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攻略极品

1121.第1113章 穿成极品哥哥(三十八)

    第1113章 穿成极品哥哥(三十八)

    说起来,唐父能发现端倪,并找来张管家询问,还是因为那天在餐桌上。

    唐父看得分明,“唐子谦”偶尔提及摔下来的话题时,唐安妮下意识的看向了唐子怡。

    而唐子怡,眼中明显闪过一抹慌乱,发现唐安妮的注视时,更是回以狠狠的眼神。

    唐子怡做这些的时候,下意识的想要遮掩,但她到底年轻,演戏功底还不到家,所以轻易被唐父这个老狐狸瞧出了破绽。

    唐父没有声张,而是在饭后找了个时间,把张叔叫去了书房。

    张叔面对“唐子谦”的时候,或许还会犹豫什么“谁才是唐家的当权者”,或许还会在“唐子谦”和唐母之间左摇右摆。

    但对上唐父,张叔立刻就把自己的调查情况全都说了出来。

    “楼梯上有、有油渍?”

    唐母还没有反应过来,或者说,她潜意识里不愿把唐子怡想太坏。

    毕竟是自己养大的孩子,唐母最自得的也是自己一个没啥见识的农村人却养出了唐子怡这样的名媛淑女。

    如果唐子怡犯了错,那是不是表明,她这个做母亲的没有教导好?

    “肯定是哪个雇员偷懒,没把楼梯打扫干净!”这话说得,唐母自己都没有底气。

    “你这话自己也信?”

    唐父无奈的揉了揉额角,老婆怎么碰到唐子怡的事就开始犯糊涂呢。

    “那是二楼,餐厅在一楼,就算雇员不小心,也不会生的橄榄油倒在楼梯上。”

    “还有,就算是不小心洒了菜汤,也是油渍,不是生油。”

    “老张在楼梯口看到的,可是生的橄榄油。”

    “另外,我还调了那天的监控,发现前一天夜里,唐子怡去了厨房,还动了橱柜里的橄榄油!”

    唐父为了避免老婆再说出让他无语的蠢话,直接把唐母有可能用的所有推辞都说了出来。

    唐母果然被堵得哑口无言。

    她嘴里有些发干,眼神有些无助,喃喃道:“这、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或许,或许子怡也只是顽皮,并、并没有什么坏心眼!”

    这话、更加没有底气了。

    唐母说到最后,自己都没了声音。

    看着唐父眼底的不认同,甚至是问责,唐母不禁有些无措、心虚,小声的嘀咕,“这孩子,到底是为什么啊?”

    唐父冷冷道,“还能为什么?还不是嫉妒安妮有弹钢琴的天赋,又因着这件事而跟子谦变得亲密起来?”

    过去最受唐子谦看重的人,可是唐子怡啊。

    如今,换成了唐安妮,唐子怡在唐家又是这般尴尬的存在,她如何不心急。

    有了危机意识,自然就想办法挽回。

    “她心术不正,不想着走正路,却偏偏弄那些歪门邪道。”

    唐父说起这件事,就忍不住一肚子的火气。

    他自认对唐子怡很好,过去锦衣玉食的养着就不说了,毕竟那时他以为那是自己的亲闺女。

    可真相被揭穿后,他宁肯给崔家钱,也要把唐子怡留在唐家,就足以表明他多么在意这个孩子。

    万万没想到啊,唐父自觉一腔善意,却喂了一只白眼狼。

    唐安妮再如何不堪,那也是他的亲闺女。

    亲生的傻子和非亲生的聪明人,只要是爱孩子的父母,都知道选哪一个。

    唐子怡一个外人,公然在唐家谋害唐家的女儿,唐父无论如何都不能忍。

    可他还是忍了下来,为的就是看在唐子怡还能帮唐家联姻的份儿上。

    “老、老公,子怡她还小呢,估计也是一时气不过,这才办了错事。”

    唐母见唐父嘴上说得厉害,到底没有对唐子怡进行什么处罚,便松了一口气,哀声求道,“我以后会好好看管她,让她不许再犯糊涂。”

    “我跟你说这话,就是想提醒你,你再喜欢唐子怡,她也只是个外人,且还是个心狠手辣的外人。”

    是啊,唐子怡还小呢,就能做出谋害人的事,等她长大了,还了得?

    唐父若不是有把握控制住这个养女,他早就借着这件事吧唐子怡赶出去了,哪里还会留她继续呆在唐家。

    “而咱们的女儿是唐安妮,她可能不如唐子怡优秀,却是我们的亲骨肉。”唐父说了这么多,总算把话题引入正题。

    “我知道,你嫌弃安妮没规矩、小家子气,但这不是她的错,而这些都可以慢慢改正。”

    “好,就算你不想教导她,子谦已经帮你揽过了这件事,以后他会好好照顾妹妹,你坐在一旁看着就好。”

    “退一万步讲,你就是跟安妮不投缘,就是不喜欢她,那也不要表现得太明显,更不要处处针对她。”

    唐父耐着性子,一句一句的劝着唐母。

    唐母起初还蔫蔫的听着,听到后面,她的心虚一扫而空,脸上更是带着不忿。

    唐父瞥了她一眼,忽然觉得,自己不该费那么多口舌,自家老婆已经钻了牛角尖,就算他说破嘴皮子,也不能把她拉回来。

    唐父泄气了,不想再跟老婆费力气。

    不过,话已经说开了,若是一点儿效用都没有,那他岂不是白费那些口水?

    唐父想了想,直接给出一句,“爱屋及乌,就是看在子谦的面子上,你也要对安妮好一些。”

    说到了子谦,唐母更加不忿了。

    儿子是她辛苦养大的,为了这个孩子,她更是承担了巨大的压力,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心血。

    结果呢,她这般耗费心血养大的儿子,跟所有人不亲也就罢了,偏偏他忽然有了“唯一”,而那个“唯一”却不是她这个做母亲的!

    唐母如何不嫉妒?

    唐父见她这般,彻底绝了劝说的意思,意兴阑珊的说了句,“你还想不想子谦好了?他的心理疾病需要安妮这味心药,你若是把事情弄糟了,将来子谦病发了,你可别后悔!”

    唐父这话说得有些光棍,那神情更是再说:反正没了这个儿子,我还能再生。你呢?

    唐母,已经不能生了。

    当年在县医院,医疗条件有限,她又是意外早产,生产的时候险些大出血。

    勉强救了回来,也伤了根基,以后再难怀孕。

    而唐父身体康健,发迹后,又坚持保养和锻炼,五十多岁的人了,却精力旺盛,只要他想,几个孩子生不得?

    某萨写到这一段的时候,禁不住想到之前看到的一个新闻,孩子得了绝症,父亲不想再花钱了,母亲想坚持,却被父亲追着打。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