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喜上眉头

845.第842章 几位公子

    第842章 几位公子

    相反,正所谓过犹不及,他今日所言皆是没有证据的话,若贸然提及继晓有造反之意——这等话落在皇帝耳中,只怕污蔑报复的嫌疑便会被坐实。

    眼下这个度,既能增添皇帝一份疑心,又不妨碍太子行事,恰是刚刚好。

    昭丰帝微微眯了眯眼睛,看向敛目不语的继晓。

    “听到现在,国师可有什么要说的吗?”

    “当年白家之事,朝廷早有定论。贫僧自认清者自清,相信陛下心中亦有公断,故而贫僧不必多辩。”继晓缓声道:“然依照规矩,既有人告,便该细查——接下来之事,贫僧必定配合。”

    昭丰帝点了点头。

    话说到这个份上,是要查一查。

    “此事朕自有思量,若是无中生有,也绝不会任人污蔑国师。”

    继晓双手合十行礼。

    “阿弥陀佛。”

    “既如此,国师今日就且先回去吧。若来日查到什么线索,再命人告知国师。”

    “是,贫僧告退。”

    “太子也回去吧。”

    祝又樘与继晓一前一后出了养心殿。

    至殿门外,继晓似有意放缓了脚步,待与祝又樘同行之际,拿极低的声音讲道:“殿下这一招棋走得尚可,倒叫贫僧有些措手不及了。”

    拿白家旧事做引,又干干净净不提其它,分寸掌握的极妙,细思之下确有几分高明之处。

    “国师为何认定此事是吾所为?”少年语气平静。

    继晓笑了笑。

    “难道不是殿下吗?”

    章拂背后之人是谁,他几乎早已认定了。

    少年未语,目视前方。

    继晓看了一眼那清贵俊逸的侧颜,道:“可殿下似乎忘了一点——若想证明他话中真假,唯有先证明他自称白家四公子的身份是真,难不成殿下认为,当真能够瞒天过海,以假乱真吗?”

    “他身份是真是假,父皇自会设法验证。”

    少年声音清润冷静:“到时国师也必会知晓。又何必心急到这般程度,在此言语试探于吾。”

    僧人闻言眼底现出一丝冷笑。

    “殿下近来可谓愈发让贫僧刮目相看。”

    “国师近来话有些多了,似乎不复往日沉稳。”

    继晓神情愈冷。

    这间隙,少年已经越过了他,大步离开了此处。

    祝又樘回到东宫内,召了清羽到眼前问话。

    “于侍卫近日可有消息传回——”

    “回殿下,五日前曾传信回京,道一切顺利,大约至多再有十日便要归京了。”说起此事,清羽少见地有些犹豫,“殿下当真要在此时同陛下提及此事吗?”

    祝又樘道:“今日章拂在父皇面前自认了身份。”

    上一世,章拂至死都不曾承认自己是白家后人——大约是无法面对他人的眼光,又或是不愿触碰与那个身份有关的一切。

    可这一次,他却以这般方式在父皇面前自认。

    明知会将自己逼上绝路,明知这么做至多只能挑起皇帝的疑心而已——说到底,是在给他铺路,增添胜算而已。

    拿自己的一切,性命与尊严,来给他这个皇室太子铺路。

    所以那一日他明知已经暴露,却仍然要坚持回到继晓身边。

    白家公子与他不同,不知日后结果如何,胜算几何,故而只能不听劝阻,一意孤行,拼尽全力。

    这已经不单单只是复仇,更是对他的信任。

    或许对方需要他做的,只是让继晓得到应有的惩罚,替白家报此血仇——仅此而已,甚至不指望他日后继位能替白家洗清冤名。

    然而在他看来,有许多事情,是他必须要去做的。

    非是出于善心,非是出于怜悯,而是责任。

    而蓁蓁曾同他说过一句话——既然重活这一世,总不能越活越不像样吧。

    说来,他如今十分挂念蓁蓁。

    ……

    晚间,张家松鹤堂内。

    “母亲,儿子听二弟说,今日宫中来人了。”

    张峦面上略带一丝焦急。

    坐在上首的张老太太点了点头:“嗯,来了。”

    “说是要蓁蓁三日后随太后一同前去大永昌寺参加祈福事宜?”

    张老太太再次点头。

    “是有这么回事,我已然答应了。”

    当然,皇上口谕,她本也没有不答应的门路。

    见自家母亲这般淡定,张峦却越发急了,语气中满含暗示:“可……蓁蓁如今替母亲闭门祈福,怎能轻易出门呢?”

    “宫里的意思,又怎可违背?”老太太反问之际,微微皱眉抬手按了按太阳穴。

    张峦见状险些就要仰倒。

    母亲啊,都这个时候了,倒也不必演得这般细致了吧!

    “但蓁蓁根本不在家中……三日后无法露面,岂不等同是欺君吗?”见堂中只一个蒋妈妈在,张峦将声音压得极低。

    苍天可鉴,他是真的演不下去了!

    毕竟就连演技以大胆著称的二弟今日也都有些急了。

    老太太眼皮子跳了跳,斜睨向儿子,“说什么糊涂话呢,今日既安才叫人送了信儿过来,特意嘱咐了当日祈福大典的一应流程呢——”

    就算不信她,好歹对自家未来女婿有点信心行不行?

    就不能稳住,好好地演完这一场戏?

    张峦闻言一怔。

    既安送信儿过来了?

    怪不得母亲这般稳,合着是得了既安的准话?

    而既安既然没有从中帮着同宫中周旋此事,而是嘱咐所谓流程,看来蓁蓁必然是快回来了……

    蓁蓁此去苏州,身边有既安派去的人在护着,既安消息灵通些也是正常。

    思及此,张峦一颗心落定了下来。

    等等,母亲这种隐约有些嫌弃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他想慌吗?

    如果既安是给他传的信儿,他又何愁不能稳如泰山?

    ……

    两日后。

    晚霞漫天,金乌缓缓滑向西山。

    一池湖水被染成了金色,道边嫩绿的柳叶也镀上了一层金芒,随着夏日里有些燥热的晚风微微摆拂着。

    棉花随手揪了一片柳叶,咬在嘴里,一面将手中缰绳丢向了迎上来的客栈伙计。

    横竖今日是赶不及入城了,姑娘之意是在此歇上一晚,明日一早再动身入京。

    “客官您来得正好,那几位公子已等了您大半日了呢。”

    伙计一面将张眉寿主仆几人迎入堂内,一边笑着说道。

    张眉寿听得眉头微动。

    一旁的清烈代她问道:“哪几位公子?”

    晚安大家。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