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攻略极品

777.第771章 去特么的真爱(完)

    第771章 去特么的真爱(完)

    康平帝自己都没有察觉,他说这话的时候,竟带着几分纵容和宠溺。

    皇家就没有什么亲情,尤其是坐上那个最尊贵的位子上之后,他直接变成了孤家寡人。

    做了十来年的皇帝,康平帝积威甚重,他对天下、对朝堂的控制已经达到了顶峰。

    康平帝偶尔觉得疲累,暂时褪下皇帝的外衣,左右环顾,却发现自己竟是这般的孤单。

    曾经相濡以沫的结发妻子,他的皇后,也无法像过去那般只是把他当成丈夫看待。

    还有他最宠爱的皇子、公主,眼中的孺慕多少都带着几分敬畏。

    君与臣,这、才是皇家最正确的相处模式,不管他们之间有着怎样的关系,最先还是要做君臣。

    这些道理,康平帝很明白,他也认可这样的模式。

    可他除了是个高高在上的君王,也是个有血有肉的肉身凡胎。

    某些时候,他也需要亲情的慰藉、滋养。

    而诡异的是,他的这种“渴求”,居然在他最不喜欢的姐姐身上得到了满足。

    看到安妮当着他的面儿,毫无公主架子的撒泼打滚抱大腿,毫不掩饰的表示自己就要靠着皇帝狐假虎威,种种言论,听着荒唐,却莫名的温暖康平帝的心。

    康平帝一共有七个姐妹,其中有他一母同胞的亲妹妹,也有出色优秀的永平长公主,但真正能让他感受到姐妹亲情的却是最荒唐的宜安长公主。

    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就像一个家庭里,父母有好几个儿女,他们或许会以最出色的孩子为傲,但他们真正喜欢、在意的,往往却是那个最没出息的孩子。

    因为那个最没出息的孩子,嘴巴甜,会来事儿,能守在父母身边,哄得他们开开心心。

    最重要的,是他们全身心的信任、依仗父母。

    这让渐渐老去的父母,依然有种被需要的感觉。

    康平帝就觉得,自己是这样的父母,而仗着他的恩宠作天作地的宜安长公主就是个不成器的孩子。

    安妮一通抱大腿,轻松给刘宏弄来了一个礼部侍郎的实缺。

    随后她更像是开了挂,时不时的在康平帝面前刷存在感。

    宫里对公主府的态度更是无比明显的改变着。

    每逢年节,宫里对臣下的赏赐中,宜安长公主府都是头一份儿。

    除夕宫宴的时候,安妮更是坐在距离帝后最近的位子上。

    某次余敬再次立了战功,他的爱女被破例封为郡君的时候,安妮又抱着康平帝的大腿一通闹腾,结果刘嫮也被封为了郡君。

    未来的几十年,宜安长公主成为皇室中最特殊的存在。

    她特立独行,经常传出暴打人渣驸马的消息,可又死活不和离。

    刚打了人,转眼她又是请太医,又是找好药的全心救治驸马。

    没过多久,公主府就又会传出打人的新闻。

    ……这两口子承包了京城所有人的八卦和娱乐。

    这般丢人,按理说,她早该被康平帝厌弃。

    可令所有人惊诧的是,康平帝非但没有恼了她,反而愈发恩宠与她。

    当然,安妮也确实值得康平帝对她好。

    因为安妮也是真心把康平帝当成弟弟来看待。

    康平帝是个明君,但他也是个人,有自己的小爱好。

    比如,康平帝喜欢打双陆,每次还会设上彩头,跟身边的内侍们赌得不亦乐乎。

    某次康平帝跟内侍玩得正尽兴,却被御史抓了个正着。

    结果,没有意外的,他被御史喷了。

    什么玩物丧志,什么有失身份,御史们仿佛被打了鸡血,摆出一副不把康平帝喷得认错决不罢休的架势。

    康平帝又羞又恼,可他又不能跟御史置气。

    他可是明君啊,作为明君,又怎么能做出杀御史这样的暴虐之事?

    康平帝只能硬着头皮任由御史狂喷,只求这波风浪赶紧过去。

    安妮却坐不住了。

    她派人去调查了那位御史,然后在他去某酒肆跟胡姬饮酒作乐的时候,把人抓了个正着。

    安妮拎着鞭子,把那御史一通狂抽,嘴里还不住的骂着:“朝廷有明令,不许官员狎妓,你倒好,身为御史却明知故犯!自己都管不住自己,却胆敢指责圣人?你特娘的是个什么东西?”

    皇帝打御史自然不对,史书上都要留下一笔。

    可安妮不是皇帝啊,她本来就是朝中有名的不靠谱公主,各种荒唐的事,她都做得出来。

    打个御史怎么了?

    就是几位宰相也不好说什么。

    再说了,人家宜安长公主也不是无的放矢啊,毕竟这位御史犯错在前,长公主抽他,都能被解释为“实在看不下去,这才愤而出手”!

    当然,御史再有错,也是朝廷官员,长公主又不是执法人员,根本没资格惩罚。

    御史台和几位宰相都上了折子,康平帝忍着心里的暗爽,故作气恼的把安妮叫进宫一通臭骂。

    安妮还不服气的梗着脖子,“谁让他胡乱参圣人了?圣人这般勤勉,不过是有点儿小爱好,他们却还不肯容忍。哦,他们在私底下又是狎妓、又是赌局玩闹的,凭啥不让圣人打双陆?”

    “哼,以后谁敢再欺负圣人,我照样抽他!”

    几位宰相和重臣听得嘴角直抽搐,但对于这么一个混世魔王般的长公主,他们又没有别的办法。

    若是王爷啥的,他们还能怀疑他造反,可一个公主,还是个为爱痴狂的傻公主,啧啧,他们想诬陷都找不到下手的地方啊。

    康平帝心里都要乐开了花,脸上却还要强忍着,佯装愤怒的训斥了安妮几句,并当众宣布了对她的惩罚:罚俸一年,并禁足一个月。

    但,转过头,康平帝就又赏了安妮许多好东西,金的银的玉的瓷的,足足好几大车,险些把那些朝臣们气得鼻子都歪了。

    经此一事,康平帝知道自己没有疼错这个姐姐,姐姐虽然行为奇葩了些,但她是个真性情的人,别人待她一分好,她能还给十分。

    为了这份感情,她不会像其他人那般瞻前顾后,而是勇往直前。

    康平帝亲身经历了这种“感情”,愈发觉得皇姐的纯粹和率真,这样的人,也更值得他的看重和恩宠。

    就这样,宜安长公主成为皇帝最看重的姐姐,直到康平帝快要驾崩,临终前,康平帝还不忘跟太子交代,“你宜安姑母是个单纯的人,不懂得那些歪门邪道。这世道太乱了,似她这样真性情的人,难免要吃亏。朕若走了,你要好好帮朕照顾她……”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