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2.第402章 婆婆的另一面

    第402章 婆婆的另一面

    “警察来了。”有人喊,耳朵伶俐的人听到,放下东西,把腿就跑。

    许微暖抱住陆未寒,细小的手掌撑在他背部,摸到一团黏黏糊糊的东西,整个人都定住了。

    “陆未寒。”她下意识往回收手,便看到掌上是一团血,瞳孔瞬间变大,嘴唇下意识哆嗦。

    陆未寒倒吸一口冷气,紧拧的眉头在听到女孩揪心的声音后,微动,掀起眼皮,朝着她看了过去。

    “没事。”他挤出一个微笑,紧皱的眉心舒展。

    说话间,警察陆陆续续进来,机灵点的跑了出去,木讷的被逮了个现行。

    破烂的烂尾楼内乱作一团,劫匪抱着头蹲在地上,老实的像个知道自己犯了错的二哈。

    许微暖从没经历过这些,陆未寒后背的血迹把她吓了一跳,刚才所有的古灵精怪瞬间消失不见,一双水眸内装着惊恐,错愕,无助,“陆未寒,你不能有事。”

    说到最后一句,嗓音都开始哽咽。

    “傻丫头。”陆未寒抬起手,揉她秀发,暗暗咬唇,膝盖用力,从地上站了起来,“真没事。”

    “真……真没事?”

    许微暖眨了眨眼睛,看着陆未寒从容地起立,高出她一头,俯视着她,嘴角挂着专属于他的微笑,一颗被抓紧的心脏,渐渐恢复生机,融入些氧气。

    “可是,你流了好多血……”许微暖的手掌上,现在还黏着他的鲜血,恐怖而让人心疼。

    “你还怕这个??”他凑近她,低声问。

    “啊?什么意思?”许微暖蒙了。

    陆未寒嘴角扬起一丝意味深长的微笑,故意道,“不是,每个月都会看到吗?”

    许微暖的脑子转了好几圈,才咀嚼明白他这句话,脸蛋刷一下子红了。

    可恶,她是真的很担心他,他居然还调戏她,简直是……

    许微暖咬着下嘴唇,正准备反击,身边的陆未寒忽然被人拉走。

    她看过去时,只见陆母拉过去陆未寒,手指颤抖地抓着他胳膊,向来稳重的伯母,此刻,表情严肃,一双眼睛,恨不得脱框而出,严厉的犹如一头护着小崽子的母狮。

    “怎么弄的?我的天啊!这到底是怎么弄的,快点去车里,让司机立刻带你去医院。”

    紧紧咬着后槽牙,转眼看到丢在地上的血棍,朝着距离血棍最近的男人连手带脚,又是打又是骂。

    “你们这群杀人狂魔,社会养着你们整天做坏事,居然把我儿子打成这样,太猖狂了你们!”

    “大姐,大姐,不是俺打的。”黑老七脚慢,被人抓成现行,一会儿被逮到警局学习教训不说,这会儿还要替黑老二挨打,打死他也不干。

    陆母看到被打的人指着窗户一脚。

    原来有个人要从窗户逃跑,裤腿被钉子挂住了。

    陆母上前,使劲浑身力气把人给拽了回来。

    “噗通。”到地,陆母拿着包就朝着黑老二的头砸去,砸了几下感觉不解气,左右瞅,瞅到一块砖头,拾起来就朝着黑老二的头砸。

    黑老二吓得双手抱头,砖头不偏不倚落到他手背上,被尖角砸到了手背,血肉模糊。

    辛亏有及时看到,阻拦住了,不然,以陆母的气性,不把他砸个半身不遂,这口气是咽不下去了。

    只差一步就逃出去的人,被钉子挂到裤脚,越挣扎越害怕,吓得差点尿了裤子。

    陆母一把把他给拽回去,二话不说,一阵拳打脚踢,他看到她拾起砖头的那一刻,浑身一抖,只觉得身下一热,整个人都傻了。

    他居然被吓的尿裤子了。

    这一幕,被刚走到门口,还未出门的许微暖是眼睁睁的,一丝不差地都看到了眼里。

    她只觉得浑身一个激灵,出了一身的冷汗。

    这个陆伯母好像不是她认识的那一个?

    陆未寒自然也看到这一幕,却没什么想法。

    在外人眼里,家里的事好像是父亲做主,只有他自己知道,母亲的话,才是最终版。

    这点,父亲可能都没意识到。

    她母亲可伸可缩,可强可弱,对付父亲,可以说是游刃有余。

    父亲一直以为家里的事都是他在做主,但其实,他受母亲的影响很深,很深很深。

    比如这次,父亲的原意,打死都不承认微暖的存在,而最后,还是同意微暖进门了。

    假怀孕,父亲不知,母亲同为女人,怎么能不知道女人怀孕后或细微或明显的变化,她却只字不提。

    最后,父亲阴差阳错地同意,不仅是同意,是甚至还有点小确幸的同意。

    “走吧。”陆未寒牵住许微暖的手,往外走。

    拐过一条弯道,是一片荒地,现在停着十几辆车子,闪烁着各色的车灯。

    在距离他们最近,也是最耀眼最贵的一亮车后面,陆父双手滚动车轮,气势汹汹地朝着事发地赶。

    看到拐角出来的陆未寒和许微暖,焦急地询问,“没事吧?”

    眼睛有意无意瞥了眼许微暖的肚子,随即便抽离,两只印出眼皱纹的眼睛望着陆未寒。

    “没什么大事。”陆未寒轻咬牙齿,畅然一笑,“都平安。”

    “那就好,那就好。”陆父安慰许微暖,“孩子,让你受惊了,快到车里休息,别在站着了。”

    许微暖:??

    她差点忘了自己“怀有身孕”的事。

    陆父这才狐疑地冲着陆未寒开口,“我刚才看到一个女人从那边跑了出去。”

    顺着陆父的视线,陆未寒朝着陆父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夜色漆黑,并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陆父顿了顿,还是把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我看她的身影有几分像无忧。”

    “无忧?”陆未寒并不意外,她从车上下来,冲着微暖拼命,现在劫匪被制服,场面被警察控制,她无从下手,踉跄作逃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许微暖来这边的时间长,对这里的地理位置也更清楚,就算是不太了解,听几个劫匪聊天也多少知道了点。

    她知道陆父所指的那片黑暗是哪,房子后边有一个巨型的大坑,由于挖的太深,把地下水脉给挖了出来。

    这也是为什么这里成了烂尾楼,因为这边根本不适合盖楼,确切来说,不适合盖高楼,盖四合院还行。

    由于前期起的高,开发商知道晃晃悠悠的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在倒了一幢后,赔不起钱,被抓进去了。

    “那边好像有个渠沟。”许微暖看向陆未寒,“天这么黑,别出什么意外吧。”

    陆未寒没有说话,牵着许微暖继续往车里走。

    许微暖想了想终究是放心不下,“我们去看看无忧吧。”

    她的话没有得到陆未寒的回应,却把陆父吓得不轻,“什么?你说那个女孩是无忧?”

    许微暖不想隐瞒,点了点头,“她……”

    只是,她话没说完,陆父两只手推着轮椅调转了方向,朝着沟渠过去,扭过头呵斥陆未寒,“你还是个人吗?你妹妹在黑布隆冬的房子后面,你还不赶紧过去看看,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绝对不会绕了你们!”

    陆未寒抓着微暖的手指紧了紧。

    “去看看吧,别出什么事。”毕竟人命关天,许微暖这时候就算对陆无忧有多大的恨,也不会盼着一条人命从此消失。

    陆未寒咽了口唾沫,转身向沟渠而去,许微暖被他牵着手,一刻没丢下,小腿快跑地跟在他身后。

    陆无忧站在结冰的水面上,朝着水中央一步步徘徊,一步步前进。

    越往水沟中心地带,冰面越薄。

    她边狂笑,边小心翼翼地移动脚步,她在等一个人,等它的到来,她说完最后一句话,人生也就可以就此终结了。

    终于,有光从岸边射了过来,“无忧!无忧!你在干什么呀?快回来?会掉下去的!”

    她回过身,看到陆父坐在轮椅上,拿着电筒,朝她照来。

    父亲来了。

    他还远吗?

    果然,短短十几秒后,他也来了。

    不过,身边还跟着一位。

    “陆无忧。”陆未寒像是在忍着怒火,压抑着暴怒,低吼道,“你疯够了!”

    “阿寒,你在胡说什么?不要再刺激你妹妹了,快去把她拉回来,湖中心的冰是最薄的,她要是掉下去,就……快把她拉上来,把我女儿拉上来啊……”

    说到最后,陆父掩饰不住心底的恐惧了,呜咽起来。

    他养了十几年的闺女啊,怎么能说没就没。

    陆未寒丢开许微暖,正准备纵身……

    陆无忧嘶吼着,“不要过来——”

    “不要过来,谁都不要过来,不然我就死给你们看!”

    陆父急得拍扶手,“孩子,你这是干什么呀。”

    手电筒的光打在陆无忧的身上,打在她脸上,她凄厉笑着,眼睛中闪着碎碎的光,“哥哥,怎么样你才能记我一辈子。”

    陆未寒的下巴绷的紧紧的,一双漆黑的眸子,冰冷的没有半点温度。

    她哽咽哭了。

    沙哑的声音从冰面上传来,游荡在萧索的夜色中。

    也飘进了在场的每个人耳中。

    听见声音后,陆陆续续赶来了几个热心的保镖。

    陆无忧嘴角勾着笑,一双大大的杏核眼盯着问陆未寒。

    “怎么样才能记住我,一辈子?”

    他还是那么帅气。

    哪怕身上受了伤,哪怕忍着身上的剧痛,还是牵着许微暖,没把她丢下分毫。

    她的哥哥,从来没让她失望过。

    可是她的哥哥,保护的人,永远不可能是她。

    “哥哥,如果我死了,你会不会内疚?

    你会不会难过?

    会不会一到冬天就想起,你有一个妹妹,是在这么寒冷的季节,离开了你。

    会不会?”

    她哭的太费力了,以至于没有多余的力气再站着,渐渐地蹲了下去,“陆未寒,陆未寒。

    我多想就这么喊你。

    我真后悔。

    如果刚开始,我不同意被你们家收养,我是不是就不用喊你哥哥,如果我不喊你哥哥,是不是你也就不会永远是哥哥。

    可是啊,如果不被你家收养,我这一辈子还能再遇见你吗?

    陆未寒,我不想当你的妹妹,你知道吗?

    我不想喊你的父母爸爸妈妈,他们不是我的爸爸妈妈,就算我们在一起,也不是大逆不道。

    你是陆未寒,我是无忧,我不姓陆,我只是无忧。

    没有一个人听我说,没有一个愿意听我说。

    我不知道究竟要怎么做,才能让你看到我,我是这么独立的一个人,不是只能依靠陆家的养女,更不是你的妹妹。

    我就算爱,也只能爱的畏畏缩缩,不敢让你,不敢让任何人看到。

    只因为被收养了,我就该承受这一切吗?

    我讨厌你们,我讨厌你们任何人,爸妈为了弥补没有女儿的缺陷就把我领养回家,我妈妈怕我拖累她找不到好人家就把我丢到一边。

    我讨厌许微暖,她总能轻而易举得到我努力十倍都得不到的东西。

    我讨厌你,你那么聪明,那么睿智,为什么就看不出来我喜欢你,我喜欢你。

    你那么善良,那么伟大,为什么就不能施舍给我一点爱,哪怕一丁点也好。

    你太吝啬了!

    你太自私了!

    这世界上的人都自私的要死,都自私的要死。”

    她一边说一遍哭,到最后,半点力气不剩,蹲在地上呜呜咽咽地哭啼。

    “陆未寒,我恨你!我要让你一辈子活在对我愧疚中,就算你们成亲了,你们也要记住,你们的婚礼是在我鲜血上举行。

    你们践踏着我的灵魂相爱,你们不会幸福的。

    这世界上曾经有一个鲜活的生命,是因为你们而死。

    我不信,你们会幸福。”

    许微暖听着她的诅咒,夜色中,看不见她面上有什么波澜,她扭过头,趁着陆父手电筒的光,深深看了眼陆未寒的背部。

    陆无忧说陆未寒伤的很重。

    他的背部洇着一大片的血迹,在冰冷刺骨的北风中凝结成块。

    他真的伤的很重,不能再让他在冷风中站着了。

    “让人悄悄过去把她救上来吧。”

    相对于陆无忧的抹黑,她觉得,没什么比陆未寒的身体更加重要。

    她追了他整整七年,因为陆母抛出的诱惑。

    他却丝毫不在意。

    别说陆无忧,就算是她是陆无忧,恐怕都会嫉妒她的这份爱情。

    嫉妒是人之常情,因为她得到了他们望尘莫及的东西。

    既然如此,她又有什么好和陆无忧计较的。

    陆未寒抬了抬手,“今天是该有个了断了。”

    许微暖:?

    不知他意欲所指。

    “无忧,你快上来,你究竟要什么,爸爸都答应你还不行吗?”

    许微暖:???

    她收回刚才的想法,相比之下,陆父对陆无忧的宠爱比个亲父亲还要深沉。

    陆无忧咬着牙,“我要他们分手!”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