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第216章 215.帝王心术,自作聪明

    第216章 215.帝王心术,自作聪明

    姬无忧正在思索着可能性。

    身为未来的天子,自然不希望被人骑在头上。

    所以,绕开小白脸,直接与阴司来一场交易。

    以皇后为筹码,与阴司联盟,甚至收为己用。

    即便不能为自己所用,在日积月累之中,自己定然可以掌握这神秘势力越来越多的信息...

    到时候,是敌是友再做分辨。

    说不定还能行帝王之术,平衡这天地二门,趋虎吞狼,二桃杀三士,让阴司火并圣会,自己则是坐山观虎斗。

    碧波上人看着太子,似笑非笑道:“太子想的怎么样了?”

    姬无忧道:“可以,但需要些时日,而且说不定还要碧波上人你的帮忙。”

    碧波上人自然想着和未来的帝王亲近,于是笑道:“好,太子开口,我自然义不容辞。”

    ...

    ...

    两人商谈的时候。

    天空一道神识却在锁定着他们。

    夏极的观世,配合着神话层次观一城之地还是可以的。

    只是看到一半,两人却如是凭空消失了。

    他心底自喃着:

    “没想到妖丹竟然是突破超凡,甚至之后天人五限的主要道路。

    而根据李临渊的笔记,似乎妖丹对于仙人的作用也是很大...

    难怪当年妖族圣皇举目皆敌,挡着所有人的利益,自然是不死不休。

    难关他要斩断天地桥梁,给妖族修生养息的机会,如果不这么做,怕是整个妖族都被漫天仙佛给当肉猪圈养了吧?

    只不过...

    假如说妖丹的作用真的如此巨大,那么这根本不是修生养息,而是在苟延残喘。

    因为,天地桥梁一旦修复,妖族又能做什么呢?

    要不然,我也去弄些妖丹,给自己和姐姐一起突破,然后一起打破凡人命轮,活上仙人的六千年?

    唔...

    唔...

    感觉很抗拒,为啥?

    算了,不想这个...要不是我是人,还真以为我是什么妖族的大人物呢,呵呵...”

    夏极甩开奇怪的杂念,继续思索:“那么,太子和那碧波上人到底谈了些什么?

    这太子越来越不安份了,他到底想干什么?”

    不如亲口去问问吧?

    这时。

    皇后慵懒妩媚的声音,在夕阳里响起:“小极,什么时候能让姐姐抱个小侄子,或是小侄女?”

    “噗!!”

    夏极一口水就喷了出去,“姐,我连婚都没结,怎么会有孩子?”

    皇后道:“私生子不行嘛?”

    夏极:...

    皇后:“改天把巫姑娘带到宫里,我让御医给她把把脉,看看有没有喜。”

    夏极摇头:“没有。”

    皇后:“小极,你怎么这样子?你怎么能只顾着自己,而不要孩子呢?姐姐可是盼着小侄子小侄女呢。”

    夏极哭笑不得,“我和巫行云姑娘是清白的。”

    皇后愣了愣:“为啥要清白?人家好好的姑娘,你看不上眼吗?

    这样吧,过两日我让柒柒也去你船上。

    还有你看上了谁尽管和姐姐说,姐姐都送你船上去。

    总之,给姐姐一个孩子。”

    夏极简直不知该说什么。

    夏宁苦口婆心道:“小极,姐姐一个人在深宫会很无聊,而你也不可能一直陪伴着我,男儿本就该去四处闯荡,而不该拘束在一处。所以,早些给姐姐一个孩子吧。”

    夏极道:“我也不知道自己喜欢谁。

    总觉得如果做了什么,就要负责到底,那就更加不可能一走了之,去四处闯荡。

    所以,还是我陪着你吧。

    感情的事,顺其自然,船到桥头自然直,何必去苦苦追求什么呢?”

    夏宁巴巴地看着这位弟弟,轻轻道了句:“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呀...

    你总不想你身边的这些女人未来嫁作别人妇吧?

    我们夏家就两个人,快点开枝散叶吧。”

    夏极心底好色小人又开始放声嘶吼。

    “夏极,听到没有,为了生孩子,为了给夏家开枝散叶,而不是为了女人!”

    一时间...

    白桃花,王柒柒,巫行云...

    眼镜娘,雷堂主...

    后两者才刚想到,夏极疯狂摇头,赶紧把这两位请了出去,然后开始定神想前三位。

    想着想着,心底还真是有了些燥热。

    也许...趁着心限没破,先去留下后代才是对的?

    夏宁看到他沉默,悄悄问:“你实话告诉姐姐,有没有已经生下的?

    不要因为人家地位不高,就鄙视人家...没关系的,我们本来也不是富人家的孩子。”

    夏极:...

    这天没法聊了。

    姐姐现在满脑子怕是都在想“给弟弟找女人,最好的女人,生孩子,立刻生孩子”。

    这是什么奇怪想法?

    夏极落荒而逃。

    不过他转念一想,也许...真的该试一试?

    毕竟自己心底的好色小人都吼了好久了。

    巫行云先排除,毕竟这妹子只要碰了,就会死。

    那么,白桃花和王柒柒二选一?

    不如掷骰子?

    仔细想想,白桃花会很顺从。

    而王柒柒肯定会抱着一种执行联姻的心。

    前者已经被征服了。

    后者却还等着被征服。

    一时间...

    不少旖旎画面浮现出了。

    夏极猛然警觉急忙摇了摇头,把刚刚占据自己神念的好色小人儿驱逐了出去。

    ...

    暮色里的皇宫,太监宫女匆匆而行,这是天子晚膳时分。

    夏极侧头看了看,恰好见到一名奇服男子正被太监带着,从一旁往宫门外而去。

    那奇服男子正是从东宫离开的碧波上人,他侧头看了眼,正好望到了夏极...

    碧波上人自然认得逍遥王。

    而想到太子对自己的允诺,他不由露出了笑。

    这位相貌英俊,有着逍遥王身份的小白脸怕是还不知道,他的未婚妻未来就归自己了...

    而这小白脸自己以后怕也是逃脱不了成为政治玩物的命运。

    至于那绝色容颜的皇后夏宁...等到天子死后,这位绝代的皇后,恰好到了需求无度的时候,说不定自己还能去成为面首。

    碧波上人很有礼貌地点了点头,内敛着优越感地喊了声:“逍遥王。”

    夏极侧过头。

    观世隔着屋顶,无法观到人的模样,这一刻,他是看清了这碧波上人的模样,迅速的对号入座,只是面容上还带着疑惑之色,似乎在疑惑自己为什么在宫里没看到这个人。

    “你是?”

    碧波上人见到他的模样,哈哈一笑,“在下名字不足为道,但王爷今后还会遇到我的。”

    “是吗?”

    “王爷,在下先告辞了。”

    碧波上人心里顿时充满了兴奋,他虽然是修仙人,但在这凡世的地位不过是一介平民,而能够强占未来王妃,甚至在这什么都不知道的王爷面前强占,真是让他此刻心底充满了期盼,走起路来腿都有力气了。

    妖丹修行的危险并不小,最关键的是价格高昂...

    可以说,不是大传承大势力,就别想通过吃恰当的妖丹一路提升了。

    而如果不吃妖丹,谁能靠着自己的力量提升?

    修行,本就是逆天而行,人力渺小,怎可能逆天改命?

    而妖丹的危险性也很大,一个不对就会妖化,甚至失去理智,成为疯狂的妖魔。

    碧波上人根本没信心,于是才决定返回凡尘,用自己这些年的积累换一个荣华富贵,享尽人间。

    而他的府邸已经看好了,就是这位逍遥王那未曾入住的府邸,天子亲自题词“一世荣华”的王府。

    想到能住着这逍遥王的府邸,享受着原本属于他的妻子,甚至今后还能玩弄他的姐姐。

    碧波上人就觉得这位王爷真亲切。

    ...

    ...

    “美酒,再来一坛美酒,哈哈哈!喝!喝!”

    碧波上人只觉身子酥软,如登仙境,在人间放浪形骸的感觉还真是舒服。

    但其实,他所谓的修仙之处并不是真正的仙人居所,而是一个超脱于凡尘的修炼之地,在那里,他不过是个小人物。

    而如今,在王都,这些美人竟然任由自己勾搂享用。

    而这些美人如果在那修炼之地,怕是有不知多少俊杰会去追求。

    碧波上人越来越觉得前途一片大好,自己的选择是对的。

    大醉酩酊。

    酒后醒来,一睁眼却已是半夜,也是青楼打烊的时刻了。

    碧波上人舒服地打了个哈欠,从怀里数了张银票,随手丢出。

    在青楼老鸨喜笑颜开里,悠悠然走出了这楼,向客栈而去。

    楼外。

    春寒。

    少人。

    七拐八绕,就入了巷道。

    黑黢黢的青石小巷子里,堆积了些前夜春雨吹落的花瓣。

    碧波上人忽然觉得有些不对。

    然后,他猛一抬头,只看巷口尽头不知何时站了一道黑影。

    那黑影速度极快。

    远处红灿灿灯笼的余光里里,一张血红色的恶鬼面具若隐若现。

    碧波上人心里一凝,本能地警惕起来。

    来人太快,他也不客气,直接手掌一吸,超凡的真气带着花瓣瞬间汇聚起来。

    飞花摘叶来伤人,对超凡来说这操作非常简单了。

    强大的真气贯穿在每一片花瓣中,悬浮在半空。

    碧波上人这才沉声问:“你是什么人??”

    红色恶鬼并不说话,抬足,拉出残影,一步,已经迈过了两人间大半的距离。

    碧波上人愣了下,高手啊!

    他再不犹豫,手掌一动。

    嗖嗖嗖!

    花瓣顿时如刀般飞射出去。

    那红色恶鬼迎着花瓣。

    抬手随意一动。

    那花瓣似乎受到了相反力量的对冲,而全部落地。

    下一念。

    碧波上人双指并起,不留余力地向飞快掠近的红色恶鬼戳出,双指缠绕着一阵空气震荡的力量。

    而那红色恶鬼已经几乎站在了他面前,右手同时,以同样的姿势抬起,并指戳出。

    啪!

    轻声脆响。

    两道势均力敌的对撞碰在一起。

    碧波上人满脸愕然,不敢置信,因为他就像是在和镜子里的自己交手。

    就在他发呆的零点零一秒,红色恶鬼左手一甩,寒光闪过。

    一把伞柄抓手的短刀,已如魔术般架在了碧波上人的脖子上,冰冷的刀刃让碧波上人迟迟无法反应过来。

    什么情况?

    自己明明是超凡。

    凡间的势力...

    啪!

    没等他多想。

    那红色恶鬼出手如电,已经点了他诸多穴道。

    紧随着一句嘶哑的声音“真是弱得可怜的超凡,这是怎么成超凡的”。

    碧波上人:...

    做完这一切,红色恶鬼不再管他,而一边的小巷里瞬间钻出两道黑影,拉起麻袋直接将这碧波上人一套,便是拖入了幽深黑暗之处。

    说时迟那时快,前后不过短短十秒时间。

    街道就好似从未打斗过一般。

    红色恶鬼也已经消失了。

    这里就像什么都未曾发生过一般。

    只是消失了一个来往王都的游客而已。

    这就是刺客世界。

    ...

    ...

    不知过了多久。

    碧波上人清醒过来,他动了动眼皮。

    眼还未睁开,就感到一片熏人无比的热浪扑来,让人很不舒服。

    他努力睁开眼,只看到惨红砖瓦上贴着一道道黑影,那是自己的影子。

    他动了动。

    哐当哐当...

    锁链早就穿过了他的琵琶骨,脚踝,让他无法动弹。

    碧波上人睁大眼,只看自己全身都是血迹,而剧痛此时才传来,“啊啊啊!!谁?!是谁?!!”

    但没有人理睬他。

    而他袖中的那被成为妖魔兵器的白笼子,也不见了。

    碧波上人简直心如死灰。

    过了很久。

    他头顶似乎传来脚步声,脚步声很有层次的逼近,过了很久...

    碧波上人才听到身后门扉打开的声音。

    一道黑影慢慢地站在了他身后。

    “主上,就是他了。他身上的东西都在门前。”

    “嗯,做的不错。他实力怎么样?”

    “太弱了...弱到都不像是个超凡,一合秒杀,要不要奖励我?”

    “奖励嘛...我恰好绕路买了一只烤鸭,留你一半好了,还有一半我带回去,家里那两人应该煮了粥。”

    “主上,难怪你来晚了,原来买烤鸭去了。”

    “最近听说又闹瘟疫了,再不买要涨价了。”

    “噫...能涨多少钱,值得主上亲自绕路过去买?”

    “一斤能多出十个铜板。”

    “唔...确实贵多了。”

    碧波上人听着身后门外的对话,他简直要崩溃。

    敢情,这里的主人将自己抓来,却不急着来找自己,反倒是绕路去买了一只烤鸭?还是一只下饭的烤鸭?一斤多了十个铜板就绕路专门去买?

    碧波上人努力转头,努力用余光试图去窥探来人是谁。

    但来人不需要他试图去看,他已经走了进来。

    那是一位戴着蓝色恶鬼面具的人。

    显然这人就是刚刚另一人所称呼的主上。

    而另一人...

    虽然听着是很甜美的女子声音,但却碧波上人却知道,这女子就是在...昨晚,前天,不,还是大前天一招击败自己的人。

    他大脑转的飞快。

    毕竟来王都前也做过工作。

    绿蓝紫橙金红,六色面具,六等刺客。

    这是...红楼!!

    而面前之人只是个普通刺客?

    他正思索着的时候,蓝色恶鬼已经开口了。

    “你怎么这么容易就被抓到了?真是让我很难办呢...”

    碧波上人:“我喝多了。”

    “我让人去抓你,结果你却被秒杀了,现在害得我权威受到质疑,而且还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你说吧,怎么赔偿我?”

    碧波上人:...

    毛的惨痛代价,你不就是损失了半只烤鸭吗?

    而且你为什么戴着蓝色恶鬼面具,这不是最普通刺客的面具吗?

    “你为什么抓我?”

    “那天你和太子聊天,聊到一半,后面的我没听出,所以抓你来问问,你们聊了什么。”

    碧波上人瞳孔收缩起来,一副见了鬼的神情。

    这一刻,他生出无比恐惧的心情。

    “说说吧,你瞧瞧你,好好一个超凡,现在已经是废人了,你现在还有资格和太子交易吗?不如和我交易吧,想要荣华富贵,我也可以给你。

    钱,权,美人对吧?

    对了,你要哪位美人?

    还有你们做了什么交易?”

    蓝色面具恶鬼说的很随意。

    只是眼洞里的一双眸子,忽然变得飘渺起来。

    那飘渺的眸子藏在此处热浪之中,仿佛在催眠,让人心警惕尽失。

    碧波上人精神这一刹那恍惚了:“我想要皇后,但太子不让,所以我要了王柒柒,那两个女人可都是尤物...

    太子答应把王柒柒给我,答应封我为侯,我把妖魔兵器给他,再把传奇妖丹给他。”

    碧波上人呆呆的说着话。

    然后,他蓦然清醒过来,“你你你...啊啊啊!!”

    片刻后。

    红色恶鬼走入了这暖屋,屋里满是刺目的红色,血腥溅射了满墙,满地,好似是一只饱血的蚊子被捏爆了一般。

    红色恶鬼看了一眼死状凄惨无比的碧波上人,揭开面具,露出白桃花的面容。

    “主上,你没事吧?”

    “没事...”

    蓝色恶鬼发出温和的笑声,“只是有人过线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