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天芳

221.第220章 落胎

    第220章 落胎

    两人一前一后赶回兰泽山房。

    院子里的气氛,和池韫离开时完全不同。

    宫人内侍进进出出,都是一脸焦急,还有侍卫把守在要紧处。

    隐隐约约,他们还听到了女子呼痛的声音。

    楼晏进屋面圣。

    池韫站在廊下,拧眉往里看。

    “小姐!”絮儿找到她,“您可算回来了。”

    池韫拍了拍她,避了人小声问:“发生什么事了?”

    絮儿看了眼厅堂,压低声音:“贤妃娘娘腹痛,召了随行太医,说是……可能会小产。”

    “刚才还好好的,为何会腹痛?”

    她语调平和,带得絮儿也镇定下来,回道:“厨下正准备午膳,贤妃那边忽然就闹起来了……”

    果然如此。

    池韫早有心理准备,吩咐道:“你别乱走,好好呆着,等会儿发生什么,都不要激动。”

    絮儿讶然:“小姐?”

    池韫已经进了屋。

    守门的内侍见是她,没有相拦。

    她低眉顺眼,向皇帝屈了屈膝,便走到大长公主身后。

    大长公主神情严肃,看到她,低声问:“你去哪里了?”

    池韫答道:“玉妃娘娘要摇签,我陪她去了一趟司芳殿,顺便料理些事务。”

    大长公主点点头,没再说话。

    除了皇帝和大长公主,皇后和二妃也都在列,个个脸色凝重,眉头紧锁。

    玉妃看到她,投过来一个略带不安的目光,又迅速收了回去。

    这个时候不宜再笑了,池韫便垂着头,老老实站着。

    皇帝正和楼晏说话:“先前还好好的,突然就腹痛,也不知什么原因。”

    楼晏答道:“今日朝芳宫内并无香客,贤妃娘娘一路接触了什么,都是有据可查的。陛下放心,定能找到缘由。”

    皇帝心浮气躁,站起来走了几步,说:“查!一定要查清楚了再回宫!”

    楼晏只应了一声:“是。”

    皇帝急得提高声音:“那你还不快去?!”

    楼晏抬头看着他,眉目清肃,声音和缓:“陛下莫急。等太医那边确定,到底贤妃娘娘因何腹痛,再按着线索查,便可事半功倍。如果这样去查,没头没脑,反而耽误功夫,又打草惊蛇。”

    大概被他镇定的态度安抚住了,皇帝的情绪逐渐稳定下来。

    “你说的是。”

    池韫亲耳听到君臣奏对,叹为观止。

    楼大人果然是个当奸臣的料。瞧瞧,就这么几句话,便把陛下的喜怒都握住了。

    贤妃的声音时有时无,叫人心焦。

    过了会儿,太医来了。

    皇帝劈头就问:“孩子怎么样?”

    太医的头伏得低低的:“臣无能……”

    皇帝瞳孔微缩,脸皮都红了起来,怒声质问:“怎么会保不住?你不是妇科圣手吗?”

    太医战战兢兢,连忙回道:“陛下恕罪,臣赶到的时候,贤妃娘娘已经有了流产的迹象,实在是无能为力……”

    眼看皇帝要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大长公主出声:“陛下!找到祸首要紧,莫要迁怒。”

    被她一提醒,皇帝总算冷静了一些。

    对,他不能在姑母面前发脾气,他可是在先帝跟前长大的,跟康王府那些人不一样。

    皇帝缓了缓,沉声问道:“贤妃现下如何?今日出宫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就突然腹痛起来?可是路上颠簸了?”

    太医暗道好险,回禀:“娘娘那胎已经下来了,臣开了方子,只要不血崩,应是无恙。至于腹痛的原因……”

    “快说!”

    太医伏地,诚惶诚恐:“正如陛下所言,出宫的时候臣还请过脉,当时安然无恙。可臣方才又请了脉,像是、像是吃了什么不好的东西。”

    这话仿如一记重锤,猛地砸了进来。

    皇后二妃俱都面色一变,齐齐去看皇帝。

    吃了不好的东西,那就是被人下药的意思。

    后宫关于子嗣的斗争,最为激烈,同为后妃的她们,自然最可疑。

    “陛下……”皇后想说话。

    皇帝抬手阻止了她,继续问太医:“你确定?”

    太医道:“除此之外,臣想不到还有什么法子,让贤妃娘娘在短时间内落胎。”

    皇帝深吸一口气,连连冷笑。

    他对这个孩子的到来,有些惶恐,仿佛做梦一般,还没有完全接受。可现下失去了,却无法不怒。

    他是个皇帝,三年无子,好不容易有了动静,竟然就被人下了药?

    这人,当他是什么?

    “楼四,你听到了?”盛怒之下,皇帝反而冷静下来。

    “是。”楼晏还是那样声音平和。

    “还不快去查?”

    “是。”楼晏拱了拱手,转身便出去了。

    不多时,贤妃那边的宫人来报。

    “娘娘醒了。”

    怎么说也是为他怀过胎的女人,皇帝的神情柔和了一些,起身往外走。

    他一走,别人怎么能不走?

    皇后、二妃都跟了上去。

    大长公主落在最后,跟池韫小声说话:“这是什么路数?莫非想栽赃给本宫?”

    历来后宫,因子嗣生出无数是非。可为什么不在后宫斗,偏偏跑到朝芳宫来?再说她一个清修的大长公主,有什么好陷害的?真叫人百思不得其解。

    池韫轻声回:“我瞧着不像,或许是因为,宫里耳目太多,才要来朝芳宫下手。”

    大长公主愣了下:“可这事是贤妃自己提出来的……”

    池韫镇定自若:“您且稍等,看看她们演什么戏再说。”

    大长公主瞅了她两眼,伸指点了点:“鬼丫头,又有事情瞒着我!”

    池韫抿嘴笑:“只是没机会细说。”

    到了贤妃处,皇帝入内探视,余者留在小厅。

    池韫目光一扫,却不见那位来厨房要山楂饮的宫人。

    众人心不在焉,听着那边断断续续的哭声,和皇帝的安慰。

    好一会儿,这出戏总算过去了。

    贤妃躺下休息,楼晏点了人到隔壁询问。

    今日贤妃的行踪明明白白,进兰泽山房之前,一直有人陪着,也没进食。

    只有见完大长公主,在这里歇息的短暂时间,有可能被人钻了空子。

    问着问着,贤妃身边的大宫女突然扑通跪下,做出破釜沉舟的样子,喊道:“陛下,奴婢有话要说!”

    皇后和二妃心中一跳,不由屏住呼吸。

    大招终于来了?

    月末啦,小声求一下月票。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