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攻略极品

202.第201章 第十一个极品(十五)

    第201章 第十一个极品(十五)

    打新闻热线询问她的联系方式,说话的语气还怪怪的?

    安妮脑海里瞬间浮现出三张刻薄、无耻的嘴脸。

    啧,自己还没去找这家人的麻烦呢,他们倒先找上门来了。

    不过,他们还真会挑时候,趁着火灾新闻的热度还没有下去,便想方设法的来找她这个烈士遗孀。

    这家人,是把党安妮逼上绝路的元凶之一。

    如果不是他们讹诈,党安妮不会借校园贷,更不会因此而背负巨额高利贷,最后无力偿还,继而走上了那条不归路。

    可以说,这家人是党安妮悲剧人生的始作俑者。

    当然了,党安妮的悲剧,也有她自身的原因,但他们却一路将党安妮推入了深渊!

    虽然党安妮的心愿里没有报复他们这一条,但安妮觉得,在党安妮的内心深处,一定恨极了这家人。

    是他们,给党安妮上了残忍的第一课,告诉她现实是怎样的冷漠、可怕。让原本内心充满阳光、充满正能量的女孩儿,彻底陷入黑暗之中。

    “很好,既然自己找上门,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安妮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之前她就在郭娉那儿做了铺垫,郭娉还主动表示,会帮她搜寻视频证据。

    现在魏勇一家又找了上来,安妮没道理放过他们!

    “党老师,你、认识他们?”

    范记者小心翼翼的问道。

    安妮沉默片刻,旋即有些难过的说道,“我不知道是不是他们,但我是孤儿,没有亲人,更没有什么长辈、男性朋友。”

    魏勇一家还挺聪明,没有固定一个人去打热线,而是一家五口,连刚上小学的小儿子也掏出了手机,轮番给电视台打电话。

    一家五口,有男有女,有老有小,电话号码还不一样。

    所以就给电视台的工作人员一个错觉,有好些人在关心、寻找烈士遗孀。

    若不是范记者觉得不对劲,以“党老师不想被人打扰生活”为由劝住了同事,没准儿魏勇这会儿已经知道安妮的电话和住址了。

    “我猜,他们可能是——”

    安妮缓缓将党安妮好心扶摔倒老太太,结果却被对方讹诈,随后更是再三被敲诈的事说了出来。

    “……我没有撞她,送她去医院,也只是想着,我从小在福利院长大,接受了社会那么多的善意,长大了,有了能力,也当回馈社会。”

    安妮仿佛压抑了许久,终于找到了宣泄的途经,说着说着,就带上了哭腔。

    “结果,那位老太太却抓着我的手,说我是肇事者。呵呵,我那时连自行车都没有骑,怎么就成了肇事者?”

    安妮越说越能感受原主的那种委屈与悲愤,“而且医院的大夫也检查过了,老太太身体没有任何损伤,可老太太就是抱着腿说疼,硬是在医院住了三天,而我也没日没夜的伺候了三天……”

    安妮这边说着,电话那端的范记者则无声的听着。

    其实早在安妮说“好心去扶老太太”的时候,范记者就想到了某种可能。

    她是跑社会新闻的,见多了这种事,为老不尊、倚老卖老的人,她更是没少碰到。

    自打她当了记者,她才切身体会到什么叫“现实比故事更荒诞”。

    因为写故事的作者,大多数人都三观正、有起码的道德底线,脑洞再大也有限制。

    而现实中,三观扭曲、毫无道德底线的无耻之徒,并不少见!

    为了钱,夫妻反目、母子成仇、兄弟姐妹打成一团,至亲至爱之人都如此,就更不用说陌生人了。

    “……我付了医药费,又赔了将近一万块钱的精神损失费、营养费,”

    安妮还在讲述,“没过多久,那位老太太的儿子,又去我们学校找我,说老太太身体不舒服,可能是上次摔倒后的后遗症,又问我要钱……我接连给了他们五千块钱,我、我连学费都没有交,最后逼得实在没办法,我还借了校园贷!”

    “啊?党老师,你、你……现在没事了吧?”

    范记者听得心都提了起来,校园贷就是高利贷啊,根本沾不得。

    “已经都过去了,我也把学费和欠款都交上了。”

    安妮吸了吸鼻子,低声道:“如果老人真的身体不舒服,我赔钱也就赔了,毕竟他们家确实生活困难。可就在我赔钱的第二天,我还在路边看到老太太背着十几斤重的大麻袋,从垃圾桶里捡矿泉水瓶和纸盒子。”

    范记者:……

    呵呵,人家就是专职碰瓷的,副业捡破烂儿。

    安妮似是忽然醒悟过来,恨声道:“我这才知道,他们是在故意骗我。我、我不想继续被他们讹诈,又怕他们纠缠,正好那时一位偶然认识的老师介绍了一份S大附近的工作,我就在S大教工宿舍租了房子,随后又——”

    遇到了赵豫,怀了身孕,然后因为误会暂时和赵豫分手,直到看到新闻,才紧急跟赵豫在ICU办了手续。

    这是安妮对外的说辞,她模糊了被灌酒、下药的事,将她与赵豫的“意外”,说成了一见钟情。

    这样既不会影响赵豫的烈士形象,日后孩子问起来,她也好对孩子说:你不是一夜情的产物,而是父母期待的小宝贝。

    作为一个不受父母期许的孩子,安妮比任何人都懂得,对于孩子而言,不被期许,是一种怎样的伤害!

    “随后我的手机丢了,重新办了一张电话卡,他们就找不到我了。”安妮低声说道。

    “正好我们电视台播放了你们的新闻,他们认出了你,就想通过电视台找到你的下落?”范记者也想通了这一节,接着安妮的话说道。

    安妮“嗯”了一声。

    范记者虽然跟安妮接触的时间不长,但从她的气质、言谈举止就能看出,她是个有涵养的好女孩儿。

    她实在不忍心这样的女孩儿被无赖敲诈,想了想问道,“你扶老太太的地方,周围没有监控。不过,应该有路过的行人吧?而且附近应该也有商贩、小铺之类的吧?”

    “我也不记得了,那时是傍晚,街上的行人很少。拐角倒是有个修自行车的老大爷,但我也不确定他有没有看到。”

    安妮回想着原主的记忆,不确定的说道。

    “那我帮你去查查吧。”顺便也核实一下安妮的说辞。

    毕竟她没有见过魏勇一家,实在不好贸然下决断。

    “范记者,谢谢你!”安妮诚挚的道谢。

    挂了电话,安妮想了想,打开了系统界面。

    这几次做任务,她都没有抽奖,也没有在天道商城兑换商品。

    随着她功德值积分的累积,天道商城又解锁了一些商品。

    安妮在诸多商品中,看到了一个名叫“幻想相机”的东西。

    安妮点开商品,看了看介绍,发现这个东西很有用啊。

    而且标价也不高,只要1点功德值。

    这也表明,这项商品是一次性的消耗品。

    一次性就一次性吧,有用就成。

    安妮点了下兑换。

    任务面板上,安妮的功德值积分瞬间被扣掉1点,总积分变成了20点。

    奖品背包里,一个小小的照相机正安静的躺着。

    安妮从背包里取出“幻想相机”,按照说明书,开始在脑海里幻想一个画面——

    初夏的夜晚,行人匆匆,马路旁的一条小巷子里,路灯下一个五十岁左右的老大爷在低着头修补车胎,在他身边竖着一个“打气、补胎、充电”的牌子。

    小巷的另一边,一个提着一沓纸箱子的瘦弱老人步伐矫健的走了过来。

    许是她走的太急了,被路边的一块砖头绊了一下,哎呀一声摔倒了。

    跟在老人身后的一个明媚少女,发现老人摔倒了,快走几步来到近前,急切的问道:“这位奶奶,您没事吧?!”

    老人原本想自己爬起来,一听到这个声音,起了一半的身体停了下来,然后用手捂住腿,哀哀的叫了起来,“疼,我的腿好疼啊。”

    嗡嗡嗡~~

    这是无人机发动机的声音,随着视野的升高,将这一幕清晰的拍了下来。

    PS:谢谢书城雁梓亲的打赏,谢谢猫怕老鼠44亲的打赏,谢谢亲们的推荐、订阅和月票,谢谢啦,O(∩_∩)O~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