以陆小康拼命赚钱为了给汪小敏看病。

    陆小康被绑架后,就与陆家失去了联系,陆豪大惊,他很担心陆小康的安危,可一个月都没音讯,陆豪有些发毛,孩子出事了,他立刻派大总管到了陆小康的城市寻找,但杳无音讯,后来没办法来到汪小敏的家,在与汪小敏交谈中,陆总管才知道原来汪小敏是陆小康的救命恩人,他也知道了为什么陆小康要娶汪小敏的原因。

    他深深的被陆小康的行为所打动,就将这事汇报给了陆豪,陆豪一听原来如此啊,自己误解了孩子,所以,叫陆总管将汪小敏母子接走开始治疗,但陆豪了解陆小康的脾气,他受不了别人的恩惠,特别是陆家的恩惠,因为他已经与陆家断绝来往,所以对陆家任何帮助都会拒绝。

    先瞒着陆小康治疗汪小敏吧,等治好了汪小敏去找陆小康一说就完事了,可陆家还不知道汪小敏一直没对陆小康讲自己恢复了原貌,汪小敏去找过陆小康,看见陆小康旁边女孩对他亲密的行为,使汪小敏误会是陆小康的女友,所以她默默的离开了。

    至此陆小康依然认为汪小敏失踪中。

    几个哥哥耳朵都快挨到陆豪的嘴上了,也没见陆豪说出一句话,哥几个很失望,最后都直起腰。

    这老不死的,太气人了,赶紧分家产啊,假如真死了,这家产怎么分啊?还得在法庭上分吗?太麻烦了,趁咽气前赶紧分算了,省着麻烦。

    哥四个急的抓耳挠腮,老爷子就是不说话,陆豪微弱的喘息着。

    这时,老大一惊,脸上立刻露出喜色。

    “哎呀,老爷子的手动了,他可能说话费劲要用笔说,太好了。”老大兴奋的手舞足蹈的喊道。

    其他哥三个都看向陆豪的手,确实手在微微颤抖。

    哥四个很明白一件事,那就是家里财权的掌握,虽然大多数妈妈说了算,可真正的大权就在陆豪手里,世界上所有业务都是陆豪董事长、原始股东、企业法人。这说明什么?说明是人家陆豪的企业。

    哥几个都很聪明,知道陆豪说话的分量。

    老大兴奋的将笔递给陆豪手上,老大的嘴都在跟着陆豪手使劲,恨不得嘴劲都能帮上陆豪,赶紧把遗产分割一下。

    陆豪的手真动了,四个哥哥的表情都在帮着陆豪加油,恨不得一下子将家产分完。

    陆小康看着四个哥哥嗤之以鼻,一帮牲口,一帮吸血鬼。

    这是要活活的把老爷子吸干为止。

    突然,余飞燕的眼睛在四处看着,她在找人,她发现陆管家不在了,她想起了陆小康与陆管家说的话,怎么回事?我没允许就敢私自离开?没有王法了吗?要造反起义吗?

    余飞燕看着自己的孩子们在争取利益,然后在旁边走去拿出手机。

    “你在哪呢?”余飞燕对着电话说。

    “哦,小康出个药方,我在验证真假。”电话里传来陆总管的声音。

    “什么方子不方子的,就他一个流浪汉会什么方子?竟扯淡,你给我回来。”余飞燕命令道。

    “好的,夫人。”电话里传来陆总管的声音。

    随后余飞燕怒气冲冲的挂断了电话。

    陆总管在陆家干了几十年,他已经成了陆豪的铁粉,虽然表面他归余飞燕指挥,但他也喝陆豪联系。

    陆豪那可是超级大老板啊,你一个妇人怎么能有世界首富的头脑?陆豪一眼就看出陆总管是余飞燕的人。

    所以不动声色,毕竟都是为陆家服务,没什么不好,自己也不想分帮分派,假如自己想分帮派很容易,直接将余飞燕赶出陆家就完事了。

    但陆豪也是感恩的人,毕竟余飞燕为陆家的传宗接代做出了贡献,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反正她也是为了陆家。

    所以,陆豪并没有因为这点琐事而动用心计,赚俺么多钱,肯定心胸宽广,如果心胸狭隘绝不成大事。

    但是,陆总管在为陆豪服务时,陆豪看出陆总管不错,聪明、能干。陆豪觉得陆家有陆总管这样的人而自豪。

    当然陆总管很会做事,没事也跑到陆豪这问寒问暖,深得陆豪的赏识。

    陆总管聪明之处是总是背着余飞燕去为陆豪服务,所以余飞燕一直不知道陆豪与陆总管的神秘关系。

    这次看陆豪病这样,陆总管很担心,一个世界首富啊,自己心中的英雄,不能就这么没了,他看到余飞燕不叫陆豪去医院治疗,他就觉得这里有问题,这是余飞燕盼着陆豪早死啊,

    陆总管前思后想,应该给陆豪治病啊,可余飞燕不叫,自己一个管家也说不上话,只能服从。

    但心里恨自责,陆家对自己不薄,不能看着陆豪消失在这里啊,他就想到了陆小康,目前只有陆小康能救陆豪,陆家孩子什么样,陆总管心里太有数了,他知道陆家的唯一问题就是孩子不孝,都不敢一个普通百姓家的孩子孝顺,除了陆小康,那哥四个就是狼心狗肺,必须叫陆小康回来。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