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攻略极品

172.第171章 第十个极品(九)

    第171章 第十个极品(九)

    “妈,我想自首。”

    安妮对上吕茜茜那双不可置信的美眸,一字一顿的说道,“这些天,我在里面一直反省,我发现,过去我是真的错了。”

    吕茜茜越听眼睛瞪得越大,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这还是她家闺女吗?

    怎么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变成了这幅模样?

    她家安妮什么时候认过错?

    还、还反省?!

    吕茜茜下意识的把手搁在了安妮的额头,呃,不热啊。

    又顺手捏了捏安妮的面皮,轻轻扯了扯,嗯嗯,是原装货啊,没有被假冒!

    安妮嘴角抽搐了一下,而后借着吕茜茜靠近的当儿,向前探了探身子,极小声的说:“妈,前两天我的病房里发生了事故,几个病人互殴,导致了一死两残!”

    吕茜茜的瞳孔猛地收紧,她惊恐的看着安妮。

    那眼神仿佛在说,你没开玩笑吧,医、医院里也会斗殴,继而闹出人命?

    可为什么外面媒体没有报道?!

    安妮迎着母亲的目光,缓缓点头:我没说错,这里确实发生了意外。

    安妮眼角的余光撇了撇接待室门外站着的女保安,压低嗓门,“妈,我在这里住了两天才知道,这里不是普通的精神病院,而是关押杀人犯、有暴力倾向的强医。妈,你百度一下就知道,强医是个什么地方。”

    说着,安妮还故意抬了抬头,露出白皙的脖颈。

    吕茜茜顺着安妮的动作看下去,惊愕的发现,女儿纤长如天鹅颈的脖子上有一道浅浅的淤痕,看那形状,应该是被人掐得。

    而看痕迹的颜色,应该是几天前留下的伤。

    吕茜茜很聪明,她似乎想到了什么,身子剧烈的颤抖起来,艰难的吞了口唾沫,小小声的问道:“安妮,你、你的脖子——”是被人掐得?

    提及脖子上的淤痕,安妮面楼惊慌之色,一副根本不敢回想的神情。

    她又装着害怕的模样,悄悄看了看四周,方才呜咽着点头,“隔壁病床的病人掐得,差点儿掐死我!妈,这里的每个病人,身上都有人命,他们都是真正的精神病,而我——”

    吕茜茜仿佛掉进了冰窟窿里,浑身一阵战栗,心里更是乱成了一团。

    是啊,她家女儿可是装病的啊。

    但置身这样一个危险的环境,孩子没病也能吓出病来。

    吕茜茜都不敢想象,安妮一个不到十九岁的女孩儿,整天跟一群杀人犯呆在一起,还时不时的目睹他们发病、打人,将会是一种怎样的摧残。

    吕茜茜以己度人,觉得就算是自己,估计也会被逼疯。

    难怪自家闺女宁肯“自首”,宁肯去坐牢,也不想待在这里呢。

    吕茜茜越想越心疼,越想越气愤:好个大度、有姐妹爱的乔安娜,嘴上说得好听,转脸就把安妮往地狱里送啊。

    安妮的情况,明眼人一看就知道。

    结果,安妮却被送到了关押杀人犯的强医,这表明什么?

    表明有人暗地里出了手,想真的逼疯安妮,甚至还想要她的命!

    吕茜茜能十几年“圣宠不衰”,绝对有着过人的头脑和手腕。

    之前她的利益没有被侵害,所以才能表现得“本分”、“规矩”。

    可现在有人明晃晃的要害她唯一的女儿,她若是还能忍,那就不是“乖巧懂事”,而是乌龟王八!

    “安妮,你放心,妈妈一定会想办法把你救出来。”

    吕茜茜的手用力收紧,指节都有些发白,她从嗓子里用力的吐出几句话,“咱没必要自首,你爸爸——”

    乔先生风流归风流,但在整合了妻子娘家章氏的产业后,俨然成了S省的首富。

    在别的地方不好说,可是在S省,乔先生还是有些话语权的。

    安妮苦笑,“妈,我爸也是乔安娜的爸爸,比我更名正言顺!”

    “安妮——”吕茜茜满嘴苦涩,心里更多的是愧疚。

    虽然她整天告诉女儿,要有自知之明,要认清自己的身份,可安妮真的“明白”了,吕茜茜又满心心疼。

    女儿想要一个真正的爸爸,想拥有一个正常的家庭,这是再正常不过的想法。

    可自己却因为贪恋享受,为了钱而做了小三,让女儿一出生就矮人一头。

    都是乔一山的女儿,一个千娇万宠、出入前呼后拥,而另一个却顶着“私生女”的名头,处处被人瞧不起。

    去了贵族学校,更是被那些“正房”所出的大小姐、大少爷们嘲笑、排挤!

    乔安妮为什么会事事跟乔安娜比,为什么处处针对乔安娜,吕茜茜比谁都清楚。

    但,她总是故意不去想。

    现在安妮主动将那层窗户纸捅破了,吕茜茜除了心疼就是自责、愧疚。

    女儿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会有现在这个下场,全都是她这个做母亲的错啊。

    “妈,我不怪你,真的!”

    安妮感受到吕茜茜的难过与自责,轻声道,“过去我小,不懂事,总是怪您不是乔太太,不能给我一个好出身。但现在,我想明白了,您给了我生命,给了我普通人都享受不到的富贵生活,这已经很不容易了。”

    乔安妮表现得越懂事,吕茜茜越伤心——天哪,我的安妮到底在里面受了多少苦,短短一个月就让她变成了这样?!

    因为吕茜茜知道,无忧无虑、娇生惯养的孩子才会天真、任性。

    而“懂事”什么的,都是被生活、困难磨去了棱角,不得不做出的改变!

    “我虽然没有爸爸全部的爱,但我有您双份的爱,所以,我一点儿都不委屈,也不难过。”

    乔安妮握着吕茜茜颤抖的手,发自肺腑的说道:“所以,您不用自责,更不用为了我而去报复什么人。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全是我自己的错,是我咎由自取。”

    吕茜茜本能的想开口反驳。

    却被乔安妮抢先说道,“再者,他们能把我送到这个地方,想来也不会让我轻易离开。妈,只有自首,只有我自身名正言顺、无懈可击,让对方无话可说,我才能顺利逃离这个可怕的地方!”

    响鼓不用重锤,跟聪明人说话更是点到为止。

    刚才吕茜茜是被这突如其来的“真相”刺激到了,只顾着心疼、愧疚、自责,根本无法正常思考。

    这会儿她渐渐镇静下来,理智也悉数回笼。

    只看她缓缓点头,“安妮,你说的没错。这件事还需要好好操作一番。你放心,妈知道该怎么做!!”

    安妮倒是有些好奇了,“妈,你准备——”

    吕茜茜用手背抹去眼泪,故作叹息的说道,“唉,你这孩子就是冲动,就是不懂事。之前因为一点小摩擦,被人挑唆着拿着刀子去恐吓你亲姐姐——”

    安妮挑眉,咦,有点意思哈。

    “你那时候也才刚过了十八岁的生日,还只是个半大孩子呢。只觉得是姐妹间的玩闹,哪里知道那样是犯法?”

    乔安妮的年龄是个优势,乔安娜作为异母姐姐,可是比她大四岁里。

    吕茜茜反复强调“亲姐妹”,为得就是提醒广大吃瓜群众,她家安妮是妹妹,比姐姐小好几岁。

    而在华国固有的思想里,姐姐应该让着妹妹,就算妹妹偶尔顽皮、偶尔胡闹,姐姐也该包容。

    巧的是,乔安娜的人设就是宽容大度的善良小姐姐。

    吕茜茜可没忘了,当初乔安妮被警察带走的时候,乔安娜在媒体面前的那一通意外震惊、伤心失望又不忍追责的表演!

    哼,既然是善良小姐姐,那就该一直善良下去。妹妹都主动认错、自首了,那做姐姐的如果再斤斤计较,那就是崩人设了。

    “这是一不该。你二不该,是不该犯了错不知道认错,还被人撺掇着装病,试图躲避惩罚。”

    安妮暗自点头,她现在放心了,有个好队友太关键了。

    她可以确信,只要吕女士放开手脚,根本不用她上场,就能轻松控制局面,然后顺利达到她的目标……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