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天芳

124.第123章 公主的意图

    第123章 公主的意图

    池韫进入寿堂。

    原本热闹的寿堂忽然静了一静。

    一则,京城的勋贵圈子,说来说去也就那么些人。能够当面给老夫人拜寿的,必然是上台面的人物,可池韫对她们来说却很陌生。二则,她这身装扮着实别致,半俗半道,飘然如仙,越发叫人好奇身份。

    老夫人的目光也投了过来。

    郑国公夫人笑着上前,向婆母介绍:“母亲,这是已故池老相爷家的孙女,现下在朝芳宫清修,受大长公主之托,来给您拜寿的。”

    此言一出,众人露出明了之色。

    这位啊,近来还真是挺出风头的。那个什么花神签,现下谁人不知?

    郑国公老夫人是大长公主的婆母,这样重要的场合居然代表大长公主前来,看来很受信重,说不定以后会常见。

    池韫拜过寿,笑道:“大长公主惦记老夫人,早早就准备了贺礼。只是数年清修,已经不习惯人多的场合了,故而命我送来。”

    老夫人叹道:“这孩子,是怕我见着她难过呢!都怪我们家老二没福气……”说着低头拭泪。

    她口中的老二,便是大长公主的驸马。

    大长公主丧夫,老夫人丧子,相见难免伤怀。

    郑国公夫人劝道:“母亲今日寿辰,可千万别伤心,不然岂不是辜负了公主殿下一片孝心?”

    旁人应和来劝:“是啊!老夫人今日欢欢喜喜的,大长公主才会放心。”

    这才劝得老夫人勉强收了泪。

    池韫拜完了寿,功成身退。

    俞大夫人问她:“要不我叫人带你逛逛?可惜阿敏今日没来,不然你与她一道正好。”

    池韫谢了她:“我正担心路不熟,冲撞了贵客。”

    俞大夫人笑道:“你大可放心,有大长公主的面子,不会有人与你为难。只消留心一些,不要闯到男客那里就行了。”

    池韫称是,随后跟着郑国公府的丫鬟,将半个园子走了一遍,又站在高处,俯瞰了地形。

    回到女客处,她对丫鬟道:“我在这里坐坐,你不必伺候了。”

    丫鬟领命退下。

    今日来拜寿的女客虽然多,可池韫是个陌生面孔,身份有些古怪,一直没人上来搭话。

    她也不在意,只管坐在廊庑下,欣赏周围的景致。

    不多时,有人小心翼翼,坐到她身边不远处。

    “池小姐。”

    池韫看了一眼,见是蔡家母女,笑了笑。

    蔡家的门第,放在今日的郑国公府,那是远远不够瞧。这样的场合,她们母女从来没来过。

    何况近日,蔡家被康王府八公子缠上的事,传得沸沸扬扬,即便有人一开始不知道她们的身份来搭话,听说后也都避开了。

    蔡家母女坐立难安,好不容易看到池韫来了,如同见到了救星。

    “这位便是蔡小姐?”

    依在蔡夫人身边的少女,果真是个难得的美人。虽然神情略有憔悴,可眉尖微蹙的样子,更添楚楚。

    这个姚老八,眼光倒是不错。

    蔡小姐迫不及待:“池小姐,我们已经来了,下面该怎么办?”

    “不急。”池韫道,“他想见你,一定安排,你等消息就是。”

    蔡小姐咬了咬唇,低声道:“我有些害怕……”

    “没事的。”池韫轻轻道,“等会儿入席,我们挨着坐。那边有信传来,你就假装洒了酒水,下去更衣,顺便叫我陪你一起。”

    有人陪着,蔡小姐胆子才壮了些:“好。”

    过不多久,宴席开始,请客人们入席。

    然而,没坐一会儿,那边老夫人说乏了,早早退席歇息,叫人请池韫过去。

    池韫只能给蔡小姐一个安抚的眼神,随仆妇去了。

    她踏进屋子,郑国公老夫人就倚在罗汉床上,丫鬟们安静地打着扇。

    “人老了真是没用,连顿酒都熬不住。”老夫人笑着指了指,“池小姐,请坐。”

    丫鬟们退了下去,即将入暑的天气,渐渐有了闷热的感觉。

    老夫人放下茶盏,说道:“小凤儿从来不会叫别人代她来,看来她很喜欢池小姐啊!”

    池韫顿了一下,想起大长公主的闺名叫凤蝶,便笑着回道:“小女很荣幸。”

    这样不卑不亢,老夫人不禁多看了她几眼,随后问道:“她在朝芳宫过得如何?身子还好吧?”

    池韫答道:“公主前阵子偶感风寒,现下已经好了。看着略有清减,但精神尚好。”

    老夫人苦笑一声:“她以前身体好着呢,一年到头,难得生病,现在倒是时不时病上一场。”

    池韫低着头没说话。

    老夫人看着她:“你是池老相爷的孙女?”

    “是。”

    老夫人回忆道:“我见过你父母,当年池家也是鲜花着锦,哪想到他们去得那样早。”

    池韫面露黯然:“是我与他们没有缘分。”

    “你也是个苦命的孩子,”老夫人叹息道,“一走九年,竟再没见到父母的面。日后,多多去陪大长公主,她年轻的时候,很想要个孩子,可惜就是怀不上。你们一个没有父母缘,一个没有子女缘,又恰巧聚在朝芳宫,说不得就是缘分了。”

    池韫回道:“大长公主不嫌弃,小女自然愿意。”

    老夫人笑了,又说起大长公主的事,讲她喜欢吃什么,又干过什么事,等等,听起来婆媳关系是真的很好。

    池韫不免感怀,如果驸马没有去世,大长公主现下一定很幸福吧?

    说了一会儿话,看着老夫人精力不济的样子,池韫便告退离开了。

    她走后,郑国公夫人从隔间过来,问道:“母亲,公主让她来,是什么意思?该不会寂寞久了,想收个干女儿吧?”

    大长公主和先帝兄妹俩,都子嗣艰难。先帝好歹有个太子,大长公主却一直没动静。

    驸马还在的时候,他们夫妻曾经动过心思,是不是领养个孩子。

    可惜驸马忽然去世,大长公主心灰意冷,在朝芳宫出了家,就再也没提起这事。

    老夫人摇了摇头,说道:“小凤儿已经出了家,应该是不会想收女儿了。不过,这样的场合叫她过来,定是想提携她。”她停顿了一下,道,“且看着吧,我瞧这位池小姐心中有数。”

    晚上好啊。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