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喜上眉头

842.第839章 招了

    第839章 招了

    身穿白色僧袍的继晓行入殿内。

    “贫僧参见皇上,太子殿下。”

    “国师不必多礼。”昭丰帝问道:“国师今日入宫,可是有事?”

    继晓见昭丰帝似诸事皆无意避讳太子,眼底颜色微闪。

    然口中仍不做犹豫地道:“启禀陛下,是有关三日之后的祭祀事宜。”

    “哦?不是都已经同礼部商议过了么,是有什么变动?”昭丰帝边问,边接过了刘福递来的茶盏。

    三日之后有一场祭祀,算不得什么大祭,只是皇室中人前往大永昌寺寻常祭神祈福罢了——诸如此类的祭祀活动,每年都会有两次,一切事宜早有礼部官员安排妥当。

    “变动倒是谈不上。”继晓语气平缓,“是贫僧昨夜得出一卦,卦象所显,此番祭祀所择之日,恰与未来太子妃生辰八字及气运十分合宜。”

    祝又樘闻言看向他,眼中看不出任何波动。

    昭丰帝则略有些意外:“竟这般巧合吗?”

    “正是。”继晓双手合十道:“若当日未来太子妃也能一同到场,于此次祈福而言,将会大有益处。”

    昭丰帝动了动眉,下意识地坐直了身子。

    “这是好事啊……”

    旋即思忖着道:“可小仙子与太子尚未大婚,此次祈福乃皇室之事……若是没个适当的由头,怕是说不过去。”

    继晓垂眸道:“倒也不必非要大张旗鼓,只要人能到场,便足够了。”

    昭丰帝恍然。

    这么一来就简单了。

    大可暂时委屈小仙子一二,让其扮作宫女跟在太后身旁侍奉着,前去大永昌寺走个过场便是。

    不对——

    昭丰帝不知忽然想到了什么,转头看向一旁的少年,问道:“朕记着,小仙子如今似乎在为家中长辈闭门祈福?”

    继晓下意识地凝神等着少年的回答与反应。

    然那蓝衣少年语气如常,言辞简单:“回父皇,正是。”

    昭丰帝便又问:“那张家老太太的腹痛之症,可是还没好?”

    他记得太后也曾遣了太医去看了许多次的,说是没什么大毛病,只是久治不愈也是叫人挂心。

    祝又樘提醒道:“父皇,是头痛之症,尚未痊愈。”

    昭丰帝“哦”了一声。

    腹痛,头痛,也差不多嘛,反正没好就对了。

    “既是闭门祈福,倒是有些不好勉强啊。”昭丰帝面色略有些为难地看向继晓。

    “……”继晓心绪微滞。

    皇帝为何会觉得应当将这难题抛给他来解决?

    虽是叫人有些措手不及,但也不得不答道:“此次大永昌寺祭祀,便是作祈福之用。同为祈福,即使是破例出门,亦是出于一片诚心,想来必不会有什么妨碍。”

    “国师言之在理。”昭丰帝赞同点头,“这般说法,小仙子和张家人应也都不会有什么意见。”

    说着,向刘福吩咐道:“晚些便传朕口谕,前往张家告知此事。”

    刘福应“是”。

    而从始至终,继晓皆在暗中留意着祝又樘的反应。

    见其不曾出声反对,甚至没有多说半字,僧人几不可察地眯了眯眼睛。

    莫非张眉寿当真就在京中?

    还是说,她离京之事,就连太子也被蒙在了鼓中……

    苏州之事失败,那宋氏商号的宋锦娘所中百日蛊被人解了不说,就连下蛊的南二也不知所踪——这么多日没有消息,即便没死,也必然是被人死死控制住了。

    南二乃昔日南家家主二子之中天资最高的,即便那名哑婆当真就是南瑜,也不可能困得住他。

    除非是牵心蛊——

    可南瑜早已不是处子之身,根本不可能再有能力驱使此蛊。

    所以,最大的可能是南瑜将此蛊易给了旁人。

    他仔细想了许久,脑海中浮现最多的是一张娇美沉静的少女脸庞。

    毕竟南瑜先前的身份正是张家的妾室……

    而再结合这些年来发生的“怪事”来看,譬如云妃当年所中之蛊被一名寻常太医解去,再譬如苍家老太太被人解了蛊,他却迟迟查不出究竟是何人所为……

    许许多多疑问,在那个小姑娘身上,似乎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而要印证这猜测的真与假,也十分简单——只需探一探人此时是否在京中便会得到答案。

    这便是他今日向皇帝进言的原因所在。

    固然也不排除对方事成之后立即动身回京的可能,但他在京城外同样派遣了眼线在盯着,如今尚未听闻有疑似之人入京的消息——

    而若当真是她,他倒真要叹一声天意弄人了。

    分明是他的变数所在,却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了他的威胁……

    就同身边的这名少年一样。

    本是不被他看在眼中的存在,然而如今已是他最大的绊脚石。

    僧人垂下的眼睛里,幽深的瞳孔中布满了森森冷意。

    “国师可还有其他事?”昭丰帝的声音传来。

    继晓闻声,正欲请辞之时,却有一名太监至御前禀道:“陆指挥使前来求见陛下。”

    昭丰帝随口道:“传进来。”

    陆塬很快行入殿内。

    “何事?”昭丰帝问。

    看这稍显紧绷的脸色,不像是给他说八卦新鲜事来了。

    陆塬看一眼殿内的太子与国师,略微思忖了一瞬,便道:“大国师座下那名法号唤作章拂的亲传弟子,于半个时辰之前,开口招认了自己的真实身份。”

    这等隐秘之事,按理来说该单独禀于陛下。

    但此事陛下早已交由太子殿下来盯着,此人又是经大国师之手送去的诏狱,故而此时这一句无关紧要的话,倒不必特意避讳。

    继晓神情微动。

    真实身份?

    莫不是招出了真正的来历及背后的主子了?

    可他这徒弟,分明嘴硬的很……

    当然,锦衣卫诏狱令人胆寒的程度向来也是名不虚传,一连审了这些时日,诸般手段酷刑折磨之下,一时神智不坚,熬不住松了口或许也是有可能的……

    昭丰帝则反应了一会儿,才想到大概是怎么回事。

    毕竟已经有好些时日了,作为一位真正事多的贵人,他都快将这事给忘了。

    怎么,竟是捱到了现下才松口吗?

    倒也真是个硬骨头。

    昭丰帝在心底啧舌了一瞬,向陆塬问道:“都招了哪些?”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