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第135章 嫦娥舞 珠泪寒(求推荐票)

    第135章 嫦娥舞 珠泪寒(求推荐票)

    广寒宫地广人稀,锦楼玉阙,可不仅仅是一栋宫殿这么简单,分前殿后殿和偏殿,临空栏杆,乃至玉阶广场,地方还是很大的。

    林寒在回廊、过道上穿梭,他清楚嫦娥所说的内室应该就是她居住的地方,只要不去这种地方,就算不上犯禁,应该也没事。

    穿过弄堂,来到了后院,后院面积更大,走到广场边缘的回廊上,扶着栏杆,抬头便可看到月星外面广袤的星空,繁星点点,远处是隐约可见的层层天宫仙阁。

    中间灵云缥缈,空气清寒,再回头看广寒宫的琼楼玉宇处在广袤星空中,清辉环绕,高楼玉阙,当真是美极。

    美则美矣,不过林寒很快就感觉到,这里偶尔来一次行,绝对是欣赏太空,感受清净,放松身心的绝佳之地。

    但是太久便不行了,太过孤单寂寥了,偌大的广寒宫没几个人呐。再抬头看看广袤星空,自己孤身一人,那就不是美,而是凭添寂寥。

    “哼,这嫦娥常年幽居广寒,她就不寂寞吗?”

    林寒暗自琢磨,恐怕寂寞也不说吧,再或者是仙子心境异于常人,能耐得住寂寞?

    在外人看来,广寒宫琼楼玉宇,人人向往,但是真正身处其中,才能体会到那种孤独寂寥的滋味。

    还是那句话,呆时间短了行,时间长谁也受不了。

    他正在胡思乱想,忽然琴声悠扬,道道袅袅琴音自不远处玉阶上传来。

    声音悠扬辽远,如珠走玉盘,黄鹂鸣柳,好听之极。

    林寒在琴艺上现在已有相当的造诣,立即便感觉到弹琴之人琴艺出神入化,造诣非凡,只是他也能清晰的感觉到,哪怕弹琴之人再登峰造极,也掩抑不住其中的孤独寂寞滋味。

    “是谁在弹琴?”林寒下意识地循着琴声走了过去,拐过回廊,来到广场上,便看到在广寒玉阶上坐定一人,素衣轻纱,纤纤玉指抚琴弦,却不是嫦娥是谁?

    “这女人何时又跑这抚琴来了?看来真是闲的蛋疼无事可做了。”林寒暗自吐槽了一句。

    但是不管怎么说,那琴音如泉水叮咚,悠扬千里,的确是好听。

    不管对嫦娥印象如何,听她弹琴的确是一种美的享受,林寒索性听一听,同时与自己的琴艺相对照,查漏补缺,也能加深下自己在琴技上的造诣。

    很快他就能确定,嫦娥在琴技上的造诣只在敖听心之上,不在敖听心之下,不知不觉他都听的入迷了。

    “这女人不愧是以歌舞闻名,琴上的造诣登峰造极,比我可强多了。”林寒忍不住感概了一句。

    一曲终了,林寒忍不住鼓起掌来,笑道:“早闻广寒仙子歌舞之技独步三界,却没想到琴艺也是如此非凡,林某受教了!”

    林寒向前走了过去,躲也没用,这半天嫦娥不可能没发现他,索性大方点。

    “怎么,你也会抚琴么?”嫦娥问道,或许是林寒夸的太狠,让她脸蛋微微一红。

    “倒是勉强会拨弄两下!”林寒道。

    “既会那就来弹奏一曲,又何必故作谦虚?”嫦娥说完,自顾离了瑶琴,向玉阶下走了过来。

    “好吧,那在下便献丑了。”林寒走上玉阶,坐到了瑶琴之后,他抖了抖衣袖,也装模作样的弹奏起来。

    或许是太久没听人弹琴,再或者是撩动了本能,嫦娥竟然不知不觉沉浸其中,不多时,只见她轻舒广袖,曼折杨柳,竟然随着琴音缓缓舞动起来。

    这种情况让林寒想到了那些跳广场舞的老太太,犯了职业病,听见舞曲就想跳。

    但是,你不得不承认,嫦娥的舞姿是真美,无论身材还是舞艺俱让人看的入迷,不知不觉就会沉浸其中,乃至对她那几乎堪称完美的身材想入非非。

    要知道,嫦娥可是号称舞姿倾世,窈窕身姿轻灵如燕,当年天蓬就是因为在蟠桃会看了她一舞,而动了凡心,追上了广寒宫。

    林寒也适时地将琴音一转,琴声悠扬,变得婉约轻灵起来。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此时此刻,林寒觉得只有这首曲子才更适合这位幽居月宫的广寒仙子。

    这首曲子,林寒在地球听过多少遍,以他现在在琴技上的造诣,自是轻车熟路。

    嫦娥也跟着翩翩起舞,只见她时而曼折杨柳,时而轻舒广袖舞姿翩翩,不知不觉已是完全沉浸在那孤寂优美的曲调中。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啪嗒!

    嫦娥竟然情不自禁一滴珠泪滑下了粉颊。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林寒都弹完了,嫦娥还在翩翩而舞。

    她茕茕孑立,白纱飘飘,那绝美的舞姿,配着无边的夜色,以及身后广袤清寒的广寒宫,却也更显孤单寂寥。

    “哎,这女人看来是寂寞了。”林寒叹息了一声,否则自己随便弹首曲子她干嘛要跟着舞呀,应该是实在寂寞极了。

    想想也是,她一个女人幽居广寒几万年,甚至几十万年,身边只有一只玉兔陪伴,再加一个不问世事的吴刚,她可能不寂寞吗。

    她再号称月之神,那也是个女人啊。

    正所谓世人只识其高雅,谁人怜其独寂寞?

    “啊!”

    好半晌嫦娥才反过味来,意识到人家林寒的曲子早弹完了,自己还在跳呢。

    她赶忙斩了斩眼角泪痕,待转过身来,便又恢复了冷若冰霜之态。

    “你的曲子弹完了吗?弹完你可以走了!”

    嫦娥喝道,她脸蛋绯红,却是寒若冰霜,似乎刚才沉浸于无边曲韵中的不是她一样。

    “哎别呀!”

    林寒目光一扫,便发现远处后殿门口,一个头挽双丫髻的少女正探头向这边张望,见他望过来,赶忙将头缩了回去。

    其实林寒早就看见这少女了,刚才嫦娥歌舞的时候,她就在那看,只是没过来而已。

    这个少女是谁?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