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烂柯棋缘

132.第132章 楼船八卦

    第132章 楼船八卦

    显然龙女并不清楚自己老爹是从什么地方将计缘送到水府的,所以将乌篷船和计缘送到江面的位置,也不过是水府外以北十几里。

    当计缘划着划着,以模糊的视线看看周围的山峦,见到沿江覆雪的农田和白雪皑皑的树林时,逐渐意识到自己可能还需要划好长一段水路,才能到之前钓鱼的位置了。

    在不清楚具体路有多长的情况下,计缘也慢慢加快的划桨的速度,劲力加大之下船速就快了很多。

    其实一般老渔民也能达到计缘现在的速度,并且能持续好一会,只是不能同计缘一样几乎不损耗什么气力的一直持续下去。

    泛舟而行的时候,计缘也尽量观察着沿岸的景色,看那一片白色,就知道三天前那“第一场雪”应该下了挺久的。

    此刻小舟前进的速度大约等于常人小跑,已经重新披上蓑笠的计缘也不急于再次提速,反正在水府吃了这么多好东西还喝了龙涎香,感觉能维持速度划船到通天江尽头。

    而且或许是因为棋子的存在,计缘就是有种感觉,尹夫子应该还到不了状元渡。

    划船到傍晚,估摸着都足足行船有七八十里水路了,依然没看到状元渡,倒是看到了前方一艘缓缓前行的楼船。

    这么冷的天出船,也不知道是不是出来沿江赏雪的。

    楼船船尾上的巨型船橹正在左右摇摆,估计里面的踏板船夫现在踩板并不是很快。

    此时天色还未完全黑下来,楼船上已经有下人开始挂起灯笼,透过那火光,计缘能看到每一个灯笼上都有字,只是模模糊糊看不清写得是什么,只知道字都是同一个。

    这么看来,这艘楼船想必是某个大户人家的私产,那灯笼上的字就是姓氏。

    计缘反正也无聊,也就一边划船追赶,一边猜测那个姓氏是什么字,并且以距离衡量难度等级。

    划桨两百下,接近不少,字体至少在视线中不是模糊成一团了,但还是看不清。

    又划两百下,开始有点轮廓了,方方正正看来比划不少。

    又划浆三百下,计缘终于有了猜测,姓氏大致就那么些,从头顶的偏旁和下中方的规格来看,可能是一个“萧”字。

    这会乌篷船已经距离楼船不远,哪怕随着天色渐晚有寒风呼啸,也可以清晰听到船上有悠扬的奏乐和一些交谈声。

    楼船顶层夹板后方,有几人或站或趴在船栏边,一位披着厚实大氅头戴方冠的男子,一个年轻一些裹着披风带着裘皮帽的公子,还有两个穿得也挺厚实的仆人。

    年长的男子手上还端着一杯酒,此刻望着远处划桨而来的乌篷小船,将酒水饮尽,立刻有仆人替其斟酒。

    “仲楼,有些事情,并不是你想要如何就能如何的,你从小锦衣玉食,在为父和你娘的呵护下长大,虽然学文习武,可真正的苦头终究没吃过几次?”

    一边公子听了有些不乐意。

    “爹,习武的时候可是要吃不少苦头的,您没练过就这么说合适吗?”

    这老爷笑了笑,伸出手指向船后方江面的乌篷船。

    “冰冻时节,寒江之上,渔翁为生计而赶,或数日无所得,腹中饥苦,遍体生凉,饥寒交迫之下却不敢休息……这种苦你受过吗?”

    这公子顺着父亲的手望向江面小舟,那船家一直奋力划着浆,好似在逐渐暗下来的江中无力的追逐这艘楼船的灯火。

    不知为何那句反驳的话就没能说出口。

    这位公子此前就听自家下人说过,集市上已经有多日没有鲜鱼,即便有鱼也是从其他地方运来的,传闻通天江上好些日子都捕不到也钓不到鱼了,这固然很邪乎,可还影响不到他们这些达官贵人,但对于江面讨生活的人呢?

    ‘想必这渔家定是赶了很远的江段想要有所鱼获吧?’

    “仲楼,你我裹着皮草尚觉寒冷,你看那渔夫,蓑笠之下衣物单薄,他现在只能不断划桨,停下来或许身上的汗水都能要了他的命…嗯,他划船倒是挺快的……”

    这老爷正在说教呢,忽然发现这乌蓬小舟居然已经离大楼船很近了,并且就速度上看大有要划着小浆赶超楼船的意思。

    计缘在江面的乌篷小船上看看上头的几人,头顶有官气升腾,应该是个在京畿府有权柄的人家。

    耳中听的则是这种达官贵人才有的烦恼八卦。

    那公子也是看了一会计缘的乌篷船,终于还是转头反驳自己父亲。

    “可是我也没有想要让红秀当正妻,只是娶妾也不成吗?”

    那父亲再次喝下一杯酒暖身,才冷笑着说道。

    “你是什么身份,她又是什么人?一娼妓女子进了我萧家门,你让你娘怎么给你安排婚事,你让朝中如何看待我萧家,你以后的仕途也难免受到影响!”

    “爹!我大贞律法哪条规定了官宦之家不能娶青楼女子,而且红秀是卖艺不卖身的!”

    这公子显然有些生气了,连语气的高了几分。

    “哼,亦不过区区贱籍!况且卖艺不卖身也只是传言,对你她不就敞开罗裙了吗?”

    “你…爹你简直强词夺理!”

    这老爷也只是冷笑几声,顿了一下才说话。

    “让你出来这寒江上吹吹冷风清醒一下头脑,若你选择了这一步,将来你受的苦未必比这乌篷小船上的渔人更少,或者说会更苦闷,爹可从不骗你!”

    计缘的乌篷船在划过的时候,甚至能听到那公子捏紧拳头的“咯吱”声,可见心里是多气愤多不甘。

    ‘呵,有权有钱人家的烦恼……’

    摇了摇头,计缘再次微微加力,乌篷小船更快了几分,已经赶过楼船半个船身。

    楼船上的公子哥双掌手指在木栏杆上扣出浅浅的指痕,视线则随着乌篷船移动,看着这小船好似挣扎般就是要超过大船,心中仿佛有突所悟,指尖的力气也顿时减弱。

    这一刻,计缘心有所感,斜向上方转头而望,看向那名公子,后者视线本就盯着小船,突然见到一直埋头划船的渔人转头往来,好似就是在看自己,也是微微愣了一下。

    计缘朝他微微点了点头,笑了笑回头继续划桨,口中喃喃自语着:

    “有点意思,有点意思!”

    但也就是有点意思而已,这萧公子一时的气象变化并不能代表一世,或许以后他计某人会有兴趣知道一个结果。

    乌篷船好似再次提速,虽看着不明显,却很快超过楼船,将之甩在身后。

    萧家的大楼船上,那公子皱着眉头看了那乌篷船很久。

    “仲楼,有何想说的?”

    “爹,我说不过你,就先将状元之位拿到手吧!”

    那老爷终于露出笑容,左手抚须右手拍拍儿子的肩膀。

    “回京之后我会去找你刘伯伯喝喝茶的!”

    好像有很多书友想加群不知道群号,563767909;这是普通群,831555766;这是V群,要2000粉丝值

    推荐一本二次元的《城姬三国》,“绅士东”大佬新作,将城池娘化也是新颖。

    简介:穿越的白图发现,自己似乎到了一个奇怪的世界?

    激光做刃的方天画戟、爆发加速度惊人的赤兔引擎、射程五百米的龙舌狙击弓……看着驾驶着两米多高的外骨骼式机甲的吕布,白图有一句“求大腿”不知该不该讲!

    “你、你就是新任的沛郡太守吗?我是……小沛姬,目前小沛城……防5887、粮35132、人力20871,科技树可以看这边的图示……”

    看着眼前的一副土妹子模样的小沛姬,白图彻底凌乱了!

    东汉末年,群雄争霸……

    谁,将成为天下十三“州姬”新的主人?

    城姬,究竟是人工智能还是信仰生命?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