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第187章 水蛭药业(七)诞生

    第187章 水蛭药业(七)诞生

    维卡有些发愁:“原本我只是想要阻止托雷斯家对力祛药业的投资行为,但是现在。感觉没办法对这种情况是不见。”

    陶朱坐到她身边,轻轻地靠过去:“或许你可以跟玛丽娜女士说明这些情况。这件事如果运作的好。说不定可以解决高价药的问题。顺便对你母亲的政治形象也会有提升作用。也算是一举两得。”

    “是吗?”维卡一转头。嘴唇却碰到了一个柔软的位置。

    她刚想退后,谁知道一双有力的手臂在她背后交叉,将她牢牢的困住,继续加深了这个吻。

    维卡好不容易才脱离,她忙抬手阻止陶朱:“办正事要紧。”这家伙怎么现在就跟只大型的狼狗一样黏黏糊糊的。

    陶朱声音有些沙哑:“没关系,我已经发给妈了。”

    再这么下去,他引以为豪的自制力就快要崩溃了。

    他问过族里的长辈,天狼星人怀孕期为两个月左右。现在算起来再过几周维卡应该就要生产了。可是她的肚子似乎并没有很大,究竟是什么原因,他也不知道。

    陶朱说:“你就放心吧,比起这个。我已经预约好了医生。我们先离开这里去做一下产检。”

    ……

    一听说跟宝宝相关,哪个做母亲的,都不会掉以轻心。

    但谁能告诉她,现在是什么情况?

    “用力!”

    她感觉到下腹有点疼,还怀疑是不是吃坏肚子了。

    医生却说,快生了?

    “医生,请保住我的孩子。”维卡以为自己小产了,她急得抓住了助产士的衣服,眼泪都不用酝酿,直接就像滚珠子似地掉了出来:“现在科技这么发达,早出生的胎儿,可以送去人工子宫继续发育对吗?”

    “你这是第一胎吧。你的丈夫也真是的,怎么就没有给你讲解过天狼星人的常识呢。母体都是怀孕两个月就生产的。放心吧。”

    忽然,一块东西从体内滑了出来。维卡感觉到了,一个与自己相互联系着的小生命诞生了。

    “恭喜你,是个美丽的小姑娘。”

    助产师拿着一个抱着一个襁褓,里面有一只粉嫩嫩的小狼崽。

    维卡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可是她的肚子又开始抽疼起来。

    几分钟之后,轮到助产士吃惊了。

    这是一颗蛋?

    ……

    单人产房里,维卡靠在病床上。陶朱坐在她的床边。

    维卡一字一句地说:“我要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陶朱说:“都是我的错。如果你觉得不解气,可以打我。”

    真是太狡猾了,知道她对这张俊脸下不了手。

    听完陶朱的解释,维卡没好气地说“你是说,你的成年期到了。刚好碰到了我,你就把我给那样了。然后我就变成了天狼星人。好吧,就算你说的都对。为什么我没有印象。另外,那个蛋是怎么回事?”

    陶朱老实交代:“为了躲避我家长辈,让你能好好跟着李元星过日子,我对你用了催眠术。所以你对这件事没有印象。“

    ”那你为什么?“

    陶朱抓起维卡的手,把它贴在自己的脸颊上:“抱歉,催眠会在半小时之后解除。现在,你骂我也好,恨我也罢,我都不会放你离开了。”

    “那么那颗蛋呢?”

    “天狼星人都是胎生。你除了我之外,还有其他......“

    “你是说潮生?”维卡睁大了眼睛,“不可能,他明明是普通人类,他的战斗力那么弱。”

    ”如果你除了我以外,只有他一个伴侣,那就没差了。毕竟,玛丽娜女士的种族确定为人类。“

    ”那我那个父亲......“

    这是维卡第一次在陶朱面前主动提起她的父亲。

    她至今仍然清楚的记得那个人看她的眼神。

    嘲弄、冷漠,那是看一只即将死亡的蝼蚁的眼神。

    她穿越后,经历了多次的谋杀。

    如果不是因为这次生出了一个奇葩的小蛋蛋。她是无论如何也不想再提起这个人。

    “你的父亲。也是天狼星人,而且是上一任的影兽。他叛逃了之后,一直流亡在外。我们族里追查了他很久,也不知道他怎么会跟你的母亲认识,并生下了你。

    也就是说她其实是一个人狼混血?

    “那么,孩子们怎么样。”维卡问。

    “小叶子非常健康,放心吧。“

    小狼崽儿没出生前,陶家就已经给她想好了名字,陶叶。

    “我说的不是小狼,而是那颗蛋。”

    “根据检测,里面的胎儿发育良好,不过还需要再等待一周的时间才能破壳而出。”

    “会生出什么东西?不会是一只恐龙吧。”维卡问,她想起了自己的那个梦,不会真的生出一只霸王龙吧?

    陶朱摇头说:“我也不知,主星上的医生都在围着这颗蛋做会诊。父亲已经去请族里的老祖宗前来判断,过几日等他到了,想必就会有结果了。”

    .......

    玛丽娜向联盟最高法院提交了指控力袪药业的诉讼。她的主张是,力袪药业通过并购生产罕见药的小企业,形成了小区域的医药垄断。

    然后再通过抬高医药价格,去榨取高额的利润。

    这些价格,一部分落在消费者头上,那些贫穷的、失业的底层民众,因为没有医疗保险,面临断药和死亡的境地。

    而对于有保险的消费者来说,有很大一部分被医保所消化,看上去影响似乎不是很大。

    但是别忘了,药价的上浮极大地增加了医疗保险的支出。

    保险公司不是慈善机构,这些费用最后会摊派到每一个购买保险的民众的头上。

    玛丽娜本来作为政界少数的新人女性竞选者,一直以来备受瞩目。

    她的这个诉讼第一次开庭,就有消息灵通的记者守在了联盟法院门口。

    在开庭前就直接有人在星网上开了直播。

    原本人们对力袪药业的药没什么印象,但是,玛丽娜通过另一种角度,提示了公众关于自身每个月都要支付的医疗保险费用。是如何在这无耻的医药公司的商业运作下,被慢慢提高的。

    这就成功激起了民愤。

    伴随着这个新闻的播出,力袪药业的股价开始大跌。

    一夜之间,金街的投资者们数以亿计的财富被蒸发。

    当然,几家欢喜几家忧,金街的飘绿跳水股价伴随的是空头们的举杯相庆。

    这章是稍后修改成正文。请购买本章节的小可爱不用担心,半小时后替换,不影响购买,也不会重复购买。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