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天芳

126.第125章 亲亲

    第125章 亲亲

    姚谊正在左顾右盼。

    酒是色之媒,历来好色之人,少有不以酒助兴的。

    姚谊现下喝得有点醉,正是兴头最好的时候,想到蔡小姐那娇柔的样子,心里痒得不行。

    上回指着他鼻子骂得痛快,等会儿看她还怎么骂,不把她弄到哭,他就不姓姚!

    正在浮想联翩,耳边传来一个声音。

    “国公爷,你在这做什么?”

    熟悉的声线,姚谊立时一个哆嗦。

    扭头一看,见是楼晏,连酒都醒了几分。

    “楼四!你怎么在这?”

    他们两人的过节,要追溯到三年前。当时楼晏逃亡入京,正是最落魄潦倒的时候。姚谊身为纨绔,最讨厌出身好自身还优秀的人,把自己比得一无是处。

    于是,他闲着没事去找麻烦,然后被楼晏教训了。

    姚谊顿时就不肯了,亲哥哥才当了皇帝,他凭什么让人欺负?

    然而,他到新帝面前告状,却反被训斥了一通,还勒令他立刻去父王的封地,不可在京中逗留。

    然后,他就这么被赶出了京城。

    尽管愤愤不平,姚谊却认清了一个事实。

    楼晏是皇帝的心腹,比他这个亲弟弟还亲近的心腹。

    他对那位自小入宫伴读的亲兄长,没有太多了解,也没有很深的感情,不敢像在府里一样耍赖,故而一向对楼晏避而远之。

    此时,楼晏冷冷道:“国公爷还是回去吧,附近的小阁,说不准会有女眷出没。”

    姚谊不高兴了:“你这话什么意思?暗示我在故意偷窥吗?”

    “我可没有这么说。”楼晏淡淡道,“方才我就瞧见一位小姐往这边来,如果撞上了,那就不好了。”

    姚谊一听,暗暗兴奋。

    他说的就是蔡小姐吧?果然来了!

    紧接着又听楼晏道:“……还好遇到了俞大公子,把她劝到别的地方去了。”

    姚谊只觉得一盆冷水拨下来,叫道:“你怎么让她走了呢?”

    楼晏奇怪地看着他:“这里有男客,让她换个地方,有什么不对?”

    姚谊有苦说不出,期待中的幽会,就这么被搅和了。而且他还没办法说什么,人家的理由光明正大。

    美人儿没了,呆着也没什么意思。

    姚谊垂头丧气:“我喝多了头疼,去阁子里休息一会儿,这总行了吧?”

    楼晏这才没说什么,只道:“国公爷可要派人守好了,别让女眷误入。”

    姚谊连话都懒得接了,扭头走人。

    看着姚谊进了小阁,楼晏才转身离开。

    然后找到了廊桥上的俞慎之和池韫。

    俞慎之奇道:“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

    楼晏懒得回答,今天池韫用的香略重,很容易闻出来。

    他问:“你原来的计划是什么?”

    池韫无奈道:“我想引他到老夫人休息的地方去。”

    来赴宴的女眷,无论谁沾上这色胚子,名声都要坏。唯有德高望重的老夫人,不但不受影响,还能直接定他的罪。

    郑国公府功勋卓著,名望极高,要真发生这样的事,皇帝第一个不饶他!

    俞慎之想了想:“这法子是还不错,不过不够劲。”

    两人瞅着他。

    俞慎之道:“小时候,我家老二皮得很,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后来我想了个招,他就乖了。”

    在他们的注视下,俞慎之忍着笑说:“我在他裤子里放了一只蟑螂,他吓得扯了裤子满屋子乱跑,光屁股的样子被整个学斋的人看到了,从此以后夹紧尾巴做人。”

    “……”

    童年阴影啊!

    有这么坑弟的吗?

    池韫突然对俞慕之充满了同情。

    楼晏若有所思:“这说法挺有道理。若是不小心冲撞了老夫人,他顶多收敛一时,可要是让他丢了大脸……”

    要怎么让他丢脸呢?

    ……

    姚谊垂头丧气。

    好端端的幽会,让楼四那个家伙给搅和了。

    见不着美人,他留在这里干什么?

    算了算了,反正酒已经吃过了,走人吧。

    给蔡家小娘们传个信,找个酒楼会面。

    不必担心被人打扰,还更痛快!

    这样一想,姚谊的心情好了起来。

    才要起身离开,眼角瞥到什么,忽然扑到窗前。

    园中小径,一个浅青色的背影缓缓走过。

    在满园姹紫嫣红的衬托下,这身素净的打扮,反而更加夺目。

    裙角好像被什么东西勾了下,那姑娘回头看了眼。

    这一眼,让姚谊全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了。

    仙女!是那个仙女!

    他找了那么久都没找到,居然在这见到了。

    真是因祸得福!

    姚谊喜滋滋地想着,连开门都来不及,扒着窗就跳出去了。

    “小姐,小姐等等!”

    两个小内侍吓了一跳,急忙开门追过去。

    可郑国公府的园子大,花草参差错落,本来就迟了几步的他们,很快把姚谊给弄丢了。

    小内侍没头苍蝇似的找了一会儿,悄悄商量。

    “怎么办?主子不知道跑哪去了,咱们要不要叫国公府的人一起找?”

    另一个为难:“主子追着那位小姐走的,万一正在……惊动了国公府的人,打扰了主子怎么办?”

    两人对视一眼,心有戚戚。

    主子干这种事不是第一回了,如果因为他们自作主张,搅和了好事,回去少不得挨罚。

    “这里是国公府,应该不会出事吧?”

    “今天来了不少尊贵的女客,要是主子一时没留神……”

    自家主子什么德性,他们还不清楚?万一头脑发热,主子有王妃兜着,他们可就惨了,少不得挨几十板子。

    最终两人取了个折衷的法子,寻了个小厮带路。

    找着找着,忽然身边的人多起来了。

    不止下仆,还有客人,齐齐奔向某处,一脸兴奋。

    以往的经验,让两个小内侍心生警惕,抓了个仆从问情况。

    仆从张口第一句话,就让他们慌了:“康王府的小王爷出事了。”

    “什么事?”

    那仆从一脸为难,说不出口,只得道:“你们跟去看看就知道了。”

    两个小内侍慌慌地跟着人群跑,跑着跑着,空气里传来伺养牲畜特有的膻臭味。

    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他们分开人群,挤到前头,顿时如遭雷劈!

    主子他,正抱着一头大肥猪喊亲亲!

    旁友,来张票子?不管什么票都行。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