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天芳

52.第52章 冰释前嫌

    第52章 冰释前嫌

    楼晏独自一人循着香味而行。

    空气里,香露的味道还没有完全散去。

    时不时有蝴蝶追逐而来,在周身嬉戏舞动,引得进园的人阵阵惊呼。

    楼晏想起那一次——

    书院刚刚结束月考,先生领着他们出海游玩。

    太子与她坐在一起说笑。

    他们一向谈得来。

    看到海岛上蝴蝶飞舞,太子想起往事,说道:“孤小时候曾经说过,要把天底下的蝴蝶都送给姑母当礼物。真是年幼无知,这承诺终究不能实现了。”

    她想了想,道:“殿下这承诺,未必不能实现。”

    太子笑问:“你又想出什么鬼主意来了?”

    她不满:“什么叫鬼主意?我哪回出的主意不管用?”

    太子哈哈笑,向她施礼:“是孤说错话了,请玉小姐指教。”

    她便道:“蝴蝶闻香起舞,那么只要气味更强烈一些,就能引来更多的蝴蝶。我恰巧在书里看过类似的方子,是花农用来吸引蝴蝶传粉的。若是加以改良,说不定就能引得周遭的蝴蝶都飞过来。万蝶齐舞,不就能完成殿下的承诺了?”

    太子抚掌:“好主意!孤能不能完成承诺,就看你的了!”

    她嗔道:“殿下这是要我改方子?你轻飘飘的一句话,我得费多少劲?”

    “能者多劳,谁叫玉小姐这样能干呢?”

    “呸!”她这样说着,扭头却喊,“锦瑟,你记着去藏书阁找一找,有本叫《金明见闻录》的游记。”

    后来,香露研制出来了,他们去岛上验证。

    仅仅一瓶香露,引得岛上蝴蝶闻香而动。

    万蝶飞舞的情景,数日不散,引得书院其他人啧啧称奇。

    ……

    就是这个气味。

    楼晏确信自己不会记错。

    他五感格外敏锐,她曾请他帮忙,分辨香露里的异味。

    这香露的方子,现世只有两个人知道。

    一个是他,另一个在宫里。

    不可能有第三个人知道!

    ……

    五松园里,人渐渐多了。

    池韫随手招来一个小道童,将竹篮交给她送回,自己缓步而行。

    朝芳宫难得这么热闹,那位华玉师姐,应该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吧?

    耳边传来嘈杂的声音。

    “……都是自己人,我们家大小姐,是凌云真人的弟子。”

    “真的!骗你干什么?”

    “哎,怎么说话的?我这就找大小姐去!”

    “快看,这不是大小姐吗?”

    “阿韫,阿韫!”

    池韫转过头,看到二房一家子正在跟知客交涉。

    看到她,二夫人抖了抖脸上的肌肉,艰难挤出一个笑容。

    “阿韫,真是巧了,你也在这里。”

    池韫走过去,施礼:“二叔,二婶娘,大哥。”

    二老爷也是前所未有地和气。

    “阿韫,你好一阵子没回家了,最近在观里过得还好吧?”

    池韫笑道:“多谢二叔关怀,挺好的。”

    二老爷看她这态度,松了口气,说道:“今天清明,我们过来祭拜,顺便也看看你。”

    池韫谢过:“有劳二叔二婶娘。”

    她不主动,二老爷支支吾吾开不了口,最后还是二夫人脸皮厚,问道:“阿韫,能不能帮我们说说,内场留一个位置?今天的法事这么盛大,我们也想给你祖父和父亲打个醮。”

    “好啊!”池韫答得干脆,完全没有推托的意思。

    二夫人反而愣了下:“你……答应了?”

    池韫笑道:“都是一家人,又不是多大的事。”

    她转头问知客:“这位师妹,内场可腾得出位置?”

    那知客犹豫了一下,说道:“基本满了,只有边角有几个缺位,坐不下这么多人。”

    池韫道:“那就添两张凳子,孩子跟着挤一挤,你看可好?”

    知客回道:“我做不了主,师姐且等我问一问掌事。”

    池韫点头:“有劳师妹了。上回大长公主赐了些新茶,回头给师妹送一些。”

    知客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师姐客气了。”

    于是回去问掌事,不多时来领人:“善人,请随我来。”

    二夫人心满意足,一家子欢欣而去。

    “师妹可真是好脾气,听说你离家之前,与二房叔父翻了脸,如今还为他们说话?”

    池韫闻声抬头,却见华玉领着几个弟子踏步而来。

    她今日打扮得郑重。芙蓉冠,莲花衣,长眉淡扫,手执拂尘,一派高人气度。

    只是关了几天禁闭,下颌露出棱角,略显尖刻。

    池韫依然笑着施礼:“华玉师姐。”

    华玉点点头,仍旧说刚才的事:“你为他们要了位置,最后连句感谢也没有,何必呢?”

    说这些话时,她语气平和,丝毫没有上次陷害青玉涵玉的戾气,仿佛真是好心师姐在提点师妹。

    池韫掩下心中讶意,露出更真诚的笑来:“些许小事,没必要放在心上。”

    华玉神情微动,略带一分感叹,说道:“师妹可真是个好人啊!先前倒是我心存偏见了。那日先入为主,多有得罪,还望师妹不要见怪。”

    说着,她躬身施礼。

    对方都摆出这样的架势了,自己岂能落后?

    池韫立刻托住她,语气诚恳:“师姐万万不要如此,不过一点小误会,哪里就到这样的程度了?青玉涵玉不懂事,说不定哪时得罪了人,才会被栽赃,这与师姐何干呢?师姐调度观中事务,出了这样的差错,还要受她们的连累,也难怪要着急。”

    华玉反握住她的手,颇有几分感动,回道:“师妹这样说,更叫我无地自容。当时确实是急了,找不到真凶,这责任就得我来背。但不管如何,不该随意认定罪名。幸好师妹另有妙招,不然青玉涵玉就要倒霉了。”

    她真挚恳切地说:“幸得师妹伸手,没有叫我犯下大错。”

    池韫从善如流,上演一出姐妹冰释前嫌:“师姐说哪里话?应当是我对不住师姐才是。好好的受了杖刑,又关了禁闭,旁人不知道的,还以为师姐嫉妒同门,栽赃陷害,口舌招摇,闹得凌阳师叔不得不大义灭亲……都是我的罪过。”

    她每说一句,华玉的脸就抽搐一下。

    最后还得忍下来,堆出笑容:“都是同门师姐妹,过去就算了……”

    迟到的第二更。

    月票竞争很激烈呢,痛哭流涕求月票。

    亲们晚安,明天见。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