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0.第422章 421.退婚帝子,蛮王别姬(4610字,两章合一-求订阅)

    第422章 421.退婚帝子,蛮王别姬(4610字,两章合一-求订阅)

    今后的几天,小青牛居然寻找到了纯真的恋爱感。

    他每天引导着话题,继续与那痴情于道的妹子讨论着道...

    道德经。

    如果【道德经】的八十一篇用完了,他可以继续抄【南华经】,虽说这片经文的逍遥游已经被主魂提前使用了,但其他还很多嘛。

    小青牛上瘾了。

    生人勿近的仙女与他很快熟悉了起来。

    两人时而在风雪漫穹苍的浩淼大海上,坐而论道。

    时而又在宇宙的群星之间,如同情侣般漫步而行。

    随着时间的推移,小青牛终于知道了仙女的名字。

    “道还真?”

    “你呢?”

    小青牛随口起了个有对应逼格的名字:“道无心。”

    “你也姓道?”

    “我信道。”

    道还真愣了下,然后反应过来,微微笑了起来,真不愧是你呢。

    算起来,她与这位道无心虽是见面不过数次,但却是灵魂相交,两人这几日,在道的海洋里一起遨游,在探索的天空上比翼双飞,每一次,她都感触良多,回味无穷,只觉得未曾尽兴,每次离开了就开始期待下一次的见面,每次梦里见不到他就有一些小小的遗憾。

    有人愿意守她几千年,她也不屑一顾。

    有人愿意为她做一切,她也不屑一顾。

    但此时,她已如被融化了的冰山,在又一天小青牛离开以后,她看着漫天的星辰,看着小青牛消失的方向,柔声道:“万古以来,还真竟是第一次有了这种感受,也许这就是道侣吧?”

    提到道侣,这位痴情于道的仙女忽的眉头动了动,瞳孔里有了几分漠然之色。

    从前她将就,只因为她觉得这万古诸天,除了圣人,再无一人可教她道,所以便是顺应大势,将就一下,但如今,她寻找到了这个人,这个能与她一起去探讨道意,探讨万物,如此,这普天之下还有谁能让她将就?

    她睁开眼。

    眼前...

    是一条玄奇而令人震惊的巨大金龙,长千余米,横亘在雄奇深邃的群星之间,其上琼楼玉宇宫殿林立,而之外则是覆盖着一层无形的防护,将这条金龙与宇宙隔离了开来。

    金龙如游似翔,尾部在缓缓扭动着,而它的整个身形在这牛动力,以近乎于光速的速度前行着。

    群星渐远,便是流星彗星也被远远抛在身后。

    道还真理了理雪白襦裙,傲然站起,推门而出,罗袜踩踏在龙脊上,优雅地漫步到龙背最中的一座宫殿前。

    她出声漠然道:“帝子,你我婚约从今日起解除了,到了人间便分道扬镳吧。”

    说完,她也不等回应,转身,顺着来时的路,独自而回。

    ...

    ...

    “道还真?”

    夏极从自己分魂处得到消息时,白桃花正在台上试验着舞剧,舞台搭好了,幕布还未拉开,观众们坐满乐宫,翘首以盼。

    剧幕内容是【蛮王别姬】。

    这种舞剧在大周一直比较盛行,所以“桃花百里歌舞团”引进这种常规剧幕,也实属正常,毕竟此时并没有“特效”这种东西,只是清唱并不利于一个歌舞团的发展和壮大。

    无论夏极还是白桃花,骨子里都是很骄傲的人,要做自然会做到最好。

    三戏十二剧,【蛮王别姬】就是十二剧里最短的三篇之一,因为试验嘛,所以自然从最短的开始。

    这一场舞剧最难的就是感情的投入。

    蛮王年少时候曾是一个多才多艺的皇宫贵族,他的父亲是先皇的舅舅,而他最擅演戏,尤其擅长戴着各色脸谱,演出各种人物,演谁像谁,惟妙惟肖,而他有一位老师,乃是当初天阙城的花魁美姬,这位花魁带着他入了演戏的门,但不幸的是..蛮王又是一位天生的武道天才。

    身为武道天才是一件令人自豪的事,但对于蛮王,却是痛苦的来源。

    他的父亲,也就是当初的南王为了他不再玩物丧志,便是派人暗杀了那位花魁。

    花魁知道了一切,但她也喜欢着这位亦徒弟亦知己亦恋人的蛮王。

    她竟然劝说蛮王此生不要复仇,劝说他男儿志在四方,既然有武道天赋,那么就不要浪费。

    【蛮王别姬】就是定格在最后那一幕,所以...

    难点只有两个。

    演出蛮王的痛苦与挣扎。

    演出美姬死前那静如止水的温柔。

    “你居然在泡道还真?”

    夏极想了想...

    “道还真”这个名字他并不陌生。

    第一次是在他“一人围城,守护夏宁”时候,昆仑道宗的人不小心说出来的。

    第二次似乎是十日扶桑不小心怀疑马面是道还真。

    由此可见,道还真应该是个魔动。

    小青牛恬不知耻道:“我不就是你嘛...我泡到,还不是你泡到,主魂,你如果想要,随时可以来与我一起...”

    夏极不搭这一茬:“你说每一次见她,她都是在宇宙空间里移动?”

    “嗯。”

    “她还说六年之后会来人间找你?”

    “嗯。”

    “你已经念了三十二篇道德经?”

    “嗯,别打我...我可是为了我们的大局啊,她是仙人,我是为了成为卧底,才被迫施展美男计。”

    emmm...

    夏极估算了一下。

    这道还真不会是随帝子来凡间的那一批仙人吧?

    完全吻合。

    于是,夏极想了想,在脑海里道:“如果有不懂的,通过我来问问你马姐,马姐能为你提供技术支持。”

    小青牛:!!!

    马姐的急速支持?这个好...

    它回忆了一下道:“说起来道还真那气质,和马姐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夏极:???

    “你居然喜欢你马姐?”

    小青牛打了个哆嗦:“不不不,不可能,左手跟右手,有啥感觉嘛。”

    夏极也是开玩笑,“去吧,支持你泡她。”

    小青牛愣了下,如是得到了圣旨,顿时开心了起来,它舌头在唇边“哧溜”添了一圈,道还真,迟早我要将你...哈哈哈哈哈哈,它心里痒死了。

    它离开后,夏极这才陷入了沉思。

    道还真?

    也许...

    这是一个不错的棋子。

    只是不知道她是否在帝子的随行队伍里。

    如果在,也不知道她在这支队伍里扮演的什么角色。

    昔日王母与仙帝,不过是顺应大势的一次结合,如今,王母如今和马面是天天黏在一起的闺蜜,什么都说,甚至还隐隐透露她背后有一位圣人,只不过已经几千年没见过了。而她和仙帝的结合,是天意也是圣意,而她之所以同意和那种傻逼结合,是因为世上所有人都是傻逼,她只能挑选一个能顺着大势的傻逼了。

    那么,道还真...如果在帝子的飞船上,她的身份会否是准帝子妃呢?

    不无可能,但也不能先入为主,否则容易陷入被动,信息不够,那么六年时间就够了,此事不急,缓缓而来。

    夏极想了想,唇上忽的浮起迷人的笑。

    左手一翻,如是把一张牌面永远地倒扣而下,这世上无人能知晓。

    他也该去准备准备舞台戏剧了,这可是难得的时光,洗白因果的同时,伴随着力量的成长,还能享受到活着的乐趣,不好么?

    正在此时...

    乐宫的观众忽然欢呼起来。

    “大小姐,大小姐,大小姐!”

    “王嫣!王嫣!”

    “真美啊,这就是桃花百里歌舞团的大小姐吗,真是太美了。”

    舞台上,幕布已经拉开了。

    白桃花优雅地捧着一张琴,她穿着花魁艳丽的衣衫,面容的妩媚,春日的多情凝聚在了她指尖上,然后在琴弦上缓缓弹奏而来,琴声如水,使得观众顿时生出了一种“哇,这就是花魁,花魁也比不过大小姐”的感觉。

    忽然,她左手无名指猛地一颤,然后便是顿了下来,她眸子瞪大,看着自己的指甲,一股苍白的色泽正从她指尖弥漫。

    她忧伤地自喃着:“我还能再见到他吗?”

    观众里有些人在交头接耳。

    “她怎么了?”

    有人立刻普及背景:“被下毒了,她弹琴时才发现的。”

    “这可是那位南王下的。”

    下一幕。

    那温润如玉,头有呆毛的公子走上了舞台,他看到了远处的美姬,眸子里忽然多出了笑意。

    而白桃花却忽的将双手藏入了袖中,原本忧愁的面孔顿时换上了喜色,“阿蛮,你来了。”

    “我来了,今天我还要如过去一样,向你学习戏剧。”

    白桃花微笑着看着他,这一幕使得近处的观众忍不住发出低低的惊叹。

    “刚刚还在难受,这一转眼竟然就开心起来了。”

    “女人真善变啊,尤其是漂亮的女人,哎哎,别揪我耳朵。”

    “厉害厉害。”

    白桃花眸子里带着微笑,笑容里有几分隐晦的落寞,但柳眉一扬,却又是欢欣鼓舞,一瞬间神色三变,最终定格成了鼓舞:“阿蛮,男儿志在四方,你怎么能够总是窝在温柔乡里,学着些小生花旦的戏剧呢?”

    夏极中规中矩地表现:“美姬,我...”

    白桃花忽的露出愠怒之色:“我今天不会教你任何东西,因为我不想你学戏剧了!”

    夏极道:“可是我喜欢扮成别人的样子,体验着不同身份的生活。”

    白桃花:“我不喜欢!”

    台下忽的完全安静下来。

    众人知道高潮快到了,都是纷纷屏住了呼吸。

    戏中名为美姬的女人快要死了,在临死前,她要演绎出一种温柔的哀婉,一种心如止水的安静的爱。

    “阿蛮,你是不是喜欢我?”

    白桃花问这个问题时,她忽的有些颤抖了起来,她自己就乞求着主上能给她肯定的答案,既然得不到,那么在戏剧里总能有了吧?

    因为按照台词,他会说是。

    那么...

    就太好了。

    夏极按部就班道:“是的,我喜欢你。

    美姬,你跟我走,我们一起离开这个充满是非和虚伪的地方。

    这座城对于权贵来说,是享乐的世界,对于我们来说,却是一座牢笼。”

    白桃花没有听到后面的话,她闭上眼,幸福地享受着前面六个字。

    “是的,我喜欢你”这六个字在她耳边回荡。

    观众惊呼起来。

    “大小姐真厉害,这表情,这细节...让我都感到幸福了。”

    “天,我也是,觉得被发糖了,好甜呐。”

    “我也是我也是。”

    神明的幸福,哪怕只是洋溢出十分之一,也不是凡人能接受的。

    孟婆就是神明。

    如今她很幸福。

    所有人都被感染了,甚至所有人都忘记了这位美姬其实已经快死了。

    没有人不希望这两人下一刻紧紧相拥,白头到老。

    然而美姬轻声道:“阿蛮,但我一直只把你当做学生。”

    未来的蛮王露出了告白失败的表情,他按部就班地难受着,然后甚至质问道:“为什么?

    为什么美姬你只把我当做学生吗?

    你能够指天发誓,你只是如此吗?

    如果你只是如此,你为何每天会与我相伴相守?为何又会让我产生错觉?”

    台下一阵骚动。

    观众们都有了不祥的预感,他们已经忘记了剧本。

    “不会吧,大小姐刚刚明明是幸福的,她现在在说谎。”

    “用最美的幸福感来冲击出最深沉的悲伤吗?”

    “天,大小姐正是一个天才。明知道这是套路,我却忽然难受起来了。”

    台上。

    美姬没有回答,她侧身让开了一点,招招手,俏皮道:“阿蛮,你过来。”

    台下彻底乱了。

    因为剧本里并没有这一段,这个时候美姬就应该对蛮王坦白,然后说出所有的事情了,此时这一段已经是超纲的即兴发挥了,众人又是惊讶又是充满了兴趣。

    夏极自然不怕这种发挥,他一边走一边道:“美姬,难道我们不可以成为情人吗?”

    美姬自然一千个一万个愿意,她周身散发出奇异而复杂的感情,就如一朵在末世即将凋零却依然想在情人面前最美绽放的花儿,她右手抓着夏极的手,让他正对着琴。

    夏极弹了起来,而美姬却中毒一声,如是要入睡了,眼皮沉重地耷拉而下,她慢慢地靠着他的肩膀。

    “阿蛮,其实...我喜欢你。”

    夏极愣了愣...

    这,演砸了???

    观众们也是愣住了。

    这,虽然大小姐演的很好,但是不是台词说错了?这种即兴台词风险太大了...不过,这样也已经很好了。大小姐的表演是真的精湛,令人叹为观止。

    她的头慢慢沉了下去,伴随着如是绝响的一声呢喃,随着夏极手指弹奏的最终篇章一同落幕了:

    “成为一个盖世英雄...”

    这一句话合起来就是:

    阿蛮,其实我喜欢你成为一个盖世英雄...

    忽然。

    所有人都明白了。

    一股奇异的大悲伤向四周涌出。

    大小姐没有说“不要为我报仇”,没有说“你既然有武道天赋,就不要浪费”。

    画面如是定格。

    蛮王今后的事迹,所有人都知晓了。

    他成了那个时代最强的武道天才之一,破超凡入传奇,三万铁骑破江湖,在“侠客称雄,百无禁忌”的时代,将所有对抗朝廷的人全部都压制了下去,面对了不知多少的挑战,可谓真正的霸主,却又令人钦佩,可谓是真真正正地成了盖世英雄。

    这个花魁用奇特的方式给了他鼓舞,让他有了可以继承的意志,只要去履行这个意志,就好像她还活着一般。

    蛮王做到了。

    他活成了自己不喜欢的模样。

    名流千古。

    但即便这样,又如何呢?

    当年侧头在他肩上,轻声说着“其实我喜欢你成为一个盖世英雄”的女人已经不在了。

    他这承诺又是做给谁看呢?

    他完成了承诺后,又是怎么样的心情呢?

    众人忽的,泪崩。

    然后,掌声如雷。

    乐宫外,一个门外的车夫静静等着散场的贵人们,他神色平静,毕竟【蛮王别姬】里的故事他应该听不到,也应该与他无关。

    只不过,只有在一低头时,才能见到他双瞳里隐隐的一抹泪光,转瞬即干,如是幻觉。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