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攻略极品

798.第792章 去特么的真爱(二十二)

    第792章 去特么的真爱(二十二)

    太医仔细的为安妮看诊,处理了头部的伤,并开了一些滋补、养神的方子。

    徐嬷嬷拿了方子,命人照方抓药,她则恭敬的送太医出门。

    刘嫮却有些忐忑不安,因为太医也没有对她母亲的伤势给出一个明确的诊断结果。

    太医引经据典的说了不少,可都是没用的废话,一句托底的实在话都没有。

    刘嫮不禁担心,母亲的头是不是真的伤得很重啊。

    刘嫮默默的守在榻前,拉着安妮的手,没说什么,但眼圈微红。

    梅氏一旦开启了“精明”模式,整个人都变得格外有眼力见儿。

    太医来的时候,徐嬷嬷等一众公主府的仆役拥簇着安妮去了寝室,梅氏便拉着刘宏也跟了过去。

    开玩笑,刘宏可是驸马,长公主伤得这般严重,他若是不在跟前守着,那就是罪过啊。

    刘宏心里还记挂着大门口跪着的梅姨娘和刘婷,她们可都是娇宠长大的尊贵人儿,哪里受过这样的苦?

    刘宏记得清楚,梅姨娘母女已经在门口跪了至少一个半时辰。

    那青石板多硬啊,连个蒲团都没有,娇滴滴的女儿家跪上去,还跪了这么久,膝盖都要跪肿了。

    尤其是刘婷,今年满打满算也才是十岁,还是个孩子呢。

    若是这么一直跪下去,腿都能废掉啊。

    刘宏心里急得不行,他越是担心梅姨娘母女,就越是憎恨“长公主”。

    母亲还要让他扮出深情丈夫的模样,他真心做不到!

    面对这样“真性情”的蠢儿子,梅氏都要被蠢哭了,恨不能揪着他的耳朵,亲自给他表演一下什么叫咆哮帝。

    偏偏这里是公主府,四周又都是目光不善的宫女和侍卫,梅氏根本不敢有太大的动作。

    忍了又忍,眼瞅着太医都被送走了,刘宏还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梅氏实在忍不住了,一把将刘宏拉到了角落里。

    “刘宏,你到底有没有脑子?”四周没有外人,梅氏也懒得装什么慈爱长辈,直接冷声骂道。

    “我就是没脑子,所以才会迎娶公主!”

    刘宏被母亲这般斥骂,竟也没有丝毫伤心与恼怒,反而破罐子破摔的怼了一句。

    梅氏:……

    不能打、不能打,她还要指望这个倒霉儿子迷住长公主呢。

    深深吸了口气,梅氏终于缓和了表情,用推心置腹的语气说道,“宏儿,我知道,你是在担心阿柔和婷儿。心里更是怪我不帮她们求情——”

    刘宏猛地抬起头,定定的看着梅氏,眼中带着明显的控诉。

    梅氏暗暗咬了咬牙,继续道,“但,宏儿,你就没有发现吗,长公主她变了啊。她从过去那个全新爱你的痴心女子,变成了真正的皇家公主。”

    而皇家,是轻易能得罪的吗?

    天子一怒,血流漂杵!

    就像梅氏的亲婆婆,还只是个郡王府所出的县主呢,年轻时跟老侯爷闹矛盾,老侯爷那般手握兵权的英雄人物,也被逼得亲去郡王府赔礼道歉。

    县主尚且如此,就更不用说堂堂皇家公主了。

    刘宏却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在他的潜意识里,长公主就是个为爱而卑微的女人,只要他说几句甜言蜜语,就能把人哄得团团转。

    这样的人,他真心敬畏不起来!

    梅氏见他这幅模样,急得恨不能抽他两巴掌,“你忘了前朝的安昌公主?下嫁驸马的时候,也是恭顺贤惠,但当她得知驸马偷偷养了外室,还有了私生子后,直接把事情闹到了御前。”

    大夏朝建立不足百年,前朝末代公主的事儿,刘宏也隐约记得。

    安昌公主不满驸马私养外室,闹着要跟驸马和离。

    皇家的女儿自是不能受委屈,虽然安昌公主婚后三年无所出,可没有皇家的允许,驸马照样不能纳妾、生出庶出子女。

    前朝末帝闻讯大怒,将事件查实清楚后,便按照安昌公主的意思,让她与驸马和离。

    表面上,末帝没有刻意针对驸马一家,但被皇家厌弃的家族,又如何能在朝中立足?

    驸马的家族,曾经显赫一时的江左唐氏迅速衰败,若不是前朝覆灭了,他这个绵延了二三百年的小世家,将会彻底被历史淹没。

    即便如此,这个家族也一蹶不振,并没有像其他的世家那般,在王朝更迭的时候谋夺什么利益,而是继续没落下去。

    现如今,唐家早已沦为普通乡绅,再也没有了昔日的辉煌。

    而这一切的根源,只是因为一个驸马得罪了皇家!

    跟真正的世家唐氏相比,刘家只是个新晋的暴发户。

    如今的永靖侯根本不得圣人的宠信,更有甚者,之前刘家仗着长公主的势,刘家上下都做了不少挑战皇家底线的荒唐事。

    一旦公主翻了脸,圣人会毫不客气的对刘家下手。

    到那时,爵位被褫夺,家产被抄没……这可不是梅氏胡思乱想,而是确实可能发生的事!

    荣华富贵全都化作虚无,三餐一眠都变得艰难,人还有什么闲心去在意什么小妾、庶女?

    梅氏耐着性子,把这些话掰开了、揉碎了,一点点的讲给刘宏。

    刘宏,他其实也不是什么都不懂,他就是被长公主给惯坏了。

    总以为不管自己做了什么,长公主都会无条件的容忍他、原谅他,然后两人又“重归于好”。

    听完梅氏的话,刘宏还是有些迟疑。他不是不懂,而是不愿承认一个事实:长公主不再痴迷于他!

    梅氏见他这般模样,顿时明白了他的心思,没好气的指了指他红肿的双颊,“我看长公主打你打得还太轻!”

    刘宏的脸瞬间疼了,他的心更是堵塞无比。

    这是亲娘吗,是亲娘吗,怎么总往他的痛处上戳?

    但,被戳了痛处也不是没有用。

    至少,刘宏终于肯正是这个事实,那啥,长公主确实对他没有以前那么千依百顺、唯命是从了!

    “还有啊,你这般跟长公主置气,又怎么救阿柔和婷儿?”

    梅氏说了那么一大通,嘴巴都说累了,她也不愿再说,直接丢出刘宏最在意的事。

    刘宏精神一凛,对啊,他今天怎么都糊涂了,连这么浅显的道理都想不通?

    然而,就在刘宏被梅氏劝得改了心意的时候,外头忽然响起了一阵鼓噪声——

    “不好了,不好了,在长公主的寝室,居然发现了一个巫蛊娃娃……”

    谢谢书友20190702161259029、霸气云云亲的打赏,谢谢亲们的订阅、推荐和月票,谢谢啦!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