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天芳

136.第135章 不想理智

    第135章 不想理智

    俞慕之难得看到兄长的蠢样,暗暗幸灾乐祸。

    池韫想笑:“你要不回去的话,我现在就找人把你醉酒的样子画下来。”

    俞慎之:“……”

    才子到底是才子,俞慎之的脑袋还没停止运转。虽然他不承认自己喝醉了,但直觉这事对自己不利,思索了一会儿,问道:“我怎么觉得,你在区别对待呢?”

    池韫挑眉:“嗯?”

    俞慎之指着对面:“你怎么不叫他回去?”

    “因为我不敢啊!”池韫答得顺口,“楼大人名声那么大,我哪敢要求他啊!不像俞大公子,平易近人。”

    这是在夸他呢!

    俞慎之呵呵笑了起来。

    俞慕之不忍直视。

    他英明睿智的大哥呢?连他这么迟钝的人,都看得出池大小姐在胡说八道,大哥却跟个傻子似的开心……

    不行,不能让大哥丢人了!

    以前都是他丢人,大哥帮着他,这回他也要帮大哥!

    俞慕之内心充满责任感,拉住俞慎之:“大哥,母亲叫我们回去呢!”

    “是吗?”俞慎之歪了歪脑袋,“没什么事再等会儿。”

    “有事!真的有事!都叫我亲自来找人了!”俞慕之一本正经。

    俞慎之难得看他正经的样子,倒是有几分相信了,犹豫道:“可我在请客,丢下客人不好吧?”

    “楼四会理解的,你们不是好朋友吗?”

    俞慎之迟疑了一会儿,点点头:“对。”

    说着,向楼晏拱了拱手:“楼兄,家中有事,我只能先失陪了,你不会怪我吧?”

    楼晏淡淡回答:“当然。”

    俞慎之挤出一个笑:“下回,下回再向你请罪……”

    他一边说,一边被俞慕之扯下楼去了。

    俞家兄弟一走,雅阁里便只剩他们二人。

    池韫坐下来,拿了个新杯子给自己斟酒。

    只抿了一口,她眉头就皱了起来:“这是……秋露白?怎么喝这么烈的酒?”

    楼晏笑了一下,没有回答。

    池韫从他的笑容里,看出点什么,就问:“你们……这是在干什么?不是第一天凑到一块喝酒吧?”

    楼晏点点头:“有七八天了。”

    池韫难以置信:“每天都喝?”

    他继续点头。

    “……”池韫默了默,问道,“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

    楼晏没回答,脸上微微有些发热。

    事后想想,他也觉得这样很幼稚,莫名其妙跟俞慎之斗上了气。

    已经不是少年郎了,他似乎应该更理智一点。

    但内心深处却有一个声音,告诉自己不想再懂事下去。

    当年,如果他不是那么理智,不是这样懂事,也许就不会错过那么多的时间。

    甚至,无涯海阁之祸,可能都不会来。

    见他不想说,池韫也就不多问了。

    “虽说你酒量好,可这么饮酒,到底对身体不好。”

    楼晏看着她,眼神都带了笑意,回道:“没事,那个……本来就要靠酒来压制。”

    提起这件事,池韫的心情沉了下来。

    楼晏见她如此,当即转了话题:“康王府的事,听说了吗?”

    “嗯。”她看了下四周,压低声音:“这里好说话吗?”

    楼晏点了点头。

    池韫便问:“是你干的?”

    大长公主这边,只听说皇帝召了姚谊进宫,没多久就传出他冲撞太后,被皇帝赶出京城的事。

    楼晏只是笑,晃着手中的酒杯。

    这是默认了。

    池韫目光复杂地看着他:“看来这三年,你做了不少事。”

    连宫里都伸得进手,这是埋了多少暗桩?

    “还行。”

    池韫又道:“可是,把势力用在这里,是不是太浪费了?”

    “怎么会浪费?”楼晏答得认真,“自从新帝登基,太后便潜居后宫。能用这么一枚小小的棋子,激起她的怒火,这很值得。”

    “你算得也太精了。”池韫笑道,“听说那位小王爷,是康王妃的心头肉,将他赶出京城,她一定会记恨太后。若是她们俩斗上,该怎么办?”

    楼晏说:“求之不得。卫家势大,奈何太后自己心灰意冷。康王妃回来得好,把这些旧臣拧成一股绳,到时候有得斗了。”

    说完,他看着池韫,心中一动:“接下来几天,你有没有事?”

    池韫没听懂:“嗯?”

    “如果没事,到时候随我去看一出戏?”

    ……

    下了楼,池韫正想去结账,却听楼晏跟掌柜交待:“记在俞大公子账上。”

    想来这不是第一回,掌柜笑着点头:“明白,公子走好!”

    池韫问他:“这么多天,都是俞大公子的结的账?”

    楼晏神情自若:“他请我喝酒,当然是他结账。我一个五品郎中,就那么点俸禄,可花用不起。”

    池韫服了。

    果然是爱财如命楼郎中。

    两人出了酒楼,守在外头的寒灯夜雨立刻过来:“公子。”

    楼晏点点头,转而问池韫:“你回去?”

    池韫道:“跟丫头们说好了,今晚喝羊肉汤,她们在店里等着呢。”

    楼晏就问那两个:“你们还没吃吧?要不要喝羊肉汤?”

    “要!”夜雨答得飞快,“谢四公子!”

    于是四人去羊汤铺子。

    夜雨落在后面,扯着寒灯问:“你快给我说清楚,这真是俞二公子的未婚妻?为什么她没跟俞家公子走,反而与四公子在一处?”

    寒灯想拉回自己的衣裳,回道:“你没见俞二公子扛着俞大公子回去了吗?想是把他未婚妻托付给了公子,所谓朋友妻不可戏……”

    “是这样吗?”夜雨很怀疑。

    寒灯振振有词:“不然还能怎么样?这池大小姐长得一副祸水样,公子是那种会被美色所迷的人吗?”

    夜雨想了一下。

    对哦,为美色动心抢人未婚妻,这太不符合公子的形象了。

    看来他真是想多了。

    喝羊肉汤的过程中,果然什么事也没发生。不过这位小姐,不但自己长得美,带的几个丫鬟也是清丽可人……

    夜雨鄙视地看着寒灯。这小子全程围着她们转,又是添汤又是剔骨,自己都没吃几口。

    这种行为叫什么来着?听说最近创了个新词。

    哦,舔狗。

    一遇到对手戏就卡……努力写下一章。

    亲们,求个推荐票,顺手点一点。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