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天芳

167.第166章 来见见本宫

    第166章 来见见本宫

    众人惊呆了。

    不是要死了吗?怎么就睁开眼睛了。

    众目睽睽之下,这孩子喉咙动了动,忽然“哇”的吐出一口污痰。

    吐完这口污痰,他便清醒起来,向母亲伸出手:“阿娘……”

    妇人一下子就哭了,抱着他泪水涟涟:“小石头,小石头!你怎么样了?”

    “头好疼……”孩子喃喃说道。

    婆子和汉子也呆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大夫明明让他们准备后事了,所以才急忙忙赶来朝芳宫,怎么就……

    “大人。”池韫回身道,“他这是医治不当,才会病情恶化。小女略通医术,现下把他淤堵的那口痰催了出来,但清醒只是暂时的,还要速速请名医来,不然……”

    楼晏意会,转头吩咐:“快,去请名医!”

    “是。”差役刚应声,就听人群后方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老夫鲁士英,略通岐黄,或许帮得上忙。”

    听到这个名字,人群骚动了起来。

    “是安和堂的鲁大夫?”

    “那可是位神医啊!”

    “神医来了,这孩子有救了!”

    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大夫,被差役扶到司芳殿门口,他的手里,还提着放了香烛的竹篮。

    池韫惊讶极了,飞快地扫了楼晏一眼。

    他可真会做戏,只传了一句话,就安排得这么细致。

    鲁大夫擦了擦额上的汗,放下竹篮,对那妇人道:“把他放平了,老夫瞧瞧。”

    妇人立刻应了。

    婆子与汉子目瞪口呆。

    以为孩子必死,他们才想着来挣这一笔钱。

    没想到孩子有救,那他们要怎么办?

    如果孩子救活了,是不是就证实他们诬告了?

    斩立决……

    汉子打了个寒颤,脱口而出:“你想干什么?我儿都这样了,还要让他去得不安心吗?”

    他上前想要阻拦,却被妇人及时抱住了大腿。

    “李大富!”她厉声喊道,“以前怎么样我不管,现在我儿子能救,你要是害他死了,我跟你没完!”

    差役立刻上前,将汉子拖住。

    这番变故,不禁让众人对这一家子起了疑。

    哪怕真是必死,有个名医过来诊治,还会不给看?

    池韫瞥了他一眼,淡淡说道:“小女见识浅薄,还真没见过这样当爹的,孩子有救,不去求大夫,反倒来阻拦。莫非不想孩子活下去?”

    对啊!这妇人才是当娘的正常反应,这汉子是怎么回事?

    汉子憋红了脸,强行自辩:“我们来的时候,大夫都说没救了,你们这么折腾,万一救不回,岂不是叫我们又伤心一回?”

    那边鲁大夫已经号完了脉,楼晏问道:“鲁大夫,有没有救?”

    鲁大夫掏出随身的针盒,说道:“还算及时。”他一边解开孩子的衣裳,一边道,“这孩子病情本来不重,应是服错了药,才会恶化成这样。”

    他几针下去,这孩子又开始呕吐,这一次吐出来的污痰更多。

    随着污痰的吐出,孩子的脸色好看起来。

    鲁大夫收针:“行了。等会儿送到安和堂去,老夫再给开几服药,吃上三天就好。”

    楼晏问:“这样就好了?”

    有人怀疑自己的医术,鲁大夫也不管他是官,横眉怒目:“怎么就不能好了?治病的事,最重要的是对症。药开错了,活人能给治死,药开对了,鬼门关开了都能拉回来!”

    说罢,他一拍那孩子:“起来!”

    他拍得用力,那孩子哎哟一声,滚了起来。

    刚才还奄奄一息,现下却能自己站着,人群里发出惊呼。

    “好高明的医术!”

    “当然了,鲁大夫名气很大的。”

    “哎,既然鲁大夫把这孩子治好了,那岂不是说明……”

    “这孩子先前就是吃错了药!跟什么符水一点关系也没有!”

    “对对对,我就说朝芳宫的仙姑,不会干这种事。来了这么多回,从没听过她们还治病的。”

    “放什么马后炮!刚才就是你说他们一家可怜的!”

    “呵呵,谁叫他们演得太真了呢……”

    事情到此,真相大白。

    高灿一挥手,差役们上前,将婆子、汉子和那妇人抓了起来。

    婆子哭天喊地,汉子拼命喊冤,只那妇人默默垂泪,看着儿子又满是喜悦。

    楼晏走到妇人面前:“你有何话要说?”

    在他的示意下,差役松开她的手。

    妇人跪下磕了个头,抹着眼泪说道:“民妇有罪,无话可说。”

    “这么说,你承认是诬陷了?”

    妇人点点头:“十天前,我儿病倒,婆婆贪图便宜,请了个游方郎中,吃了几服药没见好,反而更重了。民妇急了,去医馆另外请了大夫,可大夫说他治不好,让我们准备后事……”

    “后来,婆婆和当家的说,既然治不好了,那就去讹一笔银子,便要带着小石头来朝芳宫。”她哭着磕头,“大人,民妇有罪,民妇愿意受罚。但我儿还没治好,请大人宽容几天,待民妇将他安顿好了,再去衙门领罪。”

    那婆子一听她全招供了,喊道:“大人不要听她胡说!没有这回事!我们真不知道孩子是治坏的,都以为是符水喝坏的,大人……”

    楼晏冷冷扫过她,继续问那妇人:“药方可在?”

    “在!”妇人连忙点头,从身上掏出药方,“这就是郎中开的药方。”

    楼晏递给鲁大夫。

    鲁大夫看了一眼,气愤地道:“真是乱开药,这几味吃下去不死才怪!”

    楼晏点点头,说道:“此案人证物证俱全,案情清晰明了,带犯人回衙门!”

    “是!”差役们如狼似虎,扑上去把婆子和汉子抓了起来。

    凌阳真人见此情形,抖了抖嘴唇,不知道该庆幸自己没有强行插手,还是后悔当时不早些把池韫抓起来。

    倒是身边的曹夫人,狠狠瞪了她一眼,说道:“搞半天,是被人讹上了。既然无事,我就先回了。住持不必相送!”

    说罢,她一拂袖,就要带人离开。

    谁知,才踏出去几步,就听一个声音响起:“曹夫人急什么?来都来了,怎么不来见见本宫?”

    曹夫人大惊。

    骊阳大长公主?她居然出了兰泽山房?!

    明天最后一天了,求个票。

    晚安。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