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第99章 踏爆

    第99章 踏爆

    楚飞衍一脸骇然地看着林寒。

    郑九通可是先天后期,竟然连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便随手被杀,岂不是说明这个少年最少也是真罡境?要知道一名先天巅峰,是不可能随手杀掉杀人经验丰富的郑九通的。

    想想当日,他可是对林寒百般瞧不起,坚决杜绝女儿跟他在一起,还要收人家做下人,现在仅仅过了一个来月,人家竟然随手杀了自己手下第一高手,怎不让他错愕。

    “此子竟然强大到这种程度了吗?”

    想起当初自己的言论,黑袍人脸上感觉阵阵发烫。

    而且郑九通可是他的忠仆,说是左膀右臂也不为过,很多事情他不便出手,都是这个忠仆帮着处理的,现在竟然被杀,让他如何不恼?

    “林寒,敢杀我忠仆,你万死难辞其咎!”

    楚飞衍一声怒吼,抬手间,一柄古色斑斓的鹿角蛇纹剑已落在手中。

    楚飞衍身形微动,整个人已如鸿雁般冲刺而起,剑若流星,攒起道道寒光,恍如一道飙风奔林寒杀来。

    那犀利无匹的剑光,冰凉如水,方一出手,凛然的杀意便已弥漫四野,一看就是上等兵器。

    这边慕凌烟脸色顿时一变,昨日一战让她也是信心爆棚,本以为能与黑袍人对战一二,如今看到黑袍人出剑的威势,便知道自己不行,恐怕一招都敌不住就要落败。

    “公子小心!”这边慕青寒还喊了一句。

    “就凭你也想伤我?”林寒冷笑一声,忽然攒身而起,砰!

    黑袍人的剑没等到跟前,他的拳势竟然已到了黑袍人跟前,视他那杀伐无匹的剑光如无物一般。

    “啊!”

    楚飞衍大惊,显然没想到林寒速度竟然会如此之快。

    匆忙间他赶忙也是抬手一拳,想挡住对方的攻势。

    嘭!

    双拳相交,劲气弥漫,腾腾腾!可怜这位自以为不错的黑袍人竟然被震的连向后退了五六步。

    “啊!”楚飞衍大骇,自己可是真罡境强者,放在整个炎帝国那也是有数的高手,竟然被人家一拳打退了?而且还是在自己占据先手的情况下?

    轰!

    林寒可不管他怎么想,猛然腾身而起,双脚快如飙风,连续蹬踏奔楚飞衍踢来。

    同时声音郎朗传出,“楚飞衍,当日你曾言要老子追随与你,现在就让老子看看,你到底有几斤几两!”

    嗡嗡嗡!

    脚如飓风,每脚力量何止万斤。

    “林寒,真当老夫怕了你不成?”

    “怒风拳!”

    楚飞衍大喝,他忽然仓皇弃了宝剑,双手擎天施展武技想挡住对方这连续的蹬踏之势,与此同时楚飞衍运起了护身罡气护住周身。

    砰砰砰!

    拳脚连续相交,声动四野,只可惜,楚飞衍两下便挡不住了,第三下封挡之势直接被踏破。

    嘭!

    楚飞衍护身罡罩被一脚踏爆,紧跟着便踹中了胸口。

    咔嚓!

    骨头断裂之声响起。

    一声惨呼,楚飞衍如断线风筝般飞了出去,狠狠砸在了砂土堆上。

    噗!

    楚飞衍顿时便是数口鲜血喷了出来,险些没被一脚踹死。

    伤痛还不是最主要的,最让他难以置信的是,短短月余林寒怎么变的这么强了?

    从让他瞧之不起,竟然到了让他仰视的程度,连自己这个堂堂真罡境强者都不是对手了。

    他忽然意识到跟眼前的少年相比,那些所谓的神英榜天才根本就是渣呀。神英榜天才他就没听说谁只区区月余便精进如斯的。

    此时他忽然有些后悔当日在江南高中学校门口阻止女儿和他相好的事,若非如此他怎么会打自己这个老丈人?

    自己英明了一辈子,怎么会受如此奇耻大辱呢。

    如此一个天才,不知被多少名门所追求,乃至奉为座上宾,自己竟然得罪,他忽然觉得极为可笑。

    “哎!”楚飞衍越想越后悔,可惜这天下没有卖后悔药的,有些人注定要让他仰视。

    “楚飞衍,你还有何话讲?”林寒缓缓走来,就站了他面前,那修长的身材虽然并不是特别高大,却因为楚飞衍趴着,他只能看到一只脚。

    “林……林寒!”楚飞衍艰难抬头,向上仰视着才能看到林寒,他艰难道:“来此对付慕郡王并非吾之本意,我也是受人差使,还请小友看在当日我们有一面之缘的份上放过我一次,本都统真的并未有意前来与公子作对。”

    “哼!”林寒哼了一声,“楚飞衍,你助纣为虐,若非看在曼云的面子上,今日便让你葬身此地,还不快滚!”

    “是是是,多谢小友不杀之恩!”

    楚飞衍赶忙艰难地爬起,又到旁边抱了自己忠仆的尸体,一路蹒跚着艰难地离去。

    可怜这位神都统,本以为来此就是走个过场,凭自己和郑九通两人之力轻易便可以镇压整个郡王府,因此并未带亲卫前来,却哪成想最终结果竟然会是一死一重伤,就连跟随自己数十年的仆人都死了。

    “哎,悔不该当初啊!”

    楚飞衍一声长叹,越想越是愤懑,想想当日若是收了他做女婿,将女儿许给他,哪里会有这事啊。

    哎可惜,甚至还因此连累了自己的女儿,走着走着楚飞衍忽然情不自禁流下两滴眼泪来。

    “多谢公子再次相助!”慕青寒赶忙上前道谢,他很清楚,这次若非林寒出手,一个楚飞衍足可灭他们全部。

    “行了,凌烟是我弟子,弟子的事便是我的事,以后你就不要再客气!”

    林寒摆摆手,自顾当先而行进了驿站。

    后面慕凌烟跟着走进了林寒房间,凑到他跟前,扭着娇躯轻声道:“师傅,昨日弟子观此琴谱,自觉太过深奥,尚有诸多不通之处,还请师傅指教!”

    “去拿古琴来!”林寒摆手,虽然传下琴谱,但这毕竟是自己的弟子,总不能不教吧,因此林寒想趁着空闲教教她。

    “是!”

    慕凌烟飞快的雀跃着出门,时间不大便将古琴托了来,双手将其放在了林寒面前桌子上。

    “烟儿,你过来!”林寒摆手,随手将琴谱展开,慕凌烟立即过来站到了他身侧。

    林寒对照琴谱,边给她讲解不通之处,边不时触手而弹,抚琴演练,一一讲解。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