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1.第647章 赤弩之心

    第647章 赤弩之心

    “你的《饲龙诀》已经小成,内劲霸道,正需要一把好刀。”千岁指点他,“莫看‘赤鹄’只有‘锋锐无匹’这一个特性。主法器贵专而不贵多,特性越少,代表它的单项威力越大。”

    第一阶段完成之后,燕三郎的修行速度快得惊人,在迷途岛下船之前就已经打通了任、督二脉,也不知是不是风暴过后体悟天人,心性见长。真力小龙已经互相吞噬过一次,留存下来的个个膘肥体壮,再得任督贯通之功,犹如猛龙入江,力量达到了新的峰值。

    而作为它们的宿主,燕三郎的力量也渐趋狂暴,这就需要一把趁手的好刀,才能将他的优势发挥出来。

    这些不需千岁多说,他自己凭本能都可体察。刚看见这把“赤鹄”的第一眼,他心里就泛起强烈的渴望:

    这把刀,他要定了!

    这辈子,他还从未这样迫切地想将一样东西占为己有。

    燕三郎毫不犹豫道:“我们去弄点灵币。”

    “赤鹄”的起价只有一灵币。

    这倒不是麒麟轩看轻它,而是老奸巨猾的东家明白,好东西初始价标多少根本无所谓,自然有人会把它往上顶。

    果然“赤鹄”才亮相几息时间,就有人出价了:“一灵币。”

    周围一阵哄笑,都知道这是抛砖引玉。紧接着玉就来了,有人一口气报了个大价:“十灵币。”

    出价的声音此起彼伏,燕三郎不受影响,在伙计的引领下往后堂走去。他知道,这场竞价一时半会儿还结束不了,自己要做的,就是在尘埃落定之前弄到足够的灵币。

    燕三郎在春明城是富人,但在群壕林立的无忧谷,他手里这点儿钱还不够打个水漂的。更何况他也没把全副身家都搬过来。

    当务之急,他得卖些东西换钱。

    曲径通幽,燕三郎拐了几个弯,才走到麒麟轩后堂。

    相比前厅的明亮气派,后厅的陈设奢华而低调,分成十余隔间,每间都坐着一名买办,专司鉴货、定价和买卖事宜。

    这会儿隔间爆满,燕三郎等了一刻钟才排上号。

    他走入指定的隔间,紫檀木柜台很高,后头坐着一名迷藏人,约莫是五旬出头,高颧骨、小眼睛,一见燕三郎就笑眯眯问:“你俩是一道儿的?”

    千岁和他并排走了进来。

    “嗯。”

    在中土,迷藏海国的通行令长期以来有价无市,弄到一枚都算是有通天手段。这两位客人能够联袂而来,实力自不待言。

    “两位,你们有什么宝贝啊?”

    和其他迷藏人一样,他的肤色微黑,有些粗糙,这是海风长久关照的结果。但燕三郎望着他,总觉得这人与先前看到的所有迷藏土著都不同。

    他正在思忖,千岁凑到他耳边低低说了两个字:“老头!”

    燕三郎一下恍然。

    是了,这人看起来超过五十岁了。

    此前见过的迷藏人都很年轻,四旬都被叫作“上了年纪”,那眼前这老者又怎么算?燕三郎记得船夫说过,这里的人短寿。

    能活得长,本身就说明问题。

    他从容坐下,反问对方:“你是信察大人?”

    人在异乡,面对长者还是要有礼貌。

    “年轻人,好眼力。”这老者微笑道:“人手不够,我也得出来帮忙。你可以称呼我为笃信察,笃实的笃。”

    燕三郎眉毛微挑。整个迷藏国有数万人口,信察却只有二十余人,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来形容也不过。

    现在他眼前就坐着一位,运气真好。

    他也不浪费对方时间,转头看了千岁一眼,后者遂从鳄皮手鼓里取出一颗核桃,托在掌心。

    她肤色如雪,越发衬得这东西乌漆一团。按理说核桃不是褐就是棕黄,没有这样的色泽,但它表面也皱得千沟万壑,如同人类大脑。

    “这是?”笃信察并没有贸然伸手,只是凑近细看。这世界上的物件千奇百怪,有些天然就带着剧毒,他还没有活够呢。

    “这是赤弩之心。”考虑到对方是本地人,不识大陆风物,千岁难得耐心多补上一句,“赤弩是乌顶雪山的山泽,孕于岩与火之中的妖物,年岁已不可考。”

    笃信察伸了伸手:“可以么?”

    “它从赤弩身体中剥离出来很久了,心火都包在内核里,外壳不烫人。”当然,最重要的原因是她用赤弩之心来淬炼骨链,已经将这东西消耗了大半,否则它一拿出来就是火气冲天。

    说罢,千岁就将它放在柜台上。

    只听“喀”一声闷响,又厚又硬的紫檀桌面仿佛都要凹进去一小块。

    “这么重?”笃信察微吃一惊,伸手去取。可是这黑核桃就像在桌上生了根,任他怎么拔都拔不离桌面分毫。

    “赤弩之心在地火当中被淬炼亿万年,杂质尽去,质量密度都大得惊人。”千岁指了指它,“就这么一小块,重量过千斤了。”

    “地火?”笃信察眼中似有光芒闪过。

    “是啊,那怪物生活在地底,一旦发脾气,火山就喷了,方圆数十里内生灵涂炭。”哎呀,当年的她还是很厉害的嘛,巅峰期的赤弩简直是异士的噩梦,她都对付得了。

    笃信察仔细打量着赤弩之心。此物在人间只怕也是独一份儿,就算他阅尽至宝也没见过,这时就格谨慎:“能否验证?”

    小姑娘再怎样吹得天花乱坠,那也得有事实为凭证,否则就是个了不得的骗子和一丸不起眼但是重得要命的核桃。

    千岁大方道:“弄个炉鼎来。”

    方才那口红鼎就不错,可惜被物主买回去了,哎。

    笃信察回头吩咐一声,不多时,一只黄金鼎就被抬了进来。

    这鼎有半人多高,六边四角,予人厚重之感。笃信察指着它介绍:“这是方才收上来的一只器鼎,比不得弦夫人那只‘雪踪梅影’丹鼎,但也不是凡物。”

    鼎的用途很多,非独炼丹,这只是用来炼器的宝鼎。

    千岁笑道:“先说好,让我做试验可以,弄坏了不赔啊。”

    今天也是没能摇号摇中口罩的一天呢。座标:厦门。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