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攻略极品

652.第646章 第廿八个极品(三十九)

    第646章 第廿八个极品(三十九)

    王金枝像是想到了什么,猛地爬起来,拼命的跑回客厅。

    安妮已经直起了身子,手里的簸箕也被丢在了一边。

    王金枝一进门就看到安妮悠闲的站在那儿,脸上的巴掌印儿无比显眼。

    “王安妮,你、你敢冤枉我?我什么时候打你了?”

    王金枝气咻咻的杀到安妮近前,大声的叱问道。

    安妮脸上带着戏谑的表情,却故意用可怜兮兮的口吻说道,“妈,您没打我,是、是我自己不小心磕得。”

    说完这话,她又凑到王金枝的耳边,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音量说,“对啊,我就诬陷你了,你又能怎样?”

    “你、你个熊娘们,不孝的东西——”王金枝气得浑身发抖。

    她忽然一阵心悸,胸口发闷,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怎么样?被人冤枉的滋味儿不好受吧。”

    安妮继续小声的刺激着王金枝,她还故意指了指自己脸上的巴掌印儿,“这是我用化妆品画出来的,别说,还挺像那么回事儿。”

    “你、你——”

    王金枝捂着胸口,开始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怎么?又想说自己犯心脏病了?呵呵,你还真是个戏精,整天就知道装病。你说这里也没个外人,你装给谁看?”

    “王金枝,我告诉你,你就算真的得了心脏病,也没人相信你。”

    “哎哟哟,别这么恶狠狠的瞪着我,过去我顾忌着焦俊峰,所以才对你各种容忍。可现在嘛,我都是死过一回的人了,我还怕什么?”

    王金枝眼睛瞪得溜圆,一根手指颤巍巍的指着安妮,“你、你说你为了俊峰可以忍受一切,都是骗他的?你也恨俊峰?”

    王金枝可是没有忘了之前儿子在家时,儿媳妇是怎样的贤良淑德、情深义重。

    现在看来,那些居然也是儿媳妇装的。

    不行,不行,她要告诉儿子,揭穿“王安妮”这个小贱人的真面目。

    王金枝心里发急,她的心悸却越来越厉害,最后竟是噗通一声歪倒在上。

    “来人啊,不好了,我、我婆婆又犯心脏病了。”

    安妮冷眼看着王金枝痛苦的在地上呻吟,看了好一会儿,才扯着嗓子喊道。

    众人已经走出了焦家的院子,不过都没有走远,隐约听到焦家传来的呼救声,众人皆是一惊。

    “听着好像是俊峰媳妇的声音啊。”

    “哎哟,不会又出事了吧?”

    众人不敢耽搁,忙转过身往焦家跑。

    “来人啊,快来救命啊。”

    安妮喊着,“我婆婆又昏倒了!”

    又犯心脏病?

    又昏倒?

    好个“又”字。

    安妮越是这么说,越是让村民们清晰的回想起二十多天前的事。

    那天,眼见虐待儿媳妇、孙子的丑事被暴露,王金枝就犯了心脏病,还直接一头栽倒在地上。

    当时村民们离得远,看得并不十分真切。

    随后在网上看到了高清视频,看到了王金枝脸上的微表情和种种小动作,他们才知道:原来这位在装病啊。

    时隔不到一个月,旧戏重演!

    众人见王金枝倒在地上,手捂着胸口,双眼紧闭,嘴里无意识的发出呻吟声。

    他们却没有丝毫担心,反而有些不耐烦的说,“哎哟,不是我说,金枝,你怎么动不动就装病啊。”

    “就是,这还没一个月呢,你又折腾上了。”

    “刚才我们都听到了,你打了儿媳妇,人家孩子不跟你计较,还帮着你隐瞒说什么是自己磕得。谁能把脸磕出巴掌印儿来?还不是人家孩子懂事?”

    “对啊,这么好的儿媳妇,你不说好好照顾人家,居然又来装病这一套。咋,你是不是想说,是俊峰媳妇把你气晕倒的?”

    “唉,金枝,做人要厚道啊!”

    众人七嘴八舌的说着,说出的话,对于王金枝而言,不啻于一根根尖刺狠狠的插在她的心上。

    她并没有昏倒,她只是心脏难受,神智还是清醒的。

    这会儿听到村民们的指责,她的心悸愈发强烈了,整个人更是呼吸困难。

    安妮就在村民们指指点点的当儿,已经拿起手机拨打了妖二零。

    “喂,我、我婆婆心脏病犯了,现在昏迷不醒,你们赶紧来救人啊。”安妮急声说着。

    村民们看了,更是无奈的摇头,“妮儿,你婆婆就是装的,你还真给她打急救电话?哎哟,你这孩子哟,咋就这么实诚?”

    安妮不好意思的扯了扯嘴角,道,“我、我看我婆婆难受得厉害,都昏倒了,还是去医院看看比较保险。”

    这位说话的村民还想再劝两句,却被身边的人拉住,“这事儿人家俊峰媳妇也为难。你看金枝非要躺在地上哼哼,说自己难受,俊峰媳妇一个做儿媳妇的,难道还能眼睁睁看着?”

    有病没病,还是送去医院,让人家大夫去鉴定!

    到时候,有了大夫的诊断结果,俊峰媳妇对焦家人也能有个交代啊,更不至于被扣上“气病婆婆”的罪名。

    这位村民没有把话说透,但在场的很多人都听明白了。

    也是,儿媳妇这个身份本来就敏感,更不用说焦家婆媳势如水火,如今王金枝还在演戏污蔑人家,人家确实不好处理。

    打妖二零,把人送去医院,反倒是最好的办法。

    十几分钟后,镇医院的救护车赶来了焦家。

    跟车的急救人员一看病患是王金枝,都明显的楞了一下。

    这位可是他们玫瑰镇的名人啊,恶婆婆的骂名更是响彻整个华国。

    网上的热度虽然褪去了,可在他们玫瑰镇,还是偶尔会有人提及这件事。

    大家还以为有了那样惨痛的教训,王金枝这个恶婆婆应该会收敛一下。

    即便不能痛改前非,好歹也能安分一段时间。

    没想到啊,这还没一个月,这位又“病”了。

    “又病了?呵~~”本来出于职业素养,急救人员不该对病患说什么。

    但这位大夫实在忍不住了,冷声嘀咕了一句,语气中充满了嘲讽。

    王金枝更气了,亲戚不信她,邻居指责她,现在连个陌生的大夫都来笑话她。

    可她真的难受啊,心脏仿佛被人紧紧捏在了手里,她觉得她下一刻就能死掉。

    一直低着头、跟在王金枝身边的安妮勾了勾唇,手指微微滑动了几下……

    或许某萨跟医院打交道的次数少吧,某萨没有见过什么不好的情况。每次去医院,大夫和护士都很好、非常尽责。结算医药费的时候,确实心疼过,觉得不就是个B超吗,怎么动辄一两百。可随后又一想,去美容院做个美容都要一二百块钱了,那只是护理,这可是救命啊。不得不说,现在人的消费观确实有问题,(*^▽^*)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