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第15章 15.王都的恐怖组织?(1/4)

    第15章 15.王都的恐怖组织?(14)

    “启禀娘娘,夏极一直在神女阁头牌雪千柔房里。”

    “是是是,属下始终在阁外,夏极绝没有离开神女阁。”

    红云正在汇报着,她不敢看这美艳无边的妃子,只敢看着她的脚尖。

    即便是套着贵妃靴的脚尖,却也是那么的美。

    红云虽然是个女人,但却也被宁妃的样貌折服了。

    夏宁托腮,不需刻意,妩媚顿生,“那么,我弟弟就一直在那雪千柔的闺房里?混了一整天?”

    红云道:“启禀娘娘,正是如此。”

    夏宁娇嗔道:“雪千柔很漂亮吗?”

    红云:“不及娘娘万一。”

    夏宁疑惑道:“我弟弟眼光那也太差了吧?唔...”

    她托着腮,在思索这唯一的亲弟弟是不是饥不择食了?

    是时候给他选些王公贵族里的好姑娘了。

    ...

    红云出了宁妃所在的星辉宫,在皇宫巷道里迅速走着,忽然对面一个小太监走来,那是太子东宫的人。

    两人错身而过时,红云忽然弹出一张纸团。

    小太监很默契地直接捏住纸团。

    没有丝毫停顿。

    两人就如路人般,彼此之间连招呼都没打。

    ...

    阁老府邸。

    王居石面色阴沉到可以滴出水来。

    他看着红烛里那小小的身影。

    那身影的右手还包扎着绷带,显然伤势不轻。

    这让他面色才有了点缓和,但也只是一点点而已。

    “静云,你说一个人,就挡住了你们十六个,所以你们没有能够及时从小路,赶到田猎的地方?”

    “正是如此,义父。”

    王居石闭目,沉声念叨出那个名字:“大雪山密宗...竟然敢坏老夫好事。”

    他想了想又问:“看清样子没有?”

    雷堂主:“静云无能,从始至终,那神秘人一直压着斗笠,未能看清楚模样。”

    王居石神色很冷。

    空旷的静屋里,只有着掌心铁胆旋转的声音。

    他在思考。

    这神秘人怎么会出现在烟云桥上?

    这神秘的强者又是谁?

    一人挡下十六人?

    王居石难以想象...

    但他好歹经历过世事的沉浮,再匪夷所思的事情在经历过初期的震惊后,也平复下来了。

    最好的机会没了。

    明年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只能暂时收手了。

    进入皇宫进行控制与进入田猎之地,这是两个难度完全不同的副本。

    而且,没有还需要诸多皇子也在场,这才能毕其功于一役。

    “义父,如今我们该怎么办?”雷静云装出一副惶恐的模样。

    王居石想了半晌,道了个字:“派个有心机的美人去哄住姬无争,然后...等。”

    伺机而动。

    过了一会儿。

    雷堂主离开了。

    王居石这才放下铁胆,揉了揉眉心,他有些疲惫。

    翻了翻侧面的宣纸,忽然他动作停顿了下来。

    因为...

    他发现自己的文房四宝被人动过。

    幅度很小,如果不留心去看,根本发现不了。

    密室里,昏黄暗淡。

    王居石心底忽然浮出一股悚然的情绪。

    手掌翻了翻宣纸,他看到其中一张纸上居然写了字。

    这位大周阁老抽出那张纸。

    宣纸上只写了一行字:

    我在你身后。

    腾!!!

    王居石如坠冰窟,猛地起身,心跳急速加快,就差从嗓子口蹦出来了,他吓得几乎瘫到桌底。

    越老越怕死。

    得得得...

    他牙齿打着颤,然后僵硬地转头。

    身后黑暗一片,好像藏着什么恐怖的刺客,正狞笑而戏谑地看着他。

    王居石急促喊了声:“一切都好商量,好商量,荣华富贵,你要什么,老夫给什么,别冲动,千万别冲动。”

    但没有回应。

    这位阁老拿起铜饰长明灯,微微托高。

    橘黄的光把身后的暗域照明了,却是空空荡荡,没有一个人。

    王居石呼吸都快停了。

    他放下长明灯,又看了看前面。

    然后他看到那一行字下的三个小字:

    骗你的。

    王阁老瞠目结舌,然后颓然的坐下,之前面对雷静云他还是意气风发。

    但如今这区区八个字,却已经把他所有的锐气全部消无了。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

    他忽然发现自己已经老了。

    “我在你身后,骗你的?”他默默念着。

    忽然自嘲的笑笑。

    他明白了。

    这是一次警告。

    让他安分守己,不要再乱动的警告。

    可是,大周王都天阙城,有谁能无声无息潜入自己的书房密室?

    还有那一敌十六的绝世高手,又是什么人?

    这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恐怖组织?

    ...

    王阁老口中的恐怖组织,其实就一个人。

    这个人正躺着。

    “小哥哥...你居然和我在床上躺了一天?”

    雪千柔揉了揉额头?

    她脸色酡红,显然是醉酒才醒。

    夏极斜靠着她闺房的绣床,侧脸看了看这神女阁的头牌。

    熏香燃到了末。

    红纱帐房里,还飘着淡淡的味道。

    天色早已经暗淡了。

    红烛摇曳里,雪千柔那一张冷艳的鹅蛋脸儿,显得迷离而真实。

    雪千柔侧过身,查了查自己身体,面色古怪。

    “小哥哥...你灌醉我做什么?”

    夏极道:“你酒量不好,怪我咯?”

    雪千柔揉了揉眉心,不过想到这风流的夏将军从来都是这样,于是也就释然了。

    她裹着罗袜的玉足在身侧少年小腿踢了踢。

    夏极侧头。

    她狠狠剜了一眼。

    夏极哈哈大笑起来,笑的这神女阁的头牌满脸通红。

    花魁之争没有落定,可之后呢...

    总归有一天,她需要从这庇护她屋子里走出去。

    要夏将军为自己赎身,娶自己做小妾?

    雪千柔没敢想。

    夏将军风流倜傥,眼里可不止是自己一个。

    而且对于男人来说,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当你倒贴了,就没了价值,即使再美也少了诱惑。

    所以这话要夏将军自己说,否则毫无意义。

    可是...他会说么?

    不会。

    雪千柔自己给了自己答案。

    她揉了揉额头,起身,温柔道:“小哥哥想听什么曲子?”

    叮!

    【九阳真体+1】

    提升进度:LV11至LV12(7/10)

    熟悉的获得技能的声音。

    夏极舒了口气。

    只要不是葵花宝典,都可以。

    这功法,自己一旦使用了,怕是就做不了男人了,所以只能做个观赏。

    幸好。

    与自己亲和度较高的除了【葵花宝典】还有这【九阳真体】,前者很娘,后者却是肌肉横练向。

    可是...

    说实话,他想做个风度翩翩的少侠。

    难道就不能亲和一门正常点儿的武功么?

    雪千柔见少年发愣。

    她伸手晃了晃,“夏将军怎么了?”

    夏极眼中恢复神采,“没什么,只是不想听曲子...对了,你们神女阁不是有夜宵么?我们去吃夜宵吧?”

    他说着就起身,然后开始穿衣服。雪千柔面颊如要烧起来一样。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