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第400章 哥哥,我喜欢你。

    第400章 哥哥,我喜欢你。

    “还装?无忧,我对你已经忍耐到极限了。现在,立刻,让他们放了微暖,不然,你想得到的一切都会被毁灭!”

    陆无忧用尽了浑身力气,才让自己吸到肚子里一口气。

    “哥……”

    “我不是你哥。”

    陆未寒的眼中闪过一道带着讥讽的蔑视,就那么简简单单一眼,仿佛夹着刀子,直直射到了陆无忧的心脏上,血流成河。

    “告诉我,微暖在哪里?”他的忍耐已经到达极限。

    从微暖刚消失,到现在,整整五十个小时,他的一颗心像是被一张无形的大网套住,紧紧搜索,勒的他生疼。

    每一刻,神经都处在悬崖边缘,仿佛随时被掉落下去。

    他几乎把自己在商场上的所有对立面的人都排除了个遍,始终没找到一个答案。

    他料想了一万人次,也没想到陆无忧会绑架微暖。

    他以为,她已经把事情最恶毒的极端做到了尽头,却没想到,是她,果然是她,竟然是她。

    “什么放了她?”陆无忧忍着心中的痛,被酒精熏的微红的脸颊因为缺氧,涨的更加红,“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到现在你还在装?”陆未寒举起拳头,眼眸中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压制。

    “哥……”陆未寒手上的力道太大了,她的呼吸渐渐变得艰难起来,勉强说完两句完整的话,大脑已经完全跟不上消耗了。

    “我告诉你。”陆无忧扯出最后一句话,眼前已经开始模糊。

    陆未寒手上的力道在耳膜接收到这句话后才渐渐放松。

    被松开的陆无忧连续咳了好几声,大脑才恢复有氧状态。

    “带我过去。”

    他的话简洁明了,其中的压迫感却丝毫不敢让人忽视。

    陆无忧眼神恍惚了一瞬,刚才,她是为了让他松开她无意间扯得慌,她哪里知道许微暖在哪里。

    但是事情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如果她不继续演下去,恐怕哥哥真会发疯了把她怎么。

    她走在前面,插在外套里的手,一点点握成了拳头。

    许微暖,她绝对不能轻饶她。

    哥哥说许微暖被她绑架了,那她就顺着演下去,拖延她被营救出来的时间,谁知道她在贼窝的这段日子会发生什么呢。

    贼,有什么道义可讲,见迟迟没人赎她,说不定就会在她身上出气,到时候,哥哥还会要一个不干净的人吗?

    想到这,这几天一直压抑在陆无忧心头的乌云,总算是消散了。

    坐在后座的陆未寒,目光调向窗外,一幢幢高楼大厦刷刷从眼前飘过。

    泛着光晕的霓虹成排而来,挨序而走。

    这时的陆未寒隐隐有些后悔。

    他不该把订婚摘下的。

    不然,凭借那枚戒指,他还能定位到微暖现在的位置。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陆未寒透过后视镜看到陆无忧一张脸蛋惨白如纸,一双圆圆的杏核眼,干净而简单,眉心微蹙。

    使他想起了自己第一次见她的情景。

    这姑娘眼睛很大,人家都说眼睛大不聚光,可这姑娘,眼睛不仅大,而且十分聚光。

    那时候她才多大,孤儿院的老师给小朋友们分发零食,别的男孩子仗着比她长得高,零食到她手里还没两秒,就被抢了去。

    这姑娘没有去抢回来,一双眼睛,盯着那几个男孩子的背影,像是射出无数只冷刀子,又像是把这一画面深深地印刻在脑海印刻在眼底,早晚有一天要报复回来。

    她是不适合孤儿院的人。

    她自尊心太强了,如果在孤儿院长大,肯定会成为一个非常危险的人物。

    而她,是个女孩子,原本不用这样。

    母亲把她领回家后,她受到了比他还受瞩目的生活。

    父亲更是欣赏她身上的这股子韧劲,问她长大了想干什么。

    她说她想练武术,这样长大后才不会被欺负。

    父亲便把她送到了少林寺。

    长大后,父亲让她来陆氏上班,她拒绝,说要靠自己闯出一番成就。

    父亲也是鼎力支持,给了她一大笔创业基金,她与几位同学合伙开了公司,事业做的风生水起,直逼全国企业前一百强。

    这样的妹妹,要说不为她感到骄傲,那是假的。

    可是这样的妹妹,她的心,没有任何人能温暖的了。

    从她进陆家第一天,父亲视她如己出,处处维护,处处宠让。

    而她,在微暖出国当天,把他的座驾刹车系统弄坏了。

    父亲就是开着那辆车,出的车祸。

    这个真相,让他自嘲了好长时间。

    许爷爷的寿诞上,曝光出来的那些照片,除了她,还有谁会有。

    她利用姑姑来打压微暖。

    他站在原地,踌躇了多长时间,对她不能磨灭的兄妹情,就有多深。

    揭发她,还是等着她迷途知返。

    最终,他决定,等等她。

    等等她。

    微暖被绑架,他怎么会想到她身上来。

    毕竟,他们的婚事已成定局,不是吗,父亲和母亲都认定了微暖,她再不忿又有何用。

    她需要的只是时间,去消化这个事实。

    她从小缺爱,性格固执。

    有些事必须自己想明白,才行。

    他收回目光,再次投向窗户外,发现,这并不是去往城外郊区垃圾场的路。

    “无忧,你带我去哪?”

    陆无忧眼中闪着点点星光,“哥哥,你想去哪?”

    “哥哥,我们一起去地老天荒,好不好?”

    陆未寒神色一凛,有种不妙的感觉。

    “无忧。”

    陆无忧嘴角挂着笑,“陆未寒,许微暖有那么好吗?”

    陆未寒发现陆无忧开上了逆行道,而且车速飚的十分快,他眼中划过一丝慌乱,“微暖不是你绑架的。”

    陆无忧咽了口唾沫,嘴角挂着丝冷笑,“哥哥,就算你这辈子不爱我,下辈子未必就不爱我呀,只要我们一起走上奈何桥,谁又能奈何的了我们。”

    陆未寒的手掌心冒出一阵冷汗。

    他的微暖还在等他去营救,他绝不能就这么死去。

    就算是死,也要在看她最后一眼。

    一辆辆行驶极快的车从旁边一闪而过,刺耳的鸣笛声“滴滴”响起,穿过车窗,传进他耳膜,挑战着他的每一个神经。

    陆氏集团那么大公司,他尚未安排明白,父母又该如何善终?

    一根根稻草刷刷平地钻出,压在他背上。

    他刚要了微暖……

    前方,一辆大货车大灯亮起,刺耳的鸣笛声响彻苍穹,警告着他们,和死神的距离,越来越近……

    十秒。

    九秒。

    陆无忧缓缓地闭上眼睛,双手丢开方向盘。

    够了,够了。

    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

    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

    许微暖终究得不到她想得到的。

    陆未寒从后座一跃而起,修长的胳膊把陆无忧挟制,另一只手快速扭动方向盘,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他们的车和大货车斜斜避开。

    避免了一场擦肩而过的车祸。

    陆无忧发疯似的狂叫,手脚并用地反抗着这一切。

    “为什么?为什么?这一切为什么不能干干净净地结束?”

    她明显感觉到身后的男子在深深吸气,压抑着胸口的怒火。

    她夺过方向感,朝着另一辆卡车,猛踩油门。

    陆未寒一只手抓起陆无忧,想把她丢到副驾驶,但是他身子被座位卡住,行动不便。

    既然决定了同归于尽,陆无忧就没想过要活着出去。

    她鼓足了所有勇气,抬起手,抱住了陆未寒,“哥哥,我喜欢你。”

    她看到她说完这句话,陆未寒楞了,她心下一喜,她就知道,哥哥是爱她的。

    不然他怎么会愣住?

    这段感情在她心中压抑了太长时间了,当初步步为营活的有多小心,现在就有多疯狂。

    她两只手抱住陆未寒。

    反正他们都要死了,就算她做的再过格,世人再辱骂,她都听不见了。

    她不要再压抑自己来顺从世人的目光了。

    她抱着陆未寒的脖子,陆未寒正在全神贯注地控制方向盘,躲避一个接着一个的飞速行驶的汽车。

    他刚刚身形一楞,是他在这如水的车流种看到了一辆熟悉的车牌号。

    那是欧阳尚左的车子。

    微暖在电话里提到了林乐儿,这辆车子必定是去郊区垃圾场的。

    不管了,先追上再说。

    正在他调转车头追击前方车子的时候,他的脖颈传来一阵力度,把他带偏了许多,随后,耳畔传来女子喷薄着酒气的声音,“哥哥,我喜欢你,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你……我们一起去死好不好……”

    在女人的唇快要挨上他肌肤时,他腾出一只手,毫不犹豫地把她一掌推开。

    前面的车子,已经发现有人跟踪他们,加快的车速。

    陆未寒到不了前座,陆无忧又被拎到了副驾驶,根本不管油门,他只能停下车,打开门,迅速坐到驾驶位,猛踩油门。

    朝着前方的车子加速油门追踪。

    身为H国的首富,陆未寒不仅挣钱能力出众,交友更是广泛,因此结实几位世界级赛车手,对开车技巧方面,略懂一些,比起只会开车从目的地A到达目的地B的普通司机来说,追上她,自然不在话下。

    他的目的并不是追上林乐儿那么简单。

    既然她已经发现有人跟踪她了,他也不打算藏着掖着,长驱直入,行驶到她前面,方向一拐,冲着飞驰的汽车直直撞了过去。

    “嘭!”

    一声巨响,撞醒醉懵懂的陆无忧,撞惊了坐在副驾驶的林乐儿。

    林乐儿正在削苹果皮,一声拔地而起的巨响,把她手里的苹果给震到了地上。

    汽车冒气了黑烟。

    她解下安全带就往车下逃。

    前一秒刚下车,后一秒,喉咙被锁住,手中的匕首被抽走,刀尖划过指尖,划破一道口子,献血滴答落地。

    她顾不上这点疼痛。

    因为,最要紧的脖颈处抵着她刚削苹果的匕首,寒冷的北风,加上冰凉的匕首,把她整个人已经吓的不成样子。

    “你要干什么?”声音中是掩饰不住的颤抖。

    陆未寒像是没听到她的话,冷冽的声音冲着才从驾驶位下来的司机飘了过去,“继续带路。”

    “带,带什么路?”司机就是开个车整个踏实钱,哪里经过这场面,先是撞车后就是持刀,这会儿只想自己没出现在这里。

    陆未寒手上的刀子更逼紧林乐儿脖颈肌肤一寸,破了皮,有献血顺着刀尖滑落。

    林乐儿下吓得浑身颤抖,却一点不敢乱动,哀求地警告,“老李,快点带路。”

    老李只能哆哆嗦嗦坐进陆未寒的车。

    不得不说,这可真是辆好车,绕是经过那么猛烈的碰撞,外壳伤了一点,内里,什么损坏没有。

    不过,这车再好,他也不愿意开啊。

    宁愿一辈子只在电脑屏保上见过。

    “这这这……”老李用手颤颤巍巍地指着副驾驶上的陆无忧。

    陆未寒眉心微蹙,这才想起,这还有个陆无忧。

    “开你的车,废话少说。”陆未寒抛下八个字,刀尖下移,抵在了林乐儿的腹部,“你把她怎么了?”

    林乐儿眼泪快要崩出,她咽了好几口唾沫才发出声音,“没有怎么,就是请她去坐坐。”

    陆未寒不信她的话,却宁愿相信她的话,如果,微暖果然有个三长两短,他保证,林乐儿会更长更短。

    “看什么,加大油门。”陆未寒瞳孔微缩,话是冲着司机说的,却把林乐儿下了一跳。

    她为什么要绑架许微暖。

    是为了拿着许微暖威胁陆未寒退出人工智能圈。

    这件事,是背着欧阳尚左做的,她只想给他一个惊喜。

    千算万算没有算到,今天居然能碰到陆未寒。

    陆未寒平常看起来文雅淡漠,没想到,玩起命来,这么不要命。

    商场如战场。

    之前她还不信这句话。

    现在,她是彻头彻尾地信了。

    以为老老实实听他的话,他就会什么都不做?

    林乐儿还是低估了陆未寒。

    他的刀尖刺进了她腹部,划破浅层肌肤,一阵痉挛的疼痛瞬间席卷她全身。

    没事,没事,她暗暗劝自己,只要到那里,他们人多,陆未寒身手再怎么了得,也难以一敌百,到时候,她要百倍千倍地讨回来!

    “拨打电话。”

    “给谁……谁……打电话?”林乐儿一边抽搐,一边问,眼眶中的眼泪控制不住地往下掉落。

    “警察。”

    林乐儿:“唔——我打,我打。”

    陆未寒冷冽开口,“自首,报出地址,我们达到时,他们必须到。”

    林乐儿颤颤巍巍掏出电话。

    现在整条命都在陆未寒手掌之中,她要是敢说半个不字,那恐怕就是她今生说出的最后一个字了。

    陆未寒这个人太恐怖了。

    杀了她,他也活不了的!

    可是,她不想当他垫背的呀。她的好生活才刚刚开始……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