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第404章 体力劳动

    第404章 体力劳动

    哦,原来如此。

    许微暖咬着下嘴唇,挑眉,想开了。

    “那就原谅她吧。”

    “那我们回家吧。”陆未寒熄火,率先解下安全带。

    微暖原谅了无忧,不就说明,也原谅了他么。

    女孩子脸皮薄,他可不能等着女孩亲自开口,得自己识趣才行。

    “嗯?”许微暖大脑有点蒙圈。

    她怎么觉得剧情发展的和她设想不太一样。

    心里总觉得不舒服,又不知道憋的气在哪里。

    “不是。”许微暖看着帮她打开车门,站在萧凉夜色中的陆未寒,有点跟不上节拍。

    “嗯?”陆未寒弯腰,“我们今夜在这里?”

    许微暖下一秒就跳了下来,“我不是这个意思。”她慌张之下,好像看到门卫处有几个人朝这边看,定睛看去,那几个人即刻转身,纷纷散开。

    好嘛,都因为好奇观众的围观了。

    许微暖跺脚,抬起脚步,飞快地朝着别墅快步前进。

    一路只顾着躲避旁人眼光,没注意到陆未寒一步不落地跟在身后。

    关门时才看到这尊大神。

    “你干嘛?”许微暖眨眼睛。

    “嗯。”陆未寒抬眼,盯她平坦小腹看去。

    许微暖低头,没看出什么异样,“什么?”

    陆未寒低下头,靠近她耳,“你不觉得太平了吗?”

    “太平?”

    “是啊,现在应该三个月了吧。”

    许微暖:!!!

    她想起来了!那是她大言不惭地跟陆父陆母扬言自己有了陆未寒孩子的事。

    “你知道是假的。”许微暖有点小委屈,她是为了谁啊。

    “我知道。”

    “那……”许微暖窃喜点头,那不就得了。

    只是她刚说出一个字,男子缥缈的声音便在她耳边响了起来,“爸妈不知道。”

    “嗯?那怎么办?”许微暖的小脸立刻变了表情。

    “我们制造一个不就瞒天过海了?”男子清冷的声音,在夜色中,增添了几分诱惑。

    她忽地想起那一夜。

    男子完美的身材,劲壮的小腹,线条流畅的肌肉线条,充满力量的……

    不行,不行。

    许微暖摇头,努力把这羞耻的想法从脑海赶跑。

    抬起头却对上了陆未寒完美到难以挑剔的颜。

    二度沦陷……

    还没走出来,只觉得身下一轻,双脚离地,被男人打横抱了起来。

    “陆未寒。”

    分明是怒吼,其奈何跟土匪玩了一天的牌,又劳累了半夜,嗓子没有力气,怒吼也成了软绵绵的低语。

    她手脚乱动,无意打到他肩膀,只感觉男子肩膀出一紧,脚步微顿,倒吸一口冷气。

    她想起黑老二打在他背上的那一棍。

    “你还有伤。”

    停留片刻,他重拾脚步,低笑,“无妨。”

    许微暖:???

    许微暖:!!!

    刚才被捶一下就停了下脚步的是谁!?

    第二天早,许微暖揉着发酸的腰部,脑子一个激灵,反应过来了——

    她原谅的是无忧,又没有原谅你他。为什么要……

    她翻身就要喊醒陆未寒,身子刚翻到一半,身体僵硬了。

    反射弧这么长,她要是说出来,会不会被他嘲笑?

    就算是负伤,他昨夜还……好像也没怎么满足他吧,毕竟一半的时候自己已经被折磨的晕了过去。

    要是这会儿喊醒他,被他嘲笑后,他又……

    许微暖想了想,决定还是翻篇吧,不引火上身了。

    巧默地把睡衣捞过来,穿好,尽量不发出任何声响地下床。

    下床后,她扭头往床上看了一眼,不看不要紧,一看,整个人都定住了,床单上沾染着让人触目惊心的血迹。

    “嘶”陆未寒略显费力地翻过身,眼睛紧紧闭着,脸上的表情却显得十分痛苦,俊逸的脸庞泛红。

    他五官本就生的好看,这么一看,还真像个大姑娘。

    许微暖没有兴致笑话他,而是折身回去,把手搭在他额头上。

    这么一触摸,像是被电击,迅速收回手,也来不及穿鞋,跑着下楼,抱着医疗箱上来,先是找出体温计。

    38度2。

    发烧了!

    她并不懂得怎么照顾病人,但是她也发过烧,知道什么药退烧,翻出退烧药,用水给他灌了下去。

    以往她发烧,都是吃完药再用被子捂住,出一身汗,就好了。

    正准备拿被子给他盖严实,看到被子上瘆人的血迹后,犹疑了。

    他受伤了,流了那么多血,该不会是失血过多导致的发烧吧。

    拿起手机便拨打120。

    把情况说明,刚切断电话,门铃响了。

    她以为是好奇回来了,裹严实睡衣,便去开门。

    门外,站着陆父陆母。

    昨晚陆未寒送她,送完后却没有回家,他们老两口惦记着他身上的伤,一大早就去了陆氏集团,他的秘书说他今天还没来。

    陆未寒并没有上班迟到的先例,即使有别的事情耽搁,也会事先打电话通知张品。

    陆父陆母到底不放心,就匆匆往他常住的别墅赶来,别他一个人在别墅,出点什么事谁也不知道。

    可是有许多独自生活的人在家中丧命,好几天才被发现的。

    他们一心担心儿子,却谁都没有料到,来开门的是许微暖,而且还是穿着睡衣。

    老两口你看看我,我看看,好像明白了什么,又好像看见了什么不该看的。

    “原来阿寒和你在一起,那我们就放心了。”陆母好不尴尬地往后拉陆父的轮椅,准备转身离去。

    许微暖正着急陆未寒高烧不下,不知如何办是好,陆父陆母来了,她差点因为喜出望外而笑出来。

    “伯母别走,阿寒发烧了,我不知道怎么给他退烧。”

    “啊?”陆母脸色立刻变了,丢下陆父便进门。

    恰在此时,120的警铃由远及近。

    陆母率先一步上了楼,刚进门,就看到满眼的狼藉,地上的卫生纸,床单耷拉在地板上,还有……

    她脸刷地红了。

    她不该进来的这么着急的。

    现在的年轻孩子啊。

    楼下想起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专业的医护人员已经到了。

    她也顾不上羞了,争分夺秒地收拾东西,家丑不可外扬,她看见可以装作没看见,但是不能让外人耻笑了去。

    医护人员进来,七手八脚把陆未寒抬上担架,匆匆来,匆匆走。

    许微暖进门后,发现卧室变的干净了,眉毛一跳。

    本来准备在医护人员的掩饰下离开的陆母,好巧不巧地没赶上人潮,被晾在了一边,撞上了准备关门的许微暖。

    两个人尴尬的呀。

    确切来说,是许微暖尴尬的呀。

    陆母到底经历的多,这点事没放在心上,冲着许微暖微微一笑,意味深长,路过她身边时,拍了拍她肩膀,“孩子,你有身孕,不要一直顺着阿寒这孩子,要学着适当地……拒绝。”

    许微暖:她好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啊。

    到医院,医生熟练地给陆未寒包扎好伤口,并交代,“病人是皮外伤,没伤及筋骨,并无大碍,可毕竟皮肤损伤挺严重的,要注意休养,最近不要太劳累,更不能干什么体力活。”

    “体力活?”陆父皱眉,“他能干什么体力活,他是个老板,最大的体力活不就是说话、走路、开关门?”

    “呃……”医生欲言又止,有意无意地撇了许微暖一眼。

    陆未寒,他们略有耳闻,许微暖他们在电视上见过,本人比电视上还要漂亮,这么一个美人放在旁边,别说是陆未寒,恐怕是个男人都把持不住。

    可他是个医生,就算知道人之本性,他该提醒的还是要提醒呀。

    陆母简直要被自己亲老公给气晕,狠狠拧了他一把,“医生漱口什么你就听什么,问那么多干什么?你不知道男人干什么最浪费体力!”

    许微暖:!!!

    烧渐渐退掉,陆未寒身上轻松很多,他已经渐渐睁开了眼眸。

    耳边的话犹从遥远的地方飘过来,每一句都很缥缈,每个字却又那么多清晰。

    他睁开眼,就看到许微暖恨不得把存在感降低为零地低着头,呼吸控制的极其微小,水灵的脸蛋,此刻红的堪比樱桃,仿佛能滴出水来。

    “那个……我去打点热水。”陆母的话那么露骨,许微暖羞的恨不得立离开这是非地,但她又担心陆未寒的伤情,胡乱找了个理由,就夺门而出。

    “……”陆父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他尴尬地咽了两口唾沫,“那个,反正现在没什么事了,我们回去吧。”

    陆母见他终于开窍了,忍俊不禁,“就是就是,这里地方这么小,我们在这站着什么也干不了,还耽误医生治疗。”

    两个人出门,刚好碰到打热水回来的许微暖。

    这是VIP病房,房间内热水什么一应俱全,许微暖不过是找个理由出去打热水,还没接一半,忽然想起自己手机还在病房内,匆匆忙忙就回来。

    在她第一眼看到陆父陆母出门,差点没有掉头,好在理智把她给拽了回来。

    经过刚才那么一闹,陆父也有点拘谨了,他破天荒地主动跟许微暖说话,“微暖,以前是伯父误会你了,跟你……”

    再说,许微暖对于他,也仅仅是个晚辈,陆父顿了顿,给自己打足气后,才继续,“伯父跟你道个歉。”

    许微暖以为自己听错了,道歉?

    陆父自然看出她的想法,“微暖啊,伯父不会亏待你的,我亲自去找你爸爸,我可以开发布会,反正,不管怎么说,你是阿寒认定的人,我们陆家会全力支持,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

    陆家的所有资产,都是你和阿寒的,我和你伯母不会给无忧任何东西。

    你放心。”

    “……”许微暖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她还没从刚才的窘境走出,陆父这会无障碍地衔接到公事,确实让她有点脑子不够使。

    “我回头会教训那个小子,你现在要好好保重身体。”

    这段话,陆父是看着地面说的,他本不想说,可想起他那未出世的孙子,算了算了,豁出去他这张老脸了。

    许微暖:!!!

    她心虚地点头,把目光重重地投射到微开的VIP房门。

    压力好大。

    她是不是也得抓紧时间了。

    陆父不是啰嗦的人,把该说的说完后,不像别的长辈,反复强调,巴不得把自己的金玉良言种植到对方心中。

    他相信,微暖不会让他失望的。

    许微暖垂头丧气进房,把暖水壶放到置物架上,颓废地坐到椅子上。

    陆未寒闭着眼睛,静等女孩的反应。

    父亲的话,他自然听到了,毕竟门的那条缝可是他亲手开的。

    女孩红着脸的样子,简直可以激发他所有的兴致。

    纵然身上有伤,也想看她无措的模样。

    只要她求自己,他不介意考虑负伤作战。

    这时,许微暖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抓起手机,看到来电显示后,本阴郁的脸,下一秒,就放晴了。

    “喂。”充满朝阳的口吻。

    那边不知说了句什么,许微暖笑道,“我知道是你,因为我知道你肯定会给我打电话的。”

    略带撒娇。

    听那边说完,她的脸上的朝阳落下了,细长的眉毛微微皱着,“你说你要出国?去哪里?多长时间?为什么?非得现在吗?”

    陆未寒的眼皮渐渐掀开。

    到底是谁的电话,让她这么不舍。

    不就是出国吗?还问多长时间,去哪里?

    许微暖“嗯”了声,“等等我,我想去送你。”

    挂断电话,许微暖站了起来,把手机塞进包里。

    “去哪里?”正在她准备转身离开时,身后传来一道男生,沙哑而不带任何感情。

    “嗯?”许微暖回身,“你什么时候醒了?”说着走到他身边,用手试他额头上温度,“已经退烧了,你喝水吗,我帮你倒。”

    “你去哪?”陆未寒没有被她带跑偏,抓着重点问。

    “我去送一个朋友。”她眨了眨眼睛,无辜地看着陆未寒,仿佛在说,看我这么无邪,能干出什么坏事吗。

    “送谁?”

    “呃……林轻尘。”许微暖想了想,还是决定如实相告。

    从她认定他的那一刻起,她就告诉自己,两人若是相爱,必定互不隐瞒。

    虽然他曾对她隐瞒过,看在他是本来决定隐瞒一辈子的份上,原谅她。

    她恢复记忆这件事,她可不打算隐瞒他一辈子的。

    “林轻尘。”虽然她说的是三个字,他还是听出了那一丝与众不同的音调,“你跟他很熟?”

    “是啊。”许微暖,“我们这次共患难两天两夜,上次借无忧的光去无碍婆婆那,相处一个月之久。

    又借无忧的光,吃了忘忧水,才能有机会欠下他研制解药赠送解药的人情,这样我都说和人家不熟悉,那什么才算是熟?”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