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攻略极品

780.第774章 去特么的真爱(四)

    第774章 去特么的真爱(四)

    刘嫮是徐太妃精心教养长大的,她聪明早慧,规矩端方,是个非常优秀的小贵女。

    但,她再早慧,再懂事,也只是个十一二岁的孩子。

    虽然她每时每刻都在告诉自己,自己跟那些极品不一样,不要跟那些人一般见识,没得把自己的水平拉低了。

    可,每每遭遇那些不公平的对待,每每被极品们欺负到跟前,她还是忍不住会生气,会委屈。

    凭什么?

    她凭什么要忍受这些?

    明明她有父有母,她是尊贵的长公主之女,活得却不如一个妾生女?!

    这次的冲突也是可笑。

    刘嫮照例又去宫里住了一段时间,回家前,徐太妃送了她很多梯己的首饰和新得的布料。

    皇后那边,虽然很不待见宜安长公主,但对于刘嫮这个可怜的孩子,她还是十分怜悯。

    所以,她也赏赐了不少东西。

    刘嫮带着几口大箱子回到公主府,路过永靖侯府的时候,正好被侯府的人看到,于是侯府上下就传遍了:大小姐从宫里带了许多好东西回来。

    前文说了,永靖侯和侯夫人都不是什么明白人。

    侯府有这样的当家人,儿女、孙辈们自然也好不到哪里。

    尤其是那些跟刘嫮同辈的女孩子们,一听刘嫮又从宫里弄来了不少好东西,顿时各种羡慕嫉妒恨。

    别人还好些,就算眼红得快吐血了,也不敢有所行动。

    刘婷却不一样。

    她就是当年宜安长公主主动给刘宏纳的那个侍妾所出的女儿。

    说起来,刘婷的生母也不是外人,是侯夫人的娘家侄女,刘宏正儿八经的表妹。

    两人青梅竹马,早在刘宏娶长公主前就情愫暗生。

    长公主多善良美好的人啊,婚后听闻了刘宏和梅姨娘的爱情故事后,被他们的“真爱”所打动,虽然心里各种不乐意,还是主动成全了他们。

    梅姨娘在侯府长大,又是经过长公主撮合,才嫁给刘宏做妾,自然跟普通的“妾”不一样。

    她上有侯夫人给她撑腰,中间有刘宏的宠爱,旁边还有长公主的“姐妹情”,明明只是个妾,却过得比寻常勋贵人家的嫡妻还要风光。

    梅姨娘也是个聪明的,她最会做戏。

    哪怕心里笑长公主是傻子,与长公主相处的时候,也是无比恭敬、倾慕,把长公主当成仙女供着。

    她的一双儿女,也被她教成了“白莲花”,嘴上说得比谁都好听,暗地里却各种下绊子、使手段。

    刘嫮光明磊落,行事坦荡,玩不了这样的鬼魅伎俩,从小到大不知吃了多少亏。

    偏偏刘婷姐弟两个能演会装,整天在人前摆出一副受气包、小可怜的模样,反倒衬得刘嫮嚣张跋扈、蛮横无理。

    当然了,只要有脑子的人,都不会吃梅姨娘母子三个的这一套。

    可问题是,整个永靖侯府,就没几个有脑子的人。

    侯府上上下下都追捧刘婷这个庶女,反倒将真正的大小姐刘嫮挤兑得一无是处。

    知道侯府里的人是什么德行,刘嫮拼命告诉自己不要介意。

    可当人欺侮到跟前,她往往又会忍无可忍。

    就像这一次,刘婷听闻刘嫮在宫里得了一大堆的赏赐,顿时眼红心热,撺掇着梅姨娘一起来公主府“请安”。

    母女两个假惺惺的在长公主面前演了一通本分、规矩的戏码,然后刘婷就开始哭诉自己多可怜。

    梅姨娘的娘家已经没落,否则好歹也是出过侯夫人的人家,断不会让正经嫡女上赶着给人家做妾。

    梅家败落,自然也不能给梅姨娘太多的银钱支持。

    相反,梅家还需要梅姨娘三不五时的拿银子回来贴补。

    而永靖侯府,也开始走下坡路。

    自从现任永靖侯继承了爵位,他先是弄丢了门荫的官职,随后又得罪了好几位主官,弄得堂堂侯爷只能去个闲散衙门领个虚职。

    没有了实权,哪怕贵为侯爷,也只能慢慢远离权力中心。

    如此过了十几年,侯府的境遇一年差似一年。

    若不是刘宏娶到了长公主,等到他继承爵位的时候,估计永靖侯府就变成了永靖伯,然后就此没落下去。

    饶是如此,永靖侯府也大不如从前。

    家里又有脑子不清楚的侯夫人做当家主母,家里的进项一年比一年少。

    弄到现在,已经入不敷出。

    侯府上下早已习惯了奢侈享乐,哪怕拆了东墙补西墙,他们也要维持豪奢的生活。

    侯府的日子愈发紧巴巴,表面各种光鲜,实则已经满是窟窿。

    比如刘婷,哪怕是家里最受宠的女儿,她的份例也是同辈女孩儿中最高的,也无法跟刘嫮相比。

    每次看到刘嫮戴着宫中内造的精美首饰,穿着贡品锦缎裁成的新衣,日日燕窝等各种补品吃着,刘婷就嫉妒得眼睛充血。

    不同于家中其他女孩,别人只是眼红的看着,而刘婷却敢想方设法的去“抢”刘嫮的东西。

    最让刘嫮不能忍受的,也是最让她痛苦的,刘婷不是直接跟她要,而是跑到长公主跟前扮乖、装可怜,鼓动长公主帮她要东西。

    试想一下吧,有人抢自己的东西,自己的亲生母亲不说护着,反而帮着那人冲锋陷阵。

    那种感受,真心让人绝望啊!

    以前,面对刘婷的贪婪,刘嫮不愿跟她计较,不就是一点子东西嘛,又不值什么,没必要为此而惹得母亲不快。

    可次数多了,刘嫮心里的委屈越积越多,她已经到了快要爆发的边缘。

    这次刘婷又恰巧看中了一支累丝金凤衔珠钗,而这支钗子是徐太妃年轻时先帝赐给她的,如今徐太妃又送给了刘嫮。

    撇开御赐之物不提,这支钗子更是徐太妃的心爱之物。

    她疼惜外孙女,眼见她渐渐长大了,这才将这支钗子送给她。

    可刘婷居然非要“借”这支钗戴几日。

    呵呵,说是“借”,可她这些年不知在刘嫮手里“借”走了多少东西,可从未归还过一样。

    新仇旧恨啊,看到刘婷那矫揉造作的模样,刘嫮终于爆发了。

    “不借!不只是这支钗子不借,我的所有东西,都不借给你!”

    谢谢书友20171020125558389亲的打赏,谢谢亲们的推荐、月票和订阅,那啥,六月份的最后一天了,亲们赶紧把月票都清空了吧,留着也没啥用,索性都给了某萨,可好?!(#^.^#)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