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攻略极品

752.第746章 我就是败家女(十五)

    第746章 我就是败家女(十五)

    在“抱错孩子”这件事还没有爆出来之前,童老爷子也非常疼爱苏希彤。

    因为苏希彤是他的外孙女,是他唯一的继承人。

    女儿已经被养废了,童老爷子可不想再把外孙女给养歪了。

    所以,从小到大,童老爷子都非常注重对苏希彤的培养。

    不管是延请名师,还是各种精英教育,其实都是童老爷子的手笔。

    毕竟那个时候,苏父还忙着奋斗自己的事业,稍微有空闲,也要忙着哄老婆,根本没时间顾及苏希彤。

    至于苏母,呵呵,她连自己都需要人照顾,又怎么会教养一个孩子?!

    可以说,童老爷子在苏希彤身上倾注了很多心血。

    苏希彤能长成这样,也全靠童老爷子的严格教导。

    但不知为什么,童老爷子跟苏希彤相处的时候,总觉得少了那么一点东西。

    两人更像是师徒或是上下级,而绝非血缘至亲。

    过去,童老爷子只当自己在商场打拼惯了,已经不会跟小孩子相处,这才跟苏希彤不亲近。

    可当他看到缩手缩脚、浑身小家子气的苏安妮时,心中顿时生出一抹莫名的亲近感。

    那种来自于血缘的召唤,让童老爷子瞬间就喜欢上了这个别人都看不上的小丫头。

    只可惜,小丫头却惧怕于他威严的外表,并不敢跟他太过亲近。

    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小丫头是绝不会主动来探望他这个外公的。

    童老爷子眯了眯眼睛,忽的想起刚刚听闻的一件事:难道,苏志强那个混小子因为西餐厅的事,狠狠处罚安妮了?!

    心里忖度着,童老爷子还是赶忙让人把安妮叫上来。

    上了楼,来到书房,安妮看到童老爷子后,第一句话就是,“姥爷,给我点儿钱吧。”

    童老爷子一怔,被他教养了十八年的苏希彤,一直都是叫他“外公”。

    苏安妮刚被认回来时,畏缩又怯懦,为了不让人笑话,更为了不惹人讨厌,她便跟着苏希彤学,也叫他“外公”。

    但对于北方人而言,外公什么的,太过官方,就像是父亲母亲那般。

    话说,寻常人家,谁在家里还叫自己的亲爹为父亲?

    外公外婆什么的,远没有姥爷、姥姥更显得亲近。

    “多少?”

    童老爷子也没问安妮要钱干什么,直接问了个数字。

    “唔,姥爷,也不用太多,先给我个小目标吧。”

    安妮歪着头,俏皮又有些无赖的说道。

    “小目标?”那就是一个亿啊。

    呵呵,这小丫头,还真敢开口。

    不过,童老爷子喜欢!

    “好,小目标就小目标。”

    童老爷子都没有犹豫,“我给你写支票,还是直接给你转账?”

    安妮没想到童老爷子这般“豪气”,一个亿说给就给了,连个理由都不问。

    不过,安妮也喜欢这样豪爽的外公!

    “您还是给我银行卡吧,对了,别用我的名义办,我名下的银行卡都被我爸冻结了。我怕钱到了我名下,他还会插手。”

    一个亿啊,又不是一百块钱。

    说句不好听的,苏父的私人账户上,都未必有一个亿的现金。

    别看苏氏号称资产数十亿,但那些更多的是不动产,账面上的流动资金并不多。

    苏家是做实业的,固定资产的份额格外重。

    如果让苏父知道,自己的败家闺女手里有一个亿,肯定不放心。

    “我帮你收着,省得你乱花”之类的话,简直就是父母剥夺儿女私房钱的最佳借口。

    钱一旦被苏父拿走,呵呵,安妮就甭想拿回来了。

    “他不敢!”童老爷子声音很平淡,但言语间却透出浓浓的霸气。

    “姥爷,您可别小瞧苏志强同志哟。”

    安妮笑得眉眼弯弯,神情更是娇俏可爱,没了往日的瑟缩与怯懦,反而多了几分这个年纪该有的活力。

    “出了什么事?安妮,你似乎变了啊。”

    童老爷子深深的看着安妮,那犀利的眼神,仿佛要把安妮看穿一般。

    安妮眼中闪过一抹黯然,笑容变得有些勉强,“我回到苏家快一年了,却处处被人嫌弃,被人笑话,连个保姆都不把我放在眼里,就连苏志强,我名义上的亲爹,对我也是各种不待见。”

    “过去,我还以为是我确实不够好,没规矩、不懂礼仪,更不明白名媛的那些道道。但——”

    安妮猛地抬起头,直直的看向童老爷子,“姥爷,我出生后,还没有过满月,老家的奶奶便以熟人靠得住为由,从老家送来三个远房亲戚来苏家做保姆。”

    听到安妮忽然提及这件事,童老爷子眸光闪烁了一下。

    “这三人,除了苏翠芬已经三十岁,有过孩子,知道怎么带孩子外,其他两个人才二十来岁,自己还稚气未脱,又怎么伺候一个婴儿?”

    “三个月后,这两人先后找了借口回了老家——”

    不等安妮说完,童老爷子就打断她的话,“为什么是找借口?兴许人家真的有事儿呢。”

    “姥爷,我只是缺少受教育的机会,并不是真的傻。”

    安妮故意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有些自傲的说道,“如果从小给我和苏希彤一样的平台、一样的环境,我未必做得比她差。她的外公外婆只是山村种地的普通老农,而我的姥爷姥姥,则是改革开放的弄潮儿!这样优秀的基因,我没道理不如苏希彤!”

    听到安妮拐着弯儿的拍自己和亡妻的马屁,童老爷子眼底禁不住浮上一层笑意。

    他就觉得这孩子跟他投缘,果然,还是自己的亲外孙更贴心。

    “那两个女人走的时候说什么?好像是什么不习惯城里的生活。哈,这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

    “姥爷,我也是在底层生活过的人,人只有受不了的穷,没有享不了的福。一个人若是在天堂生活过,是打死都不肯再回归人间。”

    “两个农村来的姑娘,见识了城市的繁华,享受了富豪的奢侈,却转过来说‘不习惯’,这样不走心的借口,也就我妈相信。”

    提到苏母,童老爷子都有些沉默。

    他和老伴精明了一辈子,却养出了一个“天真烂漫”的女儿,这、这绝对是最大的讽刺啊。

    “前几天,我被苏翠芬挤兑得实在忍不下去,便大闹了一场,终于逼得苏志强惩罚了她。苏翠芬气愤之下,就给老家打了电话。”

    安妮说到这一节,半真半假的说,“我这人最喜欢听壁脚,看苏翠芬神情不对,就跟着她去偷听,果然让我听到了一些有趣的事。”

    安妮一边说,一边看着童老爷子,“苏志强发了家,那些三姑六婆、七大姑八大姨的都跑来沾光,偏偏最该来的爷爷奶奶,却打死不愿来省城。姥爷,我倒现在才知道,他们不是不想来享福,而是想亲自照顾自己的宝贝金孙……”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