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烂柯棋缘

171.第171章 你偏心!

    第171章 你偏心!

    青松道人师徒两到底也不是傻子,虽然计先生没明说什么,可这两位锦袍人是不是凡人已经够明显了。

    这个时代可不是计缘上辈子那会,没那么多可靠运输手段的,一条出自通天江的几十斤重大鳙鱼活着提上山,加上看不清面相,怎么着也是神仙中人。

    拜这条大鱼所赐,云山观的厨房里从杀鱼到蒸煮都一阵鸡飞狗跳般的热闹。

    得亏了灶台和锅都够大,否则要烹制那个大鱼头都有些困难。

    到了吃晚饭的时候,除了青菜果蔬和一些腊肉,重头戏自然全是鱼肉。

    山里野生的老姜,配合山下百姓家购买的新腌酸白菜,再加上老花椒和一种叫辣子干的作料,调和出一种鲜咸带微辣的鱼头汤。

    一张八仙桌摆到了道观前院,除了围成一圈的菜,最瞩目的就是一口大锅。

    没错,因为没有足够大的碗又不想破坏鱼汤的完整,青松道人师徒两将一口备用锅当成了盛菜用具,垫上四块合适的石头,直接端上了桌。

    这种吃法算是比较新奇,调味也确实还可以,加上今天的好心情加成,老龙还不觉怎么样,龙子应丰倒是吃得酣畅,觉得青松道人厨艺确实还过得去。

    对于两龙来说这顿饭其实也就尝尝味道,想吃饱是不可能的。

    菜是家常菜,酒是那天黄兴业送上来的地方酒,算不上什么珍稀,但气氛却比当初水府寿宴那会还好一些,便是听青松道人那些作死算命的故事,也是令饭桌趣意顿生。

    待到酒足饭饱,天色也已经完全黑了。

    应家父子两同计缘在观中院内谈天说地的又是聊到很晚,主要由计缘和老龙聊,一个上辈子千奇百怪的知识储备放在那,加上这辈子的心境和感悟,谈什么都能说得上几句,一个本身道行和阅历在那,讲什么都有自己的见解。

    计缘会忍不住问问自己不知道却又感兴趣的,比如现今十方各界地域的情况,听听老龙对一些事物的看法。

    老龙也会本着好奇心问问自己想了解的,比如顺嘴提了一句稽州春惠府边缘的那道剑痕,计缘也就组织语言将当初人在宜州飞剑千里斩妖邪的事情说了一下,言辞虽然简单,却令龙子和两个道人都心驰神往。

    当然话题有时候也会乱飞,比如因为计缘顺口提了一下晚餐的鱼肉,就拐到了如何烹饪银窍子那般水之精的上面,跳脱性也是有些强的。

    计缘聊起了兴致,不论是他自身的好奇疑问还是一些讨论话题,老龙都能讲上几句,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就很少能聊得如此畅快,他自觉老龙也是差不多心态。

    更难得的是他们两个都没什么旁枝末节的顾忌之处,交心之中照见真性情,想谈什么谈什么,可以数落仙人也可鄙夷其他龙属。

    随后从星斗日月到万物生长,从妖魔歧路到正修正道,从王朝更替到世家兴衰,随心所欲无所不谈。

    有些道理探讨到最后,难免会卡壳,这种时候,计缘往往福至心灵的会回忆起上辈子一两句黄庭道德之言,脱口而出则其义自见,这天聊起来就越来越有种谈玄论道的感觉。

    越是到了后面,连龙子应丰都不敢随便插嘴,只是细细倾听。

    ……

    “阿…嗬……困了困了…...计先生,你们聊,我想去睡觉了。”

    “嗯,我也是……”

    两道人的哈欠声算是让话题暂止。

    齐宣和齐文对于很多事只能听懂一点点,大多都是听得云里雾里,开始还能凭借好奇心陪坐,现在早就扛不住困意了。

    “哎哎哎,别走啊别走,听了有好处的,你们两个道人不知好歹,知不知道今晚这一场,世间有多少高来高去的家伙求都求不来的。”

    龙子应丰硬拉着青松道人和齐文不让走,两个哈欠连连的人只好求助计缘,他们不是傻子,当然能分辨其中一些内容奇异之处,可是开始还好,到后面越听头脑越涨,这会实在是撑不住了。

    “让他们去睡吧,两位道长可不比殿下你体魄强健。”

    计缘都这么说了,龙子只好松开了手,看向齐宣和齐文的眼神带着那种惋惜的意味。

    等两道人一走,满心期待能继续听下去的龙子发现,自己老爹和计叔叔都不说了。

    老龙慢慢站起来,冲着计缘拱了拱手。

    “同计先生一夜畅谈,老朽受益匪浅啊!”

    计缘也是起身很郑重的回礼。

    “彼此彼此,计某也是收获良多。”

    龙子略有愣神,望望东方色彩,虽依旧灰蒙,却感黎明将至,原来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一夜。

    而此刻老龙和计缘都已离桌。

    “时候差不多了,老朽也该告辞了,下回新酿龙涎香,定会第一个来找计先生共饮。”

    “嗯,下次我也会去园子铺买些年份久的千日春,让老先生品品滋味。”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老龙笑逐颜开,看看还在桌前的龙子。

    “还愣着干什么,走了!”

    “哦,啊?爹,这么急着走干嘛,通天江那有妹妹呢,您又不是江神。”

    老龙摇了摇头,令抓住龙子就化影飞去,再留下去自己儿子估计要厚脸皮求事了。

    计缘目送龙影飞走,心情舒畅至极,这一夜聊下来,老龙说自己受益匪浅,那他计某人就更是如此了。

    打算去看看日出,不过在此之前还有一件事。

    计缘轻身一跃,如飘絮一般跨出云山观,直直落到了观外厨房边一处灌木前,弯下腰探手伸到灌木下摸索一下,就拎出两只毛色灰中带白的小东西。

    正是两只旧伤未愈的貂,这会已经昏睡过去。

    “啧啧啧,你们两也是运道好,不过若在这昏睡被山猫鸟兽吃了去,可就未免太惨了,换个地方睡吧。”

    再次起身一跳跃入云山观中,计缘甩着柔劲,将两只小貂嗖~得一下丢入道观厨房,投到了柴火堆下,自己则踏云往云山观日峰而去。

    天下大白之时,云海之上观日升,太阳之力引心火旺盛,心火引生脾土,脾土孕生肺金,肺金化生肾水,肾水滋润肝木,五行往复生生不息。

    。。。

    计缘自觉修行精进无碍,在云山中修行体悟术法神异,有时在烟霞峰,有时在观日峰,有时又会在其他峰头。

    有时在清晨衍化云海升腾白雾潮升,有时也会在傍晚体悟太阴太阳平衡之刻的阴阳势变。

    没人打扰也杂念的情况下,往往试验一个借清风以传神的设想就会用去数日,甚至计缘还会同孩子一样踏云追逐一股清风,想要复刻神髓上去。

    而不断尝试将三昧真火引出则更非一朝一夕之事。

    计缘少部分时间会在云山观睡,大部分时间则直接在山中坐,不是不想睡床,而是体悟术法玄妙很容易忘了时间,真就“废寝忘食”。

    有时候一不留神,时间居然就是一旬一旬的跳,转瞬过去一年半载,计缘也不得不感叹:“山中无岁月。”

    期间也有黄兴业再次拜访云山观等琐事,但都和计缘无关。

    作为招邪事件的当事人,黄兴业依然有一大堆麻烦事,鬼神之事即便没土地公特别叮嘱,黄兴业也不打算宣扬,但楚明才死在了黄家这件事还是得给长川府那边一个交代,同时也需要处理官府的一应事宜。

    即便中间有些麻烦闹心的事情,但总体来说黄兴业还是心中安定的,毕竟生命危险已经没有了。

    等到一切事了,黄兴业又一次带人拜访云山致谢,即便知晓当初跟他下山的不是青松道人,但终归是从云山求来了救星,礼数不能缺,并打定主意逢年过节都往云山送礼。

    。。。

    春去夏至响蝉鸣,夏去秋来金风起。

    已是计缘云山清修的第二年秋,远在稽州德胜府的宁安县,这一年居安小阁中,枣树又开花却不结果。

    实际上,居安小阁的枣树去年就花开茂盛结的果子却很少,尹青闲着没事爬上树数了不知道多少回,连上还留于枝头的火枣,挂果不足百粒。

    这些枣果全都又大又红十分诱人,尤其是两年前就留存的最早一批火枣更是鲜艳如火,有时候尹青在晚上都会错觉般以为火枣有微光。

    这一天,尹青坐在居安小阁石桌上看书,因为在大枣树下,他觉得精神更容易集中,呼吸也更畅快,并且这种夏秋之际,枣树下却总有微弱清风吹拂,凉快得很。

    一本《礼学》早已背得滚瓜烂熟,尹青放下书,抬头看看大枣树上那诱人的枣子。

    “哎…这快两年了你都不让摘一粒,真小气……爹爹一个三元及第的状元,到头来却没能留在京城,去婉州当了一个知府,我娘是一起去了婉州了可我不能去啊,我去了,家里和小阁谁来打扫,谁来照顾大枣树你啊,我这么辛苦,你就不能给我吃个枣子安慰一下嘛!”

    尹青叽里呱啦一顿说,枣树就是随着清风摇摆没反应,就如同一颗寻常果树。

    “哎……过段时间我就要去书院了,不能每天来看你了,只能半个月一个月的回来一趟了,哎……”

    叹了口气,尹青又悄悄抬头,枣树依然随风摇曳。

    “好你个大枣树,铁石心肠,不对,木头脑袋!”

    正恨恨说着呢,尹青低头的时候,忽然发现半开的院门处窜进来一抹火红。

    “小狐狸!”

    惊喜的声响从尹青口中蹦出,还没说下一句话呢,忽然发现有一粒火红大枣落下,正中狐狸头顶。

    “咚~”

    赤狐立刻受到惊吓般跳开,抱着脑袋抬头,结果刚好看到又一粒大枣在眼前放大。

    “咚~”

    “呜……”

    狐狸肉爪揉着鼻子,还没缓过一口气,头顶又是“咚咚咚……”三声。

    尹青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颤着手指指着大枣树。

    “你…你偏心!你太偏心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