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3.第403章 是谁把刹车弄坏

    第403章 是谁把刹车弄坏

    “你说什么?”陆父犹豫了,他望望许微暖的肚子,又焦急地看向陆无忧。

    “我要他们分手!”陆无忧站起来,往后退,每退后一步,都像是踩在陆父的心口,闷的他喘不过气来,“我说,我要他们分手,老死不相往来!分手!分手!”

    “这……”陆父纠结。

    “你答不答应!”陆无忧往后退了一大步。

    身边有人眼尖看到冰裂了,喊道,“危险!停步!”

    陆父慌的来回看人,两只手捏着手把,出了一身冷汗,“好好好,我答应你,答应你!”

    陆无忧终于停步,下巴微扬,得意地看向许微暖。

    陆未寒冷哼,此刻,他的手握成拳头,一双可装星辰的眸子危险地眯起,“陆无忧,你凭什么让我们分手?”

    他顿了顿,再次开口,声音像是被镀上层哑光,带着穿透人心的力量。

    “凭你设计陷害微暖失忆?”

    “还是凭你破坏刹车系统,使父亲双腿残疾?”

    陆未寒话音刚落,世界陷入诡秘的安静之中。

    过了好久好久。

    还是许微暖先僵硬地扭过头,问了句,“什么?”

    陆父布有褶皱的瞳孔,微张,又微缩,指尖抖动不停,“阿寒,你说什么?”

    陆未寒在回答陆父的话,眼睛却还是盯着陆无忧,盯着她的一举一动,“我说,微暖出国当天,父亲开的的车是被人动过手脚的,刹车系统失灵,不是零件老化,是有人故意为之。”

    每一个都像一个定时炸弹,接二连三地嘭嘭嘭在空中被点燃。

    直接把陆无忧震懵了。

    怎么可能,她手脚做的那么隐秘,怎么可能有人发现端倪。

    她身子后倾,猛地跌倒在冰面上,手掌划过凸起的冰碴,被拉出一道口子,冰凉的痛意从手掌蔓延到脚掌。

    “陆无忧,你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为什么要动那辆车的刹车系统?”

    “是无忧?”陆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他一直捧在手心当做宝贝的闺女,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故意破坏刹车系统,害的他出车祸。

    不对,不对不对,那不是他的车,是未寒的车。

    也就是说,她不是要害自己出车祸,是要害未寒出车祸!

    陆父血压蹭蹭往上涨,呼吸急促,眼前直冒金星。

    “你要害死阿寒!”

    害他的儿子,比害他自己更让他崩溃!

    幸好那天坐上那辆车的不是未寒啊!

    那天,他独自一人回老宅,意外碰上微暖,手里拿着修车的工具,实际上是在检查那辆年久失修的汽车。

    刹车系统出现毛病,是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

    后来他费尽千辛万苦调集监控摄像头,真相才一点点浮出水面,这一切都是她蓄谋已久的。

    一个人的心,究竟冰冷的什么程度,才能对视她如己出的父母,对给她家庭温暖的家人做出这种事。

    就算得知了真相,陆未寒还是替她想出了一千条理由,来逃脱。

    但他一次次的纵容,非但没有换回来陆无忧的回头是岸,反而让她一步步把路走的更绝。

    甚至到现在,用她自己的生命来逼退他和微暖的婚事。

    而父亲,居然也答应了。

    他可以忍耐这个从小失去父母爱的女孩无数次,但,他的底线是微暖,谁碰,都不可以!

    “无忧,爸爸不听他说,爸爸要听你说,你没有弄坏刹车系统是不是?”陆父循循善诱地耐心询问。

    就算是双腿被截肢,都没像现在这样,让他感到绝望,他捧在手心里的女儿,居然要害死他的亲儿子。

    她不是很爱阿寒吗?

    为什么还要害阿寒?

    陆无忧倒在冰块上,错愕地甩头,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个样子。

    许微暖被陆未寒抓着手,轻微抖了下,把目光从陆无忧身上调到了陆未寒的侧颜上。

    她想起前两天在爷爷的寿诞上,她被所有人质疑围攻时,陆未寒站的笔直,盯着照片一动不动。

    在那个时候,他在想什么?

    他在想要不要把实情讲出来吗?

    陆伯父的腿是因为陆无忧才被截肢的,可是所有人把锅砸在了她身上。

    陆父憎恶她,父母因为这件事,她出国这几年甚至很少跟她打电话,母亲更甚希望没她这么一个女儿。

    她就算想不明白,还是会深深的自责。

    而,陆未寒知道真相,却从没有想过要告诉大家。

    难道他认为这个锅就该她替陆无忧背一辈子吗?

    如果她没有被绑架,如果陆无忧没有以死相逼,那么,这件事,他是不是会烂在肚子里,一辈子。

    陆无忧抱着头疯狂地摇头。

    陆未寒扭过头,冲着不敢置信这一切的陆父开口,“我有监控视频,您要看吗?”

    “轰!”

    陆父的脑袋犹如被雷劈过。

    他身子后跌,重重地瘫痪在轮椅上。

    他宝贝的养女,要害死他亲生的儿子,阴差阳错,赐他一生与轮椅为伍。

    他是该谢谢她,还是该谢谢呀!

    亏得他为了不让她犯傻,差点把亲孙子脚踢出门。

    “陆无忧!”陆父眼眶湿润,手指慌乱地敲打着把手,“你好歹毒的心啊,阿寒可是你哥哥啊!我和你母亲,我和阿寒他妈对你比对这个亲儿子还要好。我们都想着你幸福快乐度过一生,你却盼着我们失去儿子,你的心,比铁还硬!”

    “够了!”陆无忧从冰上站起,歇斯底里地吼道,“你们从来没有爱过我,你们爱的只是你们的儿子而已。

    无忧,你一定要努力啊,不然就会找不到好人家。微暖只要快快乐乐的就好,因为她已经被阿寒预定了呀。

    这是你妻子的原话。

    你们喜欢我,只是因为我聪明,我成绩好,我有能力而已。如果我像许微暖一样一事无成,你们根本不可能爱我。

    对我好,不过是为了满足你们那个虚荣的大善之家的美名。

    我都知道,我从小就知道!你们都该死,为什么刹车都失灵了,都装上了大货车你们还没有死,你们通通该死!”

    陆父呵呵冷笑。

    他养了十几年的人,看着她从小到大,却从来不知道她心里是这么想的。

    不管他说什么,都不管用了,他也懒得说了,调转轮椅,离开了。

    “有些人的心,是怎么捂都不会热的,有些人的人,原本就是热的。呵!”

    陆无忧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疯狂地嚎叫,朝着湖水中心奔跑。

    岸上的保镖和几个警察瞅准时机下冰,把陆无忧押到了岸上。

    大家各就各位,该被带警局的带警局,该教育的教育,该安抚的安抚,该回家的……

    陆未寒开车,把许微暖送至翰墨苑。

    许微暖看了眼小区的大门,没有下车,而是冲着陆未寒开口,“能把我送到我家吗?”

    “这不是家吗?”陆未寒问。

    “这是你家。”许微暖看向陆未寒,嘴角微扬,却一点看不出开心。

    “我家?”

    “我想回我家。”许微暖解开安全带,开车门,“既然你没时间,我打车回去,就不麻烦你了。”

    “温暖。”陆未寒的手压在她解安全带的小手上,眸中闪过一瞬的慌张,“你生气了?”

    “没有!”

    “你生气了。”他说,“你气我。”

    “是吗?”她顺势问了下去,“那还请陆总说说,我气你什么?”

    “……”陆未寒沉默了。

    微暖气他什么,他用头发丝都能想出来。

    她气他没告诉大家真相,让所有人误会她至今。

    “微暖,你能理解我吗?”他问的有点艰涩。

    “不能。”她回答的干脆,“我理解你,我理解他,我理解大家,谁理解我?”

    “……”他深深吸口气。

    “为什么不说话?”

    “不知道说什么。”他如实回答。

    他错了,但即使再重来一次,他恐怕还是会这么做。

    他是哥哥,是哥哥。谁让无忧是妹妹呢,谁让他们有了十几年的兄妹情。

    他能对任何人冷血,但,亲人,他做不到。

    “是吗?那正好,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再见,谢谢你送我,我会把油钱给你的。”

    陆未寒在她开门的前一秒拉住了车锁,他整个人越过她,身上淡淡的体香透过稀薄的空气传到她鼻翼,她下意识别过去头。

    一甩头间,她的长发甩过他脸前,发丝滑过他脸颊,鼻翼,他眨了眨眼睛,手肘不再用力,轻轻倒在她身上。

    许微暖皱眉,二话不说推开他。

    她刚刚说付他油钱,他的心咯噔一下,只觉得他和她之间好像无形中画出一条线,把他们分割开。

    她要和他清算账了。

    他不允许这种事出现在他们之间。

    “陆未寒!”许微暖吸鼻子,眼眶不受控制地湿润了。

    “到底算什么?我到底在你眼里算什么?”

    “你算所有。”他想了想,如实回答。

    如果这句话放在平时,她肯定会很受用,放到现在,只让她觉得讽刺。

    “我就是你自以为的附属品,除此以外什么都不算。你爱你妹妹,维护你妹妹的尊严,维护你妹妹的美好形象,我就是那个阻碍你妹妹当好人的大恶棍。

    你高兴了,围着我,讨好我,说各种甜言蜜语,甚至可以放下身段。

    这是没有什么大的利害出现的时候。

    一旦大的利害出现,你站在一个什么位置?对于我来说我你站在一个身为哥哥的位置,一个好儿子的位置,却从没有站在一个作为我的未婚夫的位置。

    就算我不是你的未婚妻,我只是一个陌生人,难道你知道真相,就该不揭穿而是继续隐瞒吗?

    你对得起陆无忧,你对我呢?我算什么,就因为我是许微暖,所以我就该默默承受这一切吗?”

    她说完这些,压在她胸口的那颗大石头像是被人给搬开,给了她喘息的机会。

    她只感觉自己压在自己腿上的力道渐渐变小。

    她侧目,陆未寒靠着皮质椅背,耷拉着眼皮,像是在思考什么。

    车内,有微弱的光,从他身后射过来,撒在他的短发上,仿佛披上层金黄的光。

    “微暖。”

    一反刚才的无赖形象,沉重许多。

    “无忧和我们不一样。你有爸爸妈妈,我有。她没有。

    我父母再爱她,终究是我父母。你明白吗?

    甚至,你有我,她没有。

    她其实什么都没有。

    几乎每一段关系都是她拼尽全力争取过来的。

    这些关系,除了利益,还是利益。

    我可以容忍她做许多出格的事。

    因为我知道,她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这么来的。

    那天,我和妈妈去孤儿院,我看见,一个孩子把她糖抢走,她拽过那人胳膊咬了一口,血都出来了。几个孩子看到了要打她,她眼睛里充斥着血丝,准备好了一场战斗。

    我和母亲出现了,她立刻倒在地上,哭的很惨,当时,那些孩子还没有动手。

    母亲见她可怜,把她领养了。

    这就是她的童年。

    我不想骗你,如果她今天没有把事情做绝,刹车的事,我怕是一辈子都不会讲出来。”

    他叹口气。

    “这件事,我们很快就会忘记,我们仍旧可以很快乐地继续生活。

    她不会。

    这件事会烙刻在她心里一辈子,她永远不会再快乐了。”

    “什么意思?”许微暖不懂他的话。

    “你会知道的。”陆未寒抬起手,揉她秀发。

    陆无忧是个极端的人,是一个悲观的人。她的性格受童年的阴影太多,一点负面,就会把她整个人调动起来。

    更何况,在生活丝毫没有朝着她预期设想进行时,她会疯的。

    这些,在许微暖和陆未寒结婚一年后一年后她才知道。

    许微暖没有之前那么生气了,可还是有点不忿。

    “我不是生气你瞒着这件事。”

    “那是在气什么?”

    “我气你看陆无忧比我重要!”许微暖撇嘴。

    她就是个心里藏不住话的人。

    别的女生生气。

    男朋友哄半天,道歉半天,不知道错哪里就矮半截矮好几天,直到猜出是什么原因,对症下药后,赢得女朋友原谅,才能挺起腰杆子说话。

    好多女生都是好不容易抓到点错处,作天作地作到心满意足才罢休。

    而她,是真的憋不住话,一股脑就把心里想法都倒出来了。

    就这样,还担心自己表达的不够清楚明白,注解,“你宁愿让大家误解是我害得你父亲……也不肯把真相公布于众,让我帮陆无忧背黑锅,不是把陆无忧看的比我重要?”

    “并不是看的比你重,只是她是妹妹。”

    “她是妹妹?”

    “嗯。”陆未寒的指肚摩挲着她脸颊,望着她,认真地解释,“她是我们的妹妹,我们不跟她一般见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