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7.第382章 381.神话境界的力量实质(第二更-求订阅)

    第382章 381.神话境界的力量实质(第二更-求订阅)

    夏极没有回答,这具躯体让他无法回答任何问话。事实上,这巨人的“八方俱灭”威力很是可观,若不是这种范围性杀伤导致了力量的分散,自己这具躯体或许还真是抵挡不住,那时候自己就会同时使用神话层次的天外飞仙,来一次正面的冲杀,生死有命。元神的力量是坚决不能动用的,哪怕这具躯体毁了,都不可以动用,这是自己的终极秘密,也是一个棋手的修养。

    旁人有没有震惊,他不知道,也不去管。他做这些并不是为了让别人觉得他厉害,只是傻瓜才会为了这种无趣的虚荣去展示力量,暴露底牌。

    ——我很强,但与你们有什么关系呢?

    孟木鹿的汗珠开始渗出。

    此时无声胜有声。

    这种安静里蕴藏着的杀机,使得他全神贯注,不敢乱动,不敢分心。

    因为军魂巨人的消失,昆仑道宗的弟子开始反扑,风火雷电,符箓漫天,精英弟子们吃着回复真气的丹药,接过道童门书写的符箓,连番不断的进行攻击。

    孟木鹿虽然还带了不少南蛮江湖的强者,但再强也没有臻至武宗之境的人,昆仑道宗上入室弟子并不稀少,之前入室弟子被孟木鹿斩杀不少,根本发挥不出作用,此时却是四散而出,分别去搜索那些敌人,然后交锋。终究这是占了地头蛇之利,随着孟木鹿这根主心骨被牵制,军魂巨人被摧毁,蛮兵其实已经败了。

    但,孟木鹿还是不敢动。

    他觉得面前的少年就好似狩猎的猛兽,他就是被狩猎的对象。

    毒蛇欲动,必先静止不动,猛虎欲扑,常作低伏之态...

    这少年不动。

    因为他就是毒蛇,就是猛虎。

    他的剑就是獠牙。

    一念一重山,动静皆是生死,高手过招,所谓的你来我往其实都是假的,大家的攻击力都已经很强了,力量都超群了,试探完了,抓到你致命点,一击就可以将你击溃了。

    孟木鹿也在思考着这少年的致命点。

    他虽然是剑客,但真气绝对不弱,否则无法抵挡自己的“八方俱灭”,更无法抵抗自己制造的空气波。

    他之前使用的应该是传奇层次的剑域,所以在半空在临时改向。

    他...

    既然能和自己战到如此地步,能抵挡“神话之下皆蝼蚁”的神话绝学,那么...他也是神话。

    昆仑道宗的神话只有一人,那就是昆仑宗主,那无名老道,那这少年是哪里冒出来的。

    不,这不是重点。

    重点在与...他的神话绝学还没有使用。

    想到这里,孟木鹿想要开口认输。

    但他不敢开口,因为一静一动便是一生一死,他开了口,也许就死了,那就再拼一次,自己的“八方俱灭”也不是非向四方扩散的,之前他是完全无法确认对手在哪里才如此使用,那是真正的力量,是力量的实质。

    他已经完全不去管自己带来的蛮兵了,因为他面前的...是他成就神话境以来遇到的最可怕的敌人。

    刹那,孟木鹿已经有了抉择。

    哧哧哧...

    肌肉密集地在他躯体里翻滚,血流的加速使得他皮肤的毛孔里散发蒸腾的汗气,然下一刻,这些汗气完全封住了,他的身形开始膨胀,但又被极强的力量控制住了,他缓缓的抬起了拳头,拳头开始变黑变得如同钢铁色泽一般。

    夏极甩了甩手,剑斜指地。

    剑带上了玄气的意蕴。

    孟木鹿似在忍受着极大痛苦,这是消耗过度的表现,他瓮声道:“你其实是无名老道,你返老还童了,对不对?”

    远处时刻关注着此处战局的符秋月心思一转,扬声道:“不对!他不是,他只是我昆仑道宗剑仙的入室弟子,他今年十六岁,他口舌有碍,所以不能和你说话。”

    这句话的每一个,都如一把尖刀插向了孟木鹿。

    让他觉得自己此生活到了狗身上。

    只是入室弟子?

    今年十六岁?

    口舌还有障碍?

    扯尼玛蛋吧?

    他层次很高,所以从没关注过雏龙榜,也不知道这剑帝。

    符秋月这么一插话,孟木鹿果然分心了,力量迟缓了半分,这种细微的变化...

    符秋月心里是一喜。

    孟木鹿忽然醒悟,却是一惊。

    但对面那少年却是平静地抬起了剑,他没有趁机出手。

    符秋月:...

    孟木鹿:...

    月光已经到末了,灰色的世界里,少年看着他,好像再问“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接受死亡了吗?

    孟木鹿明白了。

    他有了决定,心底已经有了对策。

    他的气势已经酝酿到了巅峰,蓦然之间,一声巨兽般的爆喝,黑压压的巨象虚影竟然从他躯体里扑出,这巨象高十余丈,横冲直撞,这是力量实质,是纯粹的力量达到某种层次后才能拥有的。

    形成原因大抵是力量带动到了元神层面,所以一经使用,便能震荡人心,使得周围的环境成为与自己的力量心相,这和元神本相是有着很大区别的。元神本相是自己的元神,这种力量实质的虚影却是自己通过力量改变了空间的物质,算是一种投影,一种牵引,一种超力量层次的展现。

    简而言之,这就是法天象地,和军魂巨人的生成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只军魂巨人是借着士气,而这拳意是凭借着个体的力量。火策的神话层次尚且需要夺士气,才能凝聚,而这孟木鹿却仅仅靠着自身就能施展出这般可怕的力量,不愧神话层面了。

    凡俗常言,一人不敌一军,但这个常言在神话境界就已经作废了。因为神话层次的强者,一人就是一军,一军就可以凝聚力量实质,化作巨魂虚影。

    这一击的威势,让符秋月忍不住惊喊出声:“小心!!”

    其余昆仑道宗弟子都停了停,纷纷看向此处。

    胜败就在此时了。

    昆仑七子担忧地看向此处。

    老道士已经准备安排撤退了。

    如果那少年败了...昆仑道宗怕是只有开启封山大阵,内外隔离20年一条路了。

    夏极举起了剑。

    剑上忽然生出一股玄妙之意。

    他似再不是凡尘的剑客,而是剑中帝王,青衫双袖鼓荡,他往前踏出一步,周身力量牵引着空间震荡,飘渺出尘的剑意弥散而出,白衣仙人高十丈,握剑而遗世独立,一剑倾人城,让人只觉那白衣仙人才是真的,而手握长剑的少年是假的。

    符秋月豁然起身,就连披身的斗篷滑落了都不自知。

    昆仑七子怔怔看着...这是在宗主身上都未见过的景象。

    众人露出期待,就连蛮兵都不例外,这...

    这已不是凡人的较量。

    却也不似仙人的对决...

    更不是军队与军队的军魂之战!

    这完全是超人!超人还是人,不是仙。这是武道臻至极致的光景,然却无法再进了,因为神话就是武道极限了。

    孟木鹿忽然发出可怖的吼叫:“啊啊啊啊!!!”

    他双手猛然一压,那巨象双蹄扬起,带着万钧之态重重踏地!!

    轰!!!

    黑压压的巨象虚影直接撞击在了地上,仿如流星降临,直接在地面轰出一个延绵数十米、深十数米的巨坑,泥石飞溅,带来的强大反冲力,就如火箭推进器般,带出一股强大的气流,将孟木鹿直接冲飞了,而且是以疾风一般的速度飞了出去,刹那之间已经成了月色里的一道闪光。

    昆仑道士们:...

    蛮子:...

    滔天烟尘里,少年收回力量,尘土泥石在他半丈之处,如撞在无形气罩上,向四面纷纷滑落,待到尘埃落定,他独自站在满月的废墟里,对影成三人。

    他不追,也不再出剑。

    因为...明里是敌人的人,在暗里说不定就是朋友了。你如果寻死,我成全你,你如果逃跑,我任由你,就是这样。

    全场安静。

    “吓...吓跑了?”

    “这是逃了吗?”

    “无量天尊啊。”

    蛮兵:(⊙?⊙)!!

    下一刻,蛮兵都醒悟了,他们的神话,无敌的木鹿大王已经跑了,他们顿时发出怪叫,转身飞一般的逃跑,年轻的道士们兴奋了,跟在后面穷追不舍,发泄式地追杀,但没多久却被唤了回来,穷寇莫追,杀也杀不绝。

    昆仑七子,以及符秋月等二代弟子,相视露出了微笑,终究是舒了一口气。

    山巅之上。

    白水云还拉着妹妹的手在拼命逃着。

    光明与黑暗的交界终于结束了,一轮红日在地平线升了起来,所有人在经历了兴奋之后却是开始哭泣,因为死者并不少,符秋月瞥了一眼,年轻的剑帝正躺在在废墟里,以剑为枕,正看着天穹。

    符秋月忍不住叹道:“真是个不一样的孩子呢。”

    她走了过去,但才走两步,全身剧痛就令她肌肉绷紧,而不得不再坐回去,符秋月只能叫了一个漂亮的年轻女道姑,“秋天寒凉,给你白起师兄拿一件斗篷过去。”她未尝没有动其他心思,男人最累的时候,女人给的温柔能够扩大十倍百倍,如果他能够从过去的情感里挣脱出来,那就太好了。

    那年轻女道姑带着斗篷送到了少年面前,她很紧张,有一种去拜见男神的感觉...

    然而,少年已经睡着了,灰白长发,安静的脸庞。

    女道姑愣了愣,然后把那一袭底纹八卦的黑色斗篷轻轻盖在了他身上,又悄悄离开了。

    ...

    夏极忽然就无处可去了。

    他走出了不可道殿,也没有人好意思再让他回去面壁思过。

    符秋月提议,昆仑六子配合,最末的老道姑默认...然后夏极就被接安排到了月影峰,安排到了白水云姐妹隔壁的小阁楼里,她是铁了心,哪怕做个红娘,怎么说都要让这孩子从过去的羁绊里走出来。

    他救了自己两次了。

    自己也要救他一次!

    白水云姐妹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的邻居变了...

    白水云知道了这邻居居然是那位白起,他的情书自己还勉强记得几句,“美丽的姑娘,我迷失了方向,而你就是我一直寻找的故乡”...故乡个毛,这种土味情书让白水云当时简直感到恶心。

    所以,她第一反应就是搬出去,搬个地方修炼,只是...

    在秋日阳光里,当她看到了她新邻居的模样时,她忽然轻轻伸出手,微笑着摇了摇:“你好,是你呀。”

    夏极同样微笑着点点头,示意邻里之间的友好。

    他离开了不可道殿,日常里就多了一件利用吞气术提升真气的功课,此时是正要出门。于是,点完头,他就直接走了。

    白水云看着少年的背影,忽然决定不去提议搬迁的事了...

    她嘀咕着:“看在你救了我和沧水一命的份上,我就勉强做你的邻居吧。”

    白沧水在四处捉着猫猫,蹦来跳去,离战争很远了。

    夏极是挺奇怪的,这月影山上好像一路都是道姑...感觉很奇怪的样子。

    他急忙加快脚步,登到了一处无人的山峰,在悬崖前,盘膝入坐,默运大元帝,吞食天地灵气,再以灵气化为真气...

    因为算是彻底的“闭关修炼”了,所以夏极每天花费16个小时进行修炼,其余8个小时则是用来吃饭、洗漱、入眠...而有时候练出感觉了,便是就在山上待一夜了。

    16个小时的修炼,这是什么概念?

    这意味着,夏极每一天可以提升足足30年左右的真气,因为昆仑山巅并不算是灵气秘境或是洞府,所以大元帝吸来的灵气刚好只够转化真气而已。

    深秋,符秋月想来探探情况...

    她想看到昆仑道宗的年轻剑帝能与隔壁的白水云眉来眼去,结果来这里了解了一番,她简直无语了。

    一天24小时,剑帝绝大部分时间都独自在外,这即便住在一起,也是远如天涯。

    秋末,快入冬时,无名老道,剑仙等人终于回来了,各自都受了不等的伤,剑仙还是重伤,伤痕差点贯穿心脏。

    两人都不说自己是被谁所伤。

    但他们既然回来了,那么...仙人容器应该是都准备好了。

    很快,就是决定谁留在昆仑山,谁去协助修士、仙人运输容器的时候了。

    ...

    马面抓着落日弓,站在第四峰最大港口的超特殊飞艇“东海射日号”上,飞艇长三百五十米,艇前是五十人核阵。

    她...

    是这一次运送容器的三名统帅之一,第二人是仙人降临专用容器的黑鲨,第三人就是十日扶桑神秘的弟子、九峰修士界的地下君王鬼鸦,除此之外,还有青鸟,白鹤,以及小仙界派遣的一些仙人随行。

    东海射日号,需要分别在南海道宗,昆仑道宗,以及北辰道宗的南方分部接上各宗强者,以及容器。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