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天芳

290.第289章 外祖母

    第289章 外祖母

    韩家来得比预料的早。

    号称要亲自来贺寿的北襄王还没到,他们先到了。

    但是,他们并未事先来信,直到一家子在京中安顿下来,池韫才得到消息。

    这也不奇怪,妹妹妹夫都去世了,只剩下一个久未见面的外甥女,事先传信给谁?又做不得家里的主。

    大夫人却很热心。

    她知道自家没有根基,没法给池韫当靠山。大长公主这条腿虽粗,可也不能抱断了。外祖家的到来,多少能让池韫底气足一些。

    大夫人先派人送了帖子,再择了日子,带着池韫上门拜访。

    韩家倒是没摆谱,客客气气地请了她们进去。

    当初跟池家做亲,池老太爷还没发达,两家门当户对,都是略有家底的中等人家。

    韩家没有池老太爷的官运,但是稳扎稳当,如今也还过得去。

    大老爷韩铉,官位不很高,职务却重要,说起前程,倒比池家两位老爷强得多。

    到了后院正房,池韫看到正中那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心知就是池大小姐的外祖母了,上前恭恭敬敬地磕了头。

    韩老夫人拉着她上上下下打量,眼眶湿润:“一转眼,阿韫都长这么大了,还出落得这么标致,和你母亲真像。”

    池韫不知道这张脸像谁,但看韩老夫人的五官,颇有眼熟之处,想来确实像母亲多一些。

    韩家大夫人劝道:“母亲,骨肉相见,是大喜的事,可别伤心了。”

    “是啊!”二夫人跟着说,“您念了一路,想见外孙女,这见到了不是该高兴吗?”

    这话听起来正常,只是二夫人一边说着,一边打量池韫,有点满意,又有点挑剔的样子,怪得很。

    “你们说的是,不该哭,不该哭。”韩老夫人擦掉眼泪,拉着池韫坐到身边,细细地问,“你跟着师父一走就是九年,是不是吃了许多苦?”

    池韫答道:“吃穿上自不如家里,但师父待我很好,不觉得吃了苦,倒是开阔了眼界,颇有意趣。”

    韩老夫人乐开了花,对儿媳妇道:“你们听听,这孩子懂事着呢!咱们是读书人家,不能总惦记着享乐,这开阔眼界,比吃好穿好重要多了。”

    两位夫人称是。

    看外孙女过得好,韩老夫人对大夫人也和颜悦色起来:“阿韫回家不久,辛苦你照应了。”

    在韩老夫人看来,凌云真人再怎么是个高人,也不会懂得教养官家千金,池韫的谈吐仪态,必是回家后才教的。能教得这么好,定然费了不少功夫。

    大夫人笑着回道:“说来惭愧,这孩子自己懂事,我都没怎么照应过。”

    韩老夫人只当她说客气话。

    说话间,韩家的小辈来了。

    韩家子女不少,两房共生了五子三女。

    长女比池韫大两岁,已经出嫁了,没有跟着回京。剩下两个只有十岁出头,还是孩子。

    儿子里年长的两个也成了亲,剩下小的,一个十三,一个还不到十岁。

    只有老三,刚好十七,和池韫年纪相当。

    这位韩三公子一进来,韩二夫人就向他招手。

    “阿齐,快来见过你表妹。”

    韩齐人如其名,生得齐整,且韩家人皮肤都白,瞧着就是个俊俏公子哥,只是没精打采的,不大高兴的样子。

    他听了韩二夫人的话,转过身,草草施了一礼。

    “见过表……妹……”

    说到后面那个字,他呆了一下。

    池韫回礼:“三表哥。”

    韩老夫人看着这一幕,露出欣慰的笑。

    “你舅舅这次回来,打算谋个京里的差事。若是能成,日后我们就长住京中了,你们表兄妹可要好好亲近。”

    池韫笑着应了声是。

    大夫人看了看韩家众人,沉吟不语。

    韩老夫人道:“阿齐,你带弟弟妹妹去玩。”又叫池韫,“听大人说话闷得很,你也玩一会儿去。”

    池韫看了看大夫人,含笑应了。

    孩子们一离开,韩老夫人便和大夫人开门见山。

    “听说,阿韫原来那门亲事退了?”

    大夫人点头称是:“阿韫与俞二公子彼此不中意,这婚事便作罢了。”

    韩老夫人不以为然:“你不必瞒我,是俞家看不中阿韫,对不对?”

    大夫人笑了笑。

    开始确实是这样,她对俞家的做法也是颇有微词,但俞家后来处处关照,再计较下去就没意思了。

    “我瞧阿韫很好,想是俞家门第太高,不相匹配。”韩老夫人说,“以前我们不在京中,插不上手。现在回来了,阿韫的婚事你不用忧心。”

    大夫人听这话才忧心!

    大长公主早就跟她透露过了,大夫人又亲眼看到楼晏怎么对池韫,这婚事双方已有默契,就等年底下定。

    她只能表态:“老夫人,阿韫的婚事,已经有眉目了。”

    “哦?”韩老夫人惊讶,“是你相看的?什么人家?”

    ……

    池韫坐在廊下,看着韩家的孩子们踢毽子。

    韩齐一边陪弟妹玩耍,一边偷眼看她,神情变幻不定。

    一会儿笑,一会又皱眉,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絮儿偷偷跟池韫说话:“小姐,这个韩三公子,是不是脑壳有点毛病?他到底想笑呢?还是想哭?”

    池韫瞅了一眼,回道:“别瞎说。”

    “真的很奇怪嘛!”絮儿嘟囔,“不知道的还以为小姐怎么他了。”

    池韫大概知道怎么回事,不过她自己不好说,等大夫人跟韩家说明情况吧。

    原以为事情很简单,哪知道等了一会儿,丫鬟来叫池韫进屋,韩老夫人的脸色却很不好看,两位夫人的神情则有些复杂。

    只有大夫人神情平静,向她们屈了屈膝,说道:“时候不早,我就先带阿韫回去了。老夫人保重身体,下回再叫阿韫来看您。”

    韩老夫人收起不悦,对池韫笑道:“原想留你住些日子,可我们也是久未归京,屋子还没收拾好,就不叫你跟着乱了。阿韫,以前我们不在,照应不到你,现在我们回来了,有事你大可来告诉外祖母。”

    池韫乖巧应下,跟着大夫人出了韩府。

    真是不好了,早上起来写了整整一天……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