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天芳

200.第199章 无缘无故的恶意

    第199章 无缘无故的恶意

    耿冠杰伸手揪住了她的衣领,说:“你不是接了西亭侯家的帖子吗?为什么出现在这?还跟着郡王殿下?”

    怀宁王搓了搓手,干笑道:“没法子,本王欠了她们一锅汤,只能这般还债……”

    耿素素则叫道:“哥,哥你别抓我!池姐姐在这呢!你给我留点脸面……”

    耿冠杰这才发现,另外两个穿骑装的姑娘里,有一个是池韫。

    池韫已向他行礼:“耿大哥。”

    大长公主带她回郑国公府认过亲。

    耿冠杰见是她,忙松开耿素素,回礼:“原来是池妹妹。”

    耿素素这才有机会解释:“哥,章家的别庄就在隔壁,我跟池姐姐出来玩,她没来过这里,就叫郡王带我们来见识见识,你回去别告我的状……”

    新认的义妹在,耿冠杰也不好再计较,便弹了弹她的额头,说道:“当我不知道你的花花肠子?肯定是你想来,才拿池妹妹当借口。”

    耿素素装傻。

    耿冠杰向怀宁王施礼:“有劳郡王照顾她们了。”

    怀宁王才要说话,忽有一骑飞奔而来,停在球场边,向这边喊道:“郡王殿下,打得正兴起,您怎么就跑了?该不会是输怕了吧?”

    一听这话,怀宁王就想捋袖子:“你说什么呢?本王只是出去散散心!”

    “是吗?我还当您不敢打了。”

    “嘿!你小子嘴可真贱!谁不敢打了?”

    “那就再打啊!兄弟正等着呢!”

    对方大笑而回,怀宁王气得直瞪眼睛。

    耿素素向池韫和俞敏说明:“刚才那个坏小子叫萧廉,是禁军统领萧达的儿子,他跟平王世孙要好,手里养了一只马球队,总是挑衅别人。郡王殿下受不得激,经常上当……”

    “嘿,耿家的小丫头,你在说谁?”怀宁王才被挑衅完,又被耿素素这么说,脸上挂不住了,“什么叫受不得激?来这里就是打球的,不打光认输,那还有什么意思?”

    耿素素做了个鬼脸:“对对对,郡王殿下说的都对。”

    这敷衍的态度,气得怀宁王直跳脚。

    耿冠杰道:“殿下,您这样不行啊!刚才已经输了好几把,士气低落,再跟他们打,很难赢的。”

    “难道本王就这么认输?那多丢人!”

    “对,丢人又丢钱!”耿素素帮腔。

    俞敏小声问:“为什么还会丢钱?”

    “因为要有彩头啊!”耿素素理所当然地说。

    “那岂不是成了赌……”

    “这怎么一样呢?打马球争彩头是风雅的事。”

    俞敏:“……”

    池韫低头一笑。

    世人还真是这么认为的。无涯海阁严厉禁止学生涉赌,但若蹴鞠、打马球,必定会有彩头,有时是一方好砚,有时是文墨书本。

    可无涯海阁里一群书生,彩头自然不会多贵重。

    这些王孙公子就不一样了,不够贵重,怎么彰显他们的身份?

    怀宁王不肯丢面子,也不想丢钱,便喊人来继续打。

    他手底下也有一支马球队,正好跟平王世孙打擂台。

    池韫三人便坐在凉棚里,看一群王孙公子带着侍卫,顶着太阳打得满头大汗。

    这个萧廉,语气张狂,倒是有几分真本事。他在马球场上左奔右突,连连得手,不一会儿,就击中了球门。

    至于怀宁王,爱好归爱好,打马球的水平是真的臭……

    球队里其他人的水平也比不上对方,很快落入下风。

    “又要输了。”耿素素唉声叹气。

    没多久,锣声响起,怀宁王败下阵来。

    萧廉拿着赢来的金樽,得意洋洋:“多谢郡王赏赐!”

    怀宁王脸色不好看。

    这时候谢赏,就是往他脸上打。

    可输了就是输了,只能看着对方嚣张。

    “郡王殿下,继续吗?”萧廉笑眯眯问,又体谅地说一句,“要是郡王觉得输多了,回家不好交待,那就算了。”

    一句话,就激得怀宁王涨红了脸:“交待什么?本王出来玩,就要玩个痛快。”

    “那咱们再来一局?”

    “好!”

    “这次什么彩头?”

    怀宁王摸了摸,他出来几天,身上的东西都快输光了。想拿钱,又得回府问王妃……

    最后咬咬牙,掏出了龙纹玉佩:“就这个!”

    萧廉眼睛一亮,说道:“这东西太贵重了,怎么好意思!”

    “那你就拿出等价的东西来。”

    萧廉往后面瞧了一眼,说道:“这么着吧,如果殿下赢了,前几次输的东西全都还给您。而且,您在庄里的花费,我全包了。您住到什么时候,就包到什么时候。怎么样,郡王殿下敢不敢比?”

    这彩头够厚的。

    怀宁王听得眼睛发亮。

    这次输了好多东西,回去还不知道怎么跟王妃交待,如果都赢回来……

    “行!”

    萧廉笑眯眯:“那就说好了,我们先休息,让别人玩一会儿,下一场再打。”

    说罢,他领着人回去了。

    怀宁王也回了凉棚。

    他才坐下,就听池韫道:“郡王殿下中计了啊!”

    怀宁王瞪眼:“中什么计?”

    “激将法!”耿冠杰说,“您来了几天输了几天,为什么觉得接下来会赢?”

    “那是他们运气好!”

    池韫笑了一声。

    “你这小丫头,笑什么?”

    池韫说:“刚才这位萧公子,跟您提出赌约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平王世孙,可见早有预谋。郡王殿下,您是不是跟平王世孙有旧怨?”

    “没有啊!”怀宁王莫名其妙。

    耿冠杰显然不这么认为,嘴唇动了动,无奈地摇了摇头。

    怀宁王领着侍卫们,到旁边商议对策去了。

    耿素素忙问:“哥,有机会赢吗?”

    耿冠杰摇了摇头。

    池韫则问:“怀宁王得罪过平王世孙?”

    耿冠杰回道:“哪有什么得罪,无非平王世孙觉得怀宁王傻,时不时耍着他玩罢了。”

    俞敏不可思议:“他们还是叔侄呢,怎么这样?”

    池韫却知道,真有这种无缘无故的恶意。

    看你不顺眼,所以要害你。

    譬如那位阮六小姐,她可曾得罪过对方?

    “哥,你帮帮郡王殿下吧。”耿素素恳求,“刚才我们跟着郡王殿下进来,平王世孙张口就说他逛楼子去了,竟把我们当成楼子里的姑娘,真是可恶!”

    耿冠杰皱了皱眉,说:“殿下非要打,我也没法子,大不了给他凑几个高手,看能不能帮上点忙。”

    迟来的更新。

    求个月票……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