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第233章 232.扮演魔教教主,巫宗主的怀念(4512字二合一大章)

    第233章 232.扮演魔教教主,巫宗主的怀念(4512字二合一大章)

    “赤魁”横抱着巫行云走出这片区域。

    娇小苍白的宗主勾着他的脖子,脸颊贴在他胸前。

    二十七名弟子急忙撤去绝地大阵,没有人敢看着此刻的教主,只是一侧头,却看到区域里一片狼藉,忍不住愕然,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赤魁”神色冰冷。

    精英弟子感受到了这寒气,更是摸不着头脑,完全不清楚这喜怒无常的教主又怎么了。

    远处的封不溺正在等待,看到教主出来,瞥了一眼,只见教主双手担着的那娇小宗主披头散发,脖颈处有着掐印红印,小腿上也有些淤青,眼神中则带着害怕与恐惧。

    显然,这位风月魔宗的曾经同僚,刚刚经受了难以想象的摧残。

    封不溺闭目,心里感慨了句“能活着就好”。

    ...

    时间短暂地回到一炷香前。

    “地...地藏大人,您是做什么?”

    “掐一掐。”

    巫行云:...

    “自己掐还是我来掐。”

    “奴...奴家自己掐吧。”

    巫宗主从没想过自己会干这种事,临死前还疯狂地自己掐着自己,也许是看到她速度太慢,那已经成了“赤魁”模样的地藏大人跑了过来,帮助她掐。

    “啊啊啊!!疼!疼!!”

    娇小宗主看着这位被神魔化了的地藏,满脸问号。

    原本那恐怖、不食人间烟火的火焰佛形象早已崩塌了。

    ...

    巫行云轻轻抽泣着。

    而“赤魁”则越发冰冷,封不溺即便在十丈之外也能感到寒气。

    他也不知怎么回事,于是便是急忙单膝跪地,低首,不敢多言多问。

    “赤魁”一路走去。

    沿途便是跪了一路。

    谁也不知道这位教主怎么了?

    难道是进入了贤者模式?

    只不过那绝地大阵里的一片狼藉是怎么回事?

    “赤魁”走到了议事大厅,走上魔教教主的宝座,直接坐了上去,然后将那娇小的宗主横卧着,放入怀里。

    巫行云双腿并叠着,脚后跟恰好压着教主之位那雕琢血焰的红铜扶手,微微颠着,满脸的茫然。

    她现在只期望这位神秘莫测、做事更是诡谲的地藏大人,能够遵守诺言放了逍遥王。

    教主发怒。

    即便不出一言,魔教弟子也是纷纷赶来。

    很快,仪事大堂面前便是跪着黑压压的一片人头。

    前排精英便是有三十余人,之后更是跪着三四百人。

    教主不出声,没人敢说话。

    魔教教主看似文质彬彬,但实则凶煞无比。

    阎罗天子的气质来模拟这种性格,只需要稍稍改变一点就够了。

    而黑暗君王的杀气,某些程度上比起魔教教主,犹有过之。

    此刻。

    汇聚康南分部的魔教教徒完全不敢出声,甚至连头都不敢抬,呼吸都不敢大气,禅碧,鬼头陀,甄依依等人自然都在其中。

    而魔教教主却是理也不理他们,只是有些病态地笑着,时不时地拍拍怀里娇小宗主的脸颊。

    满堂之听到轻轻的“啪啪”声,还有教主时不时有些莫名的笑声。

    巫行云瑟瑟发抖。

    众人也是在发抖。

    巫宗主实力其实已是江湖顶级高手的层次了,又有异人技术的枪,平日里集体行动,也算是干部了。

    而这样的一名干部,不过是教主的玩物。

    猛然,魔教教主停了下来,冷声质问:“知道为什么我生气么?”

    没人回答。

    魔教教主冷冷道:“刺客!你们做了绝地大阵,原来是帮着刺客隔音么?是想本教主无声无息地死去么?”

    巫行云瞳孔猛然瞪圆。

    这..

    这手段!

    这演技!

    魔教教主将怀里女人往里楼了楼,顺手拍了拍她胳膊,示意她别露馅。

    巫行云颤颤发抖。

    她就如蜷缩在猛虎怀里的一只小绵羊,全场只有她知道真相。

    魔教教主继续冷声道:“谁给本座个解释?是想造反了吗?”

    他甚至不去解释那地上那一堆被化尸粉化去的尸体。

    身为一教之主,还需要和属下解释么?

    这应该是属下们向他解释才对!

    那二十七人瑟瑟发抖...

    本想着是件好事,但现在却变成了催命的事。

    “教主,饶命。”

    “教主,我们只是不想您和巫宗主被打扰。”

    “是啊,教主,饶命,饶命啊...”

    二十七个精英立刻从人群里钻了出来,全部跪着在地上,爬到了那高高的宝座下,低首认错。

    但坐上那教主却是不发一声。

    忽然,一名看似清纯的白衣女子唇角一扬,走出来笑嘻嘻道:“教主,谅他们也不敢...”

    这正是用一双反刃短刀、之前打晕了李元儿的甄依依。

    她话未说完就被打断了。

    “掌嘴。”

    甄依依愣了下,不敢置信地看着魔教教主。

    巫行云轻声发出嘲笑:“依姐姐,教主不会念你过去的好了,嘻嘻。”

    甄依依面色苍白,然后也不说话。

    “没听到么?”

    “奴家听到了了。”甄依依直接扇起了自己耳光。

    扮演的地藏再扮演成了魔教教主的夏极,也是明白了。

    刚刚巫行云显然在提醒他,这位甄依依乃是魔教教主的女人,所以她才敢说话。

    “够了!”

    “是”甄依依低着头,急忙想退回了人群中。

    但夏极并没有准备让她退回去,而是冷声道:“说说看吧,他们不敢,谁敢?”

    甄依依不敢发言。

    “是你么?”

    甄依依扑通一声直接跪下了,“奴家不敢!”

    夏极凝视着她,身子微微后仰,双手轻轻拍着巫行云的身子,看了一会儿,忽然道:“你不敢?你不敢,为什么不第一时间把九圣甲给本座?九圣甲是你保管的吧?你是不是害怕这甲给了本座,那刺客就完全没了机会,是吧?”

    甄依依愕然。

    一时间,她心底只生出“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感觉。

    那么教主平日里和自己欢喜时,都是甜言蜜语,为何忽然变卦?

    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喜新厌旧了。

    自己入不了他的眼。

    而教主有个怪癖。

    那就是他一向标榜自己专一。

    换句话说。

    自己活着,他就不是专一...

    自己死了,他就可以专宠巫行云一人。

    当然,再之后,巫行云也会被其他新人所取代。

    甄依依还要再说什么。

    夏极手一扬,“带下去,关押天牢!候审!”

    甄依依心如死灰,“教主,教主您看在之前奴家对您好的份上,饶了奴家吧...”

    其余魔教教徒也是彻底愕然了。

    教主真是越发的喜怒无常了。

    很快,两个魔教教徒走出来,矮着身子把甄依依上了镣铐,往回带。

    那白衣女子侧头看了眼高坐在上的“赤魁”,哀求道:“教主...你我...”

    然而,“赤魁”声如冰霜道:“带下去。”

    甄依依如坠冰窟,绝望地低下头,她也不放狠话,放了狠话那就是必死。

    整个大厅,鸦雀无声,那些闻名江湖的高手只觉汗流浃背,不敢动弹,不敢说话。

    也不知过了多久。

    “赤魁”忽然温和地笑着问:“小巫,你说是谁要刺杀本座呢?”

    巫行云心底是真的恐惧。

    这魔佛地藏,某种程度上竟然把魔教教主那喜怒无常的性格学了个九分。

    这...

    这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啊。

    “赤魁”没等她回答,略带病态地看向台下:“你们说说吧,别说本座没给你们机会。”

    那施展绝地大阵的二十七名精英还未开口,那黑袍高帽的封不溺已经挺身而出,颤声道:“启禀教主,属下是担心您与教主夫人相处时,被人打扰被人听到,所以才让这些精英弟子帮忙...

    属下对圣教忠心耿耿,绝无二心,绝无二心啊!”

    “赤魁”冷笑道:“是觉得本座老了,老不死了,而路右使又陨落了,所以耐不住寂寞了,想要早日上位吧?

    我的焰鸦护法...

    你说的没错,你是对圣教忠心耿耿。

    但你对本座却没有!!”

    “画地为灾”封不溺正是魔教正门“左右二使,四大护法,八方巡查”中的护法之首焰鸦。

    “想动手么?有心腹埋伏着么?封护法?”

    三声质问,封不溺直接跪下了。

    “教主,我对您也是忠心耿耿...我...”

    “赤魁”冷冷道:“收了阵盘,打入大牢!!”

    很快,便是又有两名魔教弟子上前,但来到封不溺身侧却有些犹豫。

    这位正门的护法平时很有威望,对弟子也很好。

    封不溺显然也感到了这股微妙,他瞥了一眼座上教主,只见那“赤魁”的目光越来越冷,面色甚至都冷的僵硬了,他急忙道:“还愣着做什么,抓我入牢,圣教是教主一个人说了算。”

    那两名弟子才将他上了镣铐,反锁着带了下去。

    又是沉默片刻。

    众人噤若寒蝉。

    而,一名脸上满是纵横交错的伤口、穿着半身铁甲魁梧男子缓缓走出,强压着怒气,扬声道:“教主都忘了老兄弟们了吗?

    甄姑娘,封护法,又有什么错?他们都对您忠心耿耿,您何必要寒了兄弟们的心!!”

    来人正是八方巡查中的一位:“黑煞”熊百吉。

    熊巡查冷冷看着上位的教主,分毫不让。

    周围的魔教教徒只知道这位熊巡查平日独来独往,也着实为魔教立了些功劳,但因为毁容的缘故,很少有人亲近。

    没想到今日他竟是如此的硬气。

    众人忍不住心底都暗暗佩服。

    “赤魁”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哎哟”娇小宗主叫了声,她一根头发被扯掉了。

    “赤魁”拉平了那一根长发,好像在欣赏女子的长发,而彻底无视厅中站着的熊巡查。

    忽然,夏极的手扭了扭,那一根长发骤然便是直立了起来

    刷!

    长发上凝聚出凌厉刀影。

    下一刻,那刀影呈现出血煞之气。

    众人震惊地看着那刀影。

    那是魔教教主的最擅长的血魔刀。

    而如今看来,教主的实力显然再上层楼,这刀上的血煞之气几乎是浓稠到让人难以直视。

    巫行云已经彻底弄不明白了。

    难道地藏其实是赤魁的亲兄弟,师出同门?

    然而,对于夏极而言,这不过是【四诛剑道】之中的陷仙,配合上【阴策】之中的明面伪装所带来的结果。

    然而,熊百吉只是注视着教主,视死如归,分毫不让。

    让人忍不住惋惜一声“可惜了”。

    然而...

    那一刀并没有斩下。

    “赤魁”手一扬,那头发便是枯萎了,血魔刀虚影也已经消失不见了。

    众人眼里,那位魔教教主扬声大笑道:“好!从今以后,你就是我圣教右使,接死去的路右使之位!”

    ...

    ...

    魔门的一番人事更换,就由赤魁借着刺客一事,彻底的定下了。

    原本几位被边缘化的魔教人物,纷纷登上了高位,开始掌管正教的实权事务。

    虽然新旧势力的交接会带来不少内斗,然而终究有着魔教教主威压着,别人也不敢放肆。

    巫行云是完全看不懂这一番操作。

    过了许久,她才忽然明白了...

    地藏原本就是蛰伏在圣教中的强者,如今算是悄无声息的夺权吧?

    那熊百吉,以及其余的一些他所提拔的人,平时都在圣教中声名不显、神神秘秘,如今算是一次会议,就彻底上位了。

    如此翻云覆雨的手段。

    如此超凡如神的实力。

    巫行云明白,魔教将踏上新的辉煌了,只是她却看不到了。

    ...

    豪华的地下豪宅。

    甚至还有暗河潺潺流淌的声音。

    司徒辉耀的绝地建造术完美地运用了地形,其中通风管道,甚至蔓延到千米之外的悬崖。

    这豪宅里,可见长明灯里人工甬道上的五彩石乳,可听到滴答滴答的落水声。

    “赤魁”坐在这院落里,把玩着太阴玉净瓶。

    真正赤魁的死去,使得这残破的神兵成为了无主之物,而他只需要滴血,就可以获得认主。

    娇小而苍白的宗主坐在他对面,伏在冰凉的石桌上。

    “地...咳咳,教主,我感觉到自己挨不了多久了,我的躯体正在枯萎...我又感到自己好像被无数看不见的线束缚着,想要把我拖到什么地方,也许就是您手中的瓶子。”

    “赤魁”还在思索。

    他在想,假如说自己以灌顶之术将巫行云强行拔高,突破超凡,然后再让她滴血这太阴玉净瓶,是否可以自救。

    但这其中还存在问题。

    那便是巫行云和白桃花不同,她本身并不是超凡,能否靠着灌顶突破?

    而且她如今的躯体能否承受灌顶?

    “教主,您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夏极摇摇头。

    巫行云露出微笑:“那请您记得您给我的承诺。”

    夏极反应过来,然后问:“据我所知,你和逍遥王认识不过半年吧?为何临死前非要为这样一个男人说情?”

    巫行云想了想,趴在桌上,呓语般喃喃着:“也许这半年正是我此生奢求的时光,弱水三千已饮一瓢,我...已经满足了。”

    她似乎想到了什么,露出甜甜的笑:“逍遥王这个人傻乎乎的,平时偷偷藏藏,装作什么都不会,但其实已经勉强入了顶级层次,他还以为别人看不出来,真是傻乎乎的,嘻嘻。

    可这又有什么用处呢?

    这个世界的真正强者,从来不在乎江湖所谓的顶级高手。

    逍遥王他真的很好,他会在早晨催着我去街上买肉包,也会拉着我一起乔装打扮,偷偷摸摸去街道上吃面条,因为他会害怕别人骂他,有时候想吃夜宵了,他还会毫不讲理地把我从被窝里拉起来。

    我从来没想过我这样满手血腥,心怀怨恨的魔女还能过上这种日子...”

    夏极奇道:“就这些?”

    巫行云慢慢闭上眼,露出甜蜜的、缅怀的笑:“您不会理解的。”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