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3.第2208章 同命异运,请君入瓮?

2021-04-15 作者: 流香千古
  第2208章 同命异运,请君入瓮?
  第2205章:同命异运,请君入瓮?
  成都,皇宫内。

  “陛下,您糊涂啊。”

  王越看着刘辨,恨铁不成钢的说道:“您和蜀王就算有矛盾,可也毕竟是亲兄弟,而刘裕他外人啊。”

  “亲兄弟?朕拿蜀王当兄弟,刘季可没拿朕当兄弟。”

  刘辨冷笑起来,冲王越吼道:“朕就算是傀儡,可傀儡也是人,也有尊严,他刘季给过朕丝毫尊重嘛?”

  王越张了张嘴,却无言以对。

  这些年刘季的所作所为,王越全都看在眼里,方方面面都无可挑剔,在他身上王越看到了复兴大汉的希望,可唯独在对待刘辨这方面刘季确实太过于苛责了。

  刘季对刘辨的态度,已经不是看不顺眼了,而是赤裸裸的恨意。

  刘季会仗着自己兄长的身份,习惯性的训斥刘辨,甚至还会动手打骂,并还把大汉会落到如今地步的罪责,全都怪到刘辨和刘宏父子的头上。

  刘辨哪怕只是个傀儡,可他名义上也是南汉的皇帝,刘季不顾手足之情,如此的羞辱刘辨,这让刘辨如何受的了?
  在刘辨看来,董卓都比刘季对他好,董卓虽残暴不仁无法无天,但起码不会以折磨和羞辱他为乐,但到是这个同父异母的亲哥哥却总是以羞辱他为乐。

  早知会有今日,当初不如直接去投靠秦昊呢,有刘幕在秦昊怎么也不可能虐待他。

  刘辨其实非常羡慕弟弟刘协,刘协在秦国那边天天搞事,不断的触碰秦昊的底线,可秦昊依旧对刘协尊重有加,从来没有过半点折辱,甚至连称王也拒绝了三次。

  可是他刘辨呢?老老实实的当给刘季傀儡,刘季说什么他都赞同,甚至违背祖训李世民杨广等外姓之人封王,可换来的反而是亲哥哥的百般打骂。

  协儿啊协儿,大家都是傀儡,怎么待遇差距如此之大呢?
  忍无可忍之下,刘辨才决定勾结刘裕,利用刘裕来制衡刘季。

  他也不知道这么做对不对,未来的日子会不会变的好过一点,但不这么做的话他真的要撑不下去了。

  王越也搞不懂刘季为何对外人极为包容,却对亲兄弟刘辨,以及汉室宗亲的刘裕如此苛责,最终也只能归结刘季对刘氏不满,对生父刘宏更是积怨已久,所以才将怨念发泄到同父异母的弟弟刘辨身上。

  王越心中对也是刘辨愧疚不已,毕竟当初是他把刘辨带来的益州,等于是他把刘辨推入火坑,可他并不会因此就帮刘辨反刘季。

  王越投靠刘季后,不仅得到了重用,还在刘季的帮助下,依靠农家突破大宗师,如此恩德岂是些许愧疚能动摇的。

  “陛下,蜀王对您确实有些苛刻些,但复兴大汉还要靠蜀王,而您此番诏刘裕入京,难道就不怕他效仿董贼,再次重演洛阳之乱吗?”

  听到王越的话后,刘辨冷笑起来:“朕觉得无论是治国还是谋略,刘裕都不比刘季差,而在统军打仗方面,刘裕的才华更是刘季的数倍,襄阳大战若是由刘裕指挥或许就不会败了,所以朝政由刘裕执掌可能会更好。”

  刘裕在政治上确实不如刘季,但在军事上却能吊打刘季。

  刘季曾多次领军与刘裕一战,结果一次都没有赢过,要不是有陈平刑天后羿等人辅佐,刘季绝不可能击败刘裕。

  刘季在军事方面的才能确实一般,可是偏偏人菜瘾还大,就是喜欢亲自领军,结果打一场输一场。

  以前输给刘裕的都是小仗,损失不大,而这次输给岳飞的可就是大仗了,一战折损了全国大半的兵力,还差点把命都给搭了进去。

  听到刘辨所言,王越的脸色不由一冷,心中明白刘辨对刘季死心了,已经准备彻底倒向刘裕了,心中又是气愤又是无奈,但也知道这一切都是刘季自己作的。

  “陛下,成都王是斗不过蜀王的,您想利用成都王来制衡蜀王的计划,注定不可能成功。”

  言罢,王越直接扭头离去,事已至此,多说无益。

  他只是想保住刘辨的性命,所以才来劝刘辨回头,可刘辨既然一心找死,那他也没有办法。

  刘辨却陷入了沉思中,他感觉王越话里有话,可是却又不明所以。

  “陛下,成都王大军到达城外,目前已就地驻扎,成都王率数百亲卫入城,并要求入宫拜见陛下。”

  宫廷守卫将军吴懿汇报道,他是目前刘辨仅有的可以信任的人。

  吴懿所在的蜀军吴家,和秦、糜、甄三家,并列为‘四大商业世家’,如今其他三家都已归属秦国,只有吴家效力于蜀国。

  本来吴懿是效力于刘裕的,可刘裕被迫让出了成都,而吴家的大半产业又都在蜀军,所以只能脱离刘裕投靠刘季。

  刘裕也没有为难吴懿,不但任其离去,而且还归还了他得妻儿,这也让吴懿羞愧的落泪。

  吴懿投靠刘季后,并没有得到刘季的重用,只是给了个闲职就给打发了,也正是如此刘辨才能将吴懿拉拢过来。

  听到吴懿的话后,刘辨露出惊讶之色,急忙问道:“刘裕竟没有让大军直接入城?”

  “是的。”吴懿点头。

  刘辨顿时狂喜不已,刘裕十万大军兵临城下,明明可以强行接管成都,可他却选择了让大军就地驻扎,只率亲卫入城觐见,这显然实在尊重他这个皇帝。

  一念至此,刘辨更加认为自己没有错,给刘裕当傀儡起码比刘季好。

  “传令,让成都王入宫觐见。”刘辨下令道。

  “诺。”

  另一边,王越才一离开皇宫,就立马前往了蜀王府。

  “参见王上,军师。”

  王越单膝跪在床榻前行礼,而躺在床上的人正是蜀王刘季,军师陈平和医师华佗则都站在床边。

  刘季中了赵云一箭,确实重伤垂死,昏迷了足足五天,直到陈平请来了在益州云游的华佗,这才救下了刘季一命。

  医家已经投靠了秦昊,而最为医家的前魁首的华佗,又为何要救秦昊的敌人刘季呢?

  只能说医者仁心。

  华佗认为医者治病救人,应该是纯粹的,不该掺杂其他在内,所以他救人只看善恶,只要认为是好人、善人,就会全力医治。

  也正是因为如此,当初华佗才会救张角、黄巢、项羽……而如今救刘季也是同样的原因。

  哪怕华佗更加看好秦昊,甚至明知救了刘季会影响一统,会有更多的人人因此而死,但他还是会救刘季。

  这就是华佗的医道。

  刘裕之所以敢领全部兵马来成都,是因为他以为刘季重伤垂死,至今都尚未清醒,人也不在成都,蜀国群龙无首。

  要是知道本该在夷陵养伤的刘季,此时就在成都城内的话,刘裕说什么都不敢前来,因为这必定是个专门为他而设的陷阱。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