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天芳

99.第99章 一点也不美

    第99章 一点也不美

    哨声响起,那边回以相应的鸟鸣声。

    不多时,高灿带着人到了。

    “大人!”

    他看着五花大绑的花农:“这是……”

    “凶手。”楼晏指着院子里的桃树,“树下面有东西,挖出来看看。”

    “是。”

    俞慎之赶到时,差役们已经挖出了树下埋的东西。

    一股腐烂的恶臭传来,他几乎吐出来。

    “这是什么东西?”

    高灿看了他一眼,让开两步。

    一具具全腐、半腐的白骨露出来,俞慎之捂住嘴,忍不住干呕两声。

    “怎么这么多尸体?我家老二呢?”可别让人给剁了。

    “俞二公子不在那儿,在这里。”里面传来楼晏的声音。

    俞慎之冲进屋子,看到楼晏戴了面罩,坐在那里。

    “哇,大哥!”俞慕之冲上来,抱住他的手臂,“好可怕,我差点就变成花肥,再也见不到你们了!”

    俞慎之从上到下看了他一遍,见他完好无损,提溜起来放到一边,继续问:“怎么回事?”

    “就这个意思。”池韫拿帕子捂着鼻子,“俞二公子鸿福齐天,在被人剁的前一刻,叫我们找到了。”

    “……”差点被人剁了,也叫洪福齐天?

    俞慎之花了点时间,终于弄清楚了。

    “所以说,你因为好心帮了人一把,惹来杀身之祸?”

    俞慕之可怜巴巴地点头。

    俞慎之气得整张脸冒火,走到被人看管着的花农面前,踹了他一脚:“是你要杀我弟弟?”

    花农神情木然。

    自从他被抓起来,就是这个样子。

    俞慎之愤怒地拿起那把砍刀,架在他的脖子上。

    “我核验过这么多案子,第一次见到像你这样的恶人!对你凶的人,你不敢动,对你好的人,反而要杀他。这是什么道理?做好人不对了吗?”

    花农动都没动,哪怕俞慎之手上的刀割破了皮,流出血来,他都没动。

    俞慎之气得想砍人:“说话啊!不是说精通诗词,腹藏诗书吗?怎么不敢说了?”

    花农仿佛什么也没听到。

    俞慎之大骂:“真是欺软怕硬!有胆子你就去对付那些亏待你的人,你敢吗?”

    花农动都没动。

    池韫打了个呵欠,懒懒道:“这个,你真是冤枉他了。”

    俞慎之看向她。

    她起身走过来,手帕仍然捂着鼻子。

    “他不是不敢对付那些人,之所以找上俞二公子,也不是因为他人好。”

    “……”这女人怎么回事?能不拆台吗?

    池韫抽过他手里的刀,继续道:“在他眼里,区分人的不是善恶,而是懂不懂得欣赏美。那些推搡他的书生也好,俞二公子这样帮助他的好人也罢,对他来说是一样的,都是不懂得欣赏美的蠢蛋。”

    她笑吟吟:“是不是,老人家?”

    花农终于抬起了头,眼神有了活人的气息,眼睛里似乎还有一丝赞赏。

    沙哑的声音响起:“蠢,也不是特别要紧。比如你,虽然也不那么聪明,但你会听人说话,知道什么是好。”

    池韫哈哈笑了起来:“从小到大,无数人夸过我,什么冰雪聪明,举一反三……都不如老人家这一句真诚。”

    俞慎之:“……”

    “不过,有句话,你说对了。”池韫又抬头一笑,“他啊,就是欺软怕硬。”

    花农又恢复了冷漠的表情。

    对他来说,这世上只有一件事是重要的,需要在意的,别的事都无关紧要。

    什么恩将仇报,欺善怕恶,他根本不在意。

    池韫蹲下身,看着花农:“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说吗?”

    花农自然不会回答。

    她笑吟吟:“你比很多人强,懂得欣赏美,创造美。可你知道美是什么吗?”

    花农望着她。

    “美是愉悦的享受,是丰沛的情感,是孤芳自赏的高洁,也是最平淡泛滥的庸俗。看你的样子,好像对最后一句不以为然?”

    花农的表情,说明了他的想法。

    池韫站起来,走到书案旁,拿起一块他自制的砚台:“昔日我随师父云游,曾经见过一位大儒。他和你一样,喜欢自己折腾摆设。有一回,他在溪边摸到一块石头,觉得上面的花纹极美,便磨成了一块砚石。后来,这种花纹砚流传开来,使得当地的石头价格暴涨,无论哪里的士子,皆以拥有这样一块砚石为傲。”

    她一松手,砚台落回桌上。

    “世人不是不懂得欣赏美,只是需要一双发现它的眼睛。真正美的东西,进入俗世,慢慢就会成为众人追捧之物,久而久之,便成了庸俗。”

    池韫看着他,目光含笑:“而你,就有一双发现它的眼睛,可是没有勇气把它带到人们面前。你盼着别人,透过低贱的身份,看到你纯然的内心,当你被他们否定,不是想办法得到认可,而是让愤怒主宰,杀掉这些自己认为不配感知美的人。”

    她的笑收了起来,冷淡而视:“明明期盼着别人的认可,却摆出一副你们没有资格的样子。你说,你是不是欺软怕硬?”

    花农的脸颊抽动了一下,目光终于有了迷茫。

    “杀人,其实没什么意思。”池韫幽幽道,“消灭肉体,有什么趣味?刀子一划,就变成了一堆死肉。那些粗俗不堪的屠夫,就是个中佼佼者。你不是自认清高吗?活成这个样子,也不过是个人肉屠夫,哪来的美?”

    “从精神上消灭一个人,那才有意思。让他以你的喜为喜,以你的哀为哀,为你的遭遇而悲痛,因你的才华而叹息。他所看到的美,是你赋予的,他处世的人格,也是你所建立的。当你喜欢他的时候,可以让他体会世上所有的美好,但你厌恶他的时候,就让他感知最彻骨的绝望。这,才叫主宰。”池韫偏过头,看着呆坐着的池妤,“是不是,二妹?”

    池妤傻傻地与她对视,甚至连掩鼻的动作都忘了。

    随后,她看到刚才还木然无波的花农开始颤抖,眼皮剧烈抖动,牙齿格格作响,突然张嘴“噗”地吐出一口鲜血,仰面倒了下去。

    她……活活把人给说死了!

    池妤眼睛大睁,“哇”一声吓哭了。

    池二小姐:这世界好可怕,躲回娘胎来得及吗?

    同学们看看票夹,有月票可以护身!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