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天芳

287.第286章 放过我吧

    第286章 放过我吧

    楼晏:“……”

    要说起来,这事他还真脱不了干系。

    只不过,他不能因为别人找麻烦,就不要娶老婆了吧?

    对他来说,根本的解决之道,也只有一个。

    掀翻康王府。

    那样,不用再时刻担心池韫出事,还可以光明正大地回北襄去。

    池韫瞅了他一眼,说道:“早知道夫人清楚父亲的死因,我也不必绕这么个大圈子。”

    大夫人这才想起问她:“你果然有心与康王府为敌?”

    池韫点点头:“我早就觉得,父亲死因可疑,又从大长公主那里得知,康王府曾在三年前清扫过一批官员,便猜测是父亲是其中之一。”

    丁老板若有所思:“这么说,你几次和康王府对上,都不是意外。”

    “只能说是上天的安排。”

    安排她在池大小姐身上复生,与她有着同样的仇人。

    大夫人不由握住她的手,感动得眼泪汪汪:“你父亲在天有灵,知道你有心为他报仇,一定会很欣慰的。”

    随即话题一转,又道:“只是太危险了,看看这次,要不是恰巧被我们遇到,指不定要吃亏。唉,你的武功委实太差,到底是怎么学的?”

    池韫只能含糊地回道:“朝芳宫练武打拳,只为强身健体,就算我师父,也不算什么高手。”

    大夫人点点头:“也是,你师父被称为高人,是因为道法精深,武艺倒是没听人提及。”

    楼晏趁机道:“大夫人这般担心阿韫,不如也去朝芳宫住些日子?您的伤还没有好全,去那边养一养,又可以和阿韫培养感情,岂不是两全其美?”

    大夫人瞅了他一眼,要笑不笑:“你这是拐骗我去当保镖吧?”

    楼晏低头一笑,没有否认。

    大夫人说道:“我叫阿韫去朝芳宫,本就是为她的安全着想。她父亲不在了,不保护她,我还能保护谁呢?”

    “夫人……”楼晏有些讪讪。

    她如此坦率,倒让楼晏觉得自己有些小人了。

    隔天,大夫人便收拾了行李去朝芳宫。

    二夫人还纳闷,跟二老爷说:“你觉不觉得,大嫂变得很奇怪?”

    二老爷累了一天,压根不想说话,含糊道:“去看大丫头有什么奇怪的?她年纪轻轻守着寡,膝下又没有孩子,以后不靠大丫头靠谁?”

    二夫人掐他手臂上的肉,恨道:“你就没听我说话!又想着哪个小妖精了?”

    二老爷喊冤:“哪来的小妖精?每个月的俸禄都在你手里,数着铜板给零花,也就够跟同僚出去吃两顿酒,连个唱曲的都请不起。”

    二夫人冷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吃酒都要请姑娘陪着,虽说不能吃,可你能忍住不看?”

    “哎哟!我的姑奶奶,”二老爷服了她,“难不成你要叫我蒙着眼去吃酒?”

    二夫人白了他一眼,拉回话题:“你想想,那天外头风传,大丫头被盗匪绑走了,结果和她一起回来了。”

    二老爷莫名其妙:“这件事怎么了?有什么奇怪的?”

    “不是说这件事奇怪,是说大嫂当时的态度奇怪。她在咱们面前,从来都是谨小慎微的,那天却横得很。”

    这么一讲,二老爷也想起来了:“是哦……”

    随后他不解:“那又怎么样?她横也横不到咱们面前啊!大丫头那份嫁妆,咱们都已经让出去了,两清了!”

    提起这事,二夫人就心痛难以呼吸,探究大夫人秘密的心情也被破坏掉了。

    算了算了,大夫人变成什么样,关她什么事?反正也没钱拿!

    ……

    “夫人,您瞧这屋子,可有哪里不满意的?”池韫领着大夫人进屋。

    大夫人看了一圈,笑道:“你费心了。”

    池韫指了指倚云几个:“是她们费心了。打从我回家,就没怎么和夫人相处,实不知道夫人的喜好。”

    大夫人呵呵一笑:“你倒是直接。”

    她是密探出身,什么苦没吃过?衣食住行,没什么可挑的。

    安置好行李,大夫人开始过问她的起居。

    “和露倚云说,你每天都会练骑射,看来力气练得不错了?”

    池韫答道:“写字需要力气。”

    大夫人便伸出手腕:“来掰掰看。”

    池韫看她这架势,心里发毛:“夫人,您这是……”

    “让我看看你的力气。”

    池韫只能照着做了。

    试了几次,都只能让大夫人动上一动。

    池韫很是泄气,不料大夫人非常满意。

    “果然下了功夫的,那练起来也容易。”

    池韫大惊:“夫人!您不会要……”

    大夫人很和蔼:“放心,你都这个年纪了,练不成高手的。我只是想,教你一些防身的法子,以防下次再发生这样的事。”

    “哦……”池韫稍稍放了心。

    但是第二天,她发现自己放心得太早了。

    “夫人,夫人您放过我好吗?”池韫苦着脸,“我每天写字读经制香处理观务很费功夫的,只能留出一点点时间练习骑射,这个真的是学不来啊!”

    打死她都没想到,大夫人竟然在院子里插了个木人,要她练锁阴功!

    池大小姐不乐意。

    想她一个仙子般的人物,突然伸出爪子抓人家要害,像话吗?像话吗?

    不练,坚决不练。

    大夫人教她:“你不用手,可以用脚的。只要力道够大,踢得够准,什么样的高手,都顶不住你这一招。”

    “如果是个女人呢?”

    大夫人说:“是女人就更好办啦!她又不能对你怎么样,安心等人来救。”

    “……”

    大长公主知道后,乐不可支,还教育她:“该学!看看你,这次被抓,多侥幸才能毫发无损,这种事再不能发生了。”

    楼晏得知,脸色有点青,下身有点凉,但轮不到他开口,就被两个女人拍出去了。

    没人站在她这边,池韫绝望了,决定自救。

    她搬出池老太爷珍藏的书箱,放到大夫人面前。

    “这是干什么?”大夫人莫名所以。

    池韫拍出一本《鲁班遗卷》:“想告诉夫人,就算不学这个什么什么功,我也可以自保!”

    读书人,有读书人的法子!

    风度,是比生死更重要的大事!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