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天芳

251.第250章 又出宫了

    第250章 又出宫了

    柳丝丝如今名声大噪,客人早就满了。

    康王世子不想暴露身份,长随也是有力无处使,只得回来禀道。

    “一个伎子,想见居然还见不着?”康王世子觉得这事真荒唐。

    长随问:“要不,小的通报一下身份?”

    康王世子兴致索然:“她也值当!回吧!”

    原就是一时兴起,他再想起这事,已是几天后。

    ……

    池韫从兰泽山房回来,便接到了字条。

    她立时改装易容,避人耳目,悄悄出了朝芳宫。

    经由一家茶馆的后院,她上了一辆马车。

    楼晏放下卷宗,对她微微一笑。

    “叫我来什么事?还得穿成这个样子。”池韫小声抱怨。

    楼晏慢慢扫过她的模样。

    男装扮多了,越发像了。

    “喝花酒,当然要穿成这个样子。”

    “哈?”他说什么呢?

    马车启动,一路疾驰。

    两人在折桂楼前下了车,一进去便被被迎入一间雅居。

    楼晏推开窗,只听外头传来叮叮咚咚的乐声。

    池韫凝神听了一会儿,对他做了个口型:“柳丝丝?”

    楼晏点头,俯在她耳边小声说:“那位出宫了。”

    池韫“啊”了一声,也凑过去:“你怀疑他会来这里?”

    楼晏笑道:“我不知道他除了这里,还能去哪。”

    皇帝从来没有微服私访的爱好,上次出宫,他直奔长乐池,也没去过别处。

    楼晏又说:“他这几天,一直宿在承元宫。”

    池韫一怔。这意思是,他好几天没见玉妃了?

    “那……”

    “灵秀宫给他送宵夜,也没见到人。”

    这事在宫里已经传遍了,上至皇后,下至低位美人,都觉得玉妃失宠了。

    打从玉妃进宫,从来没被冷落过这么长时间。

    当然,皇帝也没去别的地方,这让她们不敢轻举妄动。

    池韫神情变幻,不知该作何想。

    “他这是移情了吗?”

    宜安王那个人,颇有几分痴性。当初恋慕玉重华,就一直惦记着。他把玉妃当成玉重华,也就三年如一日地宠着。不知道这回突然冷落玉妃,是不是因着柳丝丝的缘故。

    如果是的话,那么这位柳姑娘,大概要发达了。

    过了会儿,门外传来三声响。

    “进来。”

    一个伙计打扮的人推开门,轻声道:“来了。”

    楼晏点点头,伸手在墙上一按,挂的那幅画慢慢挪开,露出后面的柜子。

    这个柜子,比当日画舫上那个大多了,跟个小房间似的,里头甚至还摆了凳子。

    他伸手牵了池韫进去,也不知道在哪里拨弄了两下,一块木板被推开,露出一条细缝来。

    柳丝丝正在弹拨琵琶,听得小厮禀报,起身理妆。

    不多时,皇帝进屋,她迎上前:“姚公子。”

    皇帝托了她一把,笑道:“今日事忙,好不容易脱开身,忽然想起你的曲子来,没打扰你吧?”

    柳丝丝含笑:“怎敢说打扰?公子驾临,是丝丝的荣幸。”

    两人坐下来,柳丝丝命人置办酒席,皇帝却道:“不必了,喝茶就好。”

    柳丝丝自然不会违逆,便给他煮茶。

    柜子里两个人,从头看到尾,楼晏不禁挑了挑眉,扭头看了看池韫。

    他俯到她耳边,轻声说:“不是你教的吧?”

    池韫也很惊讶,没想到会在柳丝丝身上,看到“自己”。

    她说:“不是,应该是她自己瞧见了,误打误撞。”

    楼晏终于明白过来了:“还以为他醒悟了,原来是看到了另一个影子。”

    池韫默了默,说道:“说醒悟了也没错,这动作虽然有几分相似,但柳丝丝只是柳丝丝。”

    宫里那位玉妃,完全就是个影子。

    她的形貌、举止、言谈,都是模仿。

    可她到底不是玉重华,仿得再像,也只是个影子,空荡荡而没有灵魂。

    柳丝丝不一样,她没有刻意去仿,只是觉得那位池小姐的动作很好看,顺手学了学。尽管带了她的痕迹,但仍然是柳丝丝,一个鲜活的人。

    皇帝这是进化了啊!

    不甘愿只看一个影子,而想拥有一个活人。

    这样才对。

    一个虚妄的影子,哪里比得上颦笑动人的美人呢?

    池韫忽然感到一紧,却是楼晏揽住了她。

    她想到上次在画舫……不禁挣了挣,低声:“你别乱来。”

    楼晏声音含笑,俯在她耳边说:“你想多了,只是这样方便说话。”

    是、是吗?

    池韫有点心不在焉。

    随后感觉到,他轻轻咬了咬她的耳朵,带着几分醋意说:“以后别在人前露出行迹,他和先前不一样了。”

    皇帝之前迷恋玉妃,对别的女子并不多看。可他现在从柳丝丝身上看到了玉重华的痕迹,就开始冷落玉妃,可见已经不把玉妃当成玉重华了。

    那样的话,他再看到另一个人像玉重华,会不会也心动呢?

    料不准,他不敢冒险。

    池韫感到热气扑面,好一会儿才稳下来,低笑道:“你放心。”

    上次给玉妃看,那是故意吓她的。

    她早就做了准备,连字迹都换过了,动作步调当然也可以改。

    在池大小姐的身体里醒来,她就下定决心,成为另一个人。

    不知道楼晏是不是被安抚住了,池韫只觉得耳朵一热……

    她匆忙推开他,瞪了一眼。

    哪里学来的混账手段!

    可惜太黑了,根本看不见彼此,这一眼毫无威力。

    楼晏低低一笑,重新拉了她的手,看那边的情形。

    皇帝目不转睛地看着柳丝丝,问道:“你打算一直这样吗?”

    柳丝丝笑问:“姚公子,您这是……”

    皇帝道:“你就没想过,日后要怎么办?”

    柳丝丝一怔。

    这话不是没人问过她,通常问的意思就是,要不要替她赎身。

    想起那位池小姐的话,柳丝丝摇了摇头:“公子好意,丝丝心领了。然而丝丝这样的身份,恐怕会给公子带来麻烦……”

    皇帝直接问道:“你愿不愿意跟着我?”

    柳丝丝大吃一惊。

    楼晏和池韫也大吃一惊。

    他这是什么意思?要把柳丝丝接回宫里去吗?

    她是个伎子啊!

    皇帝被迷晕头了吗?

    晚安。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