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5.第405章 大结局

    第405章 大结局

    “吃下解药?你恢复记忆了?”陆未寒问。

    他早该料的。

    在他看到林轻尘也被绑架在此时,就该料到,林轻尘会给她解药。

    得知林轻尘被绑架,他派人去找过,却总是能够追踪到蛛丝马迹,并逮不到人。

    其实,在许爷爷的寿宴上,在他看到那张微暖和他的合影,其中有几张是从本人角度出发,除了林轻尘自己,别人怎么会有那些照片,不管是他被人威逼利诱,还是他也想看到自己和微暖分手,都证明,这些照片是出自他之手。

    微暖恢复了记忆,记起了他。

    陆未寒当下整个人都不好了,剧烈咳嗽起来,“咳咳咳咳咳咳。”

    半弯腰,咳的上气不接下气,好像马上就要断气。

    许微暖原是想旁敲侧击把陆无忧拎出来走走,谁知道陆未寒反应这么大,她哪里经过这事,当下就慌了手脚,“你怎么了?”

    抬起手帮他拍背。

    “我……”陆未寒趁势把许微暖一只手抓在手心,放在胸口,“这里痛,好痛。”

    “?”纵然是见惯了陆未寒各种奇葩现场,许微暖还是被他演技如此拙劣的表演给弄得蹙眉了。

    “陆未寒。”

    “你喊什么?”他抓她的力度更大了。

    “你别这样,轻尘要出国,我肯定得去送他。”

    “轻尘?”他问,危险意味十足。

    “他是我的朋友,请你不要对他有敌意。”许微暖并没有因为他动怒而退步半分。

    “不许走。”他下通牒。

    “我要是执意走呢?”

    陆未寒见自己的变脸对她一点作用没有,反倒是她的变脸,让他突然心虚起来,最后他干脆耍无赖道,“老公为了满足你昨夜出力过度,你不但不心疼老公,还抛下我去和别的男人私会……”

    许微暖:!!!

    谁能告诉她,陆未寒的脑子到底是被门夹了,还是把门夹了。

    “你小点声,别被人听见。”许微暖现在只要听见夜这个字,脸颊就忍不住泛红。

    他又这么大张旗鼓地说来,更让她手足无措。

    陆未寒见这招管用,变本加厉道,“你昨晚可不是这么说的。”

    “我……”许微暖简直要跪了,“陆未寒我错了,你别说了,你要我做什么都行,我不去了行不行。”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听见渐行渐近的脚步声,整个心脏都悬挂起来。

    陆未寒薄唇轻勾,“喊我什么?陆未寒?”

    许微暖动了动唇,还是没喊出口那句羞于启齿的亲昵称呼。

    “嗯?”他尾音微挑,轻挑的尾音像是带着一个勾子,直直勾到了许微暖的心尖上。

    许微暖咬了咬牙,“未寒。”

    “嗯?”他略有不满。

    许微暖又咬了咬牙,心一横,别扭地生硬吐出两个字,“阿、寒。”

    陆未寒还是不满意,许微暖抬起头,用傲慢的下巴提醒他不要得寸进尺。

    陆未寒挑了挑眉,细长的睫毛眨了下,适可而止地开口,“再喊一声,老公听听。”

    许微暖被他抓着的手缓缓握成拳头,丧权辱国地生硬着开口,“阿寒。”

    “好。”陆未寒一把掀起被子,趿着拖鞋,大步流星走在她前面,牵着她的手。

    “你干嘛?”许微暖被拽的大脑短路,他又要闹哪样?难道还嫌她喊的不够亲切?要把她带到大庭广众之下去喊他老公?

    不要啊不要啊。

    许微暖往后扯身子,“陆……阿寒,你身上还有伤,不易下床走动,医生说得休养。”

    “你难道想错过林轻尘的航班?”他说的这句话,不含有半点感情。

    但她的微暖想去送人,他不能像养金丝雀般把她控制在自己股掌之内,既然不放心她一个人去,那就自己陪着她去。

    许微暖往后扯的身子定住了,她错愕地看向陆未寒,“你同意我去了?你要跟我一起去?”

    陆未寒用行动回答了她,脚步不停地带着她走。

    “可是你身上有伤,不能剧烈劳动。”许微暖说到最后,联想起什么,声音一点点减小,到最后那个字几乎是被自己给吃掉的。

    “咱们在交流两个回合,他就真飞走了。”陆未寒抬起手腕,看时间,距离他和通话已经过去十五分钟了。

    “哦。”许微暖一把抓起自己的包,屁颠屁颠跟着陆未寒朝着机场飞奔。

    许微暖是一个重感情的人,对于任何人的离开,都会心有不舍。

    但每个人一生的轨迹又不是她能说了算的。

    她原先还以为陆未寒会为难林轻尘,到达机场后,他没有进来,给了她和林轻尘二十多分钟的独处时间。

    陆未寒坐在驾驶位上,看着手表上的时间一点一滴流逝,回忆着从前的一幕幕。

    微暖已经恢复记忆了。

    她到底记起了些什么。

    这些记忆里有没有什么对他不好的。

    他好奇,却又不敢问。

    既然她决定翻篇,他也不是那种能抓着一件事永远不放的人。

    直到林轻尘检票,她才跟他挥手告别。

    林轻尘走了。

    许微暖转身离开机场,当走出机场大门时,门外铺面而来的冷风,仿佛一道刀子,划在她脸上,把她感伤的情绪给划的支离破碎。

    一切都结束了。

    她长吐出一口气。

    多年后,当她和陆未寒坐在双人秋千藤上,她靠在他肩膀上提起自己送林轻尘这一幕时,陆未寒说,“我其实挺害怕的,谁知道你会不会买张机票跟着他走呢。”

    她才知道,陆未寒同意她来送林轻尘,并且亲自把她送到机场,是积攒下多大的勇气。

    她没有告诉陆未寒自己究竟回忆起了什么事,陆未寒虽然磨人难缠,却从没有问过这些。

    他的磨人,都是在那些事情上,别的事情上,依然果断如他冰冷不近人情董事长人设。

    陆无忧不知是真的精神失常还是在逃避现实,她每天胡言乱语,不是站着发呆,就是躺着睡觉,余事不取。

    转眼间到了新年,大年初一拜年,初二走亲戚,陆家和许家忙的不可开交,把这些事都省了,每天都在商量初八的婚礼事宜。

    不像别的父母,出嫁闺女,千般不舍万般挽留。

    许列宗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算账。

    他拿出厚厚好几本子账,把利息货币贬值率都整上,算出了许微暖在他们许家这二十来年,所有花销,最后丢出一个数字。

    他们陆家要娶这个媳妇,务必出这么多彩礼。

    许列宗的话是,“我们许家不是嫁闺女,因为咱们没有养闺女,我们是在替你们陆家养媳妇,自己家的媳妇欠下的钱,是不是该你们陆家自己还。”

    许微暖总觉得父亲这样太不合适。

    陆父拍板,“没问题,你们不仅帮我们陆家养媳妇,还养了几个月孙子,这些钱,一份不会少你们的。”

    过完彩礼,许妈妈看许微暖都顺眼了许多。

    这个只会烧钱的二女儿,终于会帮家里挣钱了啊。

    二十多年,第一次啊。

    两人婚礼定在大年初八。

    陆父的意思是,越早越好。

    时间长了会显出肚子,到时候穿婚纱勒的慌,被绷坏他孙子。

    原先还以为陆父是为她考虑的许微暖:她以后不会对这位公公抱有任何美好幻想了。

    结婚当天,陆家包下了帝都最高级酒店,流水席连续摆了八天。

    帝都上层人士几乎没有人缺席,大家手捧贺礼,一波接着一波,把酒店精心保养的地板都磨出了旧痕。

    许微暖拿起抱枕砸到陆未寒肩膀处,“都怪你,我从哪弄一个孙子给你爸!”

    陆未寒捡起掉在地上的抱枕,嘻嘻笑道,“所以我们要加快时间。”

    许微暖感觉自己亚历山大,陆未寒感觉自己掉进了蜜罐。

    两个的蜜月,就在吵吵闹闹,哄哄笑笑中一晃而过了。

    许微暖是个爱玩的性子,她蜜月要去旅游,陆父不同意,他担心旅途奔波,对孕妇不好。

    许微暖就算憋屈,也不敢把实情抖搂出来。

    后来,还是陆未寒找到一个老同学,体检时,把陆父哄骗过去,才算没露馅。

    好在上天怜悯。

    他们结婚一个半月,在陆未寒的不屑努力下,许微暖怀孕了。

    她自然如释重负,每天当着公公婆婆的面看电视都敢翘着二郎腿了。

    陆未寒却苦了,有苦难言地只能看不能吃。

    好在九个月后,孩子顺利出生,许微暖出了百天,陆未寒总算可以吃肉了。

    陆父抱着亲孙女,虽略有失望,但到底有了孙辈,抱着笑的合不拢嘴,见人就夸。

    只是有点纳闷,别人都是十月怀胎,他儿媳怎么怀胎怀十二月。

    医生说,这是好现象,还拿哪吒做比喻。

    聪明的孩子都在娘肚子里待的时间长。

    陆父是个相信科学的人,可这个现象科学解释不了,那他就相信哪吒吧,万一这孩子真是个哪吒二代呢。

    推翻之前想的所有男孩名,找出一对好词,焕颜——陆焕颜。

    两个老人忙着抱孙女,只有许微暖每天在卧室,客厅,厨房,各种暴走。

    她生了个孩子居然胖了十斤,十斤!

    疯狂地买各种健身器材回家,疯狂运动,疯狂健身,岂耐美食对她的诱惑比她坐月子之前要大许多,看见什么都想吃。

    尤其是甜点。

    她听说过一句老话,干什么不吃什么。

    意思就是做饭的不喜欢吃饭,因为一直做,看见就饱了。

    好,于是乎,投资开了家甜品店,各种优惠大促销,生意相当火爆,每天人满为患。

    这么一忙起来,还确实瘦了许多。

    她高兴的招呼前招呼后,被陆未寒高薪聘请过来协助许微暖开店的陈吉却正好相反,每天愁眉苦脸。

    “陆总,今天在我的不屑努力下,今天情况略有好转,只赔了五万。”

    陆未寒:……

    “夫人高兴就好,钱不是问题。”

    陈吉扶额,“那您再拨一百万过来吧,能买夫人高兴十天。”

    陆未寒抓着电话的手指微抖,差点把手机滑下去。

    好在许微暖干什么总是三分钟热度,见自己恢复到之前的身材,也就把甜品店放手了。

    这不,今天在电影院看到一部垃圾电影,气的一天没吃肚里饭,决定,斥巨投拍一部国内高科技5D电影,掀起国内电影浪潮。

    陆未寒:“只要是夫人的决定,支持。”

    张品小心提醒,“大概需要一个亿。”

    陆未寒的豪迈顿时被杀掉一半,“一个亿?”

    张品欲哭无泪,“老板娘什么都要最最好的,光是男一号女一号的演员费就需要几千万。一个亿是咱们出的,还不包括别的赞助商。”

    三个月后,电影拍完。

    两个月的后期完成,准备召开发布会前一周。

    张助理火急火燎跑进办公室,“陆总,不好了。”

    陆未寒停下手头工作。

    张品擦擦额头的汗水,“老板娘投拍的电影,男一号xd被抓,女一号插足别人感情被现场捉奸,电影被骂惨了。您投资的钱……”

    张品抛出一个您懂得的眼神。

    陆未寒深深吸气,“没事。”

    电影投资失败对许微暖确实是个不小的打击。

    看来,离开嬅拂这个智慧囊,她还真不能随便插手娱乐行啊。

    那就开发个APP,做软件吧。

    陆未寒搓了搓手,“不知道夫人想做那方面的软件?”

    许微暖:“就是手机上下载的软件呀。”

    “那一方面?比方通讯,购物,直播等等……”

    许微暖指着手机上一款软件,“我们就做它好不好。”

    陆未寒不看还好,一看,差点一个踉跄,摔倒。

    她指的移动通讯。

    到办公室,陆未寒火速把张品叫到公司。

    说真的,媳妇这么败家,让他这个精明算计的商人确实心疼+肉疼。

    张品哪里有什么好办法。

    还是陆母听说了,出了一招。

    “微暖是个福星,但是不是是谁都能享得了这个福气的,无碍曾经跟我说过,要收想降住,命里得有这两个字。”

    “什么字?”陆未寒不以为然。

    陆母压低声音,郑重其事道,“有雄。”

    听到这两个音,陆未寒纵然是深经商场多年,也没掩饰住内心的排斥。

    “您既然知道,为什么不一早给我改名字。”

    “你可得了吧,那时候你连微暖都看不上,我要是让你为她改名字,你觉得你会同意吗。”

    陆未寒想了想,好像,确实是这样哈。

    “行,就它了。”陆未寒既然决定了,就没过多地犹豫扭捏。

    这名字虽然有点俗,到底更男子汉一些。

    “陆有雄?”许微暖听着这三个字,看着眼前绝美的男子,这傲人的身形,不管是身材还是脸蛋,都是万里挑一也挑不出来的。

    再加上他的身价地位能力,怎么看怎么跟这个暴发户的名字格格不入。

    不过,既然是他决定的事,她也不想过多地阻碍,只坚持自己道,“我只喊你阿寒。”

    “嗯?”陆未寒低头,暧昧道,“白天是阿寒,晚上是老公,现在是晚上。”

    许微暖咬唇,羞涩地别过脸,只当自己没有听见,夺门而出,“焕颜喊我。”

    ——全文完——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