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3.第717章 又一则线索

    第717章 又一则线索

    次日,燕三郎向连容生辞行。

    老夫子家中门庭若市,各路权贵都带着孩子登门——弟子都出师了,连容生门下又有了空额。大伙儿赶紧带自家孩子过来碰运气。万一有眼缘,被连老先生相中了呢?

    和从前一样,连容生脑袋昂得有半天高,基本从鼻孔里看人。这一幕何其眼熟,几年就是一个轮回。

    燕三郎想起昔年师徒首次相见的场景,不由得莞尔一笑,可是仔细看去,连容生鬓边又多了几撮不起眼的白发。

    时光不饶人哪。

    连容生见他来了,挥手招进,对其他人道:“在这等着。”说罢站起,背着手进了后堂。

    除了燕三郎,没人敢跟进来。

    连容生抓着管家道:“要给燕小三的东西放哪里了,你去找来。”

    燕三郎是这一届三个弟子当中最后入门的,排位第三。所以连容生也唤他小三,尽管和千岁的原因不同,但对他的称呼却是一样。

    老管家“哎”了一声,从怀里掏出一物递给燕三郎:“在这呢。”

    少年接过来一看,这却是一只小小的布偶,不到食指长,杂布缝就,表面有些灰旧,边角甚至有些擦痕。可见它被佩在主人腰间也有好一段时日了。

    燕三郎的目光一下凝住:

    这只布偶的制工普通,只是勉强有个形状,像人一样有四肢、有脑袋,可是身后拖着一条尾巴——如果仅止于此,它只会像个蜥蜴人,但是燕三郎一眼看见,它脑门儿上着重缝出了第三只眼睛!

    三眼怪?

    布偶的缝制者像是怕人看不清楚,还特地在竖眼周围加缝了一圈黑线,算是大写加粗,格外醒目。

    “先生,这东西从哪里来?”

    “前几天有个小贵族带儿子上门,想拜我为师。天资自然是很差的,我看不上。”连容生嗤了一声,“但他的伴读腰上就别着这只布偶。”

    燕三郎自卫国返回春明城,就拜托他寻找三眼怪的线索。可这两年一直没有什么眉目,连容生自己也有些讪讪,当初拍胸口保证消息灵通来着。还好,燕小三再度离开之前,线索自行送上门来,他这就不算晚节不保。

    “我让人私下去找那个小伴读,花了点钱就把布偶和它的来历都买了下来。”

    燕三郎洗耳恭听。

    “他来自卫攸边境上的一个小镇,三焦镇。当地流传的习俗之一,就是缝制和佩戴这种辟邪偶。”

    燕三郎看着手里的布偶:“这是辟邪用的?三眼怪帮过它们?”

    “正相反。”连容生竖起食指摇了摇,“传说那地方曾经被三眼怪所扰,怪物夜里出来吃人,时常吃到满村一个活口都没有,可谓残暴已极。当地人组织打怪队,都是有去无回。后来也不知何故,怪物突然消失,再不复见。”

    燕三就奇怪了:“既是恶物,为何要把它看作辟邪兽?”

    “三眼怪消失以后,从前困扰三焦镇的兽患也不见了。原本那一带猛兽和怪物成群,经常袭击人类,据说一年里面有二三十人葬身都不算多。可是自从三眼怪来了又走,这些野兽就很少再靠近三焦镇了。”

    燕三郎明白了:“它戾气太重,余威犹在,虎狼不敢近。”

    “应是这个理儿。”连容生也表赞同,“再说,天灾恶疾越是肆虐,后世的人们对它越是敬畏,三眼怪同此理。”

    生物先天就有臣服于强者的本能,人类也不例外。

    “据说时间慢慢推移,原本被三眼怪镇住的猛兽又重新活跃起来。当地居民开始尊三眼怪为辟邪兽,很快兽患又消除了。”

    少年沉吟:“可知怪物在三焦镇附近逗留多长时间?”这问题很关键。如果三眼怪只是过路作恶,顺手杀吃几人,那和野外的虎狼也差不多,不会给三焦镇民留下这么深刻的印象。

    “据说有两年之久了,但是传说中尽多夸大失实之处,不能完全作准。”所谓“传说”,流传到后来也都是面目全非。

    “发生在多早之前?”

    “不可考。”连容生摇头,“但至少是一千多年前罢?”

    燕三郎当即向他道谢。三眼怪物不会无缘无故在某地停留一年以上,找出原因,或许也就找到了进入弥留之境的线索?

    首铜山的线索也是飘渺得很,不如就从这里查起。

    连容生又道:“你在春明城的产业,可是已经打点完毕?”

    “未来十天半月内就会沽清。”燕三郎一贯谨慎,“大部分产业发卖,剩下的也不会让人追查到我头上。”他在春明城置下的产业多是与大家族合作,自己连名都不挂,外人根本不清楚他参与其中。

    实打实是自己名下的反而不多,他和黄鹤很快就处理完了。

    “迷藏海国的真相,我会帮你传播开去,好教天下人得知。”

    燕三郎大喜称谢。

    这么多年来,围绕迷藏海国众说纷纭,没有一种接近真相。大概谁也没料到,真相居然比传说更加狰狞。以连容生的威望,此事由他亲手揭开,必定大有说服力。

    不过连容生也皱眉道:“不过,许多人就算知道真相,也还想着从你身上发一笔横财。”

    真相阻止不了贪婪,这才是人间。

    燕三郎不无担忧:“您揭露此事,怕是要惹麻烦上身。”旁人弄清连容生和他的师徒关系,恐怕会从连容生身上找线索了。

    连容生森然道:“他们大可一试!”他像是个好捏的柿子吗?

    少年才说了两句,他就不耐烦了:“行了行了,快走吧,耽误我不少时间。没看我这忙着呢?”

    千岁低呸一声:“忙着收礼吧?”新徒弟还没收进门呢,老徒弟就被丢过墙了。这老财迷!

    白天她是猫身,这句话在旁人听来顶多也就是一声猫叫,连容生却问燕三郎:“你的猫儿还养得好好儿的?”

    少年答道:“嗯,养得很乖。”他知道连容生有名气和修为护身,旁人想对付这位老先生可绝没有那么容易。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