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第23章 宗师一怒,流血漂橹

    第23章 宗师一怒,流血漂橹

    吉家可是四大古武家族之首,现在竟然来兴师问罪,众人立即意识到此事非同寻常,一个个也都兴奋起来,那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见吉家人来到,童新朝也是一愕,被吓的心脏都紧了三紧。

    别看他敢跟林寒叫嚣,那是因为林寒损了根基,听说还要被家族抛弃,童心朝才敢这么大胆,对付吉家?借他个胆子也不敢,不用说吉家,四大古武家族任何一家都不是他童家能轻易得罪起的。

    不过他很快注意到,这些人根本完全无视他,而是奔林寒去的,童新朝顿时兴奋起来,本来哪怕林寒落魄了,但毕竟是林家子弟,童心朝对付他还有些不托底,吉家人出面再好不过,他们童家正好借刀杀人,坐山观虎斗。

    童新朝嘴角勾着残忍的笑意,又变的得意起来。

    “大伯,就是他,就是这个林寒重伤了我,你们一定要替我报仇啊。”那瘸腿青年声嘶力竭的喊道,正是江南高中第一男天骄吉先成。

    本来吉家是不让他来的,可是为了解气,他才不顾伤势跟了来,就是为了看到林寒被家族报复,当众打残的场面,他好当面踩两脚复仇。

    其实不用他提醒,林寒是林家曾经的天才,吉家家主吉曼生怎么可能没见过呢。

    这种人物最被四大家族族长瞩目,因为一个天才极有可能决定以后家族的走向和地位,吉曼生当然刻意留意过。

    而且林寒毕竟是林家子弟,也是为了防止林家出面干预他才亲自前来,否则像林寒这种小角色,随便一个长老就解决他了,何必如此兴师动众。

    他们本来是想直接去林家的,后来得知林寒在柴家闹事,这才改变方向来了这里。

    “林寒小儿,谁给你的胆子敢伤我吉家天骄?不说出个所以然,今天我灭了你,就是林兴远那个老家伙亲自来也保不了你。”吉曼生踏步走向林寒怒喝道,一股恐怖的气势弥漫开来,让现场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压力。

    “这就是宗师境的实力吗?果然好强!”众人一片惊悚恐惧的眼神。

    在江城这种三流城市,宗师境可不是随便能见到的,也只有四大家族的家主有这种实力。

    而吉曼生身为四大家主之首,足有七品武者后期境界。

    宗师境一怒,流血漂橹,这一刻不知多少人后悔留下来看热闹。

    俗话说拳脚无眼,万一吉家人盛怒,说不定他们都跟着遭殃,这种人物随便释放点气势就够他们吃一壶的了。

    但是让众人惊愕的是,林寒这个传说中只打出三百斤力量的废材却依然风轻云淡。

    其实吉家人一出现,林寒便知道他们为什么而来,但是他并未着急。

    “来老爷子喝酒!”林寒跟柴良骏碰了一下碗,将酒喝下,这才慢条斯理地看向吉曼生,“吉家主,你难道没听说过,我与你家所谓的天骄比斗之时,是有阎王在场,并当面讲明生死无论,换句话说我就是当众打死吉先成也合情合理,你也是修武之人,难道这点道理都不懂吗?竟敢当众来找我报仇,谁给你的胆量?”

    “你……”吉曼生气的胸脯鼓荡,一阵语塞。修武讲究一诺千金,甚至一些承诺胜过炎帝国律法。

    就比如武者比武,或者公开的决斗,哪怕明知道会死人,炎国官方也不会出手干预,学校亦然,武道有武道的规矩,胆子小就别习武,这样才能培养出强悍的武者。

    事事都要干预、保护,温室里的幼苗如何经得起风雨?

    现在林寒将这件事拿出来说事,吉曼生如何反驳的了。

    “你大胆?怎么跟家主说话的?”吉家人中一名二十六七岁的青年不干了,他自恃三品武者后期,修为远高于林寒,竟然直接冲了上来,挥手一掌袭向林寒面门。

    “长辈讲话有你说话的份吗?滚回去!”林寒一抬手与他对了一掌。

    嘭!

    劲风爆起,那青年顿时象断线风筝一般飞了出去,啪嚓摔在地上,被震的肋骨登时断了两根。

    “你大胆!”

    吉曼生哪里还压得住火气,他身上衣袍无风自动,怒气冲冲看着林寒,“林寒小儿,我现在也告诉你,强者为尊,在江城我就是法,我现在要废了你,我看谁敢管此事!”

    话音方落,吉曼生望向两名吉家长老,“给我灭了他,不用有任何留手!”

    “是!”

    两名长老闻言立即冲了上来。

    两个人都是年过中旬,一个五品武者后期,一个六品武者中期。

    在吉曼生看来,林寒打败过武者三品的阎王,刚才又打败了三品武者后期自己家族弟子,他就是再厉害,充其量能与四品武者一战便是极限了,林寒他又不是不认识,这都已经高估了他。

    作为家主,他自然不会轻易向一个后辈出手,还不够丢人的,即便赢了也被人所不耻,他的作用只是震慑林家就可以了。

    两名长老一个出掌,一个出拳,分左右同时奔林寒攻来,毕竟刚才亲眼看到林寒出手便打败了三品武者后期,为防阴沟翻船,两人出手便是全力。

    他们认为这样足够保险,但是事情总有意外。

    “你们也滚!”

    林寒随手一扫,桌子上的泥坛子飞了起来。

    砰砰!

    两人尚未到跟前,便被坛子击中胸口,口喷鲜血几乎是同时倒飞了回去。

    而那看起来随时可能崩散的破陶泥罐子却丝毫未损,兜了一圈又向后飞了回去,被林寒随手接住,给自己和柴良骏分别倒了一碗,“来,柴老,我们接着喝。”

    “这!”众人一片懵逼。

    一个破陶泥罐子而已,看起来就是泥巴糊的,竟然重伤了吉家两名长老,而且还丝毫未损,还能接着喝酒,若非亲眼所见,传出去谁能信?

    不是说他只打出三百斤的力量,只有外劲初期修为吗?今天怎么这么强,竟然连吉家两名长老都打败了?

    要知道,武者四层已经是武者中期,与三品武者已经不可同日而语,远不是三品武者和二品武者那种差距,还要大的多,更甭说分别为五品武者和六品武者的两名长老了。

    这一刻连吃瓜群众都呆住了。

    见林寒随手击溃吉家两名长老,柴老爷子却是眼神一亮,而他的儿子和儿媳,包括新娘子在内,眼睛瞪的已经快成铃铛了。

    这会是那个只打出三百斤的废材?若不是亲眼所见,他们甚至以为自己眼花了,就这样他们也使劲揉了揉眼睛,这才确信坐在他们前面者,的的确确就是林寒。

    那个为兄弟两肋插刀,却损了根基的废物。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