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烂柯棋缘

170.第170章 事了居云山

    第170章 事了居云山

    真魔中了那两下也不是单纯让他受伤的,算得上是留下一个印记,三者谁都明白这种痕迹短时间内很难消去,往往有时候当事人以为已经痊愈但实际上依然有所残留,等闲上百年内不能磨灭。

    这能确保这真魔此刻定是拼命往大贞境外逃,根本不敢停留,毕竟老龙和计缘没有发誓的,算是一条不平等条约,真仙的话还能信,真龙反复可说不准。

    “爹,计叔叔,你们说这魔头到时候会不会反悔回大贞使坏?”

    龙子应丰虽然同样对大贞兴衰兴趣不大,但不代表喜欢有真魔这种邪乎的东西在自家生活的土地范围搞事。

    老龙看了看闭目养神的计缘,高深莫测的说了一句。

    “至少在彻底消去我和你计叔叔那一手的影响前,他根本不敢对大贞有任何想法,便是他自行彻底抹除了影响,再来大贞也得千方百计躲着我和你计叔叔,一旦被我们再次发现他的存在,加上血誓影响,他见我们等于自削九成力,交手则誓约之力同起,斩之必死。”

    听到这,计缘睁开眼看看龙子,笑道。

    “便是你,他也不敢撞见,真魔虽诡变无常,但立誓之刻我们三个都是见证者。”

    那天魔血誓的内容很简单,不能在入大贞也不能以任何形式对大贞伸手,到了真魔真龙这一级数,并不存在什么计缘上辈子的协约文字游戏,一切誓约随乎本心大道,虽然魔头假话连篇玩弄人心,可也得分对谁,这次被逼着立下的誓约可不是玩玩的。

    所以龙子还要有些疑虑,计缘这种能感受天地气机的和老龙这种本身见多识广道行强的都已经安心了。

    但黄府里头的两龙一人已经安逸下来,黄府外头的鬼神土地乃至黄家人可焦虑得不行。

    长川府城隍法相伫立三丈高,目光盯着刚才起过变化的天空,这会乌云密布电闪雷鸣,看起来依旧有种山雨欲来的压力。

    “土地公,你说上仙能压的住那邪物吗,里头真就只是在喝茶?”

    有判官再一次询问一边的土地公,毕竟只有他见过几次实况。

    土地公底气倒是足。

    “肯定没事的,我虽然道行浅薄,但也能感觉出来那邪物气势处在下风,况且不是还有真龙在嘛!”

    “龙属性格难测,不好说的……”

    其实判官还想说一句龙属毕竟也是妖类,可想到离得这么近,而且对方是真龙,也不敢多说什么。

    “你们说那邪物究竟是什么来头?”

    “定非寻常妖邪,否则上仙还需如此?”“不错,我等便是站在这里都无法察觉黄府异样。”

    “方才像是魔气又觉不同。”“确实有些像。”

    “刚刚那短促斗法是为何事?”“不清楚啊,看起来并无全力相斗的意思。”

    “也只能等结果了。”

    ……

    这边议论中,黄府那头却有一身着道袍的人影走了出来,那人并未带着道冠,在蒙蒙细雨中也无任何神异之处显现。

    但所有鬼神到那道人却全都精神一振,通过土地公,一众鬼神自然知晓那是谁,纷纷拱手问礼。

    “见过上仙!”“拜见上仙!”……

    面对几乎可以认定是传说中真仙一级的存在,便是长川府大城隍也不敢怠慢礼数。

    来人正是计缘,人家一众阴司鬼神为了今天的事怕是鸡犬不宁了,出来见一见道声谢是基本的礼貌,至于老龙,反正懒得见这些鬼神,就先飞走了。

    见鬼神行礼,计缘赶忙拱手回礼。

    “诸位不必多礼,此次事出紧急,也多亏了诸位的相助,才能妥善解决,这是两本身世名录,请两处阴司收好!”

    计缘说话间将两本阴司簿册送出,飞入两方阴司判官手中。

    长川府城隍地位眺望一下黄府,随后小心问道。

    “上仙,那通天江的龙君和里头的东西呢?”

    计缘指了指天上。

    “龙君司雨繁忙,先行离去了,而原本占据楚明才肉壳的,乃是一位真魔,其已被迫立下天魔血誓不再入大贞,在受了我与龙君一击之下负伤逃离了大贞。”

    真魔!

    听闻者皆是在心中一惊,又有些庆幸,这种诡异危险的邪物任谁也不希望遇上。

    “此事已了,黄家人就劳烦土地公将他们接回,那楚明才尸身尚在黄府,如何善后我就不便管了,希望诸位能够妥善处置。”

    这种琐碎的事情,在场鬼神也不敢劳烦真仙。

    “上仙请放心,我会让长川府楚家阴司中尚有阴寿的长辈托梦给家中之人,让楚家明白儿孙被邪魔所害,不会迁怒黄家。”

    有长川府城隍这句话,自然少了很多顾虑,届时就算黄楚两家再有纠葛也是人心私事了。

    “有劳府城隍了,也有劳各位,我就先告辞了!”

    计缘再次拱手行礼,然后对着土地公轻轻颔首两下,这才脚下升起云雾,由缓之快遁入天空乌云之中。

    片刻之后,并未下什么大雨,天上乌云就尽数散去。

    这一天对于黄家人而言自然忐忑不已,对于一众鬼神尤其是土地公来说更加惊心动魄。

    凡人只知妖邪之险不知其中细节,而对于鬼神来说,真仙、真龙、真魔,哪一个都是如云雾传说一般的存在,今天一下遇上了三个,而且差点在这东乐县动手,一旦有个好歹就是地龙翻身般的动静,说声万幸绝对不过分。

    。。。

    云山,烟霞峰云山观内,计缘和老龙以及龙子一起回到了这里。

    才到道观门口,正打算出去捡柴火的齐文就见到了三人,顿时兴奋的大喊起来。

    “计先生!师父~~~计先生回来了,计先生回来了!”

    “什么?计先生回来!”

    青松道人也从里头跑出来,惊喜的看着计缘三人。

    穿着道袍的计缘没胖没瘦,边上的老者和青年男子一声锦袍精神抖擞,看起来也不像妖邪。

    “哟,这一位就是那个敢自夸厨艺比肩仙府霞露的青松道人?”

    龙子见到青松道人就调侃一句,然后变戏法一样从身侧提出一条半人高的大鳙鱼。

    “这是通天江的大鲜鳙,我看看你能做出什么人间美味来!”

    “这么大一条鱼!我能提一下吗?”

    齐文眼睛瞪得老大,好奇的走上来,龙子于是就将鱼交给了他。

    这鱼才一入齐文的手,刚刚明明和死鱼一样不动弹的大鳙鱼,突然就“啪嗒啪嗒啪嗒啪嗒……”的颠了起来,让齐文摇来摆去差点抓不住,也顾不上弄脏衣服了,赶忙死死抱住。

    “这鱼是活的?你们怎么带着它登山的,好重啊,师父,这鱼得有四十斤不止!”

    齐文一边说话,那大鱼一边在其怀里颠簸,很是喜感,实话说换个寻常男子,这会已经抱都抱不住了。

    “呃,都别站在外头,快请进快请进,有这大鱼,今晚我一定做一顿好菜!”

    齐宣招呼的时候,计缘向着老龙引手作请,几人随后才一起进了道观。

    在殿前稍作介绍又看茶之后,青松道人找准一个空隙将计缘请到一边的厨房内,瞅着那头坐着的两名锦袍者,老的闭目养神,年轻的正和齐文聊天。

    齐宣小声询问计缘。

    “计先生,那两位面相看得我云里雾里,也不是凡人吧?”

    “呵,老毛病又犯了不是?三分敬畏七分平常就行了。”

    计缘不以为意的笑了一句,没说破什么就离开了,事到如今,和应家是真的没什么生分的了。

    厨房里师徒两忙活着料理大鱼,道观主殿前搬出来的小桌边,计缘和老龙则聊着今天的事和天机阁的传闻。

    “原本天机阁之事我只当个笑话,不成想连真魔都引来了,只不过他比较倒霉,正巧碰上了计先生。”

    “这笑话可不好笑咯,只希望别有太多好事之徒,应老先生也需动一动啊,这大贞毕竟是你我生息之所。”

    老龙品了品道观的劣茶,有些喝不惯。

    “那是自然,话说回来,玉怀山那些家伙虽然不顶什么用,可这反应也太迟钝了。”

    老龙这句吐槽也提醒了计缘,大贞虽然在东土云洲南角这种偏僻地方,可到底不是只有一条真龙,玉怀山也能看一看的。

    ‘不知道裘风在玉怀山是个啥位置,也不知道魏家人上山没有……’

    计缘现在拥有的杂书中,成书者多为仙道之人,对于仙府名山盛景的描写有,但对于仙府内部的一些事讳莫如深,所以他也不清楚仙府中的具体情况。

    想到这里,计缘借由最近抽空看借自青松道人的书册所学的精细挂术,摸出那块魏家玉佩感受气机,掐指算了片刻。

    和计缘之前所会的一些奇怪能耐一样,初次尝试掐算又是一种“野路子”,但效果却不错,心中升起某种明悟,知晓魏家之事尚未尽全功,更有一个大约在三年的模糊时间契机。

    感谢书友“SooO_LaZy”大佬、“汪小南丶”大佬的盟主打赏,(灬??灬),也感谢各位书友的大力支持!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