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攻略极品

745.第739章 去特么的真爱(八)

    第739章 去特么的真爱(八)

    刘嫮眨了眨眼睛,呃,这是怎么了?

    一向把父亲当成心肝宝贝,哦不,是天神的母亲,怎么会对父亲下手。

    刘宏被打得半边脸都麻木了,后槽牙也隐隐有些松动。

    但他此时已经顾不得身体的疼痛,闭了闭眼睛,再睁开,咦,没做梦啊。

    那、那杨璀是怎么回事?

    她居然敢打他?

    刘宏像个被负心汉辜负的无辜少女,抖着嘴唇,颤着声音,尖叫了一声,“你敢打我?”

    安妮稍稍活动了下手腕,嗯,刚才冲得太猛,她竟没有控制好力道。

    听到刘宏近乎失态的尖叫,安妮也没废话,反手又是一记耳光。

    啪!

    周围很静,耳光格外响亮。

    安妮的力气依然很大,直接将刘宏抽得脸都转到了另一边。

    “杨!璀!”刘宏会投胎,从小到大就没挨过打。

    被打耳光,更是头一遭。

    他胸中燃起怒火,直接烧光了他本就不多的理智,让他忘了君臣尊卑,竟直接咬牙切齿的喊出了长公主的闺名。

    而回应刘宏的又是啪啪两记耳光。

    安妮忽然发现,自己好像有强迫症,打人耳光嘛,必须左右对称,次数也要双数。

    “你打我,你还敢打我?”

    刘宏都有些被打傻了,都忘了用手去捂脸,呆呆的看着安妮。

    “打了就打了,难道还要挑日子?”这句经典台词果然够霸气,说出来真是让人神清气爽!

    安妮足足抽了刘宏十个嘴巴,这才满意的收了手。

    她轻轻甩了甩手腕,这具身体真是太娇弱了。

    饶是有洗髓丹和灵力,也只是让她堪堪达到普通内宅妇人的身体状态。

    不过是打了几个耳光,她就觉得身体疲累。

    看来,以后她要多加锻炼啊。

    刘宏:……

    长公主不是对他情深义重、千依百顺吗,怎么眨眼之间,就仿佛换了一个人。

    刘宏在她的脸上再也看不到那种让他恶心的娇羞与痴情,相反,他只看到了陌生的高高在上和睥睨不屑。

    仿佛在“她”眼中,自己不再是让她爱得失去自我的天神,而是一个满身污秽的垃圾!

    “母、母亲?”

    别说刘宏不敢置信了,就是刘嫮也满脸惊愕。

    她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天,嗯,日头还在正中挂着,没有从西边出来,也没有大白天的出月亮。

    一切都正常,可自家母亲怎么就似换了个人?

    难道——

    刘嫮想到某种可能,瞬间变了脸色,她赶忙跑到安妮身边,关切的问道:“母亲,你的头是不是还在疼?”

    刘嫮的话提醒了在场的所有人。

    尤其是梅姨娘,刚刚她还在怀疑到底哪里出了问题,一听刘嫮提到“头”,她瞬间就想到了。

    是啊,方才刘宏还跟她偷偷嘀咕:撞得那么厉害,不会把脑子都撞坏了吧?

    当时梅姨娘故作生气的轻轻拍了刘宏一记胳膊,逼着他呸呸了两声,权做“童言无忌”。

    梅姨娘那样做,固然有做戏的成分,可也有几分真心。

    她很满意目前的状态,真心不想有任何改变。

    长公主脑子不好使,所以才能被刘宏迷得七荤八素,也才能被她这个侍妾玩弄于股掌之中。

    可万一她的头被撞坏了,以毒攻了毒,再让她恢复了正常,那、那自己的好日子岂不是到了头?

    这种猜测只在梅姨娘脑中飞快一闪,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竟一语成谶——长公主的头真的被撞“坏”了!

    否则,一向把刘宏当成命根子的长公主,断不会伸手打他!

    “还行,已经不是很疼了。”

    安妮这次算是豁出去了,什么崩人设,什么露马脚,她统统都不顾了!

    马丹,自从她绑定了极品系统,就一直认认真真、兢兢业业的做任务。

    为了任务,哪怕遭遇再极品的人,她也捏着鼻子好好维持着原由的人设,就是怕任务会失败,怕许愿人不满意。

    可结果呢,她这般努力,系统却还算计她、陷害她!

    她自认没做什么对不起系统的事,它凭什么要这般对待自己?

    这狗屁系统,老娘不伺候了,爱咋咋地!

    这一次,安妮也不再委屈自己,准备想怎样就怎样,她倒要看看,系统能奈她何?!

    所以,面对自己异于原主的行为,安妮连借口都懒得找。

    “那您、您——”怎么会做出这般异常的举动?

    刘嫮觉得,天塌地陷都没有这么可怕。

    安妮却对着刘嫮无比歉意的说道,“阿嫮,对不起,这些年阿娘委屈你了。都怪阿娘不好,你放心,以后阿娘会好好待你,加倍的补偿你!”

    许是有着相似的经历吧,安妮格外怜悯那些被父母错待的孩子。

    安妮虽然还没有融合原主的记忆,但通过之前所听所看到的一切,再加上她的推测,她可以料定,这次自己穿越的极品是个有情饮水饱、为了所谓的情爱可以舍弃一切的某奶奶牌女主!

    这样的人,以爱为名却伤害了很多无辜的人。

    说是爱情至上,听着似乎很神圣,其实骨子里就是自私。

    在原主和丈夫自以为轰轰烈烈的爱情中,刘嫮这个唯一的女儿便是最大的受害者。

    亲爹渣,亲娘脑残,作为一个天生渴望父母亲情的孩子来说,刘嫮从小到大受了太多的委屈与伤害。

    安妮觉得既然自己穿成了原主,就该好好补偿刘嫮这个可怜的孩子。

    刘嫮:……

    她的第一个反应不是感动,也不是意外,而是不相信。

    紧张的吞了口吐沫,刘嫮越过安妮,看向她身后的徐嬷嬷,“嬷嬷,还是拿着我的帖子,去太医院请太医吧。”

    母亲这次好像病得不轻啊。

    为什么说“这次”呢,因为似眼前这般的“悔悟”,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刘宏、梅姨娘等人若是做得太过分,长公主和刘嫮被闹得颜面尽失的时候,长公主偶尔也会“清醒”一回,觉得不该这么憋屈,更觉得对不起女儿。

    可每次她“清醒”不到半天,只需刘宏装模作样的哄她两句,说一些听着就很假的甜言蜜语,长公主就又“糊涂”起来。

    浑身散发着粉红泡泡,眼里心里也只能装下刘宏一个人。

    至于身为公主的尊严与骄傲,以及女儿的委屈,长公主就都抛到了九霄云外。

    虽然这次看起来,长公主表现得更加决绝,可谁也不敢保证,她的这种“决绝”能保持多久……

    七月第一天,照例求保底月票,拜托小可爱们啦!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